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814】悟空住手

xilei 发布于 2023-11-9 16:26:00


【1】@色甘酸本色

许多许多年前,天涯社区还没有倒闭,非常火的时候,上面有很多精彩绝伦的帖子。有一回我看见一个好帖,某农业大学的博士生被杰青导师百般压榨折磨。博士带着师弟师妹吭哧吭哧做实验,但是因为他做的太好,老板死活不让他毕业,活生生延期了几年。最痛苦的时候,该博士已经着手实施悄无声息杀掉老板的计划了。博士带着师弟们运了一头猪做犯罪实验,把猪宰了,然后用机械和药物分解破坏。另一组人马扮演法医,寻找犯罪痕迹。实验的结果非常不理想,在凶手的白大褂和外套甚至衬衣上都可以采集到血迹。在实验室的墙壁,下水道都可以采集到猪留下的生物学样本。总而言之,这么多博士硕士杀一头猪,无法做到真正的毁尸灭迹。
我不知道杰青老板会不会看见这个帖子,会不会背后一身冷汗。一个博士动了杀心,他的师弟师妹二话不说跟着师兄就去杀猪做实验,不知道这个老板是何等天怒人怨。我在那个帖子下面留言,说这是中国教育科学界冷峻的黑色幽默。一群博士硕士,最终居然想通过这种办法取得一点解脱,这是无言的讽刺。
但从某种角度讲,该博士竟然敢动杀心,这可能是他逃出来找到自己人生的原因。他后来通过各种方法跟老板斗智斗勇,最终逼迫老板在同意答辩的文件上签字,并且一直想办法直到最后答辩完成。博士后来去上班了,没搞科研,但把曾经的数据发表在某省畜牧学院学报上,让老板暴跳如雷又无可奈何。
这一切都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我看到这些就好像看见了天门老乡,什么社会手段都敢用上。在学校里的学生,很少有用社会手段的,大家都很单纯老实朴素,现在看,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假如一定有吃和被吃的现象,希望大家尽量不要被吃,就算不去吃别人,至少不要被人吃干净。保护好自己,因为你是自己的唯一,是家庭的唯一,虽然在别人眼中可能只是一颗螺丝钉而已。
高校和科研院所现在门阀化越来越严重,这个现象很难解决。我以为的师生关系是老师教,学生学,为国做贡献。实际上的师生关系比亲子关系还复杂,基本上是利益纠缠。老师可能也没什么办法,上面的压力逼着自己非升即走,不压迫学生如何出成果?学生要毕业,要找好工作,那就不能没有毕业证,文章,课题。这个循环就是这样的,进了漩涡就身不由己。
我带过一个学生,把我累坏了。带着学生做实验,从基础教起。学生已经很努力了,可能是我能力不足,最后也没多少成果。而且学生是女的,平时我很注意分寸和距离,男老师带女学生,不能不格外避嫌一些。总之我是不想再带学生了,我既不想压迫学生,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学生索取的,所以还是自己干自己的吧。

 

 

【2】庄时利和

实验室安全,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前两年NEJM发过一个文章讲了一起实验室事故,法国一名女性研究员在实验室意外暴露七年多之后,确诊了克雅氏病。

1. 克雅氏病(Creutzfeldt-Jakob disease)是一种罕见的脑部疾病,由朊病毒感染引起的,没有根治办法,潜伏期约10年,确诊后平均存活时间是6个月。这名患者Émilie Jaumain于2017年出现症状,最早是右肩和颈部疼痛,然后疼痛扩散至右半身。在2019年1月,她出现了抑郁、焦虑、记忆障碍和幻视,并于当年6月份去世。通过尸检的神经病理学检查,最终证实了她变异型克雅氏病的诊断,她的临床和病理特征与法国此前27例该病的患者相似。

由于克雅氏病的发病非常罕见,因此研究人员追溯了她的职业暴露史。2010年,当时24岁的Jaumain在法国INRAE(国家农业、食品和环境研究所)下属的一个朊病毒研究实验室工作,主要处理小鼠的大脑冷冻切片(该转基因小鼠可表达朊病毒)。附图是她在实验室的照片。

