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672】外面的人看不见她们经历,她们也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xilei 发布于 2023-1-12 17:10:00

【1】@何染HR

我被震住了。
花了两天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和语言,想把这个话剧认真的推荐给大家。
兰州大学的大学生原创话剧《自杀既遂》,讲诉一个跳楼的男孩死后,自己的灵魂与尸体对话的故事。虽然是黑色幽默,但内核悲痛且发人深省,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心理状态和创伤经历选择性观看。
剧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是——作为一个快死的人,他会给自己想象和创造一个美化的世界,然后生存下去。他甚至会觉得这个杀了他的人,并不是有意而为之。
当自己的灵魂失忆了,而自己的尸体却记得一切。他们会如何交流和共处?
灵魂带着尸体重温生命的历程,了解他自己的一生。
【你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听同学们的话、听亲戚的话、听邻居阿姨的话、听同桌的话,甚至你还试图听那些欺负过你的人的话!】
小学被校园暴力;
中学被校园暴力,被父亲无视和规劝;
高中去了寄宿学校,敢回击霸凌自己的人却因为成绩低而不被老师同学信任;
辜负女友的爱,因为极端自卑从而不停扭曲地理解着爱人的关怀、心疼和真情;
因为寂寞和渴望爱情,接受了同性追求。确信同性之爱更加纯粹,从对方的偏执的爱中得到满足,得到炙热的爱后却恐惧的做了逃兵,并且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父亲决定带他看医生治疗性取向,而他选择离家出走,并且踹了拦着自己的父亲一脚。并且痛骂父亲的窝囊道理和懦弱的基因遗传。父亲同意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后,却把他按跪在地上挥洒冥币,不停捂着他的嘴,不停否定他说出口的每个愿望;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他要成为编剧。可是无人喝彩无人在意。终于在被结识的导演要求改稿十四次并且拒之门外、羞辱谩骂时。他举qiang杀了自己的理想。
【作为一个快死的人,他会给自己想象和创造一个美化的世界,然后生存下去。他甚至会觉得这个杀了他的人,并不是有意而为之。】
于是在幻觉中,他的灵魂奔向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世界,在那里他是个成功的编剧,家庭圆满,备受尊重,他讲诉主人公自杀为主题的故事,获得了万众瞩目、导演青睐。
而这个时候,对他赞美有加的导演却还原了主人公跳楼前真实的淡漠场景。
在你承受了半生的不公与绝望时,站在楼顶你想得到一丁点善意和爱意的时候。
楼下站满谩骂你为什么还不跳的看客。
【不是看不到周围的善意和爱,而是真的就没有这些所谓的善意;
不是他看不到周围的善意,而是周围的人看不到他受过的痛。】
【作为一个快死的人,他会给自己想象和创造一个美化的世界,然后生存下去。他甚至会觉得这个杀了他的人,并不是有意而为之。】——这句话是一句假话,就像影片结尾那句:我自杀既遂了。
他死后也没有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化的世界,因为他的灵魂无法自我欺骗并且记住了一切。
这是自杀。也是一场无意识的他杀。
表演结束后台下观众掌声雷动,颇有戏剧性的为他的死亡而喝彩的既视感。
————————
我惊叹于这个自编自演的大学生的创作能力。精彩的道具和动作设计、深刻又尖锐的思考、面对生命价值的严肃探。
顶着窒息感反复看了很多遍,看到现在已经不会流泪了。
我自知没有吃透这个故事,希望有更多人关注和试图了解这部大学生创作的话剧。
这个时代会加速人们自我觉醒的速度吗?
日渐麻木的人群会去关心生命的珍贵吗?
精神上的疼痛或许是心智上的唤醒。

 

 

【2】浪漫在三月躲藏

#迷雾中的孩子#全片看下来没有笑反而很压抑。好像女人在他们那里就像物品一般,“三个信封一百斤猪肉三十斤酒十斤鸡肉”只要这些条件你给的起,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你的了。好笑的是这些条件还是她父母商量决定的,她爸爸甚至只要了二十斤的酒。
笛被几个人抬起来撕心裂肺的哭着喊着说“我不要去我不要嫁我不跟他走”的时候,她父母只是看着,村民还不断给她说着“你的好日子来了,你马上要过新的人生”。这就是所谓“新的人生”,最后她反抗成功了,喝了所谓的“分手酒” 。明明被“绑架”,被“抢走”的是她,可最后道歉的确是她。
她妈妈说“不要听老师的话,她们只想你完成学业,不在乎你的未来。”
她爸爸说“你要记住你是个女人,你不是男的”
而她却说“我想好好学习然后好好工作带我妈妈离开这个她从来没离开过的村子,去看她没有见过的世界。”
山里的雾真的好大,什么都看不清。外面的人看不见她们经历,她们也看不见自己的未来。

 

