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678】它不完美,但它是我们预防新冠最强大的武器

xilei 发布于 2023-1-21 16:20:00

【1】@顾备lily

今天是大寒,明天就是除夕了。妈妈还在排队等着火化,从1月8日到现在了。殡仪馆说,没办法告诉我需要排多久,我问三周时间够不够,说真的不知道。不过,殡仪馆也说了,肯定是单人火化。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瞬间就哭了,没事,可以等。在殡仪馆买了两个花瓶一个香炉,一共花了65元,很精致。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是国营单位,不会去昧着良心赚这种钱的。这一对花瓶是最后一对,原本是放在柜子上的陈列品,被我买来了。本来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说不卖的,小姐姐看我心诚,一对花瓶都给我了。花是淘宝上买的干花,花了41.9元,物超所值,因为还送了香薰精油。
前日梦见妈妈了,站在不远处看着我微笑,一如我小时候。梦里我在荡秋千,忘了因为什么有些不开心。我看着她的微笑和眼角眉梢细细的皱纹,突然意识到那不可能,我肯定说在做梦,因为妈妈已经不在了,没有妈妈了。于是,就哭醒了。
妈妈很少追问我怎么不开心,大多数时候,她只是给我削个苹果切成片,或者是一块蛋糕,放在精致的白色瓷盘上,旁边放一把不锈钢小叉子。她总是鼓励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甚至不会问我,想清楚了没有,大概因为她知道我虽然大胆但一向谨慎。就像她平日里挂在嘴边的,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从小我就爬山,爬树,到处疯跑,跟着男孩子玩打仗的游戏,衣服总会弄脏,印象里她都没骂过我。唯一一次因为贪玩被骂是我初中一次期末考试期间,考完主课觉得没问题了,就跑去同学家打牌,被骂了。别人说我是学霸,其实不是,我是很认真学习的,我的压岁钱零花钱被我自己拿去买辅导书和习题集了。我妈才是学霸,她小时候不怎么读书,却是上海中学的高材生,北理工大学的学霸,学的是飞行器专业,后来分配到兵器工业部下面国内最大的硝化棉生产基地之一。她是厂里的高级技术员,生产线和厂里的安全生产都是她在负责,厂长书记都叫她陆老师。她还教化校的成人夜校,所以厂里大多数工人也都认识她,也叫她陆老师。因为她的缘故,厂里的孩子没人敢欺负我,因为他们的家长都警告过他们,那是陆老师的女儿,不能欺负人家,不然就咋咋咋。
我四岁的时候,妈妈得了癌症,我被送到亲戚家,一年换一家,太皮,没人敢带,直到初中。所以,妈妈特别心疼我,觉得对不起我。但其实,我特别感谢妈妈,没觉得她对不起我,是她给了我自由,鼓励我做自己。
零零碎碎说了那么多,总是意难平,没能一起过年是最大的遗憾,就差半个月。听说过年期间不能渲染灰暗言论,那还是趁现在,哀悼一下妈妈吧。

 

 

