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543】唯一例外的是普通百姓

xilei 发布于 2022-6-17 16:39:00

【1】荐见 

读个报。看《第一财经》报道,“赋红码”事件让人们注意到,那些河南村镇银行: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背后的第一大股东清一色儿都是一家:许昌农商银行。
这家农商行的公开资料显示呢,有50个企业股东和23个自然人股东。
然后,人们进而发现,这个许昌农商银行的7.65亿股股权,全都被质押给了开封宋都农商行、鄢陵农商行……这些农村商业银行。
对,连环坑。连环套。
问题是吧,这些7.65亿股权的质押人没一个在许昌农商银行的73个公开股东之列。也就是全忒么都是隐形股东。站在前台的,不过都是代持人。
其中最大的一笔,是河南美景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9850万股给那家开封宋都农商行。而这美景集团显然也不在公开股东之列。
而这开封宋都农商银行,也是劣迹斑斑。一周前刚刚因为7项违法违规行为处罚:违反金融统计管理规定;违反账户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违反人民币反假有关规定;违反人民币流通管理规定;违反消费者金融信息保护规定;违反金融消费者保护内部控;违反金融统计管理规定……
被罚了多少呢?艹。罚了66万元。
这“圆环套圆环”背后还有啥猫腻我是看不懂。不过,这肉眼可见的乱和黑,实在让人目瞪口呆!

 

 

【2】D2O___ 

50岁强奸犯狱中不忘去基辅留学,并且闪现去上海发现了境外势力,太感人了,我真的哭死

 

 

【3】江山·戴老板 

在疫情防控中,有些指令是口头传达的,没有正式文件,下面办事的人凭经验做事,分寸拿捏到位了,把上面交代的事情就办妥了,若分寸失当就翻车了,有的还引起了舆论事件,比如,虽远必朱。
人们感觉体制的运作规律并不符合直觉和常理,但又有其内在逻辑。曾经有位大V讲过一个故事,可以管中窥豹,看看它的运行逻辑。
他说在中部某地,有一个很漂亮的景观,当地和外地企业都喜欢用这个景观搞活动。为此设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来管理,所有申请都必须在这里进行审批。
有一次,一个外地房企要在这个景观举办活动,张贴大幅海报与横幅,还有投影。申请递上去以后,却石沉大海,没有动静。眼看活动日期将近,活动负责人再三催促,哪怕你们说一个不行的理由也行,我们按照要求整改就行,但管理处却始终不予回应。
负责人很着急,以为对方是故意为难,打算疏通一下管理处里的关系。但那边态度很坚决,一不受贿,二不赴宴,三不解释。几经周折,负责人才搞明白,这事和规矩没关系,也不是故意针对他们。主要是活动时间恰好赶上一个敏感期,对方担心会有风险,但这事又不能明说,干脆留中不发,等过了日子再说。
活动负责人急了,再等下去,时间节点就过去了。他提交了所有的活动细节,保证没有问题,但对方还是不答应。现场活动不比影视剧,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不想冒这个风险。负责人到处找关系,最后找到一位老领导。老领导表示理解,让秘书给处里打了个电话。但这个电话打得很有分寸,只说“某某企业有个想法,反映到了某某领导那里,请你们关注一下,酌情处理。”
处里接到电话之后,很是无奈。这句话很微妙。第一,它是一种背书,领导希望你们解决问题,这个面子不能不给;第二,它又不是背书,既无正式文件,也无文字留存。万一真出事了,上头是不背锅的。我只是让你关注这个事情,没说要一定促成这个事情。让你酌情处理,你怎么没酌好?
活动负责人很快接到了处里的口头通知,注意,是口头通知,允许他们举办本次活动。而且提了一个要求,从活动布展到撤展这两天期间,负责人必须来他们办公室呆着。什么都不用做,呆着就行,手机电脑随便用,只是不许离开。
这里有意思的是让负责人留下来当“人质”,既不是故意为难,也不是为了保持及时沟通,而是一个预防措施。
活动如果一切顺利,就罢了。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比如被人投诉,上头打电话到处里,处里可以从容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也已经及时发现了,他们的负责人就在办公室,我们正在积极处理。”
万一出现最极端的情况,比如哪位操作员一时糊涂把自家硬盘里的XX内容投影出去,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处里也可以表示:“这次活动我们没有批准过,申请书还在走流程呢,我们及时在处理违规操作的活动负责人。”
不过还好,活动顺利结束,没出任何意外。在办公室呆了两天的负责人离开时,还带走一份新鲜出炉的批准举办活动的通知书,日期填的是两天前的。
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体制运行的逻辑是一体两面,一面是明文规定,另一面是不成文的潜规则,而且后者的惯性更强大。

 

 

【4】@张宏杰:老舅说,你成天看这个外国书,你看这人名,这个司那个夫的,疙里疙瘩的,你看那玩硬不费劲吗?咱们老祖宗好几千年,写那么多好书,不够你看的吗?

