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61】真正的,故事是第一位的

xilei 发布于 2022-1-9 10:30:00

【1】木遥

最近读过的最好的一篇关于 web3 的批评文章是这篇:O网页链接
目前还没有看到中文社交媒体有人谈到这篇文章(在推上已经很火了),简单整理一下。
作者 Moxie 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他像每个初尝 NFT 的人一样自己做了一个图片,mint 成 NFT放在 opensea 上卖。但他注意到 NFT 本身对这个图片并没有任何核查,本质上来说只是存储了一个指向图片地址的链接,所以他就特地把这个图片的服务器设置为对不同的 ip 展现出不同的样子,你在 opensea 上看到的和你买来以后自己看到的会是两张不同的图,opensea 上显示的是一个炫酷的数字艺术图片,你买到之后显示的是一坨屎。
(他的出发点并不是骗人,他只是在验证这种情况是可以做到的。是的 IPFS 之类的服务可以避免这一点,但没有人强制你用 IPFS 来做 NFT。
然后好玩的事情出现了,opensea 作为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很快下架了他的 NFT。但这也没关系,既然 NFT 是基于不可篡改的区块链,他至少自己还拥有这个 NFT 对吧。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自己的 metamask 小狐狸钱包里的 NFT 也消失了。
为什么呢?因为小狐狸钱包并不是直接扫描区块链的,只是扫描 opensea 的 API。所以 opensea 下架之后,虽然技术上这个 NFT 还在,但钱包里面就看不到了。小狐狸这样做是因为这样显然最方便,中心化的服务(例如 opensea)总是更有效率的,而核查区块链上存储的「真相」很昂贵。
作者非常深刻地指出:这里的关键并不是 opensea「作恶」(作为一个想要上市的中心化平台 opensea 有权利选择什么作品能上架拍卖)也不是 metamask 的懒惰,而是整体上这里体现了一个不可避免的从去中心化滑向中心化的趋势:区块链确实是不可篡改的,但没有人真的直接在底层区块链上工作(太麻烦了),大家都会自然依赖生态系统里各种现成的工具,而这些工具为了效率上的竞争,自然而然就会趋于中心化。我们作为普通用户明明可以自己在电脑上运行一个以太坊节点,但没有几个人真这么做,我们就只是直接用小狐狸。那小狐狸出于同样的理由也就直接调用 opensea 的 API。
换句话说,区块链并没有解决通向普通用户的最终界面的中心化问题。web3 理论上最终是要让你的父母这样的普通人来用的,如果你的父母发现钱包里什么东西丢了,你去跟他们解释说:啊链上你的东西其实还在,只不过你常用的这些钱包都拒绝显示它了而已,其实没关系。你的父母会接受吗?
作者有两段论述我觉得非常漂亮:
1. 平台的演化总是比协议的演化要快。人们对 web2 的抱怨是平台总是店大欺客,但 web3 的基本思想——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并不能真的补偿这一点。最后在竞争中胜出的几乎总是打着 web3 幌子的 web2。
2. 用户是懒惰的,用户并不想要自己跑一个服务器,就像电子邮件时代用户明明人人都可以自己搞电子邮箱服务器但仍然宁可选择把大量隐私直接放在 gmail 里一样。web3 需要做到的是在基础设施很可能中心化的情况下仍然保证信息的可核查性(你可以用 opensea,但你必须有办法很方便地知道 opensea 是不是在骗你)。
我自己的理解是区块链世界的 motto「Trust But Verify」是一个很难对普通人管用的理念。听起来是没问题的,但没有可操作性。web3 如果找不到办法冲破这一层挡在 nerd 和普通人之间的隔膜,最后很可能会变成圈地自 high。就像作者在文中说的一样:你可以今天还在说这仍然是早期阶段,有问题也很正常。但如果实践上你是在一直往背道而驰的方向走,那就不能指望早期的问题最终会消失,因为它很可能就直接写在基因里了。
====================
V 神刚刚就这篇文章写了一个很好的回应,我把大意补充在这里。V 的原文见他的推。
Moxie 指出的问题包含两个论点:中心化的 web3 服务易用但不可信(特别是几乎没有任何基于密码学的验证,Moxie 不无讽刺地说谁能想到加密货币领域的绝大多数服务根本就不加密),而非中心化的底层离用户又太远。V 说:这是现状没错,但这不是 web3 应有的样子。真正的 web3 世界应该有一个连续的过渡光谱,在最易用的中心化平台和最难用的自己搞一个服务器之间有大量的过渡态适应不同的应用场景,但中间的部分今天是缺失的。
这个缺失是历史遗留问题。区块链世界过于年轻,而人们一开始基于想要做出一些能用的东西出来,那最快的路径当然是通过建立最中心化的服务,人才也是现成的。(这里 V 说了一句几乎注定会引起批评的话:直到四年前,整个产业都还没什么钱呢。一定会有很多旁观者说:呸。
V 的信念是这个缺失的过渡一定会被建立起来,而且正如 Moxie 的批评所建议的那样,强烈依赖于密码学。
(但我的理解是 V 的这种信念本质上就和他关于 PoS 的信念是一回事。所以本身就肯定很有争议。