【2】@潘采夫

给儿子攒钱结婚的父亲
腊月二十九,我从濮阳打车去鹤壁东站,坐高铁回北京。拼车的有一男一女,男的大约和我同岁,女的四十左右。一个小时的车程,听男的和司机聊天,说是鹤壁的工人,早就出来打工了,在大同矿上,这两年运气好,每月有个18000左右,这次回家是儿子订婚。我问鹤壁娶个媳妇多少钱,说女方是郑州南边农村的,儿子和女朋友都在郑州上班,女方要了彩礼现金12万,首饰是五金一钻,首付30万在郑州买了套房,10万的车一辆,其他办事用的烟酒没算。另外结婚还需要15-16万。粗算下来,儿子结婚老子要出70万。他说河北那边更厉害,订婚彩礼24万。他还有个二儿子,继续攒钱。
我问男的干什么活,说其实也是在工地上干活,有时是带班,有时也自己干。这两年挣的多,但是这一趟去南方被坑了一下,说好的每天350,有加班费,过年不回家给3倍工资,结果到了工地被坑了,每天只给200,不行就自己回家,心想干半个月就过年了,挣两千是两千,就熬了半个月,现在办事酒1000一箱,还能买两箱酒。可知他挣钱也不容易。
我表达了对儿子的义愤填膺,本身和女朋友在郑州有工作,为什么把当“打工仔”的父亲啃得寸草不生,这种风气要不得。他说不想让孩子不高兴,孩子不高兴了结冤家,再说大家都攀比。我说儿子结婚后,你就该挣钱给自己养老了,他自豪地说不用,他有养老金,因为他是体制内工人,等老了每月有钱儿花。
接下来,男的花了大量时间,讨伐跟他一块干活的几个90后小青年,不知道节约,花钱大手大脚,用了半个月的洗脸品、插座、洗头膏,说扔就扔了。他要是前些年有劲儿的时候,十几个洗脸品一套就背回来了。说着哎呀叹息着。
但他总体对自己挺满意。就是遗憾自己只能给儿子付首付,月供有点吃力,就不管了。
这些中国农村的父母都是诸葛武侯,为孩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基本上等儿子们的婚事办完,他们也就精疲力竭,干不动了,这一辈子就差不多过去了。不知道这些孩子们,心里是怎么想到。
同车的女的一直听着,睡觉,快到鹤壁的时候打电话,让对方到马踏飞燕那儿接她,态度很厌烦,高声大嗓。等女的下车,这位父亲开始点评,在小地方,只要女的出去做事挣钱,这都是比较有想法有心气的女的,家里一定有一个窝囊不挣钱的男的。女的在外面见的优秀男的多了,阅人无数,再看家里的男人,越看越窝囊蛋,女的不愿意回家,甚至想离婚,也就很正常了。

 

 

【3】李淼李三水

看了个2015年的案子,感觉是中国版的《被嫌弃的松子》,非常沉重。

2015年年底,汕头新津河河畔,一个身负重伤的女人俯卧在河畔,右脸受到了严重的外伤,大量出血,下颌粉碎骨折,8颗牙齿脱落,已经失去意识。警方接警后赶来把她送入医院抢救,需要尽快确定女人的身份,但她身上没有任何有身份信息的物品。

但警方很快发现,几天前一名身高容貌差不多的女子曾经因家暴报案。将执法记录仪的视频调出来查看,发现女子叫香春。香春向民警哭诉丈夫把她刚发的2000多元工资全拿走了,而且还打自己。但那时因为丈夫小张害怕被警方处理,在妻子报案时已经躲了出去,所以警方只好做了现场记录后就安慰了下香春。

警方此时开始怀疑是香春的丈夫小张将妻子打至昏迷,丢弃在这片河岸上。但巧合的是,小张在这一天也打了报警电话,说妻子香春在前一天失踪了。

警方找到了小张了解情况,得知两人结婚五年,三年前从贵州到汕头打工,租住在工厂附近的出租房里。谈到家暴的事情时,小张显得非常紧张,说自己不会下重手打自己妻子,只是自己喜欢赌钱,经常跟妻子争吵。妻子失踪的那天,两人夜里在街上发生争吵,于是妻子香春独自赌气离开了。

警方找到小张和香春租住的房屋房东,房东说小张经常对香春打骂,而且两人因为在工厂白天上班,争吵往往发生在回家后的深夜,周围邻居经常提意见。于是在12月22日这天凌晨,因为两人吵得太厉害,房东上门直接要求两人当天搬家,把小张和香春赶出了自己的出租屋。而这一天之后,香春就失踪了。

警方找到监控录像,看到22日凌晨确实是小张和香春从出租屋离开,并且走到了附近的另一家小旅馆。小旅馆老板反映,当晚确实有一男一女前来租房,但因为两人都没有身份证,老板怕他们做违法的事情,就没有接待两人。之后监控显示小张和香春在旅馆附近的街上再次争吵,之后香春赌气跑掉。这和小张自己的描述是吻合的。

警方为了找到香春的行踪,调查了她工作的汕头工厂的监控,发现22日下午在工厂门口,香春再次出现,而且一名男子和她谈论几句之后,将香春打翻在地后离去。仔细辨认下,那名男子就是小张。

