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569】海燕综合症

xilei 发布于 2022-8-3 17:55:00

【1】某个张佳玮 

烘托氛围啥事都捧着说,啥事都能夸出花的人,古代叫做帮闲。
帮得拙的人,费力不讨好;帮得巧的人,左右逢源。
《金瓶梅》里最可恶的人应伯爵,就是个帮闲。
西门庆结拜十兄弟,应伯爵年纪比西门庆大,却非要觍颜当西门庆二弟,而且极直白地说,“如今年头,只好叙财势”。
之后白嚼愣蹭,狐假虎威,揩西门庆的油水;什么都能找到角度夸,从头夸到尾。
西门庆娶了四弟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应伯爵还非请求拉出来见见,面对着四弟妹变了大嫂,应伯爵还能没口子地夸:
“我这嫂子,端的寰中少有,盖世无双!休说德性温良,举止沉重,自这一表人物,普天之下,也寻不出来。那里有哥这样大福?俺每今日得见嫂子一面,明日死也得好处。”
到李瓶儿将要过世了,西门庆看棺木;应伯爵见了,又是喝彩不已:
“原说是姻缘板,大抵一物必有一主。嫂子嫁哥一场,今日情受这副材板够了。”
李瓶儿从嫁进门到进棺材,红事白事,应伯爵总有法子给你圆回来说好,丧事都能说成喜事,还夸得头头是道。
但西门庆还真需要应伯爵:没了他不热闹。
酒席宴上,他会说笑话,会捧着说,能打圆场,能解围。能给桂姐下跪,肯挨爱月儿的耳光。场面上的人,总得要个氛围组嘛。
毕竟,能一直捧着说,也算种才能。
就像应伯爵帮闲西门庆,西门庆说啥他都捧着;西门庆自己拜的干爹蔡京,蔡京也很擅长捧着说。有一次徽宗席上,拿出玉盏玉卮说:“欲用此,恐人以为太华。”
蔡京赶紧说:“我出使去契丹,看见玉盘盏都是石晋时物,拿来跟我夸耀,说南朝没这个。如今拿来上寿,于礼无嫌。”
还劝徽宗:“事苟当于理,多言不足畏也。陛下就该享天下之奉,区区玉器,何足计哉!”
多会顺着说啊。
当然,如果只是捧着说以谋富贵,却也不碍。揣摩嘛,传达嘛,不寒碜。
高俅自己帮闲出身,他家高衙内也养帮闲,里头也有几个脑子还是正常的。当日高衙内见了林娘子要耍流氓,林冲赶来,帮闲的赶紧圆场:“教头休怪!衙内不认得!多有冲撞!”这就是只贪点好处,良心还没坏透的帮闲,不至于看热闹不怕事大。
至于另一位无耻帮闲富安,为高衙内策划坑了林冲,后来死在风雪山神庙了,也不必多提。
但有些帮闲的,比较阴险。
还是那个应伯爵。
比如他吃着西门庆的饭,倚着西门庆的势,捧着西门庆的话说,却并不全为西门庆打算,却忙着投机。
西门庆不认识李桂姐,他去帮着梳笼,自然得了好处;西门庆娶了李瓶儿,他帮着夸;就在同一回书里,他看下雪天,便去忽悠西门庆:
“哥,咱这时候就家去,家里也不收。我每许久不曾进里边看看桂姐,今日趁着落雪,只当孟浩然踏雪寻梅,望他望去。”
平白无故,让西门庆高兴起来了,就去了。
然而不巧,西门庆到院里,撞破了李桂姐跟别的客人玩耍,气坏了,闹了一场回家。
而应伯爵受了李桂姐家烧鹅瓶酒,又来代表李桂姐家给西门庆赔不是。
应伯爵自称自己骂过了李桂姐,求西门庆重回院里去快乐,西门庆不肯,应伯爵急忙跪了:
“不争你不去,显的我们请不得哥去,没些面情了。到那里略坐坐儿就来也罢。”
烘托起气氛的也是他,害得西门庆心理落差气一场还是他。最后两边找话圆,得了西门庆和李桂姐两边好处的,还是他。
至于他多为西门庆着想,却也未必。西门庆一死,应伯爵转身就跑去跟了别人,还忽悠新主人赶紧买了西门庆的老婆。
毕竟是能从李瓶儿红事夸到白事,处处都能找到角度打圆场的人。
段玉裁说:
巧谄捷给,是谓佞。