 

 

【2】九龙河 

#讲故事# 老家的县城通火车才是最近几年的事情,所以,从上大学到后来工作,每次回家,都要从西安下火车,然后换大巴。
我对西安的厌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了,这种厌恶感集中在火车站和汽车站,来来回回路过,自身经历和看到的糟心事,简直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至今还留有恐惧,甚至不想去回忆。
单说那一趟开往县城的大巴吧。
西安火车站正对面就是汽车站,下了火车,拖着行李,去窗口买好汽车票,上车,两百公里路程,九十年代高速没通,一般走六个小时以上,后来走高速,会快一点。我老家那地方二百多万人口,能在家乡坐火车才是两年前的事,之前都是坐汽车。西安汽车站省际班次最密的就是去我老家那地儿。
说是班次最密,但是人多,所以也不好坐。再加上运输管理糟糕得一塌糊涂,经常是过道里挤满了人,也不怕超员,开始是没人管,后来有人管了,但是一般在站内查,出站就不查,这样好了,司乘人员就安排乘客去站外很远的地方等着,客车出了站拐个弯儿再上车。过道里坐小马扎的,站着的,密不透风。前些年,客运车辆事故多发,大多就是这样超员造成的。后来,城里查,出城不查,司乘人员索性安排一部分乘客打车去城外等。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断上下客人,这还不算,有时候为了接一些乘客,客运班车拉着一车人到处跑,有一次,从汽车站出发,然后就在西安市里各种溜达和吆喝,等上满客,四个小时后才出西安城。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举报?呵呵,举报,举报了也没人管,还有可能被报复。我亲眼见一个抱孩子的女士,被司乘人员飞踹,就是因为她说了句我要举报之类的话。那些年,社会治安差,班车的司乘人员,大多地痞流氓的样子,或者,他们本就是流氓。
说说我带孩子坐车的遭遇。
孩子不满一岁那年夏天,我和媳妇儿抱着孩子回家。大巴刚离开西安,司乘小伙过来跟我说,交费,我说交什么费?他说,孩子得买票。
我媳妇说,几个月的孩子买什么票?那个家伙恶狠狠地冲过来:你抱的娃可是活的?妈的,活人就得买票!
我一听急了,你丫能不能好好说话?这下好了,几个精壮小伙冲过来揪住我,要动手。结果,当然是我先怂了,我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打起来会吓着孩子,乖乖掏钱买票。
我记下了车上的监督举报电话,下车后试着打了,当然,永远打不通,遂放弃。
这是一次,第二次我就学乖了,尽管孩子一两岁,我还是在车站窗口就给孩子买了儿童票。上车后,麻烦还是来了,司乘小伙说,你把孩子抱起来。我说孩子买了票的。他大吼一声,抱起来!吓得我一哆嗦,赶紧抱起来,坐位让他卖给别人坐了。
这还没完,他边数钱边嘴里数落:我一个座位多少钱,你掏了多少钱,戴个眼镜知识分子样儿心里没数?
这是第二次,好了,第三次,我给孩子买全票,这下总该成了吧,不成,照样抱起来。嘴里还不干净:能坐得起车就坐,不听我的,我退你票钱,你滚下去!我媳妇气得不得了,直骂我孱头。
就这,跟流氓没法讲道理,那些年,这些班车的司乘人员几乎是流氓样子。按理说,流氓总该有人管管的,可是,在西安这地方,没人管的。这些流氓在这条路上横着走了多少年,有人看不见吗?我不信。
九十年代或者本世纪初前几年坐过那条线路的人应该跟我有着同样的遭遇和感受。在那趟车上,我遇到过中途被甩,遇到过拦车抢劫,遇到过半路停车强行加收车费种种,其实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那些年,在这条路上来回的人,谁没遇到过种种糟心事?我带孩子坐车的遭际,让你感觉,这根本不是新时代,你坐的是土匪开的班车。
一趟班车,大概是一个城市交通管理的一个角落,也是城市管理的缩影。所以这种情况下,发生什么奇怪或者野蛮的事情,都是可以想得通的。
所以一个地区的落后,可能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人的现代化才是根本,也是未来。很多城市留不住人,是综合性的病症,管理落后的背后,是思维的落后。经济浪潮卷过来,在一些人那里,就只剩下钱,在一些管理者的视野里,人不是人,是工具,是可以随意践踏和毁弃的物件儿。这种感觉,跟我在东部的一些城市的感觉,差距太大,就是我所在的小城,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人和人是和善友好的,是和谐相处,互帮互助的。
我是单位里买车相对较早的一个,就是不想再有那些恶心的路上遭际,一千多公里驾程其实也不容易,可是安全和舒心度就高太多了,十几年来,都是自驾回去探亲。西安,我是高速路上的过路客。当然,前年开了高铁,我也只是在火车上看看城墙的影子。
有几个同学和学生在西安,他们跟我说,西安这些年的变化太大了。我希望,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3】霍小兵 

