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674】这回改成五万多了,咋还不信呢

xilei 发布于 2023-1-15 10:39:00

【1】冷静_1980

按日本近期死亡率0.22%,感染10亿人,得直接死亡220万,超死450万

按美国近期死亡率0.86%,感染10亿人,得直接死亡860万,超死1700万

咱们仅仅5.99万,简直是地球级+银河系级+宇宙级医学奇迹![抱一抱][抱一抱]👏👏

群山悦-0715:按香港的0.7%就是700万,而且还只是一个月。在如此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能达到比它们少死百倍以上人的结果只能说明这里人们的身体抵抗能力真是超强,即使在第三针疫苗打完一年后也能扛住奥米肆虐。

千禧太白4:前几天说死了三十多个,没人相信,这回改成五万多了,咋还不信呢

 

【2】@冷月如霜

今天STAT上发的一篇文章挺有意思。说前有BA.5,后有XBB.1.5,反正没几个月,就有一个新的奥密克戎毒株出来占据统治性地位,然后在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这些没几个人看得懂的名字。还关心疫情的人就隔几个月紧张一番,已经不关心疫情的人干脆就无视这些信息。作者也问,这样做有啥用?普通人需要知道这些名字吗?
显然,和流感比起来,我们是双标的。流感每年在全球要杀死30万到50万的人。和新冠类似,它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流行株,有的致病力强一点,有的弱一点。问题是,我们好像并不关心今年的病毒究竟是叫H1N3,还是H2N5。为什么新冠病毒就要区别对待呢?好像了解了病毒的名字就能有额外的抵抗力一样。
文章里提到了Eric Topol。在推特上他显然是爱提流行株名字的KOL之一,这次XBB.1.5受那么多关注,他的推文可以说功不可没,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在他推文下面的留言里,也不乏有评论说他有贩卖焦虑的嫌疑(就那个意思)。
Eric Topol则不以为然,认为我们还是要关注这些毒株的名字,因为至少可以鼓励人们去接种新的加强针。
但文中提到的另一名新冠病毒学家Angela Rasmussen有着不同观点。她说如果新毒株能从根本上侵蚀免疫系统对新冠病毒的抵抗力,大众需要尽快打新的疫苗,那让大众知道新毒株名字也挺合理的。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并没有这种快速研制出疫苗的能力。知道XBB.1.5快速干掉了BQ.1.1成为主流毒株,并不能带来一个“可执行”的动作。
这不是说新冠疫情已经不值得关注,也不是说不再需要去追踪不同的新毒株,而是去考虑,有没有必要真的让大众知道这些信息。就算XBB.1.5超越BQ.1.1成为主流毒株,普通人能做的事情不会因为这个就发生变化。戴的口罩不会变成两层,也不会就此减少外出。
这还是愿意做防护的人,别说还有那么多完全不当回事儿的人了。
文章里采访的另一个科学家Andrew Pollard则觉得大众关注这些新毒株是个好事,因为他们终于能理解呼吸道疾病有多么复杂,多么难控制(说实话,我觉得这个说法想多了)。
即便如此,他也不觉得应该去那么广泛地报道新毒株,因为它们过于夸张地讲述了新毒株对于公众健康的重要程度,这会带来误导。在群体疫苗接种率很高的美国或者英国,区区一个新毒株不大可能造成死亡率回升,而媒体的大幅报道似乎是在说情况会变糟。
文章作者评论说倒也不能怪媒体,毕竟很多都是科学家在推特上发布关于新毒株的信息……媒体只是捕捉到了这些焦虑的情绪而已。
说到科学家对新毒株的讨论,一名病毒学家Jonathan Ball也不以为然。他说目前科学家们评估病毒免疫逃逸能力的方法,还是用抗体中和实验,这个是最好做的实验,但中和抗体仅仅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罢了。只强调这类实验的结果,或多或少忽视了其他的免疫系统。
总的来说,当我们过分强调新的毒株出现,可能会引起两种结果。一种是大家审美疲劳然后就不关心了,另一种是恐慌。而在疫情中,这两种情绪都要不得。目前我们要知道,新冠病毒确实在不断演化,但新东西真的不多……
就像世界卫生组织的Maria Van Kerkhove说的那样,她很惊讶目前还有媒体引用她的话,说“新毒株比旧毒株传播力更强”,因为从科学上讲这几乎是一句废话,这就是病毒会干的事儿,也是她一直在说的东西。如果新毒株传播力没有旧毒株强,它压根不会成为统治性的新毒株。
或许真正要做的,是对公众的教育:在我们未来几十年的人生,甚至人类未来几百,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新冠病毒还会不断变异,还会有新的毒株涌现。但随着疫苗接种,或是感染病毒,因为新毒株出现的疫情浪潮会变得没那么频繁。关心疫情是好事,但也要同时记得,天不会塌下来。

