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781】只是一个提案,一种阐释而已

xilei 发布于 2023-9-6 16:05:00


【1】梁州Zz

秀才被封禁的微博词条底下,仍然有许多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知道这个拥有千万粉丝的顶流老年主播。这正是因为我们都困居于信息茧房之内,对于大部分年轻人而言,我们很难想象老年人的抖音里同样存在着“出租老公“这样的情感服务。

过去我一度以为,信息茧房的局限仅仅在于数据算法会使得人留在舒适圈之内,并主动隔绝我们不关心的一切。但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抖音的评论也会分性别显示。有博主发现,同一条视频,他和他老婆看到的评论区截然不同,女生的评论区前排高赞的评论全部由女性发出。

看到这条推送以后,我用一个从未注册过抖音的手机号重新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

拿到这个新账号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搜索一笑倾城,点击关注,然后打开同城,开始刷视频,并在信息流中有意识地给同城的老年人视频点赞。

如此操作一个小时候以后,我发现我好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甚至是令从前的我难以想象的新世界。

我第一次在首页推荐里刷到老年人集体连麦的直播间,而且是9人视频连麦版本。直播间内正在连线的9位用户皆为男性,他们的共有特点是毛发稀疏、头顶锃亮,视觉年龄皆超过60岁。

点进直播间以后,我发现直播间的互动评论非常少,偶尔有几条评论看起来像是在首页刷到直播间后误入的年轻人,他们在直播间里一头雾水地问:“这是干什么的?怎么看起来几个老头儿都长一个样?”

在直播间里待到爷爷们分别下播以后,我总算明白整套流程大概是怎么走的了。这个直播间也打PK,观众可以指定9位男性主播中的其中4位或是其中2位开擂台,然后给他们分别上票。

今天这一场的上票过程没有任何才艺展示,只有把人抱上麦语音聊天的过程,连麦的对象听声音似乎是中年女性,聊天时长全程不到3分钟,听聊天内容,两人不像是第一次连麦,对方更像是大爷的熟人,从微信里被喊来上票的。

他们的聊天内容也很简单,中年女用户问大爷,“今天出门了吗?喝了什么茶?”大爷一一作答,并询问她那边的天气如何,说这几天下雨,村路泥泞,不好走,你腿脚不便,尽量少出点门。

这一把上的票也不算少,一把6000来票,算下来大爷到手能有个300来块。

下播后我点进这个大爷的抖音主页,发现他的视频和秀才有类似之处,固定背景、固定音乐,不同的是他年纪更大。视频里的他大多坐在一套木质家具前冲着视频举起茶杯,或是捧着一只紫砂壶正在泡茶。

翻阅几个视频以后,我惊讶地发现,这位大爷的抖音互动量高得惊人,他虽然只有一两万粉丝,但每个视频都有好几千点赞,评论数更是接近点赞的一半或是三分之一。我用新注册的账号先把大爷的评论区大致扫了一遍,这里的评论无非分为两种,夸大爷帅气,说“哥哥晚上好,想喝你的茶。”另一类大多是同年龄段的中年男性,指责大爷“装”,或是说:“老弟,你这个拿茶杯的样子不对,我们喝茶不一样,应该左手拿茶杯。改天来我家坐坐,哥哥教你。”

因为怕平台认定我为中年女性用户,所以呈现的评论不同,我又换回常用的账号,直接通过搜索找到了这条视频。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出现在最上方的评论却是一条只有零星几个点赞的评论,这条评论的内容马上吸引了我的注意,因为它更像是某个现实里认识主播的“知情人”在爆料,他说这个“XX大爷”是个农村人,在农村的一干农民里,他算是创业成功中的一个。有所成就,但出卖了不少灵魂和肉体。

我又换回新注册的小号,从头开始翻阅大爷的评论,发现出现在前列的多为中年、老年女性,她们说:“哥哥,我把你当成亲哥哥一样,谢谢你陪伴我聊天。”点进其中一个的头像,发现简介里的第一行写着:1958年生于…热爱唱歌,喜爱聊天,是一位有责任、有担当的女性。

