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60】这就是一场绵延千年的浸入式PUA

xilei 发布于 2022-1-6 11:32:00

【1】河森堡 

一个悲伤的情况是,在当下社会,一个年轻人一旦失去了好成绩,往往也就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在我看来,这与儒家深刻的文化传统有关。
最近一期《十三邀》中,许知远和黄灯两位老师对谈,其中有段情节是这样的,黄灯老师在高职任教后发现,有学生会在写作时直言不讳地自我侮辱,称自己为“工业废水”,这让黄灯老师深受震动,她奇怪都是年轻轻的孩子,怎么如此看不起自己呢?
事实上,这种自我侮辱并不是特例,在之前的一个关于南方职高的报道中,我也看到了类似的话,职高里的学生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就是一垃圾”,至于为什么自己就是垃圾,理由无非是成绩不好,没有考上父母亲戚口中的“正经学校”,自然也就沦为了不配得到尊重的人。
关于这个现象,我有些自己的思考。
这种学业成绩和做人尊严高度匹配的情况,原因很多,有收入分配的因素,也有社会分工的因素,但还有一部分不容忽视的影响来自文化惯性,不可否认的是,今天的中国社会依然深受儒家文化影响,一些基本的社会价值观依然笼罩在两千多年来的巨大惯性中。
如果查阅“儒”字的释义不难发现,所谓的儒就是“春秋时从巫、史、祝、卜中分化出来,熟悉诗书礼乐而为贵族服务的人”,这种为贵族服务的底色,使得儒家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少数上层人士的,不涉及普遍的文化关怀,在汉宋两朝的改造发扬后,四书五经作为儒家文化的主轴成为了无可争议的官方意识形态,但是翻开这些儒家经典,大家会看到什么呢?会看到古圣先王的光辉事迹,会看到君主和先师睿智的对谈,会看到繁复精致的宫廷礼仪,会看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高远追求,然而,这些宏大深邃的理念与一般百姓无涉,完全是给那些教育背景优渥且致力于投身权力体系的少数精英知识分子准备的,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靠种地、经商或手工业为生,我该如何自尊而幸福地生活?也许这些在诗作和对谈中会被偶然提起,但那显然不是儒家文化的重点,过于侧重精英叙事,缺乏对普通民众生活的探讨,这种价值观的过度聚焦是儒家诞生以来长久不变的底色。
中华文明进入中古时代后,对儒家学说的掌握程度又与权力深度捆绑在一起,这造成了另外一个后果,即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趋于离散,毕竟,科举只有考上和没考上两种结果,你要不就是个考取了功名的人上人,要不就是个没考上功名的草民,学而优则仕者和一介草民之间缺乏中间状态,没有过渡,这种离散的评价在教育普及的今天,其弊端就越发显现出来。
作为一名当代学生,如果你没有古代知识精英般的高远追求,只在乎如何过上庸常幸福的生活,这就是一种没出息,千年以来的主流意识形态不看重这些问题,今天的学校也大概率不会给你答案,在儒家传统巨大的惯性下,这个社会在不自觉地以古代知识精英的标准要求每个接受教育的人,而如果很不幸,你恰恰在文化学业上没有什么天赋,那么与儒家传统相伴的离散评价标准就会扣到你脑袋上,全民教育中,双一流和藤校的优等生们占据了学而优的生态位,至于这一选拔体系下屡试不中的尴尬角色,自然就要由恰好不擅长这些的“差生们”来扮演了,社会在儒家长久以来的文化惯性中,早就习惯了依据学业水平来分配尊严。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场绵延千年的浸入式PUA,它弥漫在中国社会价值观的每个缝隙中,引导人们轻视和羞辱那些不善于文化学习的个体,甚至引导那些“差生们”攻击和怀疑他们自己,蛊惑他们说出自己是垃圾这种话,让他们觉得自己不配有做人的尊严,这可真是残酷且毫无道理。
儒家文化不是差劲,而是太过牛逼和高端,高到无法契合社会上大多数人的生活实际,千年以来,儒家带来的那种精英主义叙事深深地扎根于中国社会,既成就了这个伟大的文明,也让这片土地上很多年轻人深陷苦闷和自我怀疑。
我以为,那些学业不顺的人,万不可有自暴自弃的心态,更不能肆无忌惮地自我羞辱,你只是由于各种主观和客观原因,在才华上与这片土地的文化传统不契合而已,成绩差并不能说明你不好,更不意味着你不配得到尊重。
人生还没到半场,未来的路还很长,在那期《十三邀》里,黄灯老师一直努力地走进那些年轻而苦闷的心灵,给他们应有的尊重、理解和安慰,看到黄老师多年来不懈而真诚的努力,我心想,她单名一个“灯”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2】成都下水道 