小张此时才说出实情:22日凌晨和香春分开后,他去朋友家寄宿一夜,第二天想到妻子会去上班,就去了她的工厂堵她。但没想到的是,见到妻子后小张第一句话问的是她昨晚在哪儿过的夜,香春说去了同乡的小王家,但是作为容留她过夜的条件,小王提出要让春香跟他上床。小张听到这里怒不可遏,上手就打了香春一顿后独自离开。

警方同时了解到,香春当天在工厂提出了离职,并且结算了未结算的2000多元工资奖金,带着钱离开的工厂。小王也在同一家工厂上班,警方询问后得知,他确实曾经提出过要香春和自己发生关系的要求,但香春拼命抵抗,于是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把房子给香春住了一晚,自己去其他朋友家过夜。

小王听起来似乎嫌疑很大,但很快也被证实他确实没有侵害春香,而且不具备作案时间。而丈夫小张对香春的纠缠,也在工厂门口的冲突之后,因为他要去工厂上夜班而停止了。

此时从医院传来消息,香春因为失血过多,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但究竟是什么人害死了香春呢?

警方从香春身边人了解到,香春不识字,也没有车子或者电瓶车,所以离开了身边人的帮助,自己很难离开本地。但她出事的河堤离工厂和住处有20公里远,这里面必定有什么人的参与。继续调取监控录像,警方发现在离开工厂后,香春来到了附近的村子,并且遇到了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老王。

老王叫王林,在村子里很多人都认识他,靠骑摩托车拉客为业,但收入很低。他离过婚,有一个在广西北海打工的儿子。案发之后不久,老王在村里的旅店花400元月租,租下了一间房子,这让旅馆老板觉得老王似乎挣到了什么大钱。再去查王林的账户,发现他在案发后给自己儿子转去了800元现金。这些花销与每月只挣300元上下的王林不太相符。于是警方针对王林开始调查他案发前后的行踪。

记录显示,王林在22日下午接上香春之后,将她带到了自己租住的旅馆,之后曾在22晚上独自走出旅馆,回来时拿着一个装了不少零食的袋子。23日凌晨,王林和香春一同走出旅馆,但在23日早上时,只有王林自己一个人回到旅馆。离开旅馆的路上因为地处偏僻,没有摄像头覆盖,但能看到香春是坐在王林摩托车后座离开的。

警方控制了王林,他多次抵赖后说出了实情:22日他把香春带回旅馆后,香春向他哭诉了自己丈夫、同乡等人对她的殴打、侮辱和试图强奸,而且拜托王林帮自己找个工作,最好远一点,让丈夫找不到自己。说着说着,香春因为一天没吃饭,于是打开钱包,拿出了10元钱,让王林帮她去买点吃的。而这时王林瞥见了香春刚刚从工厂领到的2000多工资。

王林的儿子在当天上午刚刚跟他聊过短信,聊到过春节回家的事情时,王林儿子提到因为没挣到什么钱,要老爸给他打1000元钱过去,不然自己只能上街去抢劫了。王林手里自然是没什么钱,但看到了香春的钱,于是就想到,反正这个女子无依无靠,干脆把她抢了再说。

当天夜里,王林说帮香春找好了工作,连夜出发。香春不知其中有诈,就坐上了王林的车。到了新津河畔,王林将车停下,拉拽着香春准备实施抢劫,但香春拼死抵抗,说这是自己保命的钱。王林横下一条心,将香春推下了河堤。香春猝然摔倒,头撞在河堤的大石头上,直接昏迷。王林赶忙下去,将香春的手包拿走,洗劫了现金之后,将手包抛进了河里。

就这样,香春在经历了丈夫的家暴、毒打,同乡的意图强奸之后,又被最后遇到的“好心人”推落河堤,洗劫一空。她所经历的这一切,可能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特有的遭遇。

王林因抢劫罪被判处死缓,丈夫小张、同乡小王被批评教育。

 