然而有一次她在处理标本时,弯钳穿透了两层乳胶手套,把她手指扎出血了。正是这一次在实验室的职业暴露,导致Jaumain在33岁就离开了人世。

Jaumain去世后,她的家人以过失杀人和危及生命罪起诉了INRAE。律师认为实验室存在过失,Jaumain没有接受过处理危险朊病毒或应对事故的训练,也没有让她戴金属网+外科手术的双层手套。

后来事件调查发现,类似Jaumain的事故并非独一无二,法国在过去十年当中,一百多名科研人员至少发生了17起事故,其中5人被受污染的注射器或刀片刺伤。同一实验室的另外一名科研人员在2005年也出现过和Jaumain一样的朊病毒暴露,幸运的是迄今为止没有出现克雅氏病。

2. 之所以反复强调实验室安全,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科研人员,因为他们所接触的一些试剂是有毒有害的,可能需要接触各种病毒、细菌或者与有攻击性的动物打交道,因此需要严格培训。

以最基础的实验之一Western Blot为例,WB在配胶过程中所用到的一些试剂就有一定毒性,比如SDS和TEMED。我自己以前实验室做的是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也需要解剖小鼠大脑,在进组前有严格的培训,所有涉及到动物实验的研究人员(包括学生)需要抽血进行一些抗体检测,另外学校会统一购买保险,确保学生在出现事故或灾害后能获得赔偿。

而实验室安全,更重要的目的是保护公众,尤其是一些处理危险病毒的医学和生物学实验室。过去几十年来各个国家有过不少实验室泄露事件发生,有一部分还造成了小规模的公众感染,而这些意外事件大多数本是可以避免的。

最后,对于大学/医院/研究所而言,广大硕博和青年科研人员无疑处于劣势,也没有多大话语权,但他们其实才是科研的主力。他们的毕业和晋升很大程度都由上级决定,正是圈子内自嘲的「科研民工」。尤其是现在三甲医院的一些博士和博后,科研和临床压力都很大,这种优胜劣汰非常残酷,也不是中国独有的,但只希望能够让他们有更加安全的实验室环境。

回到上面那个实验室朊病毒感染事件。Jaumain的悲剧让法国很多同领域的科研人员感到焦虑,但是几乎没有人离开。

所以不要问科研人员「这么困难你干嘛不离职啊」,大家都不容易。

 

 

【3】陈怡然-杜克大学

今天看到一个段子:

投资人睡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相关创业者:“你们和OpenAI所做的差异性在哪?”。创业者回复:“差异性就是比他差。”

这事情我们组也遇到过。GPT-3出来的时候我们组几个学生想到个idea,好几个senior的学生忙活了几个月,然后GPT-3.5出来了。只要稍微调整一点Prompts,结果就比我们自己辛辛苦苦做的好处几条街。我马上叫停这个项目让大家别干了。

照个趋势,凡是所有希望在细分领域依靠domain knowledge和OpenAI掰腕子的都是死路一条,至少在学术界和中小公司几乎不可能:人家只要找到一个愿意的合作方,或者在公开领域能找到相应的训练集(都不需要比你手里的好,只要不是几个数量级的区别),剩下的就是降维式打击。

我后来在给几家公司的talk里也谈到这个类似APP和iOS的问题。

 

【4】郝倩在欧洲

一直不知道,居然孟加拉已经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服饰生产出口国,最大的竞争力就是“工资少得可怜”。最近当地服装厂工人各种风起云涌,闹得不可开交——直到上面点头要从12月份开始,给工人最低月薪提升近60%到1.25万孟加拉塔卡,约825元人民币。在这次闹翻之前,很多孟加拉服装工人日薪只有20元人民币左右,工人们要求工资涨三倍,至少最低月薪要1400元(显然是“想多了”)。 孟加拉服装产业眼下关系到400万人的饭碗,贡献16%的当地GDP。之所以选在12月份加薪,是因为明年1月份孟加拉国要大选了[doge][doge] 但工厂老板们非常不开心,说工人工资涨六成,至少要吃掉他们5%到6%的利润率,会丢订单。孟加拉生产服饰,用工成本在生产成本中占一成左右(10%-13%)。孟加拉的老板们说欧美大公司威胁他们,如果涨价就转移订单。但美国服饰联盟又公开表态,如果孟加拉要给工人涨工资他们当然要支持[偷笑][666]信谁呢? 记得两三年前国内有纺织企业说,人工成本逐年升高之后,已经从10年前占总成本两三成,提升到五成甚至更高。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好像在服装价值链上还有一个公认的利润分配结构是 : 设计占40%、营销占50%、生产占 10% 。 如果真是如此,那孟加拉四百万的工人在整个服装纺织企业价值链上,只占1%。

 

 

【5】审判长说了,通知你开一个月的庭,这一个月就都属于庭审活动!

