铂程斋--【浮世汇825】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

xilei 发布于 2023-12-5 16:50:00


【1】@泡泡Pisces

我小叔才50岁,就已经被社会淘汰了。
1,他几乎没有朋友,根本就没有人找他玩,或者吃饭喝酒什么的,他也不主动去找别人玩,平时除了上班,就是下班回来呆在家里哪都不去,不是看电视刷手机,就是’在家睡大觉。一天到晚手机都不响,如果响的话不是10086,就是骚扰电话,要么是我有事找他。
2,他从来就不发朋友圈,为人非常低调,再高兴的事也不会让别人知道,也不会去炫耀,别人发朋友圈,他也只是看看,偶尔点个赞或评论一下。
3,他很少社交,从来不去参加同学聚会,即使叫他也不去,只是婉拒,觉得那样的聚会也就是互相攀比,炫耀,阿臾奉承巴结有权有势之人,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同事聚餐能推就推,今天你请我,明天我又请你,吃吃喝喝没啥意思,有这些钱不如和家人好好吃一顿。
4,他每天按时上班,准时下班,不巴结领导,不会拍马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也不抢着干,不想升官,也不想晋升,不争不抢,顺其自然,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也抢不到。
5,他喜欢独处,在单位干好自己的事情,寡言少语,很少评论别人,回到家里,躺在沙发追剧或刷抖音。
6,不喜欢走亲戚,即使回到老家也是呆在家里,很少出门,也不和村民在外面聊天,只是见面后打一下招呼而已。
7,节假日也不喜欢旅游了,说是没啥意思,以前还喜欢去外地逛逛。现在一点都不感兴趣了。
8,现在的生活几乎是两点一线,除了上班,就是家里,要么晚饭后我们一块出去转转。
我觉得他才50岁就完全被社会淘汰了,与社会脱节了,不知道他这样正常不?有没有和他一样的?

 

 

【2】荐见


 

看到条新闻。重庆永川俩骗子骗了3个多亿元的国家医保基金。

这俩财大气粗的骗子一个姓王,一个姓罗,从2016年开始设了个超级骗局。

他们投资了一个医院,名叫卧龙医院。

这个医院比治病救人更重要的使命,是一个叫“家庭医生会员”的项目。成为会员,就能获得听上去相当诱人的权益:每年只要住院一到两次,花费不到500元,就可以所有“治疗”全部包干。

生怕大爷大妈们当时没有住院需要,理解不了。骗子进一步丰富了会员福利的细节:比如,会员注册当天就可进行免费体检;一个会员就可当然领取食用油一瓶;凭会员资质,注射疫球蛋白这些营养品享受超低折扣,只要两三百元……

这些免费大礼包,就像互联网营销的诱饵一样,在社区人群里制造了惊人的病毒裂变式人际传播。在永川一家医院网点,会员就迅速发展到9000多人。

俩骗子的口袋刚刚打开。故事刚刚开始。

这些会员的医保卡一旦交到医院。人根本就不要到医院。另一条医院全流程造假的齿轮就开始高速运转。

医院各科室协同:医生负责虚开、多开药品和诊疗检查项目、造假病历,虚开住院天数空挂床位;检验科负责修改病人检查系数指标;护理部负责伪造护理记录、虚假执行医嘱、虚假计费、回流多开药品、耗材。

最后,院办负责整理这些子虚乌有的医保病历,申报国家医保资金。

这个造钱机器一旦启动,医院欲罢不能。医院开始要求市场部背上发展会员病人的KPI指标 ,连普通职工也背了惩罚指标:每月须介绍1至5名病人住院治疗,未达标罚款50元至100元。

很快,虚构套取的医保金就达到2.3亿。

这套赚钱机器飞速运转,3年后,俩骗子院长开始复制这个模式。2019年,以同样方式组织永川区大康医院诈骗国家医保基金,发展会员4000多人,报销医保基金2.2亿。

专案组破获该案时,抓获了143人,查封房产80余处,查封车辆7台,查扣涉案资金8300多万。

 

