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齐泽克: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真正分界线

xilei 发布于 2023-10-18 10:59:00

虽然哈马斯令人发指的恐怖主义行为应该受到无条件谴责,但我们绝不能混淆圣地真正存在的问题。选择不是一个强硬派系或另一个派系;而是一个强硬派系。这是双方原教旨主义者和所有仍然相信和平共处的可能性的人之间的事。

 

卢布尔雅那 — — 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的野蛮行径应该受到无条件谴责,没有“如果”或“但是”。对村庄、基布兹和音乐节上的平民进行的屠杀、强奸和绑架是一场大屠杀,这证实了哈马斯的真正目标是摧毁以色列国家和所有以色列人。也就是说,这种情况需要历史背景 — — 不是为了任何理由,而是为了明确前进的方向。

 

首先要考虑的是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生活中的绝对绝望。回想一下大约十年前耶路撒冷街头发生的一系列孤立的自杀式袭击事件。一个普通的巴勒斯坦人会接近一个犹太人,拔出一把刀,刺伤受害者,因为他很清楚他或她会立即被杀死。这些“恐怖”行为中没有任何信息,没有“自由巴勒斯坦!”的呼喊。他们的背后也没有任何更大的组织。它们只是个人暴力绝望的行为。

当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与公开主张吞并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领土的极右翼亲定居者政党结盟组建新政府时,情况变得更糟。新任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认为,“我的权利、我妻子的权利、我孩子的[在西岸]自由行动的权利比阿拉伯人的权利更重要。” 此人此前因与极端反阿拉伯政党有联系而被禁止服兵役,这些政党在 1994 年希伯伦屠杀阿拉伯人后被指定为恐怖组织。

以色列长期以来一直吹嘘自己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在内塔尼亚胡现任政府的领导下,以色列正在转变为一个神权国家。现任政府的“基本原则”清单规定:“犹太人民对以色列土地的所有部分拥有排他性的、不可剥夺的权利。政府将促进和发展以色列土地所有地区的定居点——加利利、内盖夫、戈兰、犹太和撒马利亚。”

面对这样的承诺,指责巴勒斯坦人拒绝与以色列谈判是荒谬的。现任政府自己的官方计划使谈判不再可行。

一些阴谋论者会坚持认为,鉴于以色列在加沙的监视和情报收集能力的强大,内塔尼亚胡政府一定知道即将发生某种袭击。不过,虽然这次袭击肯定符合目前掌权的以色列强硬派的利益,但它也让人对内塔尼亚胡自称的“安全先生”产生怀疑。

 

无论如何,不难看出双方——哈马斯和以色列极端民族主义政府——都反对任何和平选择。每个人都致力于战斗至死。

由于内塔尼亚胡政府试图破坏司法机构,哈马斯的袭击发生在以色列内部发生巨大冲突之际。因此,这个国家分裂为两派:一派是想要废除民主制度的民族原教旨主义者,另一派是意识到这一威胁但不愿与更温和的巴勒斯坦人结盟的公民社会运动。1

现在,迫在眉睫的宪法危机已经被搁置,民族团结政府已经宣布成立。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由于共同的外部敌人,深刻的、表面上存在的内部分歧突然被克服。

必须有外部敌人才能实现国内的和平与团结吗?如何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呢?

以色列前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指出,前进的道路是打击哈马斯,同时也向不反犹太主义并准备进行谈判的巴勒斯坦人伸出援手。与以色列极端民族主义者的说法相反,这些人确实存在。9 月 10 日,一百多名巴勒斯坦学者和知识分子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坚决拒绝任何淡化、歪曲或证明反犹太主义、纳粹危害人类罪或针对大屠杀的历史修正主义的企图”。

一旦我们认识到并非所有以色列人都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也并非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是狂热的反犹太主义者,我们就可以开始承认导致邪恶爆发的绝望和困惑。我们可以开始看到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之间奇怪的相似之处,他们的家园被剥夺,而犹太人的历史有着相同的经历。

类似的同源性也适用于“恐怖主义”一词。在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反抗英国军队的时期,“恐怖分子”具有积极的含义。20世纪40年代末,美国报纸刊登了一则广告,标题是“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信”,其中好莱坞编剧本·赫克特写道:“我勇敢的朋友们。你可能不相信我写给你的话,因为现在空气中充满了肥料。美国的犹太人支持你。”