 

 

【3】@顾扯淡

聊点不开心的。
我有个朋友,这段时间和我诉苦,他离异以后独自带娃,现在孩子已经初中了,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因为孩子各种不听话,叛逆加不爱学习,他需要花巨大的精力才能和孩子产生一点点有效沟通。
现实情况就是他收入一般(税后到手9K),但工作上各种繁琐的事情不少,回家以后也要处理,没有办法全身心的陪孩子,孩子门一关,就是玩ipad或者看短视频,不给玩就甩脸子甚至不吃饭。
我听到这里就发表个感慨,说短视频真的不好,情愿玩点其他的呢。。。
朋友听了以后很激动,说对,我知道短视频不好,每个人都告诉我孩子不应该看短视频,不要玩手机,但是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孩子不看短视频。我已经不给他配手机了,让一个叛逆的孩子不看短视频的时间精力成本需要多少,你们知道吗。
我后来问了点细节,老实说我觉得他已经挺好了。
比如他也觉得孩子玩手游不好,给买了NS,想陪着孩子玩塞尔达和马里奥,但孩子觉得一般般,不如王者荣耀。比如他给孩子报了兴趣班,溜冰跳舞啥的,下了班以后接孩子去学。比如他觉得外卖不健康,尽量自己买菜给孩子做饭。他本身是个喜欢看书的人,也给孩子买了很多书,推荐孩子一起看,一起读,就想要有亲子互动。
这些事情他一直在做,耗费了不少时间精力,但是这些孩子并不喜欢。
说到最后还是觉得短视频或者手游好玩,正经的电影看着太长太累,没意思,带孩子去外面旅游,看山水花草名胜古迹好累,还是家里玩iPad开心。。。。。
同时孩子还在学校里老闯祸或者搞事情,老师喊他过去训是家常便饭。
我听完以后想了半天,觉得也没辙。。。。[汗]
再补充个细节,我是觉得他太讲道理了,这个臭小子不和你讲道理,你和他讲什么道理,摔脸子撒泼有啥啊,打一顿不就好了。。。。
但是他说不行,因为他小时候被父母这么对待过,所以他和自己说绝对不能成为这样的人,绝对不打孩子。。。。

 

 

【4】@海闻看中美

相比岸田的的大手笔,中日之间的所谓的签证限制战,根本就不算个事。
11号,日本与英国签了《互惠准入协定》,允许两国军队,在对方的领土上进行部署。
去年5月就谈判至今谈成,说白了就是英国也正式加入到保卫台海的队伍中了。
七国亚太军事联盟,在岸田的手上,仅用了三个月就初步成型了。针对谁不言而喻。
13号拜登将和岸田见面,路透社独家报道,主要议题一个是讨论对中国的半导体出口管制,另一个就是卖战斧导弹给日本。
形势发展太快了,连美国高层人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岸田干成了安倍做梦都想但没办成的事。
俺斗胆判断,2023年起的中美关系,已经不仅仅是中美关系了,而是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亚太联盟的关系了。

 

 

【5】牛津-小裁缝

2022年对我触动挺大的一个事件是河南村镇银行。当时我在想一个地方性的小银行为什么可以吸引这么多外省的储户,后来了解到是通过互联网第三方平台集资。很多事情假如不是发生在身边,就会觉得匪夷所思。我朋友圈有一个上当受骗的,这人智商非常高,北大物理的本硕,在中央某部门技术岗。跟我讲存了100万活期,现在取不出来了,要过年了,他闹心死了。他是通过一个介绍人把钱存在这个银行。据说可以拿双份利息,银行给一份,介绍人还给,现在本金都拿不回来了[允悲]

 

