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58】美好与晦暗共存

xilei 发布于 2022-1-2 10:53:00

【1】蘸盐 

看到图1不禁想到,其实商务部去年11月关于建议居民在家里储备一定数量应急物资的那个提醒,真的就只是这个意思[允悲][允悲]
(发那个建议的单位是商务部消费促进司,所以也可能还有促进消费拉动内需的意思)
按照我的北方生活经验(南方情况不熟悉),家里平时可以多囤一些的:
1、米面油类,不拆包装就很好储存;可以再备一些燕麦米、糙米、小米、藜麦之类的杂粮,改善膳食结构;
2、挂面、方便面、干馕,适量的压缩饼干;
3、肉禽鱼类,可以选择冻鲜肉+咸腊肉+午餐肉+冻鱼+豆豉鲮鱼或茄汁沙丁鱼罐头的组合方式;
4、鲜蛋,约20~30个,吃到一半时补充;
5、榨菜、咸菜、咸鸭蛋、老干妈等耐存放、不易坏的佐餐食材(自家腌的泡菜、酸菜、雪里蕻、藠头等也可以。但如果是买的韩式泡菜,要注意保质期,否则乳酸菌过多会变得极酸);
6、根茎、块茎类蔬菜(土豆、红薯、芋头、山药、藕、白萝卜、青萝卜、胡萝卜等);
7、白菜、包菜、卷心菜、洋葱(好处是外层蔫吧了可以剥去,只食用里层);
8、干菜类,梅干菜、萝卜干、干葫芦条、干扁豆、干蘑菇、干木耳、黄花菜、粉丝粉条等;
9、干辣椒,葱姜蒜,日用调味料;
10、阳台上可以种点香菜、小香葱、奶白菜什么的,我还种了薄荷,拿来炖牛肉、泡百香果柠檬水都不错;
11、奶粉、炼乳、蜂蜜;果珍、黑芝麻糊、豆浆粉等冲调饮料;利乐包的那种常温奶;
12、善存片;
13、耐放的水果,尤其苹果和梨。柑橘类不大建议,因为太容易霉烂;
14、改善心情的各种零食干果。零度快乐水囤了好几箱[笑cry][笑cry]
我现在囤的物资,居家隔离一两个月都不怕[笑cry][笑cry]
如果是打工租房,没有冰箱,我感觉有条件的话至少应该存点挂面、方便面、饼干,几罐午餐肉和鱼罐头什么的,再加几个大苹果,一包奶粉,至少应该存够一周吃的吧[思考](平时也可以吃,剩一半时补充)

 

 

 

【2】地球是永恒纪念碑 

我很想把这个事展开讲讲,想让看了我微博对教师职业产生向往的那些朋友们知道,美好与晦暗共存。
昨天傍晚有位女学生在数学小测中作弊,被数学老师(她班主任)发现,批评了她。原话是“把公式本拿出来,不许看,这是考试。”学生很平静,交出来了。晚自习的时候她失踪。
当时已经有很多老师都下班了,只有班主任们在学校,而且有课的班主任也正在上晚自习,我好巧不巧在操场emo,那时候还发了条微博跟你们说我想抽烟。数学老师给我打电话,非常慌张,说XX没影儿了,然后给我讲了怎么回事,就是我第二段说的那些。接着就是上报学校、调监控、通知家长。
监控显示她没出校门,主任在对接家长,学生家长在外地,视频躺地上哭,安排了孩子姑姑赶过来,我和几个学生在校内找了一大圈没结果。数学老师已经腿软了,哭得站不住。一直说“她要是找不到了,我还活不活,我还活不活……”我当时慌,又慌又稳,越慌越稳,但生理反应骗不了人,我不停地在干呕。
我又去找人,在弃用了很久的球馆找人,我吓死了,真的吓死了。就是这时候,那几个男同学说,后墙的小铁门能钻过去一个人,试过了,能钻。我的心脏都被揪住了,有很不好的预感。跟主任简单说了一下,我就开车出门了,要去水塘和湖边看看。她初一时候是我带的,我想到了很多事情。
天那么那么冷,我一层一层又一层的出汗。宿管阿姨给我说,数学老师昏过去了,掐人中醒来就是害怕,害怕学生死。我心里很难受,她才上班三个月,今年刚入职,这件事如果没有好结果,她会遭受非常大的打击。在这说一句,昨晚宿管阿姨们真的帮了很大忙,太感谢了。
到湖边时,没有找很久,我看到她了,轻轻叫了名字。她听到了,我过去搂住她,带她往岸上走。她的第一句话是“X老师,如果是数学老师来找我,我一定不跟她走,我还要跳下去气她。”我当时那个心情你们能理解吗,我干呕了,是冷是太紧张,也是反胃恶心。我当时就真的真的真的想脱口而出一句“那你作弊对吗?”但我还是硬把这句话咽掉了。后来的事我在昨晚报平安的微博里说了。
大概就是因为咽掉这句话,憋得我半夜发了高烧,迷迷糊糊还是在找人找人找人,梦里确实闹出了血腥事件,是数学老师被家长暴打揪头发扇脸。太痛苦了。我几乎一夜没睡,吃布洛芬,喝水,躺着蜷缩,怎么样都是冷,都是浑身疼,五点多又是行尸走肉一样起床,我到单位时,数学老师已经在工位上了。