@搞个备用号的新之助:老舅57年说这话,会因为恶毒挑拨社会主义阵营关系而进去;69年说这话,那就是劳动人民的骨头是最硬的,劳动人民最爱国,不知道比知识分子臭老九强哪里去了;84年说这话,会被周围人嘲笑为老古董守旧派;现在说这话,会被他外甥挂在微博上。

 

 

【5】阑夕 

Reddit问答版:你的工作中有哪些事实是大家不知道的?
- 我是一名火葬场的焚烧师,我想说的是,不管我工作得有多么细致,也无法保证你拿到的骨灰盒里只有死去亲人的骨灰,凑某种意义上,他/她在那个盒子里不是孤单的……(指的是会掺杂炉子里其他火化者的骨灰)
- 我在IT运维部门工作,通过重启电脑可以解决80%的日常求助。
- 我是911接线员,在你拨打这个电话时,请一定记得首先报出你的地址,有了地址,我们就能派人去查看出了什么事情,哪怕之后电话中断了,无论如何,地址是最重要的信息,没有之一。
- 博物馆里的大多数化石都是塑料复制品,如果你是一个死灵法师,对着一具霸王龙骨架化石吟唱复生咒语,很抱歉,你的施法注定是会失败的。
- 我在垃圾回收站和慈善机构都工作过,然后发现你们这些混蛋会把很好的东西扔到垃圾桶里,同时把一些狗屎捐给穷人。
- 我是一名厨师,简单来说,你们觉得这顿饭菜的好吃程度,和我在里面添加盐和油的数量成正比关系。
- 我是航运工作者,提供一个可能大多数人用不到的建议,如果你不幸从船上落水且未被及时发现,只要不是距离岸边很近,就不要试图游泳,保持漂浮,等待救援,千万别浪费任何多余的体力,除非海水温度过低,你可以适当的活动肢体。
- 在一家汽车装配厂工作,生产线每中断1分钟,工厂就会损失1万美元,所以确保生产线的运作是重中之重,每个人都厌恶意外,这是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唯一的要求是高中以上学历,每周工作5-6天,10-12小时轮班制,年薪10万美元起步。
- 我是空乘,航班延误了不要朝我们大喊大叫,这是我能解决的问题吗,傻逼们。
- 我是说唱歌手的提词器操作员,是的,就这个职业,可能你们都是第一次听说,你理解的也没错,那些Rapper们并不都是把歌词全部都倒背如流。
- 我是癌症化疗师,最烦那些喜欢打高尔夫球的病人了,因为如果治疗的时间和他们打球的日程冲突了,他们永远选择打球。
- 我是一名理财规划师,我的工作通常是管理客户的心理而非投资,他们的行为方式对其财务的影响远远高于买卖哪支股票。
- 麦当劳员工,作为兼职工作来说其实很不错,时薪15美元,每周工作35小时,可以免费在店里用餐,工作时间可以兑换礼品券和积分,值夜班的话不会很忙,麦当劳还提供低息助学贷款。
- 我是肛肠科医生,如果你的菊花里卡进去了黄瓜、螺丝刀、水瓶——我见多了——请不要隐瞒或是编造原因,这可能会误导手术方案。
- 电台主播,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受到了家庭暴力的伤害,请报警,而不要打电话过来诉苦,我接到过很多这样的电话,并为自己无法解决问题而感到沮丧,媒体无法带来正义,律师、警察、救助机构才是最有用的求助对象。
- 如果你在餐馆打烊前的15分钟内进来点餐,你会和整个后厨为敌,留心饭里的口水。
- 我是酒店安保人员,从监控录像里,我看过你们在电梯里拉屎、在走廊里做爱、在沙滩上斗殴,是的,我都能看到。
- 社交媒体运营,有人指责我们无理由屏蔽了他的竞选广告,事实是他的账户钱包里没钱了,广告自动下线了,有人抱怨他的新书链接被系统标记为垃圾信息,但这是因为他在几百个群里发那个链接并被1/3的管理员拉黑了,你的照片发出去没被点赞不是因为我们他妈的闲得没事做限你的流,纯粹就是因为你的朋友看到了却不想互动,你去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不好意思承认于是就告诉你他们没有刷到的你更新,很多人故意分不清「你是一个傻逼」和「你是一个傻逼,我希望你赶紧去死」的区别,并在因为后者而被禁言时,对别人说自己因为说别人是傻逼而被禁言了这还有言论自由吗。
- 在手术前最好清洗一下你的肚脐,很多人根本不会接触那里,我曾在一位病人的肚脐眼里得到了一只死去多年的蜘蛛。
- 脱衣舞娘前来报道,大多数客人都很孤独,只是想找人聊天,我踏入这行之前从没想过还要兼任心理顾问的角色,听男人们毫无保留的对你袒露一切真的很怪,而这只是因为他们视你为「不真实的」,有一次我脱下胸罩后,面前的男人开始为他死去的一条狗哭泣,还有一个男人在被我贴身跳舞时陷入了他对自己父亲多年以来严酷教育的沉思。
source:r/AskReddit/comments/va1wul/what_are_facts_about_your_job_that_general_public/

