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777】每个人都会处于没犯错但可能被惩罚的境地,最优策略就是尽量躺平

xilei 发布于 2023-8-29 9:20:00


【1】凌太来了

那个连锁咖啡店女老板身上有我一些企业家朋友的影子:从底层奋斗上来、聪明务实肯吃苦,学习能力表达能力双强,情商高讲义气。他们这样的人经的事多,抗打击,再多失败都能站起来。但这种打击不能是系统性的、致命的。

以前搞过几年企业家培训,来的主要是中等以上规模的民企,也有国企。高峰的时候学员里的两会代表在京聚餐能坐两桌。这种政治身份对他们来说多少是护身符也是话语权。但后来还是眼见着一个个出了各种状况或日渐低调。汇源果汁要被可口可乐收购的时候我们还给朱新礼开过庆祝派对,让他给其他学员讲讲国际并购经验。老朱多能干实在一个人啊,做得多好啊,没想到最后给大家沉浸式展示的是被一纸公文破产的经验,而且完全没地儿说理去。这就属于致命打击了。

另一个朋友在北京开发了地标式物业,又回家乡开发旅游景区,从0做出了5A。老婆孩子都移民澳洲了,他宁肯频繁两边跑也不走。然后有一天人就失踪了,猜是配合调查,啥消息没有。一年才出来,说是被二十几年前一笔几十万的往来牵扯进去的,一开始就说清楚了,但大案不结谁也别想走。为了把无妄之灾做实,最后税务又进场查一通罚了一点钱了事。他出来以后才知道,在他生死不明的这一年里,家乡老母亲想不开自杀身亡了。他安安静静做了一些收拾安排,去澳洲和妻儿团聚,再也不回来了。这是系统性打击。

这样的故事我能讲三天三夜。当然你可以说富贵险中求,我自己认识的中国企业家过去三十年的各种成功故事也能讲三天三夜。但以后会越来越少。公权不能大到只顾自己随便乱来,风险不能大面积不可预期,那样每个人都会处于没犯错但可能被惩罚的境地,最优策略就是尽量躺平。可是都躺平就行了吗,自动驾驶模式随时撞山。而且人不是动物,是有精神追求的(动物也有呢)。马斯洛那个图,早就被证明人并不是只有物质被完全满足才会追求安全、尊严和自我实现,凤姐就是一个例子,更何况那些已经有钱有见识的企业家/中产阶级。

说这些“有用”吗,没有。就像那个咖啡店老板说的,生活还要继续,还要想别的办法活下去。大多数人是看不清也没有选择的,少部分人是看得清但没选择的。更少的人是有选择的,能不能看清就是未来命运的关键了。

虚领顶劲八面支撑:我听到她说监狱的遭遇,真是心酸

mi粉粉媛至少也做到没第二个我:是的,而且就算是有选择的,其实心里也很慌

阿莉埃蒂大人:在北京创业,线下培训非学科类的,三年允许开店的时间加起来差不多半年吧,租金减免一共只有2周,期间,发不起工资,退不起会员费,应付过几起投诉仲裁,去年把店面全部零转让。这几年,没看到任何的政府扶持补助,只有配合。到现在人还恍恍惚惚,对什么都开始怀疑,公权力,自信,未来人生……

大龙虾小四月:听她爽朗的笑声真心酸。跟她同样年纪的亲人现在也是没落了。

____JYUGWO:上班路上听完了真是字字泣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没有了信任和信心。我身边的朋友们,大家今年都说不敢消费了,没人有好的预期。

 

 

【2】玲玲Peter和四只猫

断断续续看了不少李玟的新闻,所有的新闻整合在一块,让我有了一些感慨,一点点感想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下。

一就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个“敌人”永远是自己的父母,不打倒她们,我们永远不会真正长大。

作为一颗种子,不离开大树就没有机会成长,大树底大连大草都没有。
真正合格自身有安全感有爱的父母养育孩子就是一段帮助孩子不断有能力独立自主,渐行渐远远离自己的过程,他们不会打着“为你好”的名义想方设法把你捆绑扣留在自己树荫下不见天日,把日益萎靡腐烂的孩子变成自己贫瘠土壤里的基肥。