这是一位65岁的女性。

她的三个置顶视频,皆是唱歌视频,视频里配着大字,“每唱一次这首歌,都热泪,同代的朋友们,你有这种感觉吗?”视频的配文是:“年华易逝,人不得不服老。”她发了很多视频,多到我向下滑动的时候,甚至一直触不及底部。

她的视频就像她的生活切片,似乎一切小事都值得拍视频分享:儿子的婚礼,结束旅程时在大飞机上冲视频挥手,笑得很开心并配文“昨夜梦见老情人”,甚至还有自家厂房出租的信息。

她早期的视频里,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的她看起来很年轻,站在钢厂门口,一头短发英姿飒爽,冲着远方敬礼。那个视频底下,她说自己这一辈子从未留过长发,这是她的一个执念。以前是不能留,后来有了孩子,嫌干活麻烦,所以还是剃短了。老了以后头发越来越少,也不习惯留长发了。

这个视频底下,有个像是她朋友的人评论,说:“老同学,看到你的退休生活,真羡慕,年轻时事业有成就是好啊。”

翻完她的视频,她的人物画像似乎也十分清晰——丧偶,年轻时事业有成,儿子远居帝都,但已经成婚。她一个人留在北方,独居,家里有一处小别院,种了很多植物。观看她的视频的时候我总觉得胸口堵得慌,因为她的分享欲似乎满得要溢出来了。我数了数,她有一天,仅仅是一天,就发了33条视频。从那33个视频里,我能在脑海模拟出她一整天的活动与日程。

她似乎没有一个可以在现实生活里说话的人。

我的奶奶岁数与她相仿,但她并不会上网,也不会用智能手机,因为她不识字。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在想,在70岁以后这个年龄段的老年人里,识字的女性应该还是少数。那在互联网以外,不被看到的她们的生活又是怎样一幅画面?

这几年,随着秀才和假靳东的故事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中老年人、尤其是老年女性的情感生活也得到了一定的讨论与关注。但关于如何解决她们的情感需求问题,似乎仍然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我今天还在抖音的首页推荐里刷到一个名为“出租老公”的视频,视频里的男性戴着透明眼镜,神似秀才。因为他没有开播,我也不知道“租赁老公”这项业务是如何展开的,但在他的评论区,我看到这样一条评论:有了哥哥的陪伴,昨天终于睡了个好觉。类似这样的评论,在他的每一个视频底下都多达几十条。

《银发世代》的作者路易斯·阿伦森曾经在她的书里提到,现代社会很容易将老年隐喻为一种疾病,甚至对步入老年这一进程展现出厌恶、恐惧、以及淫秽的批评。因为青春和高效始终是社会主流所追求的,所以人们总是试图极力避免衰老和死亡的迹象。

当一个人步入老年,他似乎就在社会意义上则丧失了具有活力这一概念,而这也代表着,与之相关的情欲与情感需求都“不应该”出现在老年人身上。

渡边淳一曾在他的小说《复乐园》中提到,荷兰的一些养老院会请社区护工上门为老年人解决生理需求,但这一福利在日本并未得到实行,因为会有人认为“为什么这些老人可以用我们缴纳的钱去嫖娼?”所以在日本的一些养老院里,他们采取的部分措施是,让老年人聚集一堂然后为他们播放情色影片。

如阿伦森所说,陪伴、幽默、爱、谈话和其他许多东西都是人类的本质。我们在年轻时希望得到这一切,但当我们步入老年,年岁的老去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这一切需求。而社会与周围的人,更不应该直接忽视这一系列需求,这是对基本责任放弃的体现。

于她而言,一个好的准则是,如果你不希望别人以某种方式来对待你,那就不要以这种方式去对待一个老人。因为人都会老去,善待老年人,就是善待未来的我们。

今天我们在屏幕里能够看到的75岁仍在表达爱意的女性仍是少数,在屏幕之外的,更多的是将爱意藏在心里年复一年酿成沉默的大多数。

 

【2】@传媒老王

凌晨醒来,刷了下手机,看到一个58岁孑然一身的资深媒体人跳楼自尽前写的遗书。。。。。

 

 