 

【6】@成都下水道

有关中山二院的传闻屡上热搜,起初,全国各地的医生同行给了中山二院足够的面子,相信救死扶伤的顶级医院能够尊重客观事实,用严谨的调查还原真相。癌症成因复杂,需要漫长的时间去躬身自问去追根溯源。不过,时间是一把尺,量人量心量距离;人心是一杆秤,秤轻秤重秤感情。
太让大家失望了,中山二院首先做的,是借11月的广州消防检查季,顺理成章地拆除了肿瘤实验室。
拆除实验室,相当于销毁第一手证据。还口口声声说要邀请第三方来调查,调查个鸡毛?
人命关天的事,必须保留证据。突然的实验室拆除,甚至包括作为同行的我在内,潜意识的第一反应:这个实验室有问题。
知道中山二院爱惜自己的羽毛,但危机公关有三大原则——
态度比事实重要。
转移话题比应对重要。
覆盖话题比删除重要。
感悟——
1、试验设计疏漏、防护不达标……,第一责任人肯定是书记和院长。
2、当捂则捂,是逃责护身的常规武器和本能反应。主要领导的嘴巴无一例外都很强硬,硬得像刚服用了伟哥。结果呢?通报墨迹未干,承诺言而无信。尤其是舆情汹涌的当下拆除实验室,非但没有平息网民的悲愤,反而让网民愈发悲愤。
悲痛和愤怒当然不是什么美徳,更与任何立场无关,它是一种人类的本能,是文明给予我们的通识与习惯,在一种共同的焦虑下,去关注远方的哭声里具体的人,是我们作为人类应该保有的基本良知。
3、接下来的中山二院,必须实事求是,认真解答疑问。“时时勤拂拭,不使落尘埃”,上有天下有地,不用脚后跟思考,不用发热的脑袋思考,而是用最诚挚的心,书你们的一撇一捺。
4、亡羊补牢,虽然为时已晚,但改过迁善却从不嫌迟。
5、罹患癌症的本院医生和进修医生,他们的生命甚至进入了倒计时,该怎么去关怀,不用网友教你们了吧?
远没有到可以结案陈词的时候,而且,试验与癌症相关性的医学调查更是有待时日,中山二院就来了“全民目击”的骚操作,匪夷所思。
越来越多的浮名虚誉,越来越少的抱诚守真。记住了,装只能粉饰辙乱旗靡,情才能维系人情冷暖。

 

 

【7】@阅读兽ReadingCub

「吴承恩先生的西游记,我30岁前看,觉得写得很差,30岁后我突然读懂了:妖魔鬼怪从哪来的,仔细考察,想都不敢想,从天上来的,从释释迦牟尼那儿来的。每当孙悟空费尽千辛万苦把妖怪捉住,准备一棒子打死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从天上传来:悟空住手!」by刘震云

 

 

【8】江山--戴老板

在上个世纪,美国作家赛珍珠对中国知识青年的看法。

 

 

【9】方柏林

我们现在做的很多工作都会被替代,这是毫无疑问的。就好比过去的洗衣房工作被洗衣机替代了一样。但是你会怀念常年洗衣,手都泡得变形的过去吗?如果被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应该能够有更好的生活。包括我们利用人工智能做更多更漂亮的事,或是匀出更多时间去享受生活。如果借助人工智能可以提高生产率,再过一些年,每周工作四天三天会成为常态。我自己做的很多事情,本来就是苦活累活,早替代早好, 完全替代了,也就到了退休的时候。真正需要担心的是下一代的孩子。他们选择什么样的工作和生活就非常重要。这不一定都是我们能够预见的。

 

 本期栏目由  【喷嚏优选第793期】初吉乳清蛋白棒、事必胜椰子水  支持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