【4】@阿司匹林42195米

疫苗到底有啥用?
现在很多人质疑新冠疫苗的作用,主要理由是“打了疫苗也会被感染”。
现在来说说这事,以网上挨批最多的辉瑞疫苗为例。
2020年3月,辉瑞公司和德国BNT公司合作开发mRNA新冠疫苗,他们得到了政府“极速行动”计划的大力支持。
FDA事先规定好,紧急应用的疫苗必须在第二针后观察中位时间至少两个月。这是因为疫苗接种是免疫反应,不良事件也是免疫反应导致的。接种后抗体IgM和IgG分别在2周和4周达到峰值,所以不良事件几乎都发生在接种后免疫最强的6周之内,因此两个月可以观察到绝大部分不良事件。
和其他疫苗一样,辉瑞疫苗三期临床试验的终点是对“有症状感染的保护”,辉瑞疫苗的保护力是95%。注意并没有对所有受试者定期做核酸,没有测试对所有感染的保护,所以有人指责辉瑞总裁“隐瞒疫苗不防感染的真相”是不了解情况而已。
总之,辉瑞疫苗的临床试验是全速前进,没有偷工减料。不到一年mRNA 疫苗就研发成功,纯粹是人类太幸运了。如果像HIV一样,那研发了几十年还没有成功。
对上市后新冠疫苗的安全监测是美国历史上最全面、最严格的,有经过手机汇报的 v-safe 和其他监测流程。
在全世界大批接种后,2021年8月23日,辉瑞疫苗通过了FDA的标准流程,结束了紧急应用,被正式批准使用。
后来有两件令人失望的事情发生:
一是我们发现疫苗的保护并不长久,抗体水平只能保护几个月,和流感疫苗一样。
二是逃避疫苗保护的新冠病毒突变株层出不穷。
因此打了疫苗防不住感染,大家只好调低对疫苗的期望值:疫苗可以防重症/死亡(见:网页链接)。
有的人以为官方就此篡改了疫苗的定义,其实那是误解了。可以看一下中国药监局网上采用的世卫组织对疫苗的定义,疫苗:
* 含有免疫源性物质,

* 能够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和保护性宿主免疫,

* 能够预防传染性疾病。
事实上大部分疫苗都不能完全防感染,尤其对呼吸道感染。比如流感疫苗,打了也会再得流感,只是更轻一点,以前不测核酸不知道而已。
有的朋友说看到很多老人没打疫苗,感染后症状也没有变重。但个人观察不能代替大数据的统计结果,即疫苗减少重症和死亡,尤其对高龄老人。
有的朋友说虽然打了几针疫苗感染后还是要死要活的,因此得出结论“疫苗无用”。试想,如果你没有打疫苗呢?会是怎样更严重的情况?
还有人说:病毒都变了多少代了,现在疫苗没用了。这是误解了,病毒变异主要影响了中和抗体,对T细胞免疫影响不大。因此我们能做的最好的防护还是接种疫苗、打足加强针。
这张图是香港老人的新冠病死率,可以看出病死率随着疫苗接种的针数而下降。最高的那个触目惊心的红柱子是未接种80岁以上老人的死亡率14.45%,疫苗明显降低了死亡率。最近一篇《柳叶刀.传染病学》也有类似的香港数据,链接在下。
总之,疫苗不能如我们期望的那样阻断感染,它不完美,但它是我们预防新冠最强大的武器,尤其对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朋友。

 

 

 

【5】米歇尔·福柯:君主和罪犯都处于法律之上,君主和罪犯都处于法律之外,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这个主题,在法国大革命之前首先以最平淡和最普通的方式出现,即:君主这个专横的人对于可能的罪犯来说是一个榜样,或者在其本质的不合法中,这甚至是对犯罪的许可。实际上,当应当推动、宣扬和执行法律的君主白己有可能绕过、搁置法律,或者至少不把它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谁又能不允许自己违反法律呢?因此,权力越是专制,罪犯就越多。暴君强大的权力不能消灭坏人;相反,它使他们的数量增加。……专制君主与罪犯的区别是,他使他的利益和意志凌驾于众人之上;他以一种持续的方式维护他的利益。专制君主是罪犯是由于身份,而罪犯成为专制君主是由于偶然事件。而当我说由于身份的时候,我还是太夸张了,因为专制君主在社会中确实不可能有身份。正是通过持续的暴力状态,专制君主才能使他的意志凌驾于整个社会实体之上。专制君主就是这样的人,他持续地(在身份和法律之外,但以一种因其存在就变得完全复杂的方式)以一种犯罪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持续地置于法律之外,这是没有社会联系的人。专制君主是孤家寡人。专制君主是这样的人,他因其存在,仅仅因其存在,就犯下了弥天大罪,罪大恶极,完全毁弃了社会契约,而只有通过这个契约社会实体才能得以存在和维持。专制君主是这样的人,其存在就与犯罪结为一体,其本质与反自然是相同的。这个人使他的暴力、专横、无理性上升到与普遍法律和国家的理性一样的高度。(《不正常的人》,pp.115-17)

