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519】当恶与善捆绑出现,人们却有可能为它慷慨解囊

xilei 发布于 2022-4-29 16:28:00

【1阿龙哥BLOG 

过去的30天,上海已花掉多少钱
☞ 核酸,55.34亿元
☞ 抗原,20.75亿元
☞ 方舱,60.64亿元
过去的30天,上海少收入多少
☞ 税费,40.28亿元
☞ 房租,100亿元
毛估合计:277.01亿元,虽然不是官方统计的精准数据,但估算结果也是能够说明问题。再简单推算,也就是说每过去一天就是9个亿用掉了。
当然如果你把GDP算在里面就更夸张,每过去一天,我们就在和127亿元说再见。
就算是你看文章的这2-3分钟,2646万没了。
可以看到,经济停摆和财政支出,这两项正在双向透支城市的“储蓄”,这也是上海这座城市正在付出的成本,可以说非常非常的昂贵了!

 

 

【2】孙哲GRAZIA 

这几天的心情,可用“麻木”二字来形容。麻木并不是没有感觉,而是压抑某种感觉。为了什么?为了先活下去。压抑愤怒。压抑悲悯。压抑哀愁。因为所有这一切都看不到边际。只能“麻木”,为了保存体力。
据说有缓慢解封的迹象。外面已经安置好了四千个核酸检测点。如果我理解的没错,每48小时是一个核酸时间节点,阳了继续方舱改造。同时暂时恢复部分经济活动,繁华也是点缀。毕竟朝鲜也有豪华商场和酒店。报复性反弹消费大概率是妄想。我都要考虑杜绝一切非必要消费。不想再努力工作。一切都是谎言。以聪明、勤奋、幸运,得到的中产富裕体面人生,在轰轰烈烈的“防疫”运动前,破碎了一地。想想过去的收入,多大比例都依法纳税,换来的是什么呢?铁锁。暴力。硬隔离。漏雨的方舱。和于无声处的,无处不在的恐怖。我宁愿节衣缩食,疲倦而厌恶,让革命小将担负起国计民生的任务。虽然他们只会掠夺,不知创造。——更有可能他们也不过只是韭菜。还不如韭菜。是大粪而已。
我的朋友,一家阳了几口的,也尘埃落定,决定全家,不管阴的阳的,都去隔离。斗智斗勇,得到了去酒店隔离的机会,算是不幸的万幸。上海女性平日里柔弱而嗲嗲的,关键时刻有母狮一般的魄力,保护家人,在自己的眼皮下,双翼展开,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下。由此也可见,大多数人对于病毒的态度,并不恐惧,恐惧的是防疫政策的二次灾害和不可控。宁愿一家人在一起。阳就阳了。也要在一起。在一起。一家子在一起。此情此景,不在此间,不在此时,不解此意。
几乎每天都听到自杀的事例。排除网络的,与自己不认识的案例,我所知道的朋友的小区可以确凿的,就已经有三例。我和朋友们每天在群里互相鼓励打气。说笑话。要笑看人生。就算此刻哭着,也要笑着。哭着笑着。以柔韧对抗恶风恶雨。这就是“麻木”。
我们楼里仍是封控楼。大家也都“麻木”,只能靠团购解千愁。火锅。炸鸡。可乐。一切令人暂时忘忧的。也许外地群众会质疑:这时候还要挑三拣四。为什么不?我们犯了什么法,不能要求“活着”之外的需求?即没有既期望于外地人民的支援,虽然感恩,但其实我们只需要恢复物流,大部分上海市民有充沛的购买力,至少吃喝不缺预算。我需要:手冲咖啡、新鲜牛奶、希腊式的酸奶、刚烘培好的全麦面包、泡菜、伊比利亚火腿、活鱼活虾,等等一切一切一切。
我们值得拥有。我们不会让人轻易夺走。一切都是劳动所得。文明的花朵。——更何况救援物资也未见得就顺利到达市民的手中。有些有。有些就是没有。有些偶尔有点(我所在小区)。越是需要物资的,比如老小区,比如真正需要救援的外地打工人聚集的区域越是没有。一个一个的黑洞。全靠自己。不平等,在此刻,愈发放大。权者欣喜。中产埋头自救和安乐。普通人在熬。
熬。就是暂时的“麻木”。不是忘却。也不会谅解。埋在心里。为了唤醒灵魂的冰冻。先麻木一下。睡一会儿。

 

 