 

 

【2】兔主席:胡锡进是缺乏判断的,也缺乏准确的消息源

 

【3】@许子东

轉別人的貼——-
这个词不管怎么翻译,用英文都无法传达出中文里这么丰富的含义,我看了很多关于「窜访」英文翻译的讨论。
有人说可以翻译成 「Dirty Visit = 肮脏的访问」,但是这样翻太直接,表达了反对,但是没有翻译出「窜访」嘲讽感。
还有人说可以翻译成「Dark Visit = 阴暗的访问」或者「Mousey Visit = 像老鼠一样的访问」,这两种翻译表达出了「偷偷摸摸」的感觉,但是缺少了一点反对的气势。
还有一种翻译是「hither and thither visit」,「hither and thither」有「到处、忽此忽彼」的意思,传达出了行程飘忽不定、目的性不强的感觉,但是这个词有点太温和了,用在这种场合不够强硬。
所以还真的很难找出一个合适英文词组,既简短、又能完全表达出「窜访」的中文含义。有没有英文好的同学集思广益一下,这么有趣的词不让佩洛西知道的话有点可惜了。

 

这词造得就不合理。访是专程探寻会晤,窜是偷摸盲目乱跑,专程乱跑逻辑矛盾阴阳怪气。闭门撺掇非主流蠢话,就别瞎折腾翻外语啦,哪个文明人稀罕了解这点博大精深小聪明?这种鸡贼行为本身就是窜改基本语义,还假模假式外交发言新闻联播群众热议,我看是砸脚发癫新话窜播聚众意淫。

 

 

 

【4】2049年的世界 

接下来的对台日常工作怎么搞,我提几个建议:
1、真别惠了。
2、从思想上认清只有穷台才是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一切对台日常工作,包括某办、台研所,都应该围绕这个方向来展开。
3、在经济层面,从国家高度对台湾龙头企业展开人盯人式的逐个爆破,大力扶植国内企业“去台湾化”,大力扶植台湾龙头企业的大陆竞争对手,可以通过行政、税收减免、政策扶植、推动行业重组等多方面去入手。这种竞争可以不以短期经济利益为目的,就是要搞死台湾的支柱企业,哪怕亏本倾销,也得把你干掉或者逼迫其转移到大陆。把产业从台湾转移到大陆来,还能提升大陆这边的就业和薪资。
4、对那些台湾还占据明显优势的行业,国家牵头整合资源搞攻关,争取十年之内能赶上台积电,每多拿来一个高技术行业,大陆这边的内卷就轻一分,台湾的内卷就重一分。惠的实际效果如同资敌。
5、KMT没有任何统战价值,是应该首先被消灭而不是被拉拢的。
6、某办的职能不应该是服务台湾人,而应该是如何削弱台湾、混乱台湾、渗透台湾。
7、不要再自欺欺人,不要为了维护台湾或台湾人的形象,或者维护某些其他因素,而营造出一副虚假的“一家亲”表象,否则会为穷台增加大陆这边自己的阻力。
8、应该关注台湾当地人民疾苦,台湾破事多了去了,黑恶官匪一手遮天,民众深受其苦,我们这边有何反应?有没有借机喊话,争取民心?倒是整天被台湾方面搞进攻,去攻击我们的社会治理。台湾出什么坏事,只要和独无关,我们自己就安静如鸡,对伪政权的治理说都不敢说,如何能争取到台湾人心?
9、要注重渗透台湾基层,不要再重蹈香港覆辙。
10、台研所裁几个吧,别浪费钱养那么多漕工了,如果经费实在过多可以分给我。

 

 