过去十年哈萨克斯坦经济陷于困顿,大量人口滑落到贫困线附近,液化石油气是其中大多数人为节省生活成本而所能选择的最后选项:它比汽油或天然气都便宜。这使得它成为供应链的最底层血液,它的价格将进一步影响到包括食物在内的几乎所有基础生活需求产品的价格,对于强烈依赖液化气和由液化气驱动输送的廉价食品的人群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考虑到哈萨克斯坦是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大国,本国一线生产者们却被迫要精打细算、用最低的价格消费最廉价的能源以维持基本生活,而就连这样的卑微需求都还往往得不到保障,或许就能够理解哈萨克斯坦民众为什么会在液化气价格上寄托了如此之多的意义。
2014和2017年两次因供应短缺或价格波动引发的危机都在哈国内引爆负面社会情绪,加油站的长队和燃油价格的波动成了最为敏感的题目。今年1月1日液化气价格管制政策取消,当天西南部省份曼吉斯塔乌州气价翻了一番。
曼吉斯塔乌州富产油气,是哈国内最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出产省份之一,是过去十余年哈萨克斯坦缺乏有效改革、逐渐失去生气的油气企业的集中地:依托石油资源而发展起来的城镇在生活条件上并不舒适,但工人们无处可去,劳动繁重,工资多年未涨,仅依靠少数人的暴富而在统计上拉高了平均值。2011年曼吉斯塔乌州城市扎瑙津爆发哈萨克斯坦自独立以来三十年最为血腥的抗议,石油工人要求提高工资,军警向人群开枪,十余人殒命。
昨天哈萨克斯坦已有至少五个重要职务从纳扎尔巴耶夫一系人马手中旁落。此前纳扎尔巴耶夫被普遍视为哈萨克斯坦真正的掌权者。1月5日辞职的总理阿斯卡尔·马明出自他的任命,议会中他的党派也仍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大党,通过Samruk-Kazyna基金会,纳扎尔巴耶夫继续控制着经济的“制高点”,安全理事会主席职务更进一步确保了他对哈萨克斯坦安全部队的掌控:这一职务在法律上已被规定将由纳扎尔巴耶夫终身担任。
过去三年纳扎尔巴耶夫和其家族在哈萨克斯坦政治中的地位尽管依然强大,但在逐渐弱化,长女达丽嘉在2020年突然被托卡耶夫从参议院议长职位上解职,打破了前一年权力过渡当中“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原参议院议长托卡耶夫接任总统,达丽嘉接任参议院议长”所形成的轮转局面,由此断绝了此前“权力会进一步移交给达丽嘉”的流言。2021年春天托卡耶夫取代纳扎尔巴耶夫成为政策咨询机构“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的主席,逐渐接替了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所保留的正式职务。
目前哈萨克斯坦抗议浪潮中仍无可见的反对派领导人或组织者,唯独在5日晚间的阿拉木图抗议者一方表现出了惊人的行动力和侵略性,而应在当地驻守的军警却毫无抵抗地消失无踪,他们甚至没有出现在机场的照片或视频里。俄罗斯一如既往地指责美国是幕后黑手。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军队则应邀进驻哈国。
在更广大的抗议现场,哈萨克斯坦堆积如山的社会与经济顽疾事实上仍在原地。抗议者提出的诉求清单还在不断更新变长,其中之一是要求减免在政府允许哈萨克斯坦坚戈贬值以前人们欠下的银行债务,而比未来终有一天会到来的燃料涨价更迫切的还有已经近在眼前的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很显然,这并非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军队可能解决的问题。