那些和父母共生的孩子,即使偶有从缝隙中钻出来长的比父母高的,但无论她取得世俗上的多大成功,她的精神她的根系都是羸弱的,出生就没有父亲,靠母亲一个人呕心沥血养大三个孩子这种人生剧情很难脱离对母亲的愧疚,脱离情感共生,包括娱乐圈那些和母亲(大多为单亲母亲)共生各种翻车人生一团糟的男明星身上也能看出。

东亚孩子尤其女孩都要做好人生这一个课题分离,就是无论你的父母是多么艰辛把你养大,都要知道我们是被动被带到这个世上的,我们对于自己的出生没有选择,有选择的话你是不会选择一对把你养大都异常困难需要不断提醒你的男女做你的父母的……

他们的生活困难艰辛也不是你造成的,他们通常在生你之前就已经活的艰难,而你的到来不但给他们困难艰辛的生活赋予了价值和意义,还给了他们生活的目标和“为了孩子”的“伟大”。

所以要说愧疚,愧疚的应该是他们,在无法满足做父母条件下依然把你带到这个世上,不应该是你,成年后有【能力】有【额外】能量的背景下可以适当给予帮助,不能的,不需要有任何愧疚感。

羞耻感和愧疚感是两根从我们生下来就拴在我们脚上的细铁链,就跟大象脚上的那根细铁链一样,将它永远的留在了象勾的恐惧中,哪怕成年后已经2吨,只要一抬脚就能挣脱,它却永远活在了过去。

那些没有完成原生家庭课题依然【被】活在母亲的精神子宫里的孩子就是一头活在过去的大象,她们成年后自我如果不能觉醒,不主动发起一次分娩,经历阵痛和母亲、家人精神切割树立好边界,保持好距离,一直和父母黏腻共生就会一直以一个孩子的姿态生活在成年人的世界。

孩子是不懂的爱自己和保护自己的。

ta也不知道怎样与自己相处,与他人合作。

尤其是这个孩子运气好获得了上天馈赠的金币,你们可以想象下这样一个怀抱金币的孩子走在大街上会是什么场景?

诱发身边人的贪念,被能够靠近自己的一切人榨取吸食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人能量流失(失血),一时找不到病源(或太害怕承认面对),越来越痛苦虚弱就会四处寻觅找补。

就跟孩子饿了就会到处抓吃的一样。这时候如果恰好一个人手上拿着“食物”召唤自己,孩子通常都会张开双臂扑过去的,这也是为什么婚姻不幸的女人大多原生家庭不幸。

这样一个怀里抱着金币的孩子无论扑到谁的怀里,都只是在扩大自己的吸食者名单而已。

小甜甜布兰妮也是一个典型案例。

总之人必须要学会长大,学会在精神上“杀死”父母,从母亲的精神子宫里爬出来。
完成这一步才是成年人的标志。
而不是生理上靠吃喝拉撒长到18岁,那是法律上对成年人的定义,不是你的心智上。

成年人心智成熟的第一条生存法则就是爱自己,无条件的爱自己。

爱自己的第一条铁的定律就是:一切以自己为优先。

自己的【健康】,自己的【情绪】,自己的【利益】。

有爱的父母会帮助你健康的自私,也就是为自己着想,在满足自己之上再去分享,再去无私,那些掠食者型父母才会让你为这个着想,为那个而活,自己不吃给别人吃,她们戴着“好xx”“好xx“xx伟大”的帽子也以此为荣,她们一代代的驯化孩子(以女儿为主),因为你只要开始为自己着想,看到自己,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他们就无法轻易的剥削压榨吸食你。

一切干扰自己爱自己的客观因素和人,都可以从生活当中剔除。

当一个“孩子”不会爱自己,习惯牺牲自己的健康,委屈打压自己的情绪,损害自己的利益去留住身边人,去获取被爱的时候,她即使痛苦,即使抱怨,她还会同样去做,去付出,这也是血包在吸食环境里长大特有的血包自恋,她看不到自己血包之外的价值,她的价值认定来源于外界而不是自己。