【3】小羊爱吃酱肘子 

⠀⠀
请网友在此评论区自助刊登曝光
因微博IP属地透明被下头人士利用此功能
对用户进行私信或评论骚扰的真实案例

发这条微博的目的是:希望研发这个功能的产品经理能够看到,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和想法,到底在全平台的范围内引导和滋生了多少潜在的犯罪动机和已经发生的事实罪恶。

 

星之卡比不吃汉堡:就在刚刚[笑哈哈]

 

 

LANAB_:不敢说话[作揖]

 

 

【4】唐不闻 

我们都知道,有一部分网友认为万事都有其复杂性,所以不以非此即彼的逻辑随意攻击他人,而另一部分网友只会简单的二元分类,非敌即友,非友即敌。公开所在地有什么作用呢,作用就相当于给了后者这部分网友又一把简单的武器,和又一条攻击的理由。 以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现在是“不在境内,必有阴谋”。

 

 

【5】羅浩志瘡膏 

万万没想到!那个同济大学的红蓝勇士(图1),竟然是我的微博好友@没有2的JZ [允悲](已自证,下面简称2JZ)
既然近水楼台,那我就问了他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
我:先问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学校没有以任何方式搞你吧?
2JZ:没有。到现在为止,我很好。
我:当时是全员闭麦,但是还能看到你的共享屏幕?
2JZ:是的,我申请开麦没用,后面想到可能还剩下这一条路,所幸。
我:屏幕共享倒是可以随便共享?
2JZ:我被踢出去之后应该就不行了吧[笑cry]
我:哦……原来被踢出去了。
2JZ:肯定会踢的。
我:那个发布会是自愿上会的是吧?
2JZ:嗯。人还挺多的,毕竟大家对这种发布会还是比较关注。但其实我本来想反映的问题不是猪肉,是洗澡。
我:这样吧,你大致说说事情的全部经过?
2JZ:我们4.2早上紧急封楼取消补课,4.5晚上通知不要出宿舍、浴室关闭,一直到4.14才以3天轮1次的频率开放。然后4.25早上,之前一位留观的同学抗原异常,全楼紧急制动(晚上确认为阳)。
2JZ:理所当然浴室也停了(本来25号是我这层楼洗澡的……),然后25、26两天我们志愿者穿大白跑上跑下搬垃圾、送饭、运物资,衣服湿透了。我是26号凌晨去厕所勉强淋了下身子。26中午开发布会,我就想提一下洗澡的问题,因为别的封控楼也不准洗澡,卫生隐患确实有。谁知道不能开麦……几乎从会议一开始就有同学在聊天区骂,然后主持人完全不在意,继续讲。我实在绷不住了,就做了那张PPT。
我:上海是南方城市,现在已经挺热了吧,感觉不洗澡很难受了。
2JZ:您是广东人,我是海南人,还用多说什么吗。。
我:懂的……咱一天不洗澡都难受……
2JZ:我承认我是因为自己一时上头发的PPT,但是之前也确实想过别的同学,肯定也有人这个诉求。这还是第二次会议,上次也是聊天区骂声一片,几十分钟的会开完啥也记不住。全靠入驻楼里的辅导员老师们发布具体消息,领导真的没说过几句。要是说当志愿者苦、累,我自己认了,因为至少看得到是在给大家帮忙,而且老师们比我们学生志愿者更辛苦。
我:从你提供的消息来看,你的做法实属无奈之举;从疫情之下学生应得的权利来看,你的发言代表了很多贵校学生的想法;但是措辞可以更文明,公开爆粗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取的。不过就我个人来说,你的做法是很值得敬佩的。
2JZ:是的冲动了,现在回想起来最坏的影响就是当时想法片面、只看到了学校。然而受苦的又何止我们一所学校呢。
我:是,你们是同济大学,是全国最优秀的学府之一,受到的关注肯定会更多。其他那些没那么有名的,无论多委屈,可能只能继续“默默无闻”了。
2JZ:现在又有新的问题。我们楼3天前出的事,旁边一栋非封控楼昨天晚上就让大家自己走去食堂打饭。据我所知在25号之前组织过出楼放风的只有我们一栋楼,虽然也不一定就是外出的问题(比如4.5的封楼就是有位同学前9次阴第10次阳,也有同学已经讨论了物资/早餐豆浆携带病毒的可能),但是如此急迫地放人出楼多少会让人迷惑。那栋楼里昨天下午有很多同学拒绝出楼,虽然最后应该是因为意见不统一,最终还是去了。今天中午他们仍然要外出打饭。学校还打算推广到更多非封控楼。我不理解,给老师们补个汽油钱很难?
我:受苦都是老师和学生,校方应当听取你们的意见。
2JZ:唉,大象难转身可以理解,非常理解,但是你不至于连叫一声都困难吧?
我:说回你那个PPT事件吧,这个事情后续是什么?
2JZ:26晚上到27早上是人民群众的创作高峰,现在的传播范围和猪肉事件差不多并排了罢。我完全没有问题,无论心理、学业还是生理上。
我:老师和辅导员有找你谈话吗?
2JZ:有的,让我不要有太多心理压力,注意保护好自己,都是很好的老师。
我:那很好。老师和同学都是怎么评价这个事情的呢?
2JZ:我接触到的信息90%以上都是理解支持。也看到几个“老师”(引号是因为但凭截图无法验证真假)的维/稳式发言,我只想说不够看。过去这不到48小时的经历,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非常的感动,非常的喜悦。
我:哈哈哈哈哈哈。
2JZ:昨晚还有一次危机,我完全不知道这张图(图2)是谁做的谁发的,只能确定完全没有我的授意。在各班班长的鼎力相助下勉强是压住了,没喊起来。昨晚我害怕了,一旦喊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梗图创作已经抢下了很多热度。现在要做的是稳住基本盘,不能掉也不能涨,严防事态失控。
我:的确。
我:那图3有说错吗?
2JZ:1.“层出不穷”略微夸张,事实是平均下来大约每栋楼有1个阳;
2.学生宿舍有十余栋楼,各楼之间具体管理措施有差别,“7+7”转为非封控楼之后可以洗澡;就我所在的楼而言没有强行安排全员志愿者,此前一直是我们第一批十几个楼层长+常驻志愿者在劳动;
3.不了解,恕不能评价(但是我个人从26号至今平安无事);
4.我参加过两次校级的大型发布会,至少现场如此,评论区一片混乱;不过宿舍楼内每天晚上的小分队例会气氛很和谐,大家都在群策群力;
5.我是班长&志愿者,不够优秀,还算热心[允悲]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班长!谢谢,辛苦你了。
#同济大学回应学生盒饭吃出虫卵异物#