 

【6】@数据轰炸机

几个常识:
1、新生人口剧烈下降会带来极严重的失业问题。我国从2016年开始启动剧降模式,到现在已经满七年时间,新生人口从1889万下降到956万,这种影响已经足以扩散开来,对各行各业造成肉眼可见的负面影响了。
2、提供最广泛就业的工作部门,一个是前店后厂型的小微工业企业,一个是街边各种小店,这种小微企业和个体户在2019年合起来提供了1.8亿的就业岗位。它们的兴衰才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向,而不是那屈指可数的几个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大厂。
3、这些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的数据已经有三年没统计了,而不是统计了之后不发布。所以事实上我们的决策层对经济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4、普遍的行业规律是,经济总是从最微小的部门开始衰弱。小玩家迅速死去。市场份额迅速向少数大企业集中,而大众的视野仅仅只集中在这少数玩家身上,因此经济居然显得十分繁华。统计部门在此时又彻底缺位,不向大众提供小微玩家的数据,因此对于经济的真实衰退情况,我们一无所知。唯有继续等,等到连大玩家都撑不住了一家家的扑街,大众才会跟一群白痴似的惊呼起来,原来经济这么差了吗!
所以,人口近七年的快速下降,对经济带来的冲击,事实上我们从上到下,从决策层到最底层的个人,都是不知道的。
在小百姓的层面,这两年兴致勃勃的投资儿童游乐场然后发现根本就没有客户亏得屁滚尿流于是大惊小怪小朋友都去哪啦的,不在少数。在决策层面,至今都没有出台真正有效的促进生育的民生补贴措施。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了。

 

 

【7】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昨天转发那条内媒误译“导弹电池”的微博下,有博友感觉不解:新闻编审要经过多道流程,居然没人发现这个错误。以我所知,即便像新闻编审这类,制度上需要经过多环节审核的工作,实际上真正能够具备纠正权限和意愿的可能就那么一两个人,而外语普遍一词多义,即便英文水准过硬,不了解某词一个不常用义项亦属正常。责任所在,倒不如说是这类流水线生产模式,限制了审核者在不具备军事专业知识的前提下,用「理校」(借用校勘学术语)的方式多花时间揣摩文意,思考此处用「电池」对译是否合理。既然battery有「电池」之意确凿无疑,此处「导弹电池」乍看亦通,那就过了。如果对这个不熟悉的军事术语横加怀疑,花时间去查证,一旦发现原译无误,白白耽误时间,影响了发稿效率,两相权衡,做何选择呢?由此我想到,一些中文译著读起来文笔流畅,貌似译者语言功夫过关,但若交给专业人士过目,却能挑出很多知识层面的误译,咎由译者和编辑不熟悉相关背景,也没有花功夫补课,遣词造句只求表面上的通顺,稍知些背景知识便发现情理难通。举个例子,某书译文「君士坦丁大帝大约是在公元315年被处死(executed)的」,看上去整句语意ok,但历史爱好者一眼便知这句话的荒谬,查原文,应是「君士坦丁凯旋门约是公元315年建造的(executed)」,execute这两个义项绝非冷僻,结果译者为了迁合自己先入为主的「处决」,把这句话的主语都改了,他还是某985高校外语部教授,纵然是发包给学生,我想绝不至于专业水准不堪至斯,大家都太忙了,事事唯求一遍过,不是吗,那么整出什么事后看来荒诞的错误,也不意外了

 

