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602】比工作更重要的是人的良心

xilei 发布于 2022-9-19 16:34:00

【1】早见Hayami 

其实今年我好几次都在凌晨的大巴上。毕竟“应收尽收”、“凌晨转运”、“社会面清零”,这样的字眼切身发生过在四月份的上海,一遍一遍。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4月25日那一天,我所在的方舱晚上11点通知转运。就在大家麻木地开始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歇斯底里的女孩,拿着手机一边录屏一边大声呼唤,她说,
“11点,四五岁的小孩躺在那里,老人躺在那里,我们是人,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大家的生命。”
我们在和医务人员沟通时,出来一个男生,他更沉静,对着那位负责转运的司机说,
“这是你的工作我理解,但在工作之外你是个人对不对?
然后在工作之外,比工作更重要的是人的良心。”
后来我知道这俩人是一对夫妻,他们发着高烧的孩子刚刚躺下,就收到了无缘无故深夜转运的通知。那时我距离他们一米,和他们一起做抗争。
在上海疫情中有过很多这样的瞬间。解封后我去北京出差,和一些媒体人聊,我们都认为上海人在疫情中体现出的市民和公民精神,灰暗墙壁里透出的良知之光,依然是这片土地上的天花板。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些时刻:
我们是长乐路339弄居民
反对无限制封城 人们正在死去
比工作更重要的是人的良心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代
……
但我知道,有时候呐喊、发声、反抗也是一种privilege. 在上海那两个月里凌晨驶过的转运车,一遍遍在后来无数城市里复制。但最让人难过和无力的是,那些生命在无声无息中死去,因为“小地方的人,有着种与生俱来的卑微和脆弱,觉得自己不够懂,也不去过多追问。听话、顺从就是他们最大的本能。”
但这从来不是他们的错。

 

【2】水木丁 

贵阳大巴车祸发生后,昨天看到一些说法,说这些都是偶发性事件,哪年全中国都有很多车祸,不应该把这起车祸和防疫挂钩等等。
咱们不说情绪化的话,但必须把这个道理掰扯明白了。因为如果这种因果倒推的逻辑成为共识,最后很可能是把我们每个人都置于危险之中。
疫情进入第三个年头,其实我和大家都一样疲惫不堪,关注力跟不上了。但是通常有一种求助,我是必转的。就是那种为了防疫,把家门焊死,把楼门拿撬棍堵上,用铁链把防火通道锁上的视频。
因为这种一旦有个火灾发生,后果就不堪设想。
但是这三年一路转发下来,我发现这种视频还是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这说明许多地方的基层工作人员还在这么做,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被放到网上来的。
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交通事故,火灾这种事,本来就是偶发性事件。
二十个翻栏杆的人,可能只有一个送了命的,五十个酒驾的人,可能只有两三个撞到人的。违法消防条例的商家和建筑,可能十年二十年都没出过事儿,或者出事儿了也很快被发现,也没造成什么重大损失。
但是,我们为什么还要有交通规则,国家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路上查酒驾,考驾照为什么还要考交规。为什么违法消防安全条例的建必须重罚,必须整改?
为的不就是防止这些偶发性的惨剧发生吗?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许多人一辈子都没遭遇过车祸,许多人连听说身边人发生车祸的事情都是小概率事件。
但是对于交管部门来说,之所以这么死盯不放,每年使出很大力气去宣传交通法规。不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每年那么多车祸,因违反交通规则出事的占比太大,所以才恨不得把规范操作,刻在每个司机的脑子里嘛。
这就是三年来,我为什么每次只要看到了违反消防条例封楼门的做法就会转发。因为真的很担心,你不遵守国家规定的消防安全法规,今天不出事,明天不出事,你早晚会出事儿。
没错,这是个概率问题,但是谁想摊上啊。未必封门就会遇到火灾,但是万一呢?消防安全条例防止的不就是这个万一吗?
这才是交通安全年年讲,月月讲,防火安全年年查,月月查的底层逻辑。就是用规则和规范,去减少偶发的几率。
否则的话,都是偶发事件,就偶发去呗,大家都比谁命大,落在谁头上谁倒霉不就得了。谁说这辈子都不遵守交通规则,就一定会出车祸呀?都是偶发的嘛,都是小概率事件嘛,大家都别遵守交通规则了呗。
我们国家又何必为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劳心劳力做这种事呢。
说回到贵阳大巴这件事上来,司机有没有疲劳驾驶?司机的防护服有没有阻碍视线,司机穿着是否符合交通安全法规?凌晨两点长途转运是否符合交通安全法规?
总结出来,防疫政策是否高于国家的交通安全法规?消防安全条例之上?
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标准下可以酌情处理,还是说地方政府和某个官员一声令下,甚至是咱们小区的保安,居委会觉得可以罔顾国家关于各种安全的法律法规,说无视就可以无视的?
所以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只把它当作一个“偶发事件”就过去,我觉得大家应该讨论清楚,防疫政策老百姓已经在尽量配合了,但是防疫政策和交通安全法,消防安全法规,谁更重要?
这是关系到我们每个老百姓生命安全的问题。不落在自己头上则已,落在自己头上谁都受不了。