这也会导致一个血包害怕失去造血的功能,害怕不能提供“价值”,会去反复的不断去验证和透支,年轻的时候可能透勉强支撑,但人到中年遇到一些事人生大厦就很容易一夜倒塌。

一个自爱的成年人,她看到的成人世界即使有丑陋,有黑暗,但是是真实的,她对这个真实世界没有幻想,没有期待,也就不存在失望,在一个虚假世界里战斗就跟在梦中战斗一样,你不断出拳,挥舞,愤怒,歇斯底里,你的感受真实,但事实是什么都改变不了,消耗的只有自己。

最后对于那些小有成就在经历中年危机的中老年人想说一句,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学会优雅谢幕是必须的,无论当下我们拥有什么,它都走在逐渐失去的路上,到终点都是空无一物……明白这一点,聚光灯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去尽情享受,尽情狂欢,不在的时候就去欣赏宁静,不害怕失去任何人,不害怕失去任何事,抱着随时可以从头来过,就是换种活法体验而已的视角,自此你的树根才能深深的扎进属于你的生命大地,从此无论多少人路过,多少鸟儿驻足,在狂风暴雨中多少树叶凋落,多少树枝折损,你都会矗立在那里,不悲不喜,巍然不动。

 

【3】@胡锡进

经济疲软是当前中国最大的挑战,重振经济雄风也应是我们当下和今后一段时间压倒一切的任务。为鼓舞信心,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决定和措施,极大推动了投资环境的改善。但是一些人仍然缺信心,原因何在?
我认为,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重视。
第一,我们社会对“政治正确”的整体认知没有跟上形势,抓好经济就是当前的最大政治,这一点在一些地方和部门仍没有确立下来。有些机构和领域出台的新工作措施与中央提升经济活力的根本工作方向形成了客观上的对冲,或者成了分散注意力的横炮。这让一些人、尤其是民营企业家,产生了不明确感和不确定感,所以围绕经济的犹豫和观望并未得到根治。
第二,行政权力过大、在一些领域对法治造成消磨和干扰的情况有待进一步治理。必须坚决确立法治在我国社会管理中的主导地位,各级党委和政府抓各项工作也须在法律的规约下进行,社会确信这一点非常关键。否则的话,很多人会担心行政权力在一些时候和领域可能被非正当使用,比如担心行政权力随意决定一项投资的命运,为了一个地方行政机构的安全而牺牲投资的安全,以及选择性执法,等等。要不断打消民营企业的这种担心。
第三,民粹主义在互联网上大行其道,各地政府和很多部门往往会对民粹的激进要求让步、妥协,民粹主义有了在一定程度上绑架各地治理措施和解决突发事件方案的能力,这增加了社会的动荡感,同样在负面影响人们对未来的稳定预期。
最后就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对公众信心的侵蚀。当人们看到一些机构和官员实际“躺平”时,大家对未来的预期会增加一个很严重的负量。
所以,我们抓经济、促信心一方面要出台强有力的措施,用好各种经济杠杆,同时还要抓好综合治理,让我们的社会氛围围绕经济建设燃起来。我们国家经历过各种困难,过去几十年也没有轻松过,但只要每个时期都找准问题,实事求是地出台措施予以解决,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现在政府出台的许多措施正在经济领域不断渗透,其他社会性调整需要及时跟进,最终形成围绕振兴经济全社会的活力大释放。那样的话,我们不仅能够解决眼下的经济问题,还将为塑造伟大复兴的战略性后劲做出新的建树。

 

 

【4】欧洲文艺评论

王小波这篇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为什么科学是平等的事业和自由的事业,科学思维为什么重要,力透纸背,“人要爱平等、爱自由,人类开创的一切事业中,科学最有成就,就是因为有这两样做根基。对个人而言,没有这两样东西,不仅谈不上成就,而且会活得像一只猪。”

 

 