【8】@yong321

歌德说“不懂外语的人对自己的语言一无所知”,德国汉学家顾彬说得委婉一些:“不懂外语使中国作家不能够从另外一种语言系统看自己的作品”。这些说法究竟如何理解?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程巍《句子的手艺》中这一段可算作解读:
--- 引文始 ---
假若说以“文言”写作的古代文人们要经过漫长的语言训练,而且终其一生要与句子纠缠不休,那么,当今,如在中国,由于“白话”无须训练,我们的文学创作家们往往“自动写作”,而真正的旷日持久的语言训练以及对字句的磨炼,可能只群体地见于日夕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训练的我们的文学翻译家们:他们翻译时,必须逐个逐个、逐层逐层地琢磨外语原文的句子、结构和风格,然后将它们“转换”为自己的母语,而这个“转换”过程是对每个母语词句及其结构的分析与取舍。……
众多翻译家只在他们的译文中才显示出这种高度的语言才华,一旦他们自己写作,其语言才华或者说“文字手艺”就立即逊色不少——因为此时,他们不再像他们翻译他人作品时那样去“创造性地”琢磨自己笔下的每个词、每句话、句子关系以及风格,他们此时大多已沦入“日常语言”的无形之流了。
-- 引文终 ---
总结:除了上古时代,中国古代文人的文体与口语脱节,文言文的词汇、语法都必须单独学习才能进行创作。与此类似,外语翻译时词汇、语法也必须有意识地思考才能完成。这种逐句、逐词的思考和斟酌的“副作用”就是达到该创作者或翻译者个人语言能力极限的最好作品。相反,既无文体与口语的脱节、更无两种语言的转换来强制这种语言的思考就可能导致语言贫乏的写作。
补充:自然的白话可能产生出优秀的文学,但多数情况是,看似浅白的文字实际是作者匠心独运的结果。真正随意、不对语句结构和词汇做不同可能性的衡量与选择而写出的文字多半是缺乏文学性的大白话。诗有打油诗,这种文章不妨叫做打油文。

 

 

【9】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关于“只懂一个国家的XX,等于不懂任何国家的XX”,想再多说两句
卜正民曾向朱维铮追问海外汉学的意义何在,朱维铮说:“你想象中国是一个仅有一扇窗户的房间。我坐在房间里面,屋里的一切都在我的目光之中,而你在房间外头,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屋里的景象。我可以告诉你屋内的每一个细节,但无法告诉你房间所处的位置。这一点只有你才能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研究需要外国学者。”卜正民对这个回答深以为然。乍看上去,似无问题,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嘛。细作思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古诗描述的是一个时点上的状态,并非意味视域的各自局限将永远维持下去。海外汉学家,特别是母语非汉语的学者,一样能走进这个“屋子”,“屋子”里的中国学者同样能够也应该走出去,大陆年轻一代世界史学人已经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为什么还有人自负外国人研究中国历史无法企及本土学者的水平?我说过很多次,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当下的中国人,他/她与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任一公民在生活、认知上的共通之处,远远超过他/她与自认的“老祖宗”。同样地,在这个时代,囿于这个孤独的“房间”,缺乏走出去的意识(如果不是勇气的话),缺乏从一个更广阔的背景审视中国文明的视角,纵然翻箱倒柜,穷尽“房间”的家当,对于如何评估、利用、发扬这些遗产(当然,有些早该扔了)的认识可以想见难免于偏执,甚至很容易堕入一种“乡愁”式的反动中。当然,“历史”是一个大词,谁敢拍胸脯说自己“懂历史”,又何所谓“懂”呢,中国人就一定比外国人“懂”自家的历史?这也绝不是多了解几个国家地区的历史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我只能说,如果不仅满足于讲讲掌故,聊聊逸闻,与古为友,稍稍把脚迈进历史变迁的阐释领域,谈起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这些事而不是那些事,为什么走了这条路而不是那条路,有一个比较的眼光,能举出其他文明的旁证,以及邀请天然具备比较眼光的人(例如海外汉学家)参与进来,无论是讨论的深度还是自己著文的水准,比关起门自说自话,自吹自擂,差距不可以道里。往大了讲,历史学界出圈的发言由这些具备世界眼光的学者来讲,对改善当下社会的某些风气也是不无裨益的。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