【3】@风闻社区

网传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人许宏 的新书《最早的帝国》被举报下架了。爆料人分享的配图显示,许宏在一个聊天群组中说下架原因是“无良文人咬告,有司担心舆情”。有网友分析称,《最早的帝国》估计涉及夏商周断代工程的一些重要结论,许是这个项目的大佬,会被别有用心者揪着夏朝存不存在的争议不放。
目前,在京东、当当网等平台搜索《最早的帝国》,确已查无此书。
据了解,7月,许宏还曾做客中原,在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馆、洛阳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等地举办新书分享会,讲述这片土地上的早期文明故事。
那么《最早的帝国》是一本什么样的书,主要讲了些什么内容呢?
分享历史博主@螺旋真理 一篇介绍该书的文章:
最近电影《封神》的热播,点燃了社会大众对商代历史的热情。不过商代距离现在大约3600到3000年,虽然周代的典籍留下了很多周人对商代的记载,甲骨文也记录了商代祭祀占卜的信息,不过这些信息不像后世那么充足可信,所以更多、更深入的记载,还是要从考古材料中解读、破译。
著名历史学家严耕望先生在《治史三书》中提到,学习一个时代的历史,最好还要了解这个时代之前、之后两个时代的历史,以保持历史认识的连续性。商代之前的一个朝代是夏代,能够在时间、空间上对应到夏代晚期的考古遗址就是著名的二里头遗址。二里头考古队的第三任队长许宏眼中的商代历史,又是怎样的呢?我们可以从他的新作《最早的帝国——二里岗文明冲击波》中窥知端详。
书名保持了许宏作为一个考古学家的“考古主体性”,并没有蹭“商代”这个历史时期的“流量”,而是中规中矩地选择了代表商代早期的考古学文化“二里岗”。但是除此之外,无论是“最早的帝国”这一定性,还是用“冲击波”来形容二里岗文化的影响,都在刷新着人们对历史的认知。
介绍一个考古学文化并不容易,因为基于文字的历史已经通过中学教育,在社会大众的通识中已经属于“半熟脸”,但是考古学的基础知识没有中学教育作为铺垫,在大众心目中基本上属于“陌生人”。所以要把考古写给社会大众,第一步就是要把全书要讨论的考古学成果用通俗的语言介绍给读者。《最早的帝国——二里岗文明冲击波》也遵循了这一规则,第一部分“发现篇”,就把二里岗文化的基本面貌、发现史和认知史大致梳理了一遍。
第二部分“争鸣篇”是本书的核心,主要内容是学术界对二里岗文化认知的学术争论,围绕“原史时代”的意义、“殷”和“商”的区别以及背后反映出来的认知差别、“亳都”和“隞都”的定位问题、二里岗文化(商代早期?)与二里头文化(夏代晚期?)、殷墟文化(商代晚期?)的关系等问题详细介绍。尤其是最后一个争论,涉及“考古视域下物与人的关系”这一堪称考古学的“元问题”,也恰好证明了前述历史学家严耕望观点的重要意义。
最后一个部分“别解篇”,既是作者作为一个考古学家对于二里岗文化的延展性见解,也是题目中“最早的帝国”“冲击波”这两个抓人眼球要素的解释和扣题。作者作为考古学家,并非时下自媒体的“标题党”,而是在丰富的考古材料和深厚的学术理解的基础上,总结归纳出的特点。
让我们回到作者的学术观点上。苏秉琦先生曾提出“古国—方国—帝国”这一国家起源与发展三部曲的表述,后来严文明、张忠培、李伯谦等先生修正为“古国—王国—帝国”。作者以二里头文化为中国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以二里岗文化为中国最早的“帝国”,是对“古国—王国—帝国”的理解与细化。不过与“主流观点”略有不同的是,一般来说,“王国”指的是夏、商、周这样的王朝国家,“帝国”指的是秦汉及以后的统一国家。而许宏把“帝国”这一概念前推到了二里岗文化,虽然书中说明这“只是一个提案,一种阐释而已”,但足以振聋发聩,促使我们在前人的学术定见基础上,不断地反思、提问,促进学术范式的进步与成熟。

 

