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599】既是一场深刻的悲剧,也是一场多层次的大规模全球性失败

xilei 发布于 2022-9-15 16:35:00

【1】千寻和菠萝油 

想问一下还在读书的朋友们居然还在封校吗……[哆啦A梦害怕] 

吃糖薄樱:不仅封校还要天天核酸[兔子]

春风吹拂我像冷面:出校买杯咖啡争分夺秒

没芥子:omg。。监狱放风不过如此吧

嘿hhhy:在 每天抽20%学生做核酸[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

立月卢三安外特:对呀 一个宿舍只能出一个人去买饭 但能所有人一起操场排队做核酸[傻眼]

配送牌老年代步车2:是的,19年上大学,除了短暂的大一,坐了3年牢了[悲伤]

nauytra:半工半读中,现在每天祈祷别封校[赞][傻眼]

瓦瓦饭饭:是的,我们的必要是别人眼里的不必要

小小婕儿Echo:基本上一整个学期都封了,学校每天都有核算点(我小声说一下前几年也没有这样啊)……连图书馆都封,后来好多人反映现在搞了个“限流开放”[微风][微笑]

早睡哥今晚要早睡:我们学校不封,就是按政府变态化要求72h核酸[融化]

柏非非非[失望]不知道上了个什么大学嗐,青春才几年,疫情占三年

 

【2】@阿司匹林42195米

当一个科普博主得了新冠…
昨天是星期天,下午觉得累,睡了一下。白天睡觉对我来说是个极其罕见的现象。
晚上开始咳嗽打喷嚏,根据症状和当地的疫情,我跟家里人宣布自己得了新冠了。赶紧做个抗原测试,阴性。我宣布我还是可能得了新冠,明天再测。
奥密克戎时代和以前的病毒株不一样,现在的特点是病毒的潜伏期很短。潜伏期指从被感染到出现症状的时间。现在常常是先有症状,抗原测试要晚点才显示阳性。所以如果像我这样有明显的上呼吸道症状,但测试阴性的人,应该过一两天再测试。
最近,中国科学家通过荟萃分析发现奥密克戎突变株的潜伏期大为缩短,文章认为这是新冠病毒进化的结果。
流行病学家 Michael Mina不这么认为,他分析了一下。
- 奥密克戎之前的病毒株,潜伏期约为 4.5-5 天。
- 奥密克戎来了,潜伏期缩短到约3.4天。
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区别?
因为奥密克戎感染和此前突变株感染有个很大的区别:
大多数被奥密克戎感染的人对新冠的免疫力都不再是一张白纸了,即这些人已经通过打疫苗或感染有了免疫力。
我们身体里没有免疫力的时候,一旦遇到新冠病毒,身体要花5天左右才能组织起一支部队,和病毒作战。
如果打了疫苗或感染过,我们身体里已经有免疫细胞,他们会一直虎视眈眈地在村口守着。一旦有敌人出现,马上迎战。所以被奥密克戎感染后,我们的身体马上反抗,症状出现得早。这就是疫苗该起的作用,这是一件好事。
所以并不是出现了症状就是不好的,身体的症状其实反映了我们的免疫系统在工作,接种疫苗后出现的酸痛发烧也是反映了免疫系统在做工。
Mina博士进一步分析道:
奥密克戎的潜伏期3.4天(95% 置信区间,2.88-3.96 天),
季节性冠状病毒的潜伏期3.2 天 (95% 置信区间2.8–3.7),
两者几乎相同。
(现在一共有七种冠状病毒: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它们会引起普通感冒。另外有非典、中东呼吸道病毒、新冠三种危害较大的冠状病毒。)
因为两者都是突破性感染。我们一出生就感染过季节性冠状病毒了,所以有了免疫力,和我们接种了新冠疫苗一样。
所以他认为奥密克戎潜伏期的明显缩短不是病毒自然进化而来,而是人类有了免疫力的结果。
也正是因为病毒潜伏期缩短为2天至4天,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将隔离时间从“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健康监测”调整为“7天集中隔离+3天居家健康监测”,优化防疫。
今天去上班,工作中虽然带着口罩,但我既打喷嚏咳嗽,又不断摘下口罩擦鼻涕,说话也变成了深沉的烟嗓。下午我又测一下,果然测出来阳性。一个科普博主疫情以来一直纸上谈兵,也该写写真实感受了。
人体得到免疫力有两种办法:接种疫苗更安全,被病毒感染免疫效果更好。像我这样已经按时接种新冠疫苗的人,这次感染相当于打了一次奥密克戎特异抗原的加强针。
下班前想到一件事:要不要吃口服抗病毒药?
记得有个视频博主为了拿到Paxlovid,还特意去了一趟急诊室。但是他太年轻了,医生没有给他开。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最新数据显示,Paxlovid只对65岁以上的人有明显效果。我准备先不吃,让我的免疫系统做工,如果症状加重再去拿药。
至于这两天网上流行的新冠导致肾衰,我看了一眼文章,平均年龄36岁,91%打过疫苗,居然“提示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可导致近一半的患者出现不同形式的肾脏受累”。
天津的数字总是与众不同。比如都是奥密克戎病毒株吧,3月份卫健委公布的数字显示全国普通型(就是发展到肺炎的病人)不到新冠病人的5%,天津居然就搞出个42%来。
天津平均30几岁的人,说他们近一半肾脏有问题?我只能说煎饼果子可能不宜多吃吧。