 

【3】格竹熊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评论贵州大巴的事。因为我不想吃人血馒头,我不会像有些人一样把几十人的悲剧变成攻讦防疫政策的筹码。
道理很简单:如果这是清零政策的次生灾害,那所有的车祸都是开放政策的次生灾害。
车祸就是车祸,车祸就按车祸的事办,就这么简单。

 

陈泽宇Aime:如果是白天行车,司机穿着正常出了车祸,谁也不会怪到防疫政策的执行上。问题就在为了执行政策,深夜转运,危险驾驶才导致的悲剧

给我一个躺平的机会:博主强行忽略事件的起因和背景,还振振有词,真是佩服。

ICT_ZHHL:一般的车祸,司机不会穿着防护服,也不会半夜上高速。防护服对视线有无影响?为何半夜行驶?跟防疫无关吗?

枫铭堂主:我自己开车坐车,出了车祸我认,因为我是自愿出行的,当然按照车祸处理。那你告诉我,这辆车上的哪一位是主动要求上车的?有选择吗?

J_YONGHWA_:你都说不想发了,为什么还非要出来杠?27不是数字,是人命,你的表情你的文字真的很冷漠,人应该有同理心,你选择漠视,只不过因为没有遭遇

 

【4】黄裕生-HYS 

虽然自由是核心价值观,但也只是之一,所以没那么重要。
因为不重要,甚至还被你恨得咬牙切齿。所以半夜就有理由把你全家塞进大巴,无论老幼病残,无论你是否愿意,哪怕前方就是坟场,就是万丈深渊。
因为不重要,因为被你蔑视被你无谓,所以就有理由随时让你把生活停摆,把呼吸降低,把万业关闭,哪怕停了按揭的月供,断了全家的生计。
因为不重要,因为被你冷嘲热讽,所以有理由禁绝你呻吟,哪怕你痛苦得发疯,冤屈重重,沉默成了你唯一可能的发声。
因为不重要,因为你对它麻木不仁,因为你一直以为它是知识分子的矫情,所以有理由惩罚你下地种秧,有理由使回家与上班成了你的不必要。
每个人遭受的这一切,都是不该遭受的。
但是,每个人又都要为自己所遭受的这一切承担应有责任。因为每个人本该明白并尽力捍卫自己本有的东西;每个人本该看重本该看重的东西;每个人本该尊重甚至感恩那些为捍卫每个人身上应该被捍卫的东西而做出不懈努力的同胞,但你不仅不尊重他们,你还仇恨他们,咒骂他们,直至他们消声匿迹。

 