与我预料的一模一样,西安高新医院必须成为背锅侠,判定孕妇流产事件为责任事故会拯救无数顶乌纱帽,同时也掩盖了大量真相。
1、西安市要求的中高风险区市民的每日核酸检测并没有做到,漏检,数据就可能存在掺水和造假。
不然,疫情中心雁塔区的孕妇怎么会没有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呢?(高新医院甚至要求出示24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
2、《华商报》及其他地方媒体公布的《西安市辖区内三级医院开诊情况及预约方法》就是一个摆设,西京医院前几天收治了多少新病人?很少。西安交大一附院则是在极低的流量下“正常运行”。
最滑稽的是,无数危重病人、急症病人和家属们电话省市卫健委,卫健委踢皮球给市疾控中心,疾控中心说报社公布的三级医院开诊情况与他们无关,谁发布的找谁。愤怒的病人和家属们电话西安市防疫指挥部,电话基本打不通,于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虽然人命大于天,但无数急症、危重症压根没有得到诊治。
3、汹涌的舆情压不住了,找最基层的医院背锅、处理几个小喽啰,是平息民愤的好办法,位高权重的干部们,表面痛定思痛内心暗自窃喜,哎呀,总算保住了乌纱帽。
疫情中的各大医院,遇到类似情况,必须尽心尽力抢救病人。因为真出事了,那些上级主管部门,没有一个出来为你们说一句公道话。
看央视新闻下的评论,矛盾果然顺利转移了。

 

 

【3】@坚持减肥赛真珠

我媳妇生孩子的时候,正好赶上大连有一波疫情,我也做了核酸跟着住在医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一天中午,我媳妇孩子都睡觉,我正在百无聊赖,突然听见外面凄厉的呼喊,快来人啊。我站在窗边往楼下看,门口停着一辆车,副驾驶门打开,一个产妇正瘫坐在上面。旁边男人手足无措,一名老妇正在呼喊,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小女孩呆站在一边。
医生护士们手忙脚乱推车从电梯下去,我听她们喊,要生了要生了,还没做核酸,先进产房。
我又从窗户看下去,产妇叫的更惨烈了,婴儿的头已经赫然露出。老妇在跳脚,她喊的方言我一句也听不懂,男人在转圈,老头带着小女孩就站在旁边看着。
我看医生护士们,已经上了电梯。于是心惊肉跳地再往下看,婴儿已经出来大半。等到医护人员们从门口冲出来,把推车停好,那个婴儿已经全部掉了出来。脐带是那种青色的,散在副驾驶地板上。医生护士们把产妇架出来放在推车上,一个大夫随手抄起婴儿,脐带也往手里一抓,风风火火又一起冲进楼里。
我大受震撼,看到那个老头带着的小女孩,应该是家里的老大,仍然一声不吭,恐怕也是吓坏了。然后看到医护人员们一窝蜂进了产房,产妇和婴儿都安然无恙。护士们说,好在这家核酸没有问题,否则今天在这一层的人谁也跑不掉,都得被隔离。

时至今日,我一想起这件事,还是仿佛看到那段脐带在太阳下闪烁的青色,触目惊心。

@苑Y_Y:这波疫情有个密接是从庄河来的孕妇,8个月了,已经胎死腹中必须要做引产手术,也是大晚上的没来得及做核酸,我们医院也接诊了,脚前脚后卫健委就来了要封楼。我们真的是冒着巨大的风险顶着巨大的压力也不能让孕妇生在大风里啊。各个医院都有应急预案的,怎么就能走到这一步啊

 

 

 

【4】坐标英国

 

【5】@陆大鹏Hans:你们不想干活,只想躺平,是吧?在纳粹德国,躺平可是要进集中营的

@管鑫Sam:纳粹德国的罪名:“als Arbeitsscheue und Asoziale dahinvegetierten”。笔记:Arbeitsscheu = work-shy(不愿工作);Asozial = asocial (约等于“社恐”);dahinvegetieren = vegetate (懒散度日)。

 

陆大鹏Hans :纳粹术语Asozial 理解为“反社会分子”比较好。这也是个糊涂概念,什么都能往里算

 

 

【6】中世纪对决斗断讼的过分推崇,旨在通过确认此法与人类本身一样古老,以增强其权威……

“神圣的正义用剑说话”,这样模糊的见解,必然在古希腊时代就已经存在,这体现在荷马对墨涅拉俄斯(Menelaus)和帕里斯(Paris)之间决斗的精妙描述中。这场战斗,具有司法决斗的一切特征,作出有罪或无辜的判断,裁决美人海伦的归属。

——《迷信与暴力 : 历史中的宣誓、决斗、神判与酷刑》
图丨《最后的决斗》

 

【7】唐不闻 

朱熹对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持比较严厉的批评:
前一日,史书称李世民在李渊面前奏李建成想要谋害自己,李渊答应:明天你早点来上朝,我要当面问问他。结果第二日,玄武门之变就发生了,尉迟恭带着兵刃去找李渊,发现李渊正在一处泛舟游玩。朱熹认为:前一日上奏的事情应该是虚构用来掩饰的,否则既然答应了要见他们兄弟当面证实,又怎么会自己跑去泛舟呢。李世民应该没有到李渊处理论,就直接作了决定。
朱熹又认为,李世民诛杀李建成,自比为周公诛管蔡,其实两者相差很多。周公是为公,李世民则不过假公济私。不过当时确实也是情势所逼,李世民心中不安,所以不得不为之。
门人问:那李世民当时怎么做才符合为人子、为人弟的道义呢?朱熹答:他一向都不讲究孝悌,干嘛非在这件事情上让他表现得有道义呢?