 

 

【6】兰小欢 

画两个图吧。这是中国社会最根本的变化之一。两幅图的横轴都是出生年份。
第一:所有女性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从“60后”的5%,上升到了“95后”的54%。
第二: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当中,女性人数目前已经超过了男性。而且学历越高,女性占比越大。专科生中女性比例刚超过50%,本科生中54%,研究生中56%。

 

 

 

【7】阑夕 

我想要一个承诺或者说预期,就是假如,我是说假如,疫情结束了,无论它是以怎样的形式结束的,也无论它在什么时候结束,咱就是说,假如这一天到来了,那么健康码这个系统,会彻底的遭到销毁,不做任何保留或是改装。当然了,在此之前,支持动态清零,支持疫苗推广。

 

 【8】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所谓「稳定压倒一切」的背后是大一统国家治理能力的捉襟见肘,与帝制时代的「息讼」取向一脉相承。「稳定」的实质是通过扼杀多元社会的发展,以节约国家治理成本。黄仁宇说,清朝的「改革与整顿,①纪律与②技术上的成分多,③组织和④制度上的成分少」【序号为我所加】。何止清朝,后世所谓「打老虎拍苍蝇」(在最真诚的情形下),或是祭出「初心」、「使命」之类的话语,正是①的领域,而不断引进数字化管理手段,亦未超过②的范畴。此处存在一个根本性的误解需要澄清:执政集团积极扶植和采购大数据技术,目的并非很多人以为的旨在提升治理能力,而是对低治理水平进行效率上的优化。直白地说,即尽量用可靠稳定的技术手段取代不可靠的、行为难测的和长远看甚至成本不可控的人工,以便更高效地实现「一刀切」式治理模式。
领土广袤、人口多元并不必然制约治理水平的提升,倒不如说是现有治理体制的水准「天花板」有限。上述黄提到的③组织层面,在现实中往往是今天减省一个,明天又新增两个,机构上的叠床架屋日益严重,这一点不难理解。组织对权力和资源的垄断一方面增强了自身吸引力,另一方面它对外部环境的攫取和削弱又会令自身的身份性倾向日益增强,同时还需要有意识的规模扩张来消化内外部之间的张力(尽管它凭借对暴力的垄断无须向外部做多少成员资格上的收买),于是组织规模与资源攫取力度形成一对你追我赶盘旋上升的双螺旋结构,无力也无法停下膨胀的步伐,遑论精简乃至重组。吊诡的是,伴随组织横向上的膨胀现象,纵向上实际参与权力决策的层级却越来越少,甚至常规的、制度性的上传下达通道被弃置不用,另辟全新孔道,这个现象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此处不展开细说。至于在④制度上革新,无论是组织信奉的政治哲学,还是在权力资源上的独大现状,迈出实质性革新的结果只能是埋葬系统自身,更无须赘论了。
那么这个维稳力度推至极限的社会其结局会如何呢?是否像一个压力锅,锅内积聚的气压最终冲破了哪怕是最严实的锅盖?恐怕不会如此。更贴切的场景应该是一个承载圆鼎的桌子,桌子看起来够结实,块头也比圆鼎大出不少,但桌子暗中正在每时每刻流失密度,桌子所流失的质量都被吸纳进了圆鼎,最后的结果便是不堪重负的崩塌。是的,不是炸飞锅盖而锅身大致完好的场景,而是靠自身的分崩离析把负荷的重物拖下水,这无疑是一个灰暗的结局。

 

 