【3】@谷大白话

哈里王子猛爆黑料的回忆录今日上架,我买了电子版和有声书版。一开篇就被逗乐了,他在爷爷葬礼上看到哥哥威廉时说他是“我的镜像,我的死敌”而且特意提到“他令人震惊的秃头,比我秃得还严重!”
哈里说他为了“精神和人身安全”逃离王室一年多之后接到奶奶电话,说爷爷走了。他回宫奔丧时回想起爷爷的音容笑貌,并表示正是因为爷爷的大力支持,妈妈才能跟爸爸结婚。所以没有爷爷,就没有他们哥俩。
在王室墓地徘徊时,他自比埋在此地的“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娶了美国女子辛普森夫人,脱离王室。最后夫妇俩恳求葬在老家,得到女王允许,但却被安排在偏远角落。“这一切都值得吗?”
又怀念起母亲黛安娜王妃,说母亲是伟大到无法描述的存在,至今仍能感受到母亲的笑声和存在,说她就像去年发现的最遥远的恒星Earendel埃兰迪尔/晨星,虽然早已不在,但光芒依然留存。
他说母亲一生热爱和平,所以他借葬礼机会,想跟“交战数年”的爸爸(Pa)还有哥哥(Willy)讲和。不料发现姗姗来迟的父兄二人已经携手并肩,成为一致对外的战友。
因为场面尴尬,仨人不知道聊点啥:“Being British, being Windsors, we began chatting casually about the weather.”因为是英国人所以聊起了天气哈哈哈哈哈
结果不论他说什么,俩人都打断他,否定他。
然后就有了这段对哥哥的描写:“I looked at Willy, really looked at him, maybe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we were boys. I took it all in: his familiar scowl, which had always been his default in dealings with me; his alarming baldness, more advanced than my own; his famous resemblance to Mummy, which was fading with time. With age.”
“他比我还秃呢!而且他越老就跟妈妈越不像了!”
最后哥哥Willy表示不知道他为何逃离王室,爸爸也表示同样不明白。
小王子内心怒吼:“你们怎么能不!知!道!难道你们对我根本不!了!解!吗!”但是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表达。
于是,为了让爸爸,让哥哥,让全世界理解,他写了这本书[doge]

长图:https://weibo.com/1788911247/MnLfYl567

 

 

 

【4】@弗虑弗为

刷短视频,内蒙牧区挤牛奶,牛奶子打了马赛克,不知道是平台要求还是自我审查,不论哪种,一个个的真是病得不轻。

 

 

【5】@南山林雪萍

中国制造大迁移,是否可怕。这两天跟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朱教授交流,给出了一个新视点。
以浙江诸暨为例,一条大唐街道,就能造就了中国的袜业之都。每年出口额100亿元人民币。然而,大量转移也在发生。很多工厂前往越南泰国,。
这种现象,如何看待?
需要正视一个问题,诸暨的劳动力人口越来越难找了。这里工厂工人,基本都不是来自诸暨,而是是来自贵州等很难偏远地区。
依靠中介服务,跨省人口打工,是中国制造最具特色的一个基本盘。工人流动速度越来越快,而且极具组织性和爆炸性,将使得中国制造越来越穷于应付。流动工人的现象,已经让电子消费品行业已经备受冲击,下一步也会在各个行业流行。
当然袜子,跟刺绣一样,工序相对简单。服装厂还需要十多个工序,而袜子得益于设备的进步,一台机器就可以基本搞定。织袜子大工厂往往是乏味的,车间里全是设备,而且长得都一样,一个型号下来。对直接缝制的人工,需求并不大。
而在诸暨主力产区的大唐街道,依然需要很多人工。这里出口型企业有100多家,而大大小小袜业公司估计有上万家。人,是少不了。
既然制造已经很困难了,留也很难留得住,袜业自然也要转出去。
意外的是,袜子转移的过程中,还有一个隐性群体最为受益。那就是诸暨缝制袜子的机器。
伴随着诸暨袜业的发展,这里的袜机也经历了很多次机器创新。现在可以采用线头连织技术,将一根线头织到底。而以前袜子完全做不到这一点,只能大量靠手工。
一台袜机虽然只有10万元,但它的整套零部件也不能含糊。车间保持恒定温度。否则纱线张力就会受到影响,导致袜子弹性也不同。这都对机器提出要求。
诸暨每年可以生产1万台一体袜机的能力,居然也是全球首位。
有了这样的突破,诸暨的袜机制造商,也开始出口设备,也赚钱不少。
诸暨袜业为地方产业集群的升级,提供了一种极好的样本,那就是哑铃型创新的平衡发展。袜子产业在发展,
而织袜设备也在升级。前者滋补了后者的繁荣,而后者也使得袜业制造更有竞争力。
产品与制造产品的机器,产值往往呈现10倍关系。一个是百亿产值的袜业,一个是10亿级的装备制造。二者相辅相成,这是最好的“将相和”产业集群发展模式。
袜机往往本地制造。而它使用的控制系统,正在悄悄地转移到中国制造商手里。北京大豪就提供这样的的控制系统和控制面板。在以前,这都是采用日本三菱或者德国西门子。目前看,在这条供应链,只有芯片还是美国控制。当产业,还有机器一起输送到东南亚的时候,美国在整个供应链上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小了。
整合也在发生。全球色纺纱的龙头企业华孚时尚,通过收购的浙江诸暨的卡拉美拉、博亿、易孚三家袜业,完成了从纱线向下游袜业的产业整合。
然而在诸暨的产能扩张,已经停止。制造基地开始向安徽淮北和新疆阿克苏转移。三地将达到1500台袜机。这家在2020年被美国商务部列入管制清单的企业,开始在越南投资,已经建成30万锭的产能。而华孚在中国,有200万锭的纱线产能。
对于华孚而言,越南更像是是一个避险市场而非主力。同样,对机器数字化的改造,在中国的需求,也明显高于越南 。
而像北京大豪本来就是专门提供电控设备,面向刺绣和缝制。六年前也通过收购织袜机进入一体化装备行业。装备供应链的链条上也是挤满了中国优秀的企业。
当整个链条,都在出海的时候,这些企业是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发展中国家,大部分都要通过工业化来积累财富。东南亚,走的更快。如果这些正在工业化的国家,正在接受中国消费品制造能力的时候,也同时将中国多年工业化的经验和知识产权和工艺,也同时得以输出。
这对于中国制造,是一个双响炮。
当年有一家土生土长的企业声称自己是,“没有日本人的日本工厂”,表明了中国制造深受日本模式的影响。采用了日本管理模式如精益,同时也使用了日本设备和材料。这就是日本生产方式的国家能力的输出。
而现在,在东南亚,中国制造或许可以呈现同样的形态。