 

【6】Amy是只小猫咪 

其实我了解为什么某些男性网友为什么听到 #2022毕业生男生签约率是女生两倍#会欢呼雀跃仿佛过大年。因为他们认为:把女人全挤出去就没有女人跟我们抢工作,我的工作肯定更好找了吧?他们没想到的是:之所以女性被挤出就业市场,是因为蛋糕变小了。
经济下行,就业岗位缩减,因此资本家率先将雇佣成本更高(需要怀孕生育)的女性舍弃以降低成本。接下来呢?会是谁出局?当然是能力不那么强的男性——也就是为女性出局而欢呼的那些。
除此之外,女性出局的影响当然不会局限于女性群体本身,因为绝大多数职业女性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她们基本都需要或正在与男性结合组成家庭。请记住:社会最小单位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家庭。当家庭中的女性出局失去经济来源,单个家庭的总资源需求不变,因此就需要家庭中的男性拼命去跟其他男性竞争以获得更多的资源以维持家庭运转。
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还要我一句句掰碎了讲,即便如此某些雄性的小脑袋瓜子可能还是看不懂。
长远来看,女性获得社会资源的能力下降还会影响两个关乎「国运」的重要指标:人口出生率和育龄女性数量。就现在而言这两个数据的难看程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为了与同工作能力水平的男性竞争同一岗位,女性需要降低自己的雇佣成本以增加竞争力——也就是不婚不育,不让家庭分走精力,全身心投入职场。而男性需要独自负担整个家庭经济来源的巨大压力,也必然导致生育率的下降。
女性预期获得的社会资源更少,社会地位更低,但是女孩的养育成本与却男孩持平。养育孩子的父母很难不会用脚投票,选择生育预期回报率更高的男孩作为后代。总而言之就是性别选择就会更严重。
总之,出现#2022毕业生男生签约率是女生两倍# 这种新闻对女性当然是可怕的噩梦,但对男性又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工作更难找,意味着家庭负担更重,意味着更不敢生育后代(尤其是生育女孩),意味着未来老婆的数量更少。
我真不知道男的有什么可高兴的。蠢货除外。

 