【5】@抵拢倒拐N次方

秦全耀:改革开放前怎样出差住旅店
那个时代级别森严,县处级出差乘坐硬卧,副厅局级以上出差可以乘软座软卧,厅局级出差可以乘飞机。平头百姓出差乘不乘硬卧还要看距离,住店更是惨兮兮,一律听从组织调遣,让你住东就住东,让你住西就住西。那时北京站一出站台口有块“北京市旅店介绍处”的招牌, 还立着一个木制亭子,出差者排着长队,亭子里的人验过单位介绍信后才给开一个单子,上面写着旅社的名字,拿着单位介绍信和那个单子,旅社才给安排住宿。住哪儿不住哪儿,完全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弄不好就得去住地下室防空洞。
民族饭店与北京、前门、新侨、和平、六国、西苑、香山并列号称京城的“八大饭店”。那时的八大饭店住的全是公费买单的大官老爷,平头百姓甭说没钱住不起,有银子也不让你住。六十年代初,有一次我从东安市场出来后,出于好奇大着胆子走进了“神秘”的和平宾馆。谁料刚一进门,就被人轰了出去。都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老秦比大禹更牛逼,一家四代十几口子与斜对面华侨大厦比邻而居了好几十年,竟没一个人迈进过半步。
1962年,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各省市的代表住在“八大饭店”。饭店处于一级警卫,封闭式服务,饭店300多员工一律不许回家,吃住在饭店,以确保代表安全。

 

 

 

【6】一九五〇或五一年,大陆变色后不久,不记得是领什么证件,拍了这张派司照。

这时候有配给布,发给我一段湖色土布,一段雪青洋纱,我做了一件喇叭袖唐装单衫,一条裤子。去排班登记户口,就穿着这套家常衫裤。

街边人行道上搁着一张弄堂小学课室里的黄漆小书桌。穿草黄制服的大汉伛偻着伏在桌子上写字,西北口音,似是老八路提干。轮到我,他一抬头见是个老乡妇女,便道:“认识字吗?”

我笑着咕哝了一声“认识,”心里惊喜交集。不像个知识分子!倒不是因为身在大陆,趋时惧祸,妄想冒充工农。也并不是反知识分子。我信仰知识,就只反对有些知识分子的望之俨然,不够举重若轻。其实我自己两者都没做到,不过是一种愿望。有时候拍照,在镜头无人性的注视下,倒偶尔流露一二。

 