【3】@风中的厂长

拼多多因为temu在海外野蛮扩张,市值逼近阿里,特别是在美国,销售额成倍增长。但是大家千万不要把美国市场想得跟国内一样,拼价格真不是王道。因为低消费人群并不是美国的主流。美国真正消费主力是中产,他们并不是temu的客群。
我外贸公司做temu几个月了,一开始还不错,累计卖了2万多双鞋了,现在越来越卷了,平台发现我的产品香。temu买手到处找工厂压价,小类目也有许多人进来了,temu的逻辑和拼多多一样,就是拼价格。用户群体是国外低收入人群,平台不断压价,把供应商利润榨干。就是这么个逻辑,红利期可以做,内卷期参考拼多多。一模一样。无底线就是无敌,阿里深耕海外十多年,短短两三年就被temu给打败了。temu会抢走低端市场毋庸置疑,但是要像打败淘宝那样打败亚马逊是不可能的,原因就是中美社会结构不一样。
除了电商,我是长期做传统外贸,以前经常出差欧美,接触大量老外以及海外华人,我以下说的是跨境电商真正的干货:temu以及亚马逊低价市场,造成一个表象,就是美国也是屌丝多,其实不是的。美国有近一亿中产,消费特点,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的中产还是比较省的,钱花在房子车子小孩上,美国人都是花在生活和爱好上,吃光用光的,很多人不买房租房。这就是巨大的消费力。
比如一个男护士,月薪美金3.5k,酷爱机车,租房子,每个月收入买各种高端机车装备,衣服靴子头盔手套什么的,一个白领,月薪美金4k,酷爱钓鱼,一根钓竿几千,还有各种钓鱼装备,都是买中高端的,几千美金一根杆子,我厂里做钓鱼服,最贵的可透气面料零售价也要几百美金。基本上都是去美国。类似的爱好还有登山、打猎、滑雪、潜水、冲浪、高尔夫、各种小众运动等,这些用具、装备都很烧钱。还有收藏,我圈友做情趣产品,零售为主。手工做的,很贵,他一位美国客户有特殊癖好,买了一套房子,专门收藏那个情趣用品,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
美国消费还有一个特点是喜欢DIY,因为美国人工贵,所以中产喜欢自己动手干活,比如汽修、家装等,有的人甚至能自己盖房子。从超市买各种工具建材,因此百安居、家得宝这些建材工具市场成为世界500强。我们行业劳保鞋在temu最高才50多美金,平均20多美金,但是实际上线下市场,以及亚马逊高端市场可以卖到100美金以上,量反而更大。我兄弟公司就是做高客单的。深耕十多年,工厂是顶尖工厂。我知道那个量,真的可观。但是资产很重。
我以后慢慢就做减法了,我外贸公司和美国朋友合资做高端鞋了,找的国内优质工厂朋友,只做大牌的。低价的我以后不做了。量小点就小点。很多人说量小怎么让工厂配合。其实这个就是行业的积累,毕竟做鞋子十多年了,这张老脸还值点钱。现在工厂别的好说,就是没有账期,加上我不压价,外贸团队专业,所以我认为还是可以做的。我以前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想跑量,现在觉得做精做小做慢才是王道。

 

 

【4】青袂素

#读书少#理查德道金斯的这本书

怎样用进化论来解释宗教的存在。

有一个说法是“群体选择”。如果有两个部落打仗,一个部落坚信战死的可以去天堂享受,另一个不信神,那么有信仰的那个部落更有在战争中生存。

道金斯不支持这个说法。首先在演化过程中这个要素没有那么重要。这个例子的底层是鼓励个体做出牺牲(战死),在这个底层逻辑里,信的那些人赴死,而自私自利的人活下来,这种自私的基因会得到繁衍。而个体的繁殖比部落的陨落快多了。群体选择的说法不堪一击。