【7】理查德亚当斯的月亮兔子 

我忽然想起《纽约时报》的评论也会显示用户属地,心头一惊,赶紧查了一下。纽时也是以“维护网络社区秩序,用户须对评论负责”的名义,要求评论人填写用户名和属地(location)。但是,location由用户自行填写,还可以编辑,而不是强行显示ip地址且无法关闭或修改,这就与微博完全不同了。

 

 

【8】兰小欢 

学经济,就要学懂钱的语言,看懂钱的流动。微观财务报表、宏观金融市场和货币、以及国际资本流动,都算基本知识。钱的流动,是最接近“内幕消息”的信息,很多时候甚至比“内幕”更可靠。
这是经济和其它学科相比最大的优势。别信什么“经济学帝国主义”,最后学了一堆用数学符号重新表述了一下的社会常识,还把人情世故都学没了。 

 

【9】「 人们放弃自由的时候从来不是因为热爱专制这种“恶”,而是因为人们在热爱自由的同时相信有更高的善值得追求,比如平等,比如正义,比如认同,比如面包,比如救亡,以至自由作为次要的善可以“暂时”被舍弃,从而换取那个更高的善。甚至这种“交换”可以被表述为:牺牲暂时的自由来获得长远的自由,牺牲形式的自由来获得实质的自由。这或许可以被称为政治当中的“善恶捆绑销售”原则。我们知道,如果有人在街上向我们兜售堆酸苹果,我们多半不会去买,但是,如果有人把一堆酸苹果和一堆甜樱桃放在一起,说买五斤苹果、送五斤樱桃,那我们可能就一个箭步冲过去买了。在任何国家,面对民众,恶都是很难被推销的。打压异己、剥夺自由是一种恶,直接推销它很难奏效,但是,当恶与善捆绑出现,人们却有可能为它慷慨解囊。」(《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30讲》,p.94)

 

【10】生活在线下,答案在街头
在当代,尤其是这个社交媒体的革命潜能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时代里,这些文本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们使我们追问,什么样的相遇在今天才是可能的。更具体说来,什么样的相遇才能够带来新的形式、新的反抗力量,以及它们会在哪里发生——在什么样的空间或时间?今天网络上交换和流通的信息,有多少不过是萨特所称的“实践向实践惰性退化”的放大?风行全球的博客中有多少——光个人博客就有几亿个,往往以抵抗者的语言标榜——实际上等同于德波所注意到的普遍的孤独症?诚然,政治行动主义意味着创造性地运用现成的工具或资源,但工具本身不应该被想象成具有内在的救赎价值。列宁、托洛茨基和他们的同仁们在 1917 年的革命中都利用了手头所有可资利用的通信技术,但他们从来没有把它们上升到特殊的神圣的高度,认为这些技术就能左右一整个历史事件的进程,而互联网激进分子(cyberactivists )正是如此鼓吹社交媒体在最近的社会运动和起义中的作用的。一旦网络被神化,罩上近乎魔幻的光环,就像陷入了一个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想当然地以为弱者能
从中获利。这种和平主义的神话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技术之所以会有赋权的特质,都是有原因的。维护全球秩序的警察机构只会对那些激进分子感激涕零,后者心甘情愿地围绕互联网进行组织,如此一来,他们自觉地把自己禁锢在网络空间中,使得国家对他们的监控、破坏和操控变得比在现实社群和地方更容易了,因为在现实社群和地方,双方需要发生实际的接触。如果某个激进分子的目标是实现彻底的社会变革,那么当前被广泛运用的电子媒体就并不是没有用武之地——但只有在它们从属于网络以外发生的斗争和接触时。如果网络不能为现存的、由共同经历和亲近的社会关系服务,那么它们将不断地重造和加强其固有的分离、不透明、虚伪与利己主义。所有把社会媒体当成救命稻草的社会动荡历来都只能热闹一时,最终变得无足轻重。

——乔纳森·克拉里,《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pp.168-70

 

【11】微路

微信封闭模式地方保护主义,搞了个【不互联网络】
微博威胁用户少开口,搞了个【不社交媒体】。
都是最美逆行,它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12】9号选手9:同学们基本都交卷了,只有我还在奋笔疾书。尽管后面的题我也不知道答案对不对,但我相信,只要字写得多,卷答得满,老师一定会认为我是好学生,肯定能得不少印象分。别看已交了卷的在操场玩得欢,等卷子批出来,他们一定都会朝我投来羡慕的目光。一想到这,手里的笔禁不住划拉得更快了。


GKSZF:一想到这儿 忍不住偷着乐了起来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