 

 

【8】美国驻华大使馆 

昨天(1月3日)是#黄柳霜#(Anna May Wong,1905–1961)诞辰117周年。她被认为是好莱坞首位华裔影星,为电影界的女性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今年,美国铸币局将发行“黄柳霜25美分”,这是“25美分美国妇女纪念币项目”(American Women Quarters™ Program)的第五枚硬币。
美国铸币局指出,黄柳霜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出演了60多部电影。除了在无声电影、电视和舞台剧中扮演角色,她还出演了一部首批使用特艺彩色技术制作的电影。尽管存在种族主义和歧视,黄柳霜还是在国际上取得了成功。
黄柳霜的更多介绍请见:O网页链接

“黄柳霜25美分”的更多介绍请见:O网页链接

 

 

 

【9】@新疆浦西区驴冬梅

目前中国的卫生巾增值税为13%,是增值税中的最高档,当男性的包皮手术已纳入医保时,作为女性必需品的卫生巾却未能享受任何税收减免,这无疑是对女性需求的忽视和歧视。

 

 

【10】描季巴 

清朝有一书生进京赶考,行至一树林,忽下大雨,无处可躲。正无法,隐约听到林之深处有人吟唱,其音曼妙,不为雨声所掩。书生寻声至一戏台,台上一戏伶正练习唱曲。书生不忍打扰,便驻于雨中闭目听曲,词到深处,情不自禁抚掌以作节拍。
伶人闻节拍方知还有人在,见书生浑身湿透,连忙请其避雨。又取来衣物,对书生道:粗布鄙衣,先生若不嫌弃,可以先穿上以避湿寒。这几日正逢雨意连绵,吾有草屋三间,亦请先生暂且住下,待雨住了再赶路为妙。
书生千恩万谢,便先住下了。
数日相处,二人越发感觉人生逢知己,彼此心生爱慕,情意款款,浓情渐起。互许心意之后,下定决心于山野之间拜了天地,惟愿生生世世永结同心。
却逢书生一同窗也路经此地,见二人情投意合,书生连赶考之事也暂且推后,不觉大怒,数劝书生以前途为重,莫要被卑贱伶人狐媚误了正途。
书生谢过同窗好意,请其先行赶考,其余并不作理会。
同窗恨伶人绊住书生,将手掌割破抚于书生心口,并对书生说,现在与我一同进京,还赶得上天子恩典,如若不然,吾咒你二人万生万世不得善终,吾必亲眼见证。
书生不以为意,依旧请同窗先行,同窗恨而撞柱,脑血溅地。
书生伶人心惊,正失魂无措,一队衙役闯入,将二人带走。原来是同窗的小厮报了官,告二人谋财害命,且伤天害理。正逢朝廷派人各地查验政绩,当地县官便拿了二人作功绩。当即各打了三百大板要二人认罪,不肯便一直打,直至打死也没有认罪。
二人魂魄徘徊于黄泉路上,因是枉死,无鬼敢收。二人也不介意,满怀欢喜做了一对恩爱的孤魂野鬼。
直至二人该死之期,黑白无常来拿,押至阎王殿,判官查阅前生后世,发现二人无辜,二人趁机叩头求判官解救。判官道,你二人万生万世不得好死已成定数,白纸黑字已经写在命簿上,命簿乃天命,焉能有错,怪只怪你二人命数不好罢了。并不理会,让牛头马面直接按规行事,领二人去投胎。
行至奈何桥,桥边一野兔,书生与伶人可见此兔,牛头马面却不可见。书生抱起野兔,野兔忽而张嘴说人话,说我有法可救你二人,莫要张扬,闭嘴听我道来。
二人也无别的法子,谢过野兔,依兔之法,在奈何桥边等了数百年,然后投胎去了。
这一世,二人投胎做了游戏主播,一起打游戏,死法万种:刀砍剑穿,针刺斧劈,枪杀炮决,火焚水溺,跌落悬崖,平地摔死,毒蘑菇夺魂,阿瓦达索命……
死了一万次有余,已超万生万世之数。命数已一一实现,接下来只好平安甜蜜,幸福万生。
由此可见,游戏是多么重要而有用的事情啊,人生苦短,应当立即打两盘游戏。

 

 

本期浮世汇由  【喷嚏优选第131期】维达卷纸和文武北洋 提供支持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