【6】@白衣咸饭

写个招人骂的帖子:本人长期痔疮,常有鲜血。最近有位普外专家(同济医科大学毕业,原武警湖北总队医院普外科主任,不是江湖游医)来我们这里工作,我本意是想要他帮我把这个痔疮做了。他却说“别做手术。自己在家里弄点盐放在温水里坐浴,利用高渗盐水的原理,让痔脱水,这个痔疮过几天就会缩回去,不必开刀。另外,做提肛运动有效(就是产后的凯格尔运动)”。临了还加一句“痔疮是某些人没事找事弄出来的病”。我将信将疑,试了一下。每天用浓盐水坐浴(没有刻意计算浓度,就是一盆水里放四汤勺盐)20分钟,连续五天。今天发现那东西的确“不见了”,也不出血了[哈哈][哈哈][哈哈]

 

 

【7】@亭林镇无业青年

“我最怕别人为我牺牲,凡是用到这种字眼的人,事后都要后悔的,将来天天有一个人向我提着当年如何为我牺牲,我受不了。”

 

 

【8】齐格蒙·鲍曼:
网络世界可以给人们带来不同的视野,需要人们掌握不同的技能,采取不同的行为。毫无疑问,网络给人们带来了很多便利,尤其是给研究者、学者,并且在网络上,人们不会感到孤独。感到被抛弃。因为网络,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名人,在网络上也更容易遇到和自己相似的人。

 

【9】@疫苗与科学

美国的癌症治疗水平毋庸置疑,去美国治疗癌症也没有那么难,关键是要做一些功课。
实际上美国癌症治疗的周边服务很不错,如果知道这些(不仅有官方提供的,也有民间基于宗教价值观提供的免费服务),就可以省下数万元的中介费啦。
以下来自@师永刚#无国界病人#
权最后说:“你一定要有信心。我相信好人有好命。你来美国后,有什么需要帮助,随时电话找我。”
我的眼睛一热。人生中的每个际遇,或者你遇到的每一个人,其实都会在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时间出现,并成为那个给你指路的人。
美国的几家大医院原则上都设有国际部,并提供中文服务,病人即使完全不懂英语,在陈述病情后,接线员也会根据病症,告知大概的费用和操作流程。理论上,病人基本上完全可以自己搞定。
在官网上查阅,发现这家国际著名的癌症中心,还可以通过一个叫作姐妹转诊援助中心(SRIAC)的机构,直接将疑难、罕见病病人转至 MD安德森癌症中心。
上海的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FUSCC)、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TMUCIH)、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SYSUCC)等医院,都可以转诊至MD安德森癌症中心。
只要你提出申请,原则上医生都会帮你转诊。但实际上知道这些转诊机构的病人并不是太多,包括医生。
这些信息,我是在权的提醒下才知道。
这些国际医疗中介机构提供的服务,只是利用了中国病人对于美国医院的信息不对称、信息差以及语言问题,而收取昂贵的代理服务费不过这些中介机构倒是的确可以帮你把所有的问题搞定。
权的这个电话至少价值一万美元。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国际部的庄小姐很专业,她是上海人,之前是医生。她简要告知我……

 

 


广告



【10】Kevin在纽约

今天了解到一个从中国来美国的留学生,本科在美国念的,学习很努力GPA也很高,她申请的牙医学校颗粒无收,全部被拒了。所以选择什么样的专业对留学生至关重要,公立大学的牙医学校不接受国际学生,私立大学的牙医学校录取率低于10%,也很难申请到。拿到绿卡后才申请医学类的专业比较好。

 

【12】@猪打转

昨天跟钱姐在小地摊买烤鱿鱼,买一半城管来了,老板骑着电动车就溜了,我们跟后面追,一边追一边感叹生活不易。
追到旁边巷子里终于安全了,老板继续烤鱿鱼,我就跟老板唠,问老板被城管逮到了罚多少钱,老板说一般150到200。
旁边另一个买鱿鱼小妹说那也没多少啊。
老板半天没接话,空气安静了,我感觉是不是小妹妹这话说得有点不知人间疾苦了,就说:也得卖好多串鱿鱼才有200呢。
老板听完开口了:主要是万一把我电瓶车扣了的话很麻烦,扣个半个月我就少赚十来万。昨天我进货都进了一万五。
Fine.原来不是人家不知人间疾苦,是本人不知天高地厚。回头问钱姐她买那三四串多少钱,她说50。
有点崩溃了。

 

 

【13】@地下天鹅绒:我今天思考的问题是,当代社会燃气灶的灶王爷跟传统的灶王爷还是一个灶王爷吗。

夏阿:还有什么问题?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