在今天所有关于谁算恐怖分子的争论背后,是数十年来一直生活在不稳定状态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他们是谁,哪片土地是他们的?他们是“被占领土”、“西岸”、“犹太和撒马利亚”的居民,还是……得到139 个国家承认并自 2012 年以来一直是联合国非会员观察员国的巴勒斯坦国?然而,控制实际领土的以色列将巴勒斯坦人视为临时定居者,视为建立一个以犹太人为唯一真正原住民的“正常”国家的障碍。巴勒斯坦人被严格视为一个问题。以色列国从未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给予他们一些希望或积极概述他们在他们所居住的国家中的角色。

哈马斯和以色列强硬派是同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选择不是一个强硬派系或另一个派系;而是一个强硬派系。这是原教旨主义者和所有仍然相信和平共处的可能性的人之间的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极端分子之间不能妥协,必须全力捍卫巴勒斯坦权利,同时坚定不移地致力于打击反犹太主义。

尽管这听起来有些乌托邦,但这两种斗争是一体的。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无条件支持以色列抵御恐怖袭击的自卫权利。但我们也必须无条件地同情加沙和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所面临的真正绝望和无望的处境。那些认为这个立场存在“矛盾”的人实际上是在阻碍解决方案。

来源

 

GPT4的意译简化版本:

 

 

尽管哈马斯的恐怖行径必须受到严厉谴责,我们也不能忽视整个中东问题的实质。真正的对立并非在某个特定的派系间,而是和平派与极端分子之间。

卢布尔雅那 - 我们应当对哈马斯对以色列的野蛮行动表示强烈谴责,不容有任何借口。但是,我们需要从历史的视角看待这一问题,以便理解事情的走向。

许多巴勒斯坦人生活在绝望之中。我们还记得那些在耶路撒冷街头的自杀袭击者,他们即使知道自己会被击毙,也仍然要攻击无辜平民。这样的行为是单纯的绝望爆发,而非某个组织的策划。

当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与极右翼结盟,成立新政府时,局势变得更为紧张。新上任的国家安全部长曾公开表示,他和他的家人在某地的权利胜过阿拉伯人。这种言论的背后有一个被标为恐怖组织的党派的阴影。

以色列自诩为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但在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下,它似乎越来越像一个神权国家。政府主张犹太人对所有土地都有绝对权利,并鼓励在各地扩大定居。

面对这种声明,责怪巴勒斯坦人不与以色列进行谈判显得毫无道理。目前的政府政策似乎并不真正寻求和谈。

一些人认为,鉴于以色列在加沙的高超情报能力,他们应该知道即将发生的攻击。尽管这次袭击或许满足了某些以色列势力的利益,但它也使内塔尼亚胡的“安全政策”备受质疑。

很明显,无论是哈马斯还是以色列的超民族主义政府,都对和平持反对态度。而他们之间的对抗正使整个国家走向分裂。

哈马斯的袭击正值以色列国内纷争加剧之际。而这种外部的攻击似乎使得国内的冲突暂时得以平息,国家的统一变得更为紧密。

真的需要一个外部敌人来维持国家的内部和平吗?如何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前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指出,我们应当与哈马斯决战,但同时也要与愿意谈判的巴勒斯坦人沟通。他们确实存在,如那些公开反对反犹太主义的巴勒斯坦知识分子。

我们应该认识到,并非所有的以色列人或巴勒斯坦人都是极端主义者。他们之间的相似经历应被看作是理解与和解的桥梁。

在英国统治时期,犹太人也曾被称为“恐怖分子”。今天,我们再次看到了这种标签的变化。许多巴勒斯坦人长期生活在不确定性中,他们的身份和归属地被不断质疑。

哈马斯与以色列的极端势力只是问题的两面。真正的选择是在和平与极端之间。我们必须坚定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同时反对任何形式的反犹太主义。

支持以色列的防卫权是应该的,但我们也应当对巴勒斯坦人的困境表示同情。任何认为这两者之间存在冲突的人,才是问题的真正根源。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