还有一种解释是,宗教或许是某个东西的副产品。比如飞蛾扑火,是因为趋光性,把光线作为罗盘是有利于飞蛾生存的,扑火而死只是个副作用。

宗教是什么的副产品呢?有一个可能,是要顺从。在古老的年代,孩子听从大人的经验和指令是整体有利于自然选择的,比如不能靠近悬崖,不能乱吃野果等。 而宗教的仪式感容易培养信任顺从。

副作用是,轻信的小孩不能分辨好坏指示,容易被蛊惑。

还有一个说法是,宗教的不理性是大脑内嵌的不理性机制的副产品:人类会坠入爱河,虽然不理性,但是有基因优势。 还分析了两种场景中大脑状态的相似之处。

 

 

【5】不合时宜TheWeirdo

 

#不合时宜的更新#

对话李翊云:在中文与英文之间,在中国与世界之外(点击收听:网页链接

十月下旬,一年一度的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落下帷幕。今年的主题叫做“必须保卫复杂”。文学奖组委会这样写道:在一切趋于简化和同构的当下,寄望每位倾心文学的青年创作者,勇于捍卫复杂之结构和叙事、感受和视野,最终抵达真实。

颁奖典礼结束的几周之后,主播@王磬在美国拜访了知名华裔作家李翊云老师,她也是今年文学奖的评委之一。我们好奇的核心问题是,她会如何理解文学当下所面临的复杂性,我们需要保卫的究竟是什么。

在当今的世界文坛中,李翊云拥有非常独特的位置。上世纪七十年代,她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大生物系。九十年代,她赴美国留学,攻读免疫专业的博士。但在博士毕业的前夕,她突然决定,放弃成为一名科学家,而要成为一名全职作家。她入选了著名的爱荷华作家工作坊,开始发表英文小说,并在美国文坛声名鹊起。如今,她是美国文坛最知名、成就最高的华裔作家之一,斩获了包括麦克阿瑟天才奖学金、美国笔会海明威奖、福克纳文学奖在内的多项大奖,也不时出现在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名单上。值得一提的还有,尽管她在中国出生长大,母语也是中文,但她所有的作品均用英文完成。

如今,李翊云除了写英文小说,也教英文写作。她目前是普林斯顿大学创意写作项目的主任,给一群聪明又富有野心的美国年轻人教授写作。我们在普林斯顿大学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教学。我们约在她的办公楼见面,隔壁不时传来学生们上下课的声音。在这一个多小时的聊天中,我们探讨了关于文学、语言、创作母题、身份认同、时代复杂性等诸多议题。对我们来说,也像是上了一场精彩的写作课。

近日,李翊云的英文长篇小说《Must I Go》刚刚被译成中文,已由群岛图书出版,中文书名叫做《我该走了吗》。欢迎各位听友在小宇宙评论区、微博评论区与我们互动,我们将在本条微博的转评赞选出两位幸运听友,送出这本书。比心♥️

 

【6】事实上,当福山因秦朝构建了一个超级官僚体系而将其视为第一个“现代国家”时,有概念上的削足适履之嫌。的确,秦朝以郡县制取代封建制,构建了一个国家能力无敌的官僚制国家,但是,正如他自己所指出的,现代国家的核心要义不仅仅是权力的向心力,而且是国家机构的“中立性”——在后一点上,秦制则离“现代国家”十万八千里。众所周知,秦朝是秦始皇的秦朝,而不是天下人的秦朝,正如汉朝“姓刘”,唐朝“姓李”,明朝“姓朱”,古代中国官僚制国家的背后,是国家公器本质上的私人属性。这种情形下,国家的确难以像民主制下一样被各种游说集团“俘获”,但这恰恰是因为国家已经被皇族以及附属于它的官僚集团所“俘获”。换言之,在现代国家必须同时具备的两个属性中(有效性与中立性),只有其一没有其二,甚至因其一而害其二,则很难称之为“现代国家”。(刘瑜《巨变第二天》)

 

【7】小津安二郎说,《东京物语》的主题是家族制度的瓦解。在战前,家长的权力由法律予以保障,被认为是很牢固的;而战败以后,它被新的宪法否定了。那是为实现家庭民主化的重要改革,但也有不少人深表忧虑,认为它会导致作为道德基础的家庭瓦解。