昨天爆出一本讲环保的译著被删得七零八落,大家都觉得毫无必要,出版公司瞎发神经,译者都吐槽说是“遥遥领先于业界的删改尺度”,今天就看到许宏一本人畜无害的讲商朝历史的书下架了,编辑看了肯定嘲讽:“知道老子多不容易了吧,现在的风向,你们这些人懂个屁……”

 

 

 

【4】@林奶粒

短视频大V秀才被封再度引发关于中老年女性情感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的讨论。其实这个问题三年前“假靳东”事件爆发时已经有过一次深入讨论,但三年后依然有不少人怀着猎奇或质疑的态度看待托起秀才的庞大女性粉丝,让人叹气。另外一种更有同情心的观点在我看来也有把“老年人”的经历与“我们”的经历割裂来看的危险。我们真的有信心认为,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是只有老年女性才在隐忍的问题吗?
昨天开会听到实习生讲她在小红书上发现的cosplay委托现象。我搜索了一下,大为震撼。许多玩乙女游戏的年轻女孩,委托cosplayer扮成她们喜欢的角色,约会一天。女孩们很清楚这只是一场沉浸式角色扮演,在分享贴中她们明确称呼约会对象为“XX委托老师”,但她们也非常享受这段经历。这些委托老师其实也都是女孩,我看到有一位整理分享了“提升恋爱感的tips和加分项”,包括“见面要早到,提前等她,让她不要着急,见面帮拿包”,“公交车上把她环在怀里”,“趁拍照偷亲她”等等。Cosplay委托仿佛是一个打通了线上线下的女儿国,我们当然不能武断地认定这些参与的女孩都“缺爱”,但她们在一个全女环境中模拟异性恋的种种相处场景并沉溺其中,依然在揭示些什么。和在短视频平台上给秀才点赞的中老年女性粉丝相比,年轻女性的优势是她们有经济资本和“身为女孩”的性感资本,她们对公开展演这种虚拟恋爱更没有顾虑。
会为这个真实的情感、真实的人际关系越来越缺乏存在空间、甚至被鄙夷的时代感到悲伤。

 

 

【5】郝倩在欧洲

 

昨日遇到一家做新材料的中资企业,正在寻求海外上市的机会。这家公司也可以算是新能源公司,因为是动力电池生产的一个材料部件。简单而言,就是个高附加值,高毛利,高门槛的产品。目前全球市场被中国企业垄断了八成。

老板说,公司20年前起步,当时整个市场都是依赖进口,直到10年前才扭转了被动的状况。他目测两三年内,这个窄域内原本20年前一统江山的日美企业都将失去竞争力。所以电池产业链这件事,真的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现在欧洲意识到中国在电池/电动汽车领域拥有全产业链,但已经晚了,很难改变已形成的既定事实。

 

 

他们在欧洲也有工厂,甚至有研发中心,但产能依然以中国几个生产基地为主。在欧洲生产同样的一个材料,目前成本是中国的五倍—— 这还是在经过了提效增能等等尝试之后。新材料的好处在于,因为毛利高,所占空间小,所以哪怕是空运,利润依然顶得住。

所以他说,从全球竞争压力来看,中国电池产业链上那些拥有高附加值产品的企业更具竞争力,承压的反倒是消费电子企业。

从来都没有绝对的供过于求—— “只有落后的产能,没有过剩的产能。”

 

【6】「千万不要忽略性欲会随时间不可避免地消退这一事实(记住,我们在这里追求的是成功的长期亲密关系)。


心理学家泰·田代对婚姻满意度的变化进行了长达14年的研究,并将分析结果写在了他的著作《永远幸福的科学》(The Science of Happily Ever After)一书中。他发现,过了7年以后,对伴侣“性欲”的下降速度是“喜爱”(以忠诚和亲密为特征)下降速度的两倍。
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解释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的性欲一开始是非常强烈的,然后开始消退。当我们坠入爱河时,我们会对另一个人上瘾,就好像他们是毒品一样。费舍尔发现,可卡因和爱情在大脑中激活的是同一个区域。