【9】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杰出学者慈禧[doge]

我猜是译者把朱熹(Chu Hsi) 误认慈禧(T'zu-hsi)

 

 

【10】愚杪 

伍尔夫“吐槽”《简爱》这一段太锋利太精彩了,你甚至可以直接提取好几个截然不同的观点套用在如今关于女性网文创作的各种论战中:
【我翻到了第十二章,看到了“招来某些人的非议”这句话,我真是纳闷,夏洛蒂·勃朗特有什么能让人非议呢?我读到简·爱趁费尔法克斯夫人做果冻的时候爬上了屋顶,眺望远方的田野。然后,她开始渴望——就是因为这个,勃朗特才会被人非议——
“世人总认为,女人应当安安静静,但女人的感受跟男人的一样;女人和兄弟们一样,也需要发挥自己的才能,也需要有用武之地;如果受到太严厉的束缚,过着绝对一成不变的生活,女人也会和男人一样感到痛苦;如果那些得天独厚、占尽先机的男人们说女人们只消满足于做布丁、织长袜、弹钢琴、绣花布包,那他们的心胸也未免太狭隘了;如果女人希望打破常规,获得世俗认定女性应守的规范之外的更多学识和成就,为此谴责或讥笑她们的人也未免太轻率了。
“那些时刻,我独自一人,常常听到格雷斯·普尔的笑声……”
我觉得这是一处生硬的转折。突然扯出格雷斯·普尔,未免让人扫兴。行文的连贯被打断了。
人们或许会说,写出这段文字的女人要比简·奥斯汀更有才华,但如果你把这段话从头到尾地读完,留意到文字间的突兀急转,留意到那种激愤,你就会明白,她永远无法把自己的才华完整而充分地表达出来。她的作品注定会扭曲,会走形。
行文本该冷静,她却带了怒火去写。本该笔藏机锋,她却写得愚笨。本该塑造角色,她却写了自己。她是在对抗命运。她怎能不受尽钳制和压抑,乃至早早离开人世呢?
我忍不住开始玩味一个念头:要是夏洛蒂·勃朗特每年能有三百英镑,那会怎样——可这个笨女人以一千五百英镑一次性卖断了几本小说的版权——如果她对这个大千世界、对那些充满活力的城镇乡郡多一些了解,多一些人生阅历,与更多同道中人多些交往,结识更多各色人等,那又会怎样呢?
在那段文字中,她不仅指出了自己作为小说家的不足,也点明了那个时代所有女性的欠缺之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如果不是在寂寥地眺望远方的田野中消磨天赋,如果允许她去体验、去交际、去旅行,她的才华将会换取何其丰盛的收获。
但她不能去,这些事都是不被允许的,都是被禁止的,我们只能接受一个事实:《维莱特》《爱玛》《呼啸山庄》《米德尔马契》,写出这些出色小说的每一个女人都没有更多阅历,顶多只能进出体面的牧师的家门;这些小说都是在体面家庭里的共用起居室里写成的;而这些女人们穷得连纸都不能一次多买几叠,好去写《呼啸山庄》或《简·爱》。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小说都会有败笔。想象力过于紧张,不堪重负,摇摇欲坠。洞察力也混淆不清,不能再辨明真假,无力维续这种时时刻刻都要求调动不同才能的繁重劳作。
但看着《简·爱》和其它小说时,让我思忖的是:小说家的性别怎么会影响到凡此种种?女小说家的性别怎么能妨碍她的真诚,亦即我所以为的作家的脊骨?
从我摘自《简·爱》的那段文字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怒气削弱了小说家夏洛蒂·勃朗特的诚挚。她偏离了本该全心全意去写的小说,转而去宣泄个人的积怨。她想起自己本该经历却极度欠缺的生活——她想自由自在地周游世界,却不得不困在某个教区牧师的家中缝补袜子。愤恨油然而生,她的想象力也因此偏离正道,而我们察觉得到这种偏离。】
伍尔夫认为与傲慢与偏见相比,《简爱》行文中的愤怒与作者本身存在感更明显了,这是缺陷但又不是作者的错,甚至乎是基于时代进步的必然。
我其实下意识发散了一下,联想到现在的女性创作批判。跨越百年这种建立在现实中的遗憾其实依然存在,近几年因为国内女权意识的爆发,不少女性作者会将一些愤怒与不甘,都宣泄于小说之中。愤怒固然是一种力量,只是有的作者能让情绪融入剧情与角色,有的是角色被道理和观点所绑架。尤其是当这几年观点输出型的小说越来越多,大浪淘沙之下就更明显感受到不少文是只有情绪无内容,空有角色却无塑造,我能够感受甚至共情到作品后的作者最直接的情绪,却失去了一些对小说本身的共鸣。
但这不怪她们,归根到底所有愤怒与不甘正是因为现实中无法实现才会出现在虚构的小说中。写作本来就是一种特权,一种力量,从1617世纪的贵族夫人专属到19世纪的女性写作风潮,表达权也是一点点获得的。所以现在很多针对女性创作的一些批判,我觉得就如同自由站在书店中对着简奥斯汀的小说吐槽“女人只会被这种吹捧嫁人的浪漫小说洗脑”一般滑稽。在女性能够独自出门、接受教育前,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时间与房间来写作,走过千山万水随意阅读万卷书的当代女权主义者本身就持有前辈无法比拟的特权,更别提哪怕是相同时代每一位创作者自身所处环境也差异巨大。
当然也不能简单粗暴地相提并论,毕竟这段更想表达的是碍于社会条件,当时的女性几乎不可能拥有“真诚”写作的心境。她们的视野被限制在有限社交的家庭内难以超脱;她们的才华被怒气冲淡,难以施展。现在,女性写作基本上不再是奢侈,而我们也想要的更多,这很合理。

