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677】很直白的道理,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

xilei 发布于 2023-1-19 16:34:00

【1】@梁州Zz

初中时期霸凌过我的女生,考过了教资,现在在做小学老师。
知道这个消息是在一周前,那时候我在追《黑暗荣耀》,《黑暗荣耀》的第一集里有很长的一段霸凌镜头。乔妹饰演的那个女主角,在中学时期,被一群女生用烧热的卷发棒烫伤了手和腿。看这一集的时候,我一边流眼泪一边给朋友发消息,我说我似乎又回到了七年前,七年前那个被人推下楼梯的下午。
因为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过,这些年我养成了一个习惯,走下楼的时候,不可以两只脚同时下楼,我只能一级楼梯一级楼梯下,确保两只脚落地的时候一直在同一层楼梯上。所以我下楼梯的时候总是比其他人慢一些,而且总喜欢贴着扶手走,走在居中没有扶手的楼梯上的时候,会心慌。
《黑暗荣耀》里的很多个镜头,都好像在复刻我过去的某段经历。
在办公室摘下手表殴打文东恩的老师,在伸出拳头以前说过这样一句话——“为什么他们总欺负你?一定有你自己的原因。”
这句话我也曾经听我的老师讲过,且不止一次。
在新学校被孤立后,我当时的数学老师把我叫到小办公室,责怪我“带歪了班里的风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从上个学校退学的。”
被推下楼梯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因为太过惧怕去学校这件事,所以总是找理由迟到,因为这样可以躲开聚在校门口等待我的人群。
当时的我和班里一个有小儿麻痹症的男生被归为一类,是可以在上课时拿我和那位男生配对后肆意被开黄色玩笑的对象,是小组作业分组的时候永远没有组长愿意接收的两个人,是找老师投诉数次后被指责“为什么只有你遭受这样的问题?你怎么不先反思反思你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这么招人讨厌?”的边缘人。
退学复读后,我又一次遇到了相似的问题。
很多年以后,我问起已经和我和解的一位初中同学,我说她们当时为什么要孤立我,她说:“好像是因为你当时来的第一天,老师点你起来翻译《桃花源记》,你的回答好像参考答案,我们都说你是提前背好了参考书的,当时觉得你好装。”
在寄宿学校被孤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初中女生似乎习惯了成群结队去做任何事情,小到出班门打水,大到去走廊尽头一起结伴上厕所,大家都习惯了手拉着手一起去。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段时间,每一次下课穿过走廊熙攘的人群的时刻,我都会感到一阵羞愧。
但这种羞愧只是当年无数件需要羞愧的事情里的其中一件。
《黑暗荣耀》里有一个镜头,是文东恩捂着胸在雨里站着,雨浇落在她身上,透明的校服显现出她的身体。
不远处,霸凌团体里的两个男生——全在俊坐在屋檐下,孙明悟站在一旁,欣赏着她窘迫的姿态。
“欣赏弱者窘迫的姿态”这件事,似乎是所有霸凌者共同的爱好。
我至今仍然记得,七年前一个周六的下午,我们像往常一样休周末,出校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很高的男生,他和一群朋友站在几辆摩托车旁,我走他们身边过的时候,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们在打量我。
回家后,我收到了一个新的好友添加请求,那个添加我的男生说,我在学校门口看见你了,觉得你蛮好看的,所以管朋友要了你的微信。
当时的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任何朋友,他是那段时间里唯一一个会夸奖我、安慰我的人,我也在那段时间内真心认为他是我唯一的朋友,直到某天他突然问我,“你可以给我一张你的照片吗?我想打印出来作纪念。”
我说我不拍照,也没有照片。
他说那你拍一张吧。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拒绝他的请求是很困难的,所以我真的去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非常小心翼翼地发给了他。
当时的我已经有小半年没有照过镜子了,一切会反光的东西都会引起我的恐惧。
但我还是拍了。
当年发照片时那种忐忑的、心悸的感觉,我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就像一颗心被抛到了半空中,居高不下。
这种忐忑,直到周日晚回校后,我在班里那几个霸凌我的女生桌上,看到了那张被打印出来的我的自拍的时候,到达了一个顶峰。
过去读博尔赫斯的访谈录的时候,记得他曾经说过,人的记忆是线性的,所以你每一次回忆过去的时候,都会带着上一次回忆这段过去的感受,所以人的记忆很不牢靠,我们总会在记忆中带着自我的感受修饰过去。
在其他所有事上,我都认同这个观点,唯独对于那两年的记忆,它似乎是独立于这一条线性的时间轴之外的、被封存在一个名为记忆的盒子里的。每一次打开,里面的记忆都如同不会褪色的被镌刻着数据的电影硬盘一样,是可以无数次倒带,带着我准确地回到过去的某一个时间节点的。
但上周从朋友那里意外得知当年霸凌过我的那个女生如今在当小学老师的时候,我却意外地发现,这段记忆,似乎只有我记得了。
朋友问我还记得她吗?我说怎么可能不记得,她当时当着我的面在走廊说刀都借好了,让我等着周六下午放学出校门的时候被打,这件事我能记一辈子。
从另一个还和他们那群人有联系的朋友口里得知,他们其中的某个人前段时间在微博首页看见过我的文章,评价说:“她现在蛮不错的,看起来很勇敢”。
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可笑,我问朋友,说“你知道他当年有多讨厌我吗?”朋友对我说,“他和我说过当时的事,他说当年太小了,不懂事。”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他们有一天在首页又一次刷到了我的动态,我想对他们说,这不是“不懂事”,也不是一句“太小了”就能被宽恕的理由。
这就是一种霸凌。
是一种会扎根在我身体和记忆里的永远的伤害。