【7】@谢佩德骨头

我一个朋友一直在他老家做公益助学,就是找家庭困难又想读书的孩子资助。他做得跟一般的助学有点不一样的是,他几乎每周都会去家访受助的孩子,了解孩子遇到的困难并主动介入。我亲眼见过的事情包括,有父母把女儿卖了抵债他去追回来并且要求警方介入的,有孩子身世特别复杂办不了户口没法读书他用各种手段帮孩子上户口的,最常见的,还是孩子因为种种原因说不想读书了他去做孩子思想工作让孩子重新下定决心读书的。我觉得他这种做法特别扎实(很像我们做早期投资,给完钱才是合作的开始,要帮企业处理各种事情,不像中晚期基金给了钱就等上市或者破产),就跟他一起搞,他负责找孩子和后续管理,我主要负责帮孩子找赞助人(他说他是找项目和管投后的,我是管募资的,哈哈哈)。
这么搞了差不多两年了,见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挺多的。但每次我和他去走访受助的孩子,遇到的事情和他的处理方式都总能给我新的启示。
前几天我们赶着开学前去走访资助的孩子,就遇到了几件事。
第一户孩子是父亲残疾母亲肿瘤,都没什么劳动能力。孩子上初中交不起食宿费用,第一学期是已经嫁人的大姐给的,夫家也有一些意见。我们核实了情况真实,孩子也特别想读书,就找了我上海的朋友资助。
这次刚到村上,同村另一个受助孩子(已经读大学不用再资助了)的父亲特别热情邀请我们去家里坐。我们说时间紧就不去了吧,他就一定要我们去坐,说5分钟就行。我正想继续推辞,我朋友突然拉住我说:“有情况,走,去坐坐。”一进门,那父亲就对我朋友说:“外面不好说才叫你们进屋。我就是想告诉你们,自从你们资助了孩子之后,她父母压力小了,就不养鸡了,还天天出去打牌,对孩子影响很坏。好了,不耽误你们了,你们去看孩子吧。”
到了孩子家,朋友没打招呼,径直走到孩子房间,把孩子拉出来问有没有什么困难或者想告诉我们的,孩子眼泪哗啦就掉下来,刚想说什么,孩子父母就出现了。我朋友没继续问孩子,转头问父母最近情况如何,有没有做点力所能及的农活。父母就满口说做啊做啊在做啊。我朋友脸色一沉,非常凶恶的说:“你敢骗我!?你院子里鸡都没有养一只,你们做什么活!?我来之前问了你们村支书,说你们天天打牌不干活!你们村支书是不是叫XXX?他跟我熟得很!我告诉你,你敢再出去打牌,我就叫他来收拾你!他要收拾不了你,你们镇支书叫XXX对不对,我哥们,他带到公安来收拾你!”孩子父母吓得动都不敢动,连连说不打牌了不打牌了。
出了孩子家,我们还是不放心,就去学校找到孩子班主任了解情况。班主任说孩子在学校挺好,但她妈特别难缠,三天两头来学校闹事,打着孩子名义这不配合那不配合,当着同学面骂老师,让孩子很自卑。我朋友听了,二话不说抄起电话打给孩子母亲,又是一通破口大骂,说来破坏教育秩序是犯法的,以后老师不找你不准到学校来,不然公安上门!挂了电话又交代班主任要跟孩子说,平时在学校寄宿,不会受到父母干扰,安心读书不用多考虑外界因素,周末回家,父母说什么都不要反驳,听过就算,该孝顺父母就孝顺,但他们错误的观念可以不用接受。
交代完了我们又去第二户孩子。这孩子是孤儿,爷爷奶奶东拼西凑找亲戚借钱供孩子读书。孩子成绩不怎么好,考本科都有点费劲。原则上我不太想帮成绩不好的孩子,但我朋友说这孩子发育得比较好,又没有父母约束,如果辍学的话估计过两年我就能在夜场看到她了……话说到这份上我作为一个去过夜场的人感觉自己已经被套上了一副沉重的道德枷锁,于是我就找了几个上海的夜场鬼见愁朋友用同样的道德枷锁逼他们购买赎罪券资助了这个孩子。
一进孩子家, 朋友闪电般的冲进了孩子的房间,然后很严厉的批评起孩子来:“你房间像个高中女生的房间吗!?衣服乱扔,被子也不叠,书桌乱糟糟的。成绩好不好不强求,生活习惯你必须给我改了!”然后逼着孩子把房间给收拾了。
出了门,我跟他说我看到孩子房间里有一双女性特征很强的高跟鞋,而且今天走访的孩子里,这孩子是唯一一个穿热裤的,我觉得这个审美倾向不太好。女孩子爱美很好,我们也鼓励孩子在接受资助的同时去为审美消费,但媚男偏向的审美我还是很反对的。朋友听完,沉默了一阵,说下周他带个女志愿者再去一次孩子家,让女志愿者提出来,我们两个中年男人不适合说这些。
第三户孩子成绩非常好,我以为根本不用担心,例行鼓励一下就行了。没想到朋友开车绕了一大圈返回县城,接了一个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受助女学生,拉她一起去。我问为什么,他说听老师说孩子最近跟母亲关系紧张(父亲车祸去世,我们当年去考察时头七都还没过完,孩子戴着孝布跟我们见的面……),他判断是因为孩子大了思想越来越独立,但母亲是小学文化的农村家庭妇女,难以与孩子沟通才导致矛盾,带的女孩是孩子初中师姐、也是文科生,介绍她们认识,以后孩子有什么心事就跟她讲,问题就能缓解了。