 

 

【4】秦祎墨

看了首页推荐的《成瘾剂量》,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好莱坞现在还能制作出这种巨大包含信息量的作品,但是在国内现在基本上不可能看到了。

《成瘾剂量》除了题材敏感特殊以外,它的叙事是相当娴熟的,多视角交叉叙事,除了极少数用字幕来交代“时间(年份)”的变化以外,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把“具体时间”“具体人物”一一交代清楚的细节。

如果观剧你需要提高注意力,并且不可能存在快进的情况。交叉叙事的方法非常迅速的把药商,fda,医生,医药代表,还有服药的患者进行穿插交代,后面还有检察官,并且在单一画面内采用台词和画面的错位进行信息量的扩增。

比如:医药代表或者药商在吹嘘药品的情况下,台词是这个声音,画面则是被药品上瘾折磨的痛苦不堪的患者。

简单来说当国内的叙事还大量停留在1、2、3、4这样一件事一件事交代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这种级别的信息量剧集如何进行拍摄和制作。

甚至于可以说,《成瘾剂量》这样的内容,是反“短视频3分钟剪辑法”的。这样的故事你拿给某短视频平台上让他们用3分钟能细致的把故事一一交代清楚,都非常的困难。

这种多视角交叉叙事,台词画面交叉叠加扩增信息量,再配上一点点音效的作用,可以说超强的压迫感就迎面而来。

根本不需要你在过多的去想如何把情绪拉满,自然而然就做到了。

但是这样的片子如果放到国内,基本上是反短视频习惯的,你没法在碎片化时间里坐下来看一部分这样的片子,如果中途打断很容易遗漏信息。

这才是长视频真正的优势,长视频能不能打赢短视频,是可以的。短视频强调的单一冲突其实在长视频过去几十年里,已经用过无数次。短视频只是在复制长视频走过的路。

而长视频真正的优势在于信息量,记得以前看到过相关发言,关于提升长视频信息量来增强应对短视频冲击的说法,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可惜这样的长视频,对于制作的要求太高了,从剧本到现场布景,演员的表演,后期的剪辑,对于编剧,导演,制片人进行内容整合统筹的要求非常之高。