 

 

【3】霜叶 

我说一下去年炒股盈利的历程吧。和什么炒股技术啊、内幕啊之类都没关系。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完全不是我炒股水平高,正相反,技术特别差。
我的实际操作证明,我的买入和卖出时机基本都是错的。很稳定的做到了高买低卖,非常符合A股韭菜的身份。所以每次换股都会亏。
唯一做对的事情,就是年初判断2021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会有爆发增长,所以重仓压在了新能源股上面。而且持续亏了前五个月,越亏越多,我也没卖这部分持股。所以六七月份……就一波飞上去了。到了八月份略微回撤,我就把本金全给清仓取出去了。后面四个月又是各种亏,但都是利润我当然安心吐槽不担心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这么稳定的拿着亏了好多的重仓股一直等到飙升,很简单……我把炒股软件删了。[裂开]
补充:为啥八月份会大减仓呢……也和技术没有半毛钱关系。是八月底我要给预定认捐的100个贫困学生打钱,所以干脆就一下把本金部分全卖了……

 

 

 

【4】御史在野 

我替诸位试了几集那个军旅剧,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我就不说里面一张张如牛奶般光滑的面孔和吹弹可破的肌肤。一开始就敢偷指导员的衣服假装指导员耀武扬威,被罚的时候嬉皮笑脸看得我都想打他。
女兵一股资产阶级散漫惯的大小姐做派。私自离队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洗脸、采花、拍照?回来以后P事没有?好吧……
然后这帮未受任何组织和训练的新兵就自发参加到演习中,还能抢老兵枪械,还舔着脸让他们遵守演戏规则。
到自己的时候就撒爬打滚破坏规则。被俘要么自己偷着跑了,要么跟人家说你干嘛跟我个新人较劲,然后还真就被放了。
最离谱的是师长让绑着一身手榴弹跑对面首长那玩斩首,尼玛你这人肉炸弹跟谁学的?你拿自己当中东那帮玩意儿了?
对不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剧属实击穿我下限了,你找BBC来都拍不出这么不加掩饰、毫无下限地抹黑人民军队的片子来……#防务观影集#

 

 

【5】青青虫的微博 

#邓丽君# #宣传弹# 无意中看到已经离世的邓丽君又引起左右两边的口水战。
相对于同时代的对岸歌星,邓丽君的确承担了更多的“劳军”任务,本身也确是“中华民国”政战的一部分,并且直接参与过金门“国军”对大陆宣传喊话,但她并非台独,而是家庭出身“国军”而被从小教育反共,忠于国民党政权,真心认为自己是代表中国正义的一方。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出身而带来的认知局限性,对历史人物不必苛求。她生的时候是中国人,死的时候也是中国人,唱的歌曲曾经是两岸共同的回忆,这就足够了——台独并不会纪念她,今天也没有必要再把她政治化。
附图是“国军”当年打过来的宣传弹内配的宣传卡,附带当年的“裸眼3D”效果。