自封建时代以来,日本的百姓一直最重视的美德是孝敬。认为对主君的忠义是高于孝道的重要道德的,只有武士。明治以后的日本政府,为了凝聚百姓们对国家的忠心,向他们灌输天皇是所有日本人之父的想法,欲把忠义与孝道合二为一。这便是当时义务教育中道德教育的核心。

在战败后以及后来的民主主义改革中,对天皇的忠诚被否定,于是,孝敬父母这一美德的是与非也变得模糊起来。社会上有一种氛围,觉得既然忠义被否定了,孝敬也应该一起被否定,而且,在近代的一部分知识分子中,认为强制人们遵行孝道的家族制度和家族主义正是日本社会的封建性的基础,以前就对它有所排斥。这样一来,尽管个人的孝行没有人反对,但“孝行”这个词已不再受欢迎,高喊它的人会被视为是反动的。但是,另一方面,它也使得广大百姓阶层认为,战后滋生的不道德的倾向全都是因为学校放弃了将孝敬作为美德进行教育之故。

…...

在近代的知识分子思潮中,对孝道的强调被划归为保守反动,而木下惠介却通过呐喊“为了不让母亲悲伤,反对战争吧”,把它与进步派的思想结合了起来。彻底地丑化了持再军备论者们的喜剧《纯情卡门》(1952),与描写封建反动的女子大学里的校园纷争的华丽剧《女之园》(1954),都是直接地倡导和平主义和反封建的力作;在《少年期》(1951)中,描写了太平洋战争末期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为了不让还在上中学的儿子被军国主义带坏而努力地保护他。木下惠介的电影才能得到最大限度发挥的,大概要数《愿君如野菊》(1955)吧。它描写了在封建的明治时代,乡下一个名门世家里太过年轻的恋人们的爱情悲剧。作为田园风物诗,能把风景拍得如此细致优美的电影非常罕见,对旧时代家族的人际关系如此细致入微地进行描写的作品也很少有。感伤在这里变成了被高度纯洁化了的诗。

《晚霞》(1956)是一部以一个市井的卖鱼店为舞台,素描式地描写百姓生活悲欢的小品。不愿继承鱼店的儿子等人物,连极为普通的少年都令观众产生深深的代入感,与他们一起烦恼,一起抱怨,这正是木下惠介所具备的世人稀有的资质。

木下惠介根据作品的不同,自如地区分使用技巧,不太拘泥于表现的风格样式。1958年的《楢山节考》中,他把深泽七郎基于弃老传说创作的民间故事一样的小说,用类似歌舞伎一般的样式进行场面调度,展示了他惊人的技艺。他的导演手法非常讲究,在貌似舞台装置的背景上,打上如舞台照明一般色彩变幻自如的灯光,故意用道具布景做出梦幻般的云和山顶,还采用了净琉璃的解说词。尽管这种场面调度充满炫技耍戏感,但鼓励儿子(高桥贞二)、主动让他把自己扔到信仰之山去的母亲(田中绢代),以及背着母亲、把她扔到山里去的儿子,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却描写得非常鲜明。

摘自:[日]佐藤忠男《日本电影史》

 

【8】库布里克将他妻子为他们的爱猫绘制的巨幅油画放进了《大开眼戒》中

 

【9】@TarazedII

#喜茶涉嫌违反宗教事务管理条例被约谈#这件事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提醒大家世俗化程度再高的宗教也是宗教,而不仅仅是“文化活动”。因为历史文化经济种种因素,中国宗教世俗化程度如此之高,大家看见这种事第一反应是搞笑。不过谁也别笑话谁,如今的各种“政治正确”,跟宗教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南郭刘勃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真受不了这么折腾败家。。

 

本栏目由  【喷嚏优选第819期】纽仕兰新西兰原装进口牛奶、高档假发全头套女自然夏季薄款  提供支持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