 

 

【6】@手抖毛大夫 

我们的病房是新冠应急病房,属于占用其他科室病房设立的临时病房,最近北京的(第一波)高峰过去,入院肺炎病人减少,不需要那么多床位,于是逐个清空临时病房腾退床位收治其他病人。
结果,不少肺炎已经治好的病人都不愿意出院或转院(转社区及医联体医院),给出的理由千奇百怪,觉得自己没好彻底和担心回家/转院出问题属于常规理由,比较清奇的是说自己家有猫担心回家把猫传染的(可是都转阴了你就不想你家猫吗?)、说自己在北京租的房子到期了想住到过年回家省几天房费的(医院的床位也不便宜哎,每天各种费用加一起也小一千了,只不过是医保掏钱)、说自己公司还没放假想住到过年躲几天的(……),最离谱的一个是说自己陪别人一起来北京被感染不想年前回家的(???)
因为最后一个我实在理解不了是什么理由,于是查了系统里的患者家属电话,联系了患者爱人,跟她说了患者的情况,意思问问是不是有什么困难看看有没有能帮忙解决的。
结果接电话的人跟我说,知道自己老公在北京出差,但不知道他被感染,也不知道住院的事。
那么那个这些天一直陪床且自称是患者老婆的家属到底是谁呢? 

 

你知道吗,我好烦躁的,理论上这个(假)老婆签的所有医疗文书都是无效的[允悲][允悲]

 

 

【7】@_洛文

是怎么感受到反智的浪潮的呢,就是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对于张文宏医生说“omicron近百分之九十的患者会是无症状”进行批判的时候,而且几乎所有爱国大V攻击的矛头都指向了这句话,还因此称张文宏医生为“网红”而非专家。但是朋友们,我们有没有想过,张医生得出这个判断是基于三四月的上海,而当时几乎此地大范围地接种过新冠疫苗第三针,体内仍有足够的抗体,基于这样的情况所以张医生有这个推论,而且这也是他持续呼吁疫苗接种,以此来提高无症状感染率的原因。只是,同样也有研究指出新冠抗体的持续作用时间大概是在半年左右,所以年底放开时,此地人群所携带的抗体水平是远远低于三四月份时候的。条件变了,基于条件推断出的结果自然也会变,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这有什么好批判和指责的呢?这不是常识吗?怎么有些人就反而像弱智一样,拿着早已无用且过时的推断和论调去伤害个人呢?
或者说其实那些人早就不要科学和事实了,他们所要的只是立场以及树立可攻击的靶子罢了。

@猫在写稿轻享版:这种快感和50年前,打倒“臭老九”,让科学家与学者“靠边站”的快感恐怕是相通的。政治挂帅科学是这里的传统。互斗的基因也仍然流淌在每个人的血液里。

 

 

【8】@肥啾电影

创作者有责任提高观众审美门槛,不能因为有门槛的存在就绕过这个门槛或者用最低门槛

 

 

【9】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艾希曼审判》里提到一个德国拉比,因为不愿放弃他的信众,数次谢绝了移居外国的机会,但当被关押在特雷津(Theresienstadt)时,他没有告知那里自愿被遣送的犹太人,这几乎意味着确定无疑的死亡,“他担心得知这样的消息会使得他们最后的时光变得难以忍受。他被秩序的观念绑缚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可能无法理解犹太人或许还可能以某种方式进行抵抗。毕竟,他甚至请前来遣送他的官员稍作等待,让他付清水电账单。”

 


广告



【10】@Moon法学申请研究所

高校的生涯规划别再虎头虎脑搞点心理辅导了🥹
怎么租房怎么看合同五险一金社保怎么搞这些通通安排上,能让80%的应届生少受很多社会的拳打脚踢。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