 

 

 

【6】水片 

李安导演详细地分享了《色,戒》中的麻将戏份。
李安:我给自己非常大挑战的一场戏,就是《色,戒》的麻将戏。《色,戒》这段影片是我拍过的Coverage里面最难的,我要用方城之战来表达一个很肃杀的气氛,我要讲的其实是战争片,可是我用几个太太打麻将,用扭曲的人性来表现战争,它是帷幕里面的事情,所以我就用方城之战来开场。
开场的时候一定要先定调,要让观众知道主题、调性是什么,像我就想要肃杀的气氛,因为也有谍报片的成分,所以有疑神疑鬼的感觉,每个人藏着一些心事,关起门来的一种氛围。扭曲的人性,有色、有戒,戒指、戒心之类的,这些元素一开场就要点题给观众。
我就想到用麻将戏,麻将是方城之战,它有好多个层次,首先是麻将的输赢,还有这几个太太的身分地位;在物资困难的时候,她们怎么囤积货物;这四个女人可能都跟易先生睡觉,也是我们讲的“色”。她们要漂亮,谁知道什么秘密、谁给谁暗示、谁话中带刺、给谁什么牌,这些东西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七、八层东西在里面搅和,怎么去捕捉其实难度非常高。
这场戏我们拍了两个礼拜,一个礼拜拍六天,一天拍十六个钟头,双机拍摄。每一个人有什么心事都有不同的角度,所以双机、打灯、演员表演怎么弄,计划了很久。我出了一本手册叫“麻将天书”,里面大概有七、八层的意思,每个人通通有规定,每一张牌出手,眼神怎么样,心里在想什么,眼神怎么看、怎么观察,都要做很详尽的规划。
她们还有抽烟、吐烟、吃馄饨,通通要记熟,其实就是连戏,所以整个很麻烦,比吃饭还难一百倍。拍了两个礼拜,场记很头痛,后来我们掉了一卷要重拍,他一想到要重拍,马上头又开始痛,要休息半天才能继续。
这场戏我自己是非常得意,里面有非常复杂的换焦,那时候香港最好的摄影师做二机摄影,都是顶尖的人,调焦距的都是拍过大片的大摄影师,都是武侠片拍到精的摄影组,拍得非常精准。
我们主要的麻将牌是跟人家借来的传家之宝象牙古董牌,跟塑胶麻将的声音不一样,汤唯用这副古董牌,戏就对了,不能用另外一副麻将来拍。其实拍这场戏觉得很有意思,但拍了十六个钟头眼睛都红了,非常麻烦的一场戏。

 

【7】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对 滕尼斯 Gemeinschaft(Community) 与 Gesellschaft(Society) 这对概念诸种中文对译的点评(《现代政治的正当性基础》)

 

 

 

【8】正当性(Legitimacy)与证成性(Justification)

『 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政府,只要不是无能透顶,或多或少都具有一定的证成性:要么能够维护一定的社会秩序,要么能够确保或促进基本的社会正义,要么能够提升人民福祉,不一而足。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所有这些证成国家的道德理据(证成性)都是从国家所具有的性质和功能出发,它既不能解释政治权力的来源是否正当,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该政治权力会对具体的个人拥有如此这般的政治权威。一言以蔽之,它无法在概念层面上和观念层面上解释正当性问题。由此可见,作为道德评价政治权力的两条不同进路,正当性和证成性之间存在相当明显的区分:一个政府即使拥有很强的证成性,也不能推论得出这个政府具有正当性;反之,认为一个有正当性的政府必然具有证成性,这同样是在逃避问题。