 

 

【2】@胡锡进

中国2022年GDP增长3%,这比最近几个月来人们预估的略高,但它比去年两会制定的5.5%左右差了很多,而且是多年来少有没完成制定指标的情况,所以它当然不是一个好成绩,对此我们必须坦然承认。
2022年国人过得很不容易,但回头看,我们围绕防疫的诸多纠结是有道理的。虽然经历了中间的防疫颠簸,尤其是经历了年底放开后的海啸级感染潮,但是国家对重大问题和挑战的把控力被证明还是很强的,社会在艰难时刻的韧性也很强。我们经历了严峻考验,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什么事情能把这个国家的防线和战略阵形冲垮。

去年经济经历了低谷,但导致低谷的主要原因是临时的,而且低谷带来的触动很大,促使国家形成了今年一定要把经济全力搞好,争取强劲反弹的紧迫感和决心。加上那些临时原因随着封控的彻底放开而消失,增加了人们对今年经济前景看好的预期。

然而客观说,信心的恢复并非很彻底。中国促发展的宏观政策已经很明确了,但是这些政策和它们背后的决心能否全都转化成各地各领域的行动,并非很确定。官僚主义还是挺不让人放心的,光是弄虚作假的渗透情况就值得警惕。而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目前喊得仍不够响亮,让人担心一些地方的官员有可能会观望,在计算综合成绩和收益时,他们也许不会给予真实经济发展应有的充足比例。

2022年的经济成绩单不理想,这不用去圆。前进的路上总有困难和闪失的时候,更重要的是2023年要翻开新一页,实现真正的强劲反弹,并且力争今后几年经济获得连续好的成绩单。未来是对过去最有力量的解释和证明,它也是老百姓回望过去的心理感受和计算方式。所以说,今年和之后几年真的非常关键。

 

 

【3】@InquilineX

非常赞同图中熊彼得的这段话,深有体会,研究一个国家的公共财政,真的能更深入的了解到这个国家方方面面的状况,包括意识形态,实际意识形态其实就在公共财政政策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次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疫情后财政纾困中透露的信息就已经超过千言万语,是极好的比较政治经济学研究素材。
之前说过金融市场是一个很好的穿透信息污染的观察窗口,公共财政其实也是一个极好的认知视角,可以拨开信息污染下的层层迷雾直接了解实际发生的事情,由于涉及到全社会的利益再分配,公共财政在某些方面所能提供的潜在信息甚至比金融市场更重要,但缺点是观察门槛比金融市场高不少。

 

 

 

【4】@许韬de微博

辉瑞首席执行官Bourla今天表示:新冠疫情得以控制,不是因为有世卫组织(WHO),也不是因为有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而是因为有一个由私人推动和学术界支持的蓬勃发展的生命科学产业。
很直白的道理,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最终遏制疫情的只能是科技与商业结合的产物——有效疫苗和特效药。

 

 

【5】米歇尔·福柯:有一种关于鼠疫的文学讲的是个体的分解;一整类鼠疫的酒神狂欢节似的梦想,在此,鼠疫是个体解体的时刻,在此,法律被遗忘。当鼠疫发生的时刻,这是城市中所有规则被取消的时刻。鼠疫跨越法律,就像鼠疫跨越身体。这至少是有关鼠疫的文学梦想。但你们看到还有另一种有关鼠疫的梦:关于鼠疫的政治梦,正相反,它是政治权力发挥到极致的美妙时刻。鼠疫,在这个时候,对人口的分区控制建立起来,直至其最末端,任何危险的交流、不清不楚的社团和被禁止的接触都不可能发生。鼠疫的时刻,这就是通过政治权力对人口进行彻底的分区控制的时刻,政治权力的毛细血管不断地作用于个人自身,作用于他们的时间、他们的服饰、他们的位置、他们的身体。鼠疫也许伴随着大规模酒神狂欢节的文学或戏剧梦想;鼠疫同样伴随着对完全的权力,没有障碍的权力,面对对象完全透明的权力,发挥到极致的权力的政治梦想。(《不正常的人》,pp 57-58)