简单来说就是,MD我羡慕嫉妒恨。

这种片子就根本弱化了演员所谓的“流量主控画面”的说法,演员所谓的“戏份”已经被极大削弱,退回到“角色”最原始的作用上来了。

可以说:国内流量戏看的还是“有流量那张脸的画面”,也就是幼稚园模仿画这种,而这种大信息量的长视频,已经在写博士论文了。

最后一段大白话翻译一下吧:国内还在强调大男主,大女主,双男主,双女主,bgbl,而这种片子,你会发现,主角是谁?主角是他吗的一群人……每一条线有一个主线人物,所有线交织来穿插叙事整个故事。在这里,故事是第一位的。

真正的,故事是第一位的。

这种娴熟的手法带来的真实感也是极强烈的,它根本不需要给你一种“我给你讲个故事”的感觉,它出场就是“我就是真实事件(当然这个真实需要打双引号,主要是真实感太强烈了,你会感受到这件事的真实与这件事带来的危机)”。

 

 

【5】浴中奇思 

整理了 2021 下半年翻译过的「浴中奇思」段子 Top 120 合辑和评论精选,感谢大家的关注和陪伴,我们下半年再见~ [心]

 

 

【6】琴师D018 

#西安疫情##好文推荐##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图1这条视频,被转疯了,大家都难以置信……这个视频让我想起收藏了很多年的一篇央媒文章(图2),《广东党代会报告: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这是历史文件,但它决不应该没有现实意义!!
O网页链接 

 

【7】费雪不建议做的5件事:为“躲避下跌”而卖出

几乎所有长期持股者都会面临这个困扰:“明知道”大盘要崩了、股价要跳水了,要不要卖出以躲避下跌?

费雪的答案是:不。

如前文所言,费雪不相信宏观经济学的预测能力,自然也不相信投资者对股价的预测能力。

费雪强调,“投资人拥有的知识本身即强大的力量,,但他却忽视他的知识所能理解的事物,转而惧怕另一个较微小的力量,况且以目前人类的知识水准而言,那股微小的力量只能依赖猜测。”

因此,“即使某家公司的股票似乎已涨至暂时性的高峰,或接近高点,而且预期近期内将会大幅下跌,只要我对该公司的长期未来仍有信心,我就不会卖掉股票。如果我预期这些股票的价格,会在几年内涨到高于目前水准的高峰,我就会选择继续持有。”

费雪自述,他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信念,是因为“考量了投资过程的本质”。

令人惊艳的不是这个观点,而非费雪的论证过程。我将相关论证整理如下。

1、识别杰出企业是可能的

尽管好公司本身很难找,但依然是一项可完成的任务。费雪认为,如果投资者掌握正确的原则,将能以很高的准确率分辨杰出与平庸公司——他的说法是,“准确率可高达90%”。

2、预测短期股价很难

相较之下,“预测某只股票未来6个月的走向则困难得多”。

费雪称,“无论多努力、无论技巧多高超,正确预测股票短期走势的几率顶多60%;而且这个估计值还有可能过于乐观。”

“如此看来,你基于某种最多只有60%把握的影响因素,而把正确几率高达90%的持股卖掉,这一点都不合理。”

3、重要的不是“一时预测正确”

“对于追求长期厚利的投资人而言,一时预测正确的几率并不是唯一的考量因素。”

“如果投资对象是经营良好且具备财务实力的公司,即使经历最激烈的空头市场,也抹不去持股的价值。相反的,真正优异的股票会一次又一次地创造高峰,而每一次达到的高价都可能是上一次的好几倍。”

“因此,以风险相对于报酬的考量,长期投资才是更好的做法。”

4、概率上的考量

费雪给读者出了一个思考题,问:你觉得这两个判断哪个更容易出错?1、一家杰出公司将短期大跌;2、一只杰出公司长期将大涨。

费雪的答案是,“这是一道最简单的数学题——从概率来说,或从风险相对于报酬的考量而言,都应该偏好抱牢持股。预测一只好股的不利走势,出错的几率远远大于预测该股票长期的强大增值潜力。

如果你在某个短期市场下跌期间抱牢正确的股票,即使是在最糟糕的时间点,距离前一个高峰也顶多下跌40%,而且这也只是暂时性的,终有一天会再超越前一个高点。可是,一旦你卖掉后没再买回,就会错失长期利益;相对于短期预测逆转趋势而买卖股票所得的利益,长期利益高出好几倍。”

5、“高卖低买回”策略不现实

高价卖出,大跌后再买回来,这样不是很香么?费雪以过来人的身份否定了这个思路,他的第一个质疑是:你打算什么时候买回来?