【5】于赓哲 

退休人员在舆论方面发挥余热的正反两个案例:
正面案例:秦汉商山四皓,这四位老者准确说不是退休,而是隐居,拒不出山任官。刘邦延请也拒不从命。后来刘邦宠爱的戚夫人要求刘邦立自己所生儿子为太子,废掉现太子刘盈。吕后恐惧,找张良出主意,张良建议利用商山四皓。于是一次宴会上,刘邦突然发现商山四皓站在太子背后,并且口口声声说太子仁厚,于是刘邦告诉戚夫人,换不成太子了,因为商山四皓代表民意,太子羽翼已经丰满。
这事说白了,就是张良懂刘邦,明白刘邦并不想真的换太子,但是要有个合适的台阶,那么商山四皓就是一个合适的台阶,让皇帝能顺利解决此事。刘邦真的在乎民意?在乎民意的话,他也不会延续秦代挟书令,又设置“妖言令”,商山四皓的事就是一场心照不宣的戏。
反面案例:清朝乾隆尹嘉铨案。尹嘉铨以大儒自居,本来已经致仕,安享晚年。但是此人一贯好名,自视颇高,于是给乾隆上疏两封,为自己的父亲、大儒尹会一请谥号,此事已经引发乾隆不满,另又请求重新设置文庙从祀,请求将自己父亲与开国功臣范文程等一起列入从祀名单,文庙从哲乃是国家礼典大事,乾隆又历来厌恶官员好名,感觉尹嘉铨以“国之大事”的名义左右舆论,于是尹嘉铨这没头没脑的上疏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而且在审讯过程中备受羞辱。
什么时候张嘴,对于致仕官员来说,是门艺术。

 

 

【6】伯林:“在正常的社会中,舆论的变化,无论是自发的,还是人为煽动的,都不会发生在真空里。它会遇到各种已有习俗和传统的抵制,或在某种程度上淹没或稀释于因自由社会中相对不受控制的思想情感倾向与各种陈规旧俗之间碰撞所激起的无数漩涡中。但在苏联几乎不存在这样的随机因素,主要是因为苏联的party和government一直致力于将独立思想消灭于萌芽状态。于是出现了某种真空,任何人为煽动的观点都很容易过头,达到荒谬的地步,最后以自我否定收场。”(以赛亚·伯林《苏联的心灵》,潘永强、刘北城译,译林出版社)

 

【7】李尚龙读书 

最近好多年轻人都得了这个病,这个病叫“海燕综合症”。
我也是刚听说这个病,据说,这个病还有一个学名,叫“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综合症”。
症状如下:天天盼着重磅消息出来,一天没有看到重磅消息,就四肢无力无精打采茶饭不思。
可是,你是否想过,网上的热搜,大多和你无关。
和你有关的事情,无非是那些小事,比如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是不是读了书或者锻了炼。
和你有关的事情,你不愿关注,和你无关的事情,总能牵动你的心。
你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你愤怒感动,那些明星像是你的家人;你深夜无法入眠,为了一个新闻咬牙切齿泪流满面……
但是,你的作业还没做,你的工作还没找到,你和伴侣天天吵架,孩子上学的学费还没凑够,你的父母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人吧,总喜欢关心别人的事情,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
莫名其妙地随大流,闲操心,人云亦云。
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海燕还能飞得很远飞得很高,而你的世界里全是暴风雨。
朋友,关注自己的生活吧。
生活是自己的,和别人无关。
你看到的生活,是别人的,和你无关。

 

 

【8】@幺傻在美国

以前报社有个老编辑,是个台湾通。他说:福建省从1953年就任命了一个金门县县长,名叫梁新民,此人直到1985年退休,一直担任福建省金门县县长,但从来没有机会去金门赴任。福建省始终认为,金门是福建管辖的一个县,只是被台湾省划去而已。我想问问,这是真的吗?

 

@正牌瞎溜达: 54年11月福州以登报方式任命梁新民为金门县人民政府县长,他从此成了因斗争需要而任命但实未到职者之一。此后他的实职在晋江侨办和医校,虚职直至70年北京决定“在金门不设革委会或公社,原人民政府撤建”为止。

 

【9】战争有多烧钱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