 

【6】张宏杰

义和团运动后,很多义和团员向教会势力屈服,成为基督教徒。因为这些义和团员需向教会交纳罚款,教会宣称,团民“如实无力交纳罚款者可用奉教抵偿”。一些无力交纳罚款的团民被迫入教。如保定属之雄县、蠡县、高阳,宣化属之深井堡等地都有团民入教之事。参考《直隶义和团运动与社会心态》。

 

【7】@真主钦点仁波刀

我个人认为,刘慈欣作品里最契合中国这四十年大发展的,是《中国太阳》。
受过一点基本教育,敢拼敢干的农村青年,可以去盖楼,搞装修,开饭店,也可以去清理太阳帆板;
掌握了先进技术,拉到了投资的知识分子,可以去搞手机,做液晶显示器,做动力电池,也可以生产太阳能帆板。
事情是聪明的人和踏实的人,一起做成的。

 

 

【8】@王小东

網傳
柳宗元被逮了,在獄中遇到李白,問李白因何入獄。
李白說:“造謠罪,‘飛流直下三千尺’,人家量了,沒那麼長”。
柳宗元說:“彼此彼此,我說了句‘千山鳥飛絕’,有人舉報樹上還有一隻”。
正在感嘆時杜牧進來了,大家忙問:“你是怎麼進來的?”
杜牧說:“唉,涉嫌作風問題。”
大夥異口同聲地說:“是不是‘停車做愛楓林晚’?”
杜說:“是的,說老子涉嫌車震!”
這時陸游罵罵咧咧地進來了,大家忙問:“你是為何?”
陸游道:我寫了句“‘勿言牛老行苦遲,我今八十耕猶力。’說俺八十歲還想包二奶。”
被收監的李清照正好路過,眾人驚問:“弱女子怎麼了?”
李清照答曰:“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涉嫌酒駕拘留。
眾人皆嘆的時候蘇軾推門而入,大家納悶:“你又何事?”
蘇軾嘆:“涉黃,我只不過寫了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他們就說我偷看女人,動機不純,冤枉啊!”
就在這時華佗也進來了,眾詩人異口同聲地問華哥:“你又不做詩,治病救人咋也進來了?”
華佗唉聲嘆氣地說:“沒醫師證,非法行醫啊!”
李時珍一進來就開撕《本草綱目》,華佗驚問你也不能行醫了嗎?李時珍罵道"竟然有人說我抄襲《黃帝內經》”
誰都沒有想到,最後是孔子進來了!大家異口同聲的問:"夫子您是怎麼了?"孔子說:"非法補課!"
眾人驚悚中!

 

 

【9】@张忆安-龙战于野

看完《流浪地球2》,又回去看了一遍原著。却发现自己读不进去了。
可能吗?
人类发现太阳在几个世纪之后会发生氦闪,全世界一起决定带着地球跑路。这个过程需要2500年,仅建设行星发动机、让地球停转就需要几十年。
而这个举世无双,穷尽人类建设之力的工程,毫无疑问会占走全人类绝大部分产能。人们会挨饿,会受冻,不能再去马尔代夫浮潜、去瑞士滑雪、去拉斯维加斯看着大腿舞豪掷千金……
有多少人,会为了自己根本不可能见到,甚至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几百年以后的后代,付出自己眼前的一生呢?
咱们不讲大道理,您摸着自己的本心想一想。如果有人告诉您,三百年以后世界毁灭,为了避免世界毁灭,您从现在开始要996还没有高薪,不仅基本告别奢侈品、告别旅游,连食物都有配给,也许以后吃顿火锅就是一生难得几次的最大享受,您接受吗?
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才是人类的正常想法。能够“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愚公太少了。也许很多人能唱出那样的高调,但你让他上山凿石头,凿一个月,凿一年,有几个人还能坚持?更何况流浪地球计划要的不是一个人的一生,而是献了终身献子孙。
以前我曾经把流浪地球计划当做理所当然的事。现在人老了,见的事多了,终于发现,大刘还是太理想主义了。

 

 


广告



【10】@南轩墨兮驻微博办公室

[允悲]我来美国前,周围的人都忧虑地和我说:美国疫情很严重,你要小心啊。。。
现在我回中国了,周围的人都忧虑地和我说:中国疫情很严重,你要小心啊。。。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