 

 

【11】1995年亚视包青天里包拯对“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反驳,这是咱们30年前热门影视剧的价值观。 

 

【12】「 既然权力意味着『参与统治过程』或『参与决策过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清代中国,地方权力只在官吏(正式政府)和士绅(非正式政府)之间进行分配。我们已经详细研究过的所有群体的行为及其互动,表明了他们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由于紧张常常刺激着变革,我们自然就会问:为什么在中国这种紧张没有导致显著变革? 我认为,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就是,所有这些群体,都在现行体制下获得了最大回报;唯一例外的是普通百姓。因此,尽管会有紧张,他们却没有兴趣去改变现状,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社会和政治秩序中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这种稳定性,只有在民众的不满激烈到足以升级为公开暴动的时候才会受到威胁。但只要他们的不满没有转化为有效的行动,现状就仍将维持下去。」(瞿同祖,《清代地方政府》,pp.288-89)

 

【13】吴显庆教授 

在征地拆迁中,地方政府用“混混”来推动拆迁几乎是常态手段,开发商也利用“混混”,从而出现“暴力市场化”的趋势。“混混”可以以暴力和暴力威胁为基础,采取各种边缘或非法手段进行强制拆迁。“混混”也用各种直接或间接的暴力方式,恐吓、逼迫拆迁户撤离房屋,接受拆迁方案。江西某县,针对某老年拒迁户,“混混”连续数个晚上深夜到老人房子外面播放恐怖音乐,老人最终不堪骚扰而同意搬迁。在湖北某县,有“混混”特意买来多条无毒的蛇,隔三差五放一条蛇到某拆迁“钉子户”家中,拆迁户也因害怕而搬离房屋。在湖北某市,“混混”开办的拆迁公司,用挖掘机在拆迁户的墙角处慢慢挖,“挖得人胆战心惊”,从而同意拆除房子【作者 | 陈柏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来源 | 《思想战线》2018年第5期】

 

 

【14】柳叶安安 

前几天我们路过一个大型火锅店。
火锅店灯光是暗的,只有一个店员在擦玻璃大门。
我斗胆上前:“能堂吃吗?”
店员轻轻地问:“你们几个人?”
我也不由自主放低了声音:“三个人。”
店员左右一看,轻轻地说:“请跟我来。”
我们扫了场所码,验过核酸码,穿过昏暗的一楼,来到灯火通明的内侧二楼,里面座无虚席[允悲],每桌都在喜笑颜开地吃火锅。
我说:“现在允许堂吃吗?”
店员说:“允许的。”
我很诧异,“那为什么我们要偷偷摸摸?”
店员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餐馆都这样。”[二哈]
我有一种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感觉,真刺激[笑cry]

 

凤影焰:哈哈哈哈,上海不愧是地下工作的重症

奇怪de你:前几天路过一家店,老板独自一人站在一楼前台,问他能不能堂吃,老板说熟人可以,再问他如何能成为你的熟人,老板说我们现在就很熟啦[笑cry]狡猾的商人

耗子给猫当三陪哦:刺激性消费[偷笑]

WTFLOLOMG:我擦着不变的玻璃 是为了配合你到来 在慌张迟疑的时候 请跟我来 别说你不用说 现在餐馆都这样 [二哈]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