……我们可以断言,只有民主制(具体形式待定) 才是现代政治正当性的根据。正如哈贝马斯所言,这并不是说其他类型的正当性基础(比如韦伯所说的传统型和卡里斯玛型的正当性权威)已被证伪,而是说在现代化、全球化日益成为现实的今天,其他类型的正当性正在发生“贬值”,不再被人们普遍信奉。除非我们能够否定小前提,另行建构一种“非西方的现代性”乃至“非现代性”的脉络,否则在强势的西方文明冲击下,任何非民主制的政体与国家都难逃“缺乏正当性”的指责。而那些 试图通过国家的效益或功能( 比如制度正义、经济成就、提供国家安全保障等)来证成国家的工作,其实都是在为国家的证成性做辩护,而不是在正当化国家。』(周濂,《现代政治的正当性基础》,p.57,pp.60-61)

 

【9】『 所谓“家、国、天下”,对于多数的联合体义务主张者来说,从家庭结构出发分析政治共同体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像雅典城邦这类信奉自然主义和目的论的古代政治社会:规模不大,价值观高度统一,公民之间对于何为美好生活有着几乎一致的认识,把家庭作为理论范式向外拓展至政治共同体的分析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思路。但是,这种思路却不适用于启蒙之后的政治社会,尤其不适用于大规模的、多元主义的现代政治社会,这不仅因为自然主义、目的论的观点已经被打破,人们不再把国家视为永恒不变或者自然正确的存在而是人为的产物,而且因为国家更多的是作为手段工具而不是目的被理解——人们需要国家这个必要的工具和手段来确保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虽然没有人可以自主选择出生在哪一个国家,就像他无法自主选择出生在哪一个家庭 ,但是现代意识倾向于认为政治体与个人的关系远不像亲情或家庭那样生死相依、血脉相连,它是我们可以重新评估并且进行再选择的对象,从家庭到政治社会之间存在一个逻辑推衍的断裂。尽管一个人在年幼的时候,是国家和法律的保护使得他受到抚养和教育,他因此(出于感恩原则)负有道德上的责任(这里的“责任”严格按照本书此前的定义,也即它是非自愿性的)服从国家的法律,但是这不意味着在他拥有成熟的理性和智性之后,不能对他和国家的关系重新评估和选择。换言之,一个“与生俱来的身份”只能证明公民对其国家负有一定程度上的道德“责任”(无论基于身份认同原则还是感恩原则),但不能证成这个人负有普遍的政治义务(这里的“义务”同样严格按照此前的定义,也即它是自愿行动的产物)。』(周濂,《现代政治的正当性基础》,pp.91-92)

 

【10】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在中古的长子继承制国家,虽然男性的继承顺位高过女性,但是,如果父亲想把不动产分给小儿子,必须征得大儿子的同意,因为这侵害了大儿子未来的权益。当然多半也不太会同意,因此小儿子们不得不自己出去闯,或者当和尚;但是,如果父亲是把土地拿给女儿们去当嫁妆,则不需要任何儿子的同意,因此在继承父母财产这方面,女儿比除长子以外的儿子甚至有某种优势。有时候能看到一家子的姐妹们拿着嫁妆和夫家给的晨婚礼,一个个都还挺富婆的,弟弟们却不得不寄人篱下给人打工的状况。
如果一家没有儿子或儿子都死了,只有女儿,那不存在长女继承,而是诸女均分。另外,继承法中的后嗣代替原则高于男性优于女性原则,即如果长子去世,如果留了孙子,肯定这长孙继承没的说,就算没有孙子只有孙女,孙女也能完整继承,叔叔们没份儿。同样,女儿生了儿子也不会在继承上加分,还是得和阿姨们一起均分。当然这仅限于自由地产,附带了其他封建义务的,或者限嗣继承的土地另说。

 

 

【11】一年级小朋友的作文《山雀》

 

【12】@陆大鹏Hans

很多书和影视,必须趁年纪小的时候看,因为等你有了点教育和阅历,就会发现它们实在太差了。打击面太大,就不举例了。
同理,我们觉得很好的很多书和影视,之所以觉得好,仅仅因为看得早而已。或者是因为在匮乏年代,除了那个没有别的可看

 

本期浮世汇由  【喷嚏优选第127期】廖记棒棒鸡和穿过针眼 提供支持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