就这么一户户的走完,等天黑了我俩才随便找了个饭馆吃点东西,然后开夜车回成都。路上他突然问我:“我今天那么凶你会不会有看法?”我笑笑说,如果前几年我没从上海回成都,我肯定会觉得你简单粗暴,但这几年,我已经懂得了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手段,只要目的是好的,手段的性质不重要。
他问我经历了什么得到这样的结论,我跟他讲了我亲戚的故事。
前几年我亲戚从省上去了某个偏远县挂职锻炼,期间我经常带着全家去他那玩。每次去玩,他都会带着我们一大家子人去当地农户家里吃席,而每次去吃席,农户都要现杀一头猪招待,从凌晨忙到中午,就为了给我们弄一大桌子菜,根本吃不完。席间有乡亲来敬酒,亲戚也是一副大官作派,说话官气十足。我对这事非常抵触——我觉得你下去挂职,就应该廉洁自好为民服务,你下去就带着亲戚白吃白喝,这不是鱼肉乡里吗?我就提出不去吃,要吃那我要给钱或者提等值的物资去。亲戚一听明白了我的意思,说你错怪我了,我缺那几顿杀猪宴吗?我恰恰是为了开展好工作才去吃席的。在农村,当官的来谁家吃饭那是我的面子,证明他跟当官的有交情,村里人也会高看他一眼。如果农户请我吃饭我不去,他们会觉得我看不起他们,会害怕会记恨,工作反而不好开展。你以为我带你去的这些农户当我是负担?你搞错了!他们都是跟村干部乡干部关系好拜托他们把我请来的,我去吃了,农户有面子,干部办成了事,他们后面工作才好开展。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甚至要偷偷去了解村里哪户人家受欺负,然后指名要去这家考察,这就帮了这家人了。我说你这个逻辑我没挑出毛病,那你为啥跟他们说话的时候都一副官派头呢?你如果不是享受这种威风的话,大可以友善平等的跟他们说话。亲戚听完叹口气说,我刚下派的时候跟你想得一模一样,后来才发现,只有你对他们摆官架子,他们才会觉得你真的是官,才会听你的,你要对他们太友善,他们会觉得是因为你管不了他们才对他们客气,他们就会轻视你反抗你,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这些人,如果有什么事需要他们配合你做而且是为他们好的,就直接拿枪顶着他们干,干完了他们知道好了自然会继续做,你要跟他们讲道理,嘴巴磨破都没用!
朋友听完哈哈大笑说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当初刚认识你时,知道你是上海回来的,我还怕你不接地气,看来是我误会上海人民了!
我说其实你没说错,我跟我那些上海朋友讲我回成都后看到的事情,他们都还是很不理解的,比如我有朋友跟我说TA愿意把孩子都接到上海去迪士尼玩再去上音听听音乐会,我说你这是害了孩子,TA还跟我争。不过我那些上海朋友有一点特别的好,他们素质真的很高,特别善良,我找他们要钱资助孩子,没有一个拒绝我的,不仅不拒绝,还会问要不要多打营养费给孩子。我们可以为了俄乌问题排海问题宝岛问题对喷上千条,但只要我说打钱,一分钟就收到收款短信,然后我把收款截图一贴,就继续对喷。
我问他,你说认识这书记那书记的,是真的?他说大部分是真认识,毕竟干助学好些年了,都有交道。但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县上每个乡镇的书记名字他都背过,就是为了工作好开展。
说着说着就开回了成都,我把他放到地铁站,自己开车回家。下车清理垃圾时,发现后备箱多了一大包干笋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家长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搞到车上的。以前我会去追查去退还,现在也习惯了,开开心心提回家煲鸡汤吧。
接受他人馈赠,其实也是对他人的一种帮助。这个观念,我那些上海的朋友们也表示不能理解,哈哈哈!

 

 

【8】tombkeeper

上个世纪有个流行词,叫“出口转内销”。

在几十年前的中国,有些东西主要拿来出口,几乎不内销。比如“的确良”衣料,也就是今天说的涤纶。还有些东西,比如皮鞋、成衣、日用品,乃至电子元件等,出口货的品质要比内销货好很多。如果原计划出口的产品被发现存在瑕疵,达不到出口标准,就会“出口转内销”。当然有时候也有其他原因,比如订单被取消了。

那时候“出口转内销”几乎是老百姓能买到这类较优质商品的唯一机会。今天我们可能很难想象,五十年前在上海为了争购出口转内销的“的确良”衣料,发生过踩踏事件,还死了人。所以,当年甚至有不少商店甩卖东西时会拿个喇叭喊“出口转内销”,但实际上根本不是。

最近几年由于种种原因,不少商品也只能“出口转内销”。然而这几年出口转内销的也不只是商品。

外宣没本事,连 RT 都不如,又要冲 KPI 表功,只好出口转内销。于是就这样了。

 

【9】热评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