 

当一个科普博主得了新冠(2)

此前我尽量小心,不要感染新冠。我倒不是怕病毒本身,我只是不愿意隔离在家的话,要让同事分担我的工作。

昨天科主任听说我新冠阳性后,立刻查看了排班表,然后夸我:你可真会挑日子生病啊。因为接下来几天我刚好没被排班,他不用费力安排别人做我的工作了。

回家后,发现新冠阳性的人在家里的地位也变了。孩子第一次阳性时,他隔离,我们做好饭给他留在房门外。第二次他趁没人时自己下来找东西吃。轮到我,我一个人大摇大摆,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儿子有一次下楼,发现我没戴口罩还离他挺近,说:你要是让我第三次得,我会很生气的。

昨天晚上我忽然想起来,我得向组织上汇报一下我阳了哈。赶紧找出本地公卫机构的号码,打了电话去。电话录音委婉地提醒我说,晚上这是有紧急情况才留言的号码。好吧,我挂了电话。

早晨又打了这个电话,被转了两次才找到负责新冠的人,我要求成为大数据里的一个点。他登记了我的信息,包括用了哪种抗原测试。我抱怨不可以直接网上填表上报阳性,他说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上报。我想,得了吧,有几个人会像我这样哭着喊着要求登记自己阳性?所以现在美国新冠阳性的数据大多是从医院和测试点上报的,是严重低估了。

关于感染后普通人是否应该吃Paxlovid,我和一位华人医生朋友观点相左。他认为根据这个药抑制病毒复制的机制,吃比不吃好,他自己一发现阳性马上开始吃Paxlovid。我认为是否有效要看临床试验的结果。我感觉有的医生开这个药没有严格按照适应症和证据。对非高危人群没有显示疗效的药,不应过度治疗。或者说,不要随便吃药。

关于奥密克戎感染和以前的病毒株相比,严重程度如何。一位斯坦福的传染病医生在网上发起了一个调查,他问传染科、住院部和重症科医生:

在过去 6 个月中,您有多少患者因新冠导致的呼吸衰竭而需要高通量氧气或机械通气?