“投资人如何得知重新买进的时机?”

费雪自问自答:“理论上,即将来临的下跌趋势结束后即可买进。然而,这必须假定投资人知道股价何时停止下的。我见过太多投资人因为惧怕空头市场来临,而卖出原本可望在未来几年实现丰厚获利的持股。”

这是一个老手的心得:“空头市场往往并没有成真,而股价却持续上涨;即使空头市场真的到来,我几乎没见过哪个投资人来得及在股价回升超越卖出价位以前,买回同一只股票。他们通常都想坐等股价跌得更低;但真的再往下跌的时候,则又开始惧怕其他事情,结果始终没有买回。”

在另一本书中,费雪再次强调这个经验:“据我的观察,卖出这些股票并且打算等待合适时间再度买进的人,鲜少能够达成目的。他们通常期待着更大的跌幅,但实际上这样的跌幅从没出现。几年后,当这只基本面强大的股票持续上涨,超越了当时卖出的价位,他们也就错失了后来所有的增值,甚至可能转而买进其他内在品质更劣等的股票”。

6、昂贵的犯错成本

对于决定长期持股者,参与“波段操作”的犯错成本是巨大的。

费雪称,“即使是优秀的股票经历几次买卖,每一次都以最高价卖出,再以较低价格补回,如此所得的报酬也经不起某一次误判时机所造成的亏损。许多人往往太早卖出股票,之后或许再也买不回来,或延后太久才进行转投资,因此错失原有的利益。”

 

 

【8】这就是真相了

 

【9】丁香医生

#原来如此# 为什么一看到可爱的小动物就会忍不住想「蹂躏」,产生一种「rua 死」它的冲动?这是虐待倾向吗?
不要担心,如果你看到可爱的小动物时,产生了想要捏一下、咬一口的冲动,甚至会「咬牙切齿」,这并非「虐待倾向」,而是大脑在努力控制自己。
在心理学上,这叫做「可爱侵犯」(Cute aggression),其实是大脑对可爱事物的过度反应。
就像喜极而泣一样,可爱侵犯其实是「二态表达」(dimorphous expression)的一种。当人们被一种强烈的情感淹没时,大脑一时被冲昏了头,于是生出一些负面情绪或冲动来抵消,就会出现「表里不一」的扭曲行为,即所作所为和所思所想并不相符。
不过,可爱侵犯 ≠ 虐待暴力。前者是一种积极的情感,并不会将冲动真正付诸行动。
恰恰相反,可爱侵犯会激起人们的保护欲,促使人们去照顾可爱的小婴儿或者小动物。可爱侵犯感受越强烈的人,产生看护想法的冲动也就越强。

 

 

【10】@陆大鹏Hans

德国刑警Bernd Wehner的回忆录,这一段太精彩了:1944年7月20日,Wehner突然接到命令,去机场,在那里登上了大领导帝国保安总局局长卡尔滕布鲁纳的专机。飞机飞往东普鲁士的元首大本营。在飞机上,大领导对Wehner和另一名刑警说:“你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吧?元首大本营出事了,有人放炸弹刺杀元首。听说元首负了重伤,可能已经死了。你们两个谁会打牌?陪我玩一局。”

 

 

【11】tombkeeper 

 

政治正确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对每一个政治正确共同体来说,事实如何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庸众们心灵舒适,维持庸众首领们的权威。

 

【12】@李宝玖

其实我还没感觉到此刻是2022,但也不是2021,很难说现在是什么年份。如果2019年以后从头开始纪年,2020是“疫情元年”,现在是“疫情三年”,这么叫更现实主义一点。

 

 

 

 

本期浮世汇由 【喷嚏优选第134期】年货节今晚8点满减开始 提供支持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