【5】庄时利和 

最近一些媒体采访,或者参加一些机构的分析会议,我总说我整体比较悲观。
他们问的问题大同小异,最关心的是啥时候能放开。我往简单里说吧。
目前是很困难的一个情况。
1. 不放开的话,经济和个人生活持续会有影响,经济活动必须要有人员流动。这个不展开说了,我不是分析经济的,以你的感受为准。
2. 放开的话,由于现有疫苗保护力不够高+自然感染比例低,我们实际上是一个免疫洼地。即便稍微放松的话,可以参考今年二月的中国香港和今年六月的中国台湾,那个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大家可否接受?许多环节一旦适度放开,按照Omicron的传染力(无论BA.1还是BA.5还是这几个月将要出现的),一样是一波巨浪。
3. 对于不同人,承受能力是不同的。你今年七十岁,有丰厚退休金,没有房贷车贷压力,以及你是四十岁中年人,从事餐饮业或者旅游业,从事每天眼睛一睁欠银行几百万。你们对于放不放开这个问题的态度很难相同。
事实上对疫情的分裂态度出现在很多国家。这种分裂已经难以弥合了。
4. 疫苗方面,有人提mRNA疫苗。我反复说过,迄今为止两种mRNA疫苗是所有新冠疫苗中保护力最强的。但病毒持续突变,中和抗体水平随时间下降,即便是现有mRNA疫苗,人群中即便达到80%以上接种率(尤其是在老年人当中超过90%),可以参考今年七月的日本,对控制重症率和病死率有效,但是控制感染很难,医疗系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就我所了解的一些情况,我对灭活Omicron疫苗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其他技术路线疫苗产能是个问题,即便国内这两个月获批,也需要大半年时间才能将第四针接种率泵到足够高的水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多少人愿意去打第四针。
5. 冬季是传统呼吸道传染病的高发期,过去两年多数国家的新冠最高峰都是冬季。今冬很可能会有新的Omicron分支来袭,造成的破坏力有多大不清楚。病毒的突变方向不是人为控制的,但是主要方向是增强免疫逃离。
所以现在的在研疫苗,预防感染的保护力仍然会逐渐降低。问题是以降低重症/死亡为目标,还是以降低感染为目标,后者的难度远高于前者。离很多人接种完第三针的时间越来越久了,现在预防感染几乎都是靠NPI扛着。
6. 药物还没有准备好,疫苗还没有准备好,医疗转诊体系是新医改的老大难问题,十年都没解决的问题这一两年也不会有很大改观。
医疗力量整体是有限的,医护人员也会感染。疫情爆发之下,如何合理分配医疗资源、尽可能减少任何原因的医疗死亡是个重要问题。在任何时候,医院都不应当完全关闭。
7. 还是那句话,无论有没有疫苗,过去所有的大流行最终都会消退,区别只是在于人类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保护好自己,合理规划日常支出,别的不多想了。我十分不希望有一波巨浪到来,十分不希望硬着陆。但,万一巨浪来袭,希望抗体和T细胞能保护好你和家人。

 

 

【6】摘《烬余录》张爱玲:围城的十八天里,谁都有那种清晨四点钟的难挨的感觉——寒噤的黎明,什么都是模糊,瑟缩,靠不住。回不了家,等回去了,也许家已经不存在了。房子可以毁掉,钱转眼可以成废纸,人可以死,自己更是朝不保暮。像唐诗上的“凄凄去亲爱,泛泛入烟雾,”可是那到底不像这里的无牵无挂的虚空与绝望。人们受不了这个,急于攀住一点踏实的东西,因而结婚了。

 

【7】noeL普拉斯  

在象那边说过好几遍了,在这边也说一下。
如果你认为人不成为小粉红,不主动作恶,是需要特权或者需要非常幸运才能做到的人生选择,那将是对我——和我认识的无数的在中国度过多年普通生活,却没有失去人性的朋友亲人——的严重冒犯。我不大可能在智力和见识上对你保有信任。

 

【8】泡儿小狗 

大部分中国小孩就是作为一项家庭投资而出生的,不是什么爱情的结晶上帝的礼物,是一个需要回本盈利的期货。我相信大部分小孩都被爸妈算过账,家里养你长大要花多少钱,而这个成本是需要你以后自己赚回来的。包括留学的投资回报比,等等,我们的一生就是在这样精打细算,把自己的人生价值算得清清楚楚。所以才有这么多小孩觉得自己没用,不敢死也不想活,从被爸妈叫做“赔钱货”的那一瞬间起,童年就结束了,我们的命早就明码标价了。我们的命运注定走向“剔骨还父剜肉还母”,永远在还一个还不清的债,小孩对父母最大的报复也就只能是自刎了,所以哪吒才如此悲剧。 

 

【9】一个政治集团,如果对真理漠不关心,就会前后矛盾,言行不一;但如果一个政治体系声称它掌握了真理,那可是最危险的。传播“真理”的功能不应该以法律的形式出现,正如我们也不会相信它存在于自然生长的交流过程中。传播真理的任务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工作:重视它的复杂性,这是任何一种权力不可或缺的义务——除非它把奴隶式的沉默强加于人。

《权力的眼睛:福柯访谈录》米歇尔·福柯   严锋(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