下面医生纷纷回复,“零”,“一两个”,或是类似于“我们现在好多阳性住院病人都是因为其他原因入院,碰巧新冠阳性而已”,或“我有两名患者因新冠而入院。一名 90多岁且免疫功能低下。另一位 60 岁有神经退行性病变。两人都因为虚弱入院,没有肺炎,不需要更多给氧。均在< 3 天内出院。”

哥伦比亚大学的传染病医生Daniel Griffin也说,现在重症/死亡新冠病人很少,要么是高危或高龄病人,要么没有完成疫苗接种。

现在想起来,星期天需要睡午觉主要是由于早晨起的太早,缺觉。就像妇女不能把老年问题都归于月子没做好一样,我们也不该把身体的改变都推给新冠。

有的朋友让我每小时都做记录,我又不是濒临死亡,要盯得那么紧干嘛?

今天跑了步,还去室外商店买了东西。朋友说我的杨贵妃油豆角再不摘要老了,于是去收了菜。这个东北油豆角特别宽大,口感软糯,像吃肉一样,好吃极了。

现在我旁边放个垃圾桶,一边写一边不停地打喷嚏擤鼻涕,似乎症状加重了,但没有味觉嗅觉失灵,明天再写长新冠(新冠后遗症)吧。

 

 

 

 

【3】翟医师 

新加坡刚刚发在JAMA儿科杂志上的研究,可以再次安慰那些焦虑的家长:儿童感染新冠,不单病情相对较轻,而且可以产生强而持久的免疫力。
126名儿童参加了这项研究,这些孩子都没有接种疫苗。在新冠感染后1个月内,1-3个月、9-13个月和14-16个月后分别测量血液的中和抗体水平。
结果令人鼓舞:儿童感染新冠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滴度很高,在感染新冠后的头3个月内略有增加。在那之后,水平有些下降,但并没有急剧下降。到14-16个月,儿童的平均抗体水平仍然足以抑制50%以上的棘突蛋白结合。这比成人的保护时间要长得多。
另外男孩和女孩之间没有明显差别,甚至那些有或没有症状感染的儿童之间也没有差别。
当然,我这里不是说儿童不需要接种疫苗,那些有慢性病的高危孩子还是有必要打的。我这里主要是强调:新冠的自然免疫确实存在,而且很强大,特别是在儿童中。
O网页链接

 

【4】柳叶刀委员会:新冠死亡是一场悲剧,是“多层次的全球大规模失败”

[CNN 14/09:Covid-19 death toll is a tragedy and ‘massive global failure at multiple levels,’ Lancet commission says]

柳叶刀新冠委员会周三 在一份报告 中说,新冠造成的死亡人数“既是一场深刻的悲剧,也是一场多层次的大规模全球性失败” 。报告原文:O网页链接

“太多的政府未能遵守制度理性和透明度的基本规范,太多的人——经常受到错误信息的影响。

该委员会写道:“新冠大流行的首要教训是,需要国家做好准备以及全球合作和协调一致的行动。” “大多数国家缺乏有意义的大流行防范计划。”

该委员会还表示,世卫组织“在几个重要问题上的行动过于谨慎和过于缓慢”,包括对病毒的人类传播性发出警告,并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许多政府也迟迟没有承认疫情的重要性,因为人们都知道它会紧急采取行动应对。

除了组织和政府的失误外,公众还反对“严重阻碍”流行病控制的公共卫生和社会措施。

该委员会确实指出了新冠应对措施中的“一些重要亮点”,最重要的是疫苗的开发。

该报告提出了几项建议,包括与维持疫苗接种;就结束大流行的努力进行全球协调;世卫组织、各国政府和科学界加强对病毒起源的搜索;全面加强世卫组织;双轨预防未来新出现的传染病,着眼于防止自然溢出和与研究相关的溢出;以及加强国家卫生系统。

世卫组织周三晚些时候表示,新报告包含有关其早期反应和持续努力的“几个关键遗漏和误解”。但该组织“欢迎报告中列出的总体建议”,并指出其某些目标与世卫组织总干事一致。

由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Jeffrey D. Sachs 领导的柳叶刀新冠委员会成立于 2020 年年中,拥有 28 名成员,在公共政策、国际合作、流行病学和疫苗学等领域具有专业知识。委员们监督了 12 个工作组,这些工作组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定期开会,其中包括 170 多名专家。