性欲消退也是一种进化策略。我们对伴侣“上瘾”,促使我们陪伴在伴侣身边足够长的时间,生儿育女并一起把孩子抚养到4岁左右。孩子在这个年龄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独立生存了(至少在古代的热带稀树大草原上是这样)。一旦我们的工作完成,性欲就会消退,我们的大脑就会还我们自由,可以和新的伴侣重新生育新的孩子。这增加了我们至少有一个孩子可以活到成年并携带我们DNA的机会。」

 

【7】体制内自我批评话术

 

【8】衡水中学……

 

【9】阑夕

安圭拉是加勒比海的一个英属岛国,人口只有1.6万人,今年的国家收入预计暴涨3000万美元,相当于10%的年度GDP,因为它拥有.ai的国际域名,售价大概是每年70美元,AI行业的爆火让大量初创公司注册以.ai为后缀的产品网址,于是安圭拉就意外的捡了一波天降福报。

 

【10】在搬进新居不久之后,我的二儿子曼尼拉尔就患上了严重的伤寒,还伴随肺炎和夜间呓语的症状。
我们请了医生来。他说服药的效果不大,如果给孩子吃鸡蛋,喝鸡汤可能会有好处。
曼尼拉尔年仅十岁,征求他的意见是不现实的。作为他的监护人,我必须拿个主意。那位医生是一位非常好的波希人。我告诉他,我们全家全都吃素,我无法让儿子吃那两样东西,所以能否推荐其他食物呢?“你儿子生命有危险,”好心的医生说,“我们可以让他喝一些兑水的牛奶,但这是这样他依然无法获得足够的营养。”
“您说的都没错,”我说,“身为医生,您的职责在此。不过只有在此时,一个人的信仰才面临着真正的考验,对错是非都在一念间。不吃肉、鸡蛋等食物,属于我们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哪怕是作为维持我们生命的手段,饮食也必须有个限度。就算是为了生命本身,一些禁忌也是绝对不可以破除的。我打算尝试一下碰巧学会的水疗法。”
我就开始采用水疗法为曼尼拉尔进行坐浴,让他每次坐在水盆里三分钟,与此同时,连续三天喂他兑了水的橘汁。
但是他还是高烧不退,温度甚至高达华氏104度。到了晚上,他就陷入了昏迷,这让我无比焦虑。
实际上生命之线都操纵在神灵手中。
那时我已然精疲力尽,我将曼尼拉尔交给妻子照顾,然后自己出门去乔巴底散步,呼吸一些新鲜空气。那时已经晚上10点了,路上行人非常少。
我沉浸在自己的忧思之中,几乎无视行人。“神啊,在这保守考验的时刻,我的荣誉在您手中。”我心中反复默念着,嘴里诵念“罗摩那摩”。过了一会儿,我回了家,心怦怦地直跳。
我刚进门,就听见曼尼拉尔说:“爸爸,是你回来了吗?”
“孩子,你出汗了吗?”
“我浑身上下全都湿透了,请将我搬出去吧。”
我摸了他的额头,真的大汗淋漓,温度降下去了,感谢神灵!
在接下去的四十天里,我们只喂他喝兑水的牛奶和果汁。那时,我已经不恐惧了。曼尼拉尔患的是一种非常顽强的高烧,不过终于被制服了。
如今,曼尼拉尔是几个孩子里面最为健康的一个。谁知道他的康复是由于神灵的恩典,还是要归功于水疗法,或是由于耐心的看护和饮食调理呢?让人们根据自己的信仰来判断吧。我相信是神灵挽救了我的荣誉,直到今天,我依然坚信不疑。(甘地自传)

 

【11】就叫熊太行也行

比如我就认为没有夏朝,二里头是个草台班子,商才是第一个王朝,大禹只是一个传说人物。
你说这事儿算不算伤害中华民族感情?因为我的看法会让中华民族的文明史离五千年差几年,一定有人会被我的观点激怒。
但民族精神、民族感情这件事,涉及到哲学、政治学、文学、社会学、民族学等多个领域,需要足够多的知识储备,还可能需要点外语水平。
人大不释法,不提供案例,片儿警能裁定吗?
复议的时候就要不要有一个专家委员会?
这些细琢磨都是事儿。但是你要把一个事情写进法律当中,就应该允许大家讨论这些细节。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