一个研究大流行的起源和早期传播的工作组已经结束。该委员会表示,它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确保柳叶刀新冠委员会报告的透明度和客观性”。

 

【5】宝树 

娃上小学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好多都看不懂,比如说每天都要求把新字“书空”,什么叫书空?就是用手指在空中书写文字,就跟张三丰写丧乱帖似的。但问题来了,虽然书空也有助于掌握书写要诀,但对要学会写字的小朋友来说,不是用铅笔在田字本上一行行练字更有效率吗?又不缺买笔和纸的钱。别的家长提醒,才知道,原来有规定,小学低年级不让布置书面作业,只能“书空”。那你家长是真的去让他“书空”,还是自己买本子让小孩练习,你看着办呗。同样微言大义,别有玄机的地方还有不少,比如说数学不给布置作业,但让孩子“熟练掌握阿拉伯数字的书写要点”,试问怎么“熟练掌握书写要点”?只能用那句老话说:你品,你细品……[允悲]

 

 

【6】胖虎鲸 

我爱空姐
我挺喜欢空姐的,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就喜欢,最近一次坐飞机也喜欢。第一次坐飞机,看见年轻的姑娘满面笑容地对你打招呼,帮彪形大汉拿行李到顶上,细声细语哄小朋友,主动照顾年龄大行动不方便的乘客,俯下身认真听你的需求和疑惑,多好,多善解人意的人啊,怎么能不喜欢,何况她们比一般人都还漂亮。
我得找个空姐好好聊聊。
于是在我最年轻的时候,我先后搭讪过几个我最喜欢的空姐,一起吃饭聊天出来玩啥的。是挺开心的,但我发觉一件事,就是我怎么没那么喜欢她们,和在飞机上的感觉天差地远,她们都是不错的人,但再也不像在飞机上那么闪闪发光。做朋友还行,我不再产生和她谈恋爱天长地久啥的想法。
难道我是个渣男?应该不是。
有过几次经历后我就在思考为啥我在飞机上会浮想联翩,为什么她们会在我眼里闪闪发光,我会情不自禁?
后面我想清楚了,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飞机是一个封闭的狭小空间,我作为乘客在这个空间中全程都是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空姐是在履行她的职责,这是她的工作场所,当她展现她的专业态度时,就会充满魅力,我就会不由自主被这种魅力吸引,从而误认为这是一种喜欢。当封闭的环境不存在,魅力也就消失了,大家都回到日常生活时,才展现常态的自己,才有机会真正了解彼此,如果不是人本身真的很有魅力,那种封闭的工作环境赋予人的光环也就消失了。
那年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再坐飞机遇见美丽可爱的空姐时,从容多了。
飞机上是这样,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也遍布这样类似封闭只方便其中一部分人展示魅力(即便这种魅力是假的)让你产生错觉的环境。
比如校园时期,你会喜欢上的老师,你觉得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干净儒雅,自信大方,举止得体,言语温和令你身心舒泰,堪称鸦片,爱了。
比如军训时,你觉得教官英勇威武,阳刚气十足,爱了。
玩个APP,你觉得你关注的大V正义凛然,专业精湛,敢怒敢言,爱了。
刚毕业去个公司单位啥的,小领导在你眼里就是天,啥都懂,怎么都吃得开,还能手把手指导你的蠢,爱了。
没有去过远方,没有见过世面,没有生活常识,封闭生活圈子的人是阿弥陀佛么么哒你坏我不摸摸头的热血支持者,以后不支持了也没关系,反正每年都有新的年轻人顶上来。
等等等等等等
处于封闭环境中强势地位的人,一般清楚他们这种魅力只是因为这个环境和自己的工作带来的,其实和自己没啥关系,有底线不会去利用别人的这种错觉。但有些人知道这种错觉,也会利用这种错觉,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本院系哪个所谓的魅力教授娶过两任年轻漂亮老婆,全是他学生。也见过什么女学生哭着喊着要和军训教官谈恋爱的。。。
所以年轻的朋友啊,小心你的这种错觉,这并不是你的真实感受。你一定要和这个人脱离他的优势环境,正常相处一下,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人品真实如何。
还在读书或处于相对闭塞环境的朋友,不要对自己的观点和情绪有太多的自信,很多东西来社会经历几年,挨几次毒打也就发觉自己当初为啥那么可笑了。
毕竟即便有人去银行取钱,突然冲进来一帮劫匪,把她关几天当人质,相处生活几天,都有可能爱上那个拿枪的悍匪呢。
说了这么多,可我前几天坐飞机还是忍不住喜欢了那个川航的空姐。
因为她是我老乡,还主动给我小玩具过来安慰我吗?
不是,因为本人虽然坐了n次飞机,但还是怕坐飞机。那天是个小飞机,气流也湍急,我还坐机尾,把我给抖得面如土色。
在危险封闭的小环境里,我怎么会不喜欢这里面的工作人员。

 

 

【7】王贾陈 

真的有大把大把的“听话主义者”,他们心里哪还有什么法律和正义,哪还讲什么事实与道理,总而言之两个字--“听话”,所有的不良后果都是你不听上边话造成的,如果你听话,不出门不抱怨不上网求助,疫情早结束了。这也难怪,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排第一的就是听话,听家长话听老师话,家长是个傻子也要孩子听自己话,老师说的不对也要学生听自己话,长大了自然都学会了听话,至少是听上边的话听权力的话,前后矛盾要听、不讲道理要听、没有逻辑也要听、触犯法律还要听,不仅自己听话,还要别人也听话,叫你居家你就别出门,叫你静默就别抱怨。你不听话,官方还未表现出来,听话主义者也要想方设法把你举报了,如果有机会可能还想让你体会下人民专 政的力量。听话主义者应该还有一个名字,我称之为“不自觉的奴才”。

 

 

【8】【90年代计划生育】这些照片拍自陕西临潼。摄影师侯登科:“那些哀求工作队的老人的面孔,那个哭泣地守着自己的洗衣机不让抱走的小姑子,那个叫喊着的老太太……我拿着的相机犹如刀子,下不了手,我没有拍下那些场面,那些人,那些让人心灵不安良心撕扯的情景……”

 

【9】叶三 

在被问及为何作品中很少出现黑人角色时,伍迪艾伦说,“因为我对黑人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塑造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角色。事实上,我的角色都是非常局限的一类人,他们大部分是来自上流社会的纽约客,受过良好教育,但神经质。这几乎是我塑造过的唯一角色,因为这是我唯一熟悉的人物形象,对于其他我都不够了解……我的目的是把电影拍得精准……我只是在描述我经历过的、对我而言具有真实性的事实”。

 

 

【10】第二个假想和第一个假想类似:如果冷战不是欧美阵营胜利,而是苏联阵营胜利,世界会怎样?大家都知道,美苏冷战,现实中的结局是苏联的瓦解。但是,如果结局是反过来的呢?如果是苏联胜利了,那么后冷战时代还会有同样的全球贸易自由化热潮吗?中国还会加人 WTO 吗?还会成为世界工厂吗?脱贫的速度还会一样快吗?对此我表示怀疑。可能有人会说,苏联不也有华约组织吗?但是,大家都知道,华约最后闹得四分五裂。更重要的是,苏联阵营所奉行的意识形态,很大程度上是反自由贸易的,所以,很难想象在一个由苏联主导的世界中,会有同样的经济全球化浪潮。————刘瑜《可能性的艺术》

 

【11】田浩Ty 

由于事实总是嶙峋的,真诚往往显得磕磕绊绊,乃至于听上去像是谎话。反过来,撒谎倒像是真诚的,因为可以用谎言自由填补事实空缺的部分,直至让一件事情听上去无限趋近于完美的圆。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