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54】社会生病了,为什么让我吃药

xilei 发布于 2021-12-25 10:17:00

【1】庄时利和 

经常见到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你一个正常人被送进精神病院,有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没病然后出院?
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做,但以我的医学知识和在精神病院见习的经历,我认为我自己没可能做到这点。
我想起前几年在纽约,一名黑人女银行家Kamilah Brock 被送到精神病院,主要原因是她在宝马车里大声放音乐,警察觉得她精神有问题,第二天就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她在精神病院被注射了强效镇静剂,口服了锂盐(抗躁狂药)。医护人员诊断她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并且出现了妄想症状。
医护人员试图让她放弃三个妄想:
1.她拥有一辆宝马。
2.她是一名专业的银行家。
3.奥巴马总统是她的twitter粉丝。
然而,以上三件事,全都是真的。
Kamilah Brock在精神病院关了八天之后被放了出来,她立马就把纽约市政府告上了法庭。
(关于此事的争议,可以看下@阿司匹林42195米 阿医生发的链接 O网页链接,推荐阅读)
网上有很多说法,说如何在精神病院里自证自己是正常人。由于缺乏严谨的对照研究,这些方法是否有用我也不清楚,但我猜应该没用。
顺便想起我很多年前转过的一条微博。

 

【2】刑辩律师杜家迁 

李田田的文章,一定写出了当地教育系统的现状,李田田的文章,也一定让当地教育系统面上无光,而教育系统的领导,也一定会大为光火。我想,这些应该不会有太大争议。至于会不会被精神病,民众一定会有不同看法。特别是李田田母亲、姐姐出来澄清,一定会让两种认知进一步强化而无法调和。
我是什么观点?我这么怂,能告诉你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么?何况,我告诉你的任何结论,我也都不敢确定一定是对的。不过,我却可以讲个真实例子:我在天津办过一个案子,那个案子涉及五位年轻的姑娘,她们或新婚不久,或初为人母。案件很荒诞,我认为凭常识就可认定她们一定没有针扎幼童。而公安机关取证,是各种威逼利诱兼人身侮辱。二审判决之前,法院给每一位律师所在的司法行政部门打电话让律师们闭嘴。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她们一辈子被钉上了耻辱柱。之后有人抱不平,在微博上三言两语说了一下这个案子。微博上的内容无一字不实之处,但当天夜里,大雪纷飞,那人却被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让他删微博,也是各种威逼利诱。他坚持不删,后来他的家人电话我说杜律师,无论如何你劝劝我父亲,他那犟脾气,会吃大亏的!最终总算删了。后某被告人的父亲又发了一条微博,也无一字不实,也被叫到了派出所。我跟那父亲没有联系,之后翻阅他的微博,却发现也删除了。
通过这个事可见,某些人是多么恐慌自己形象受损;通过这个事也可见,某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同样,通过这个事还可见得,有时,他们针对的,不仅仅是直接当事人,还有当事人的家人。
但李田田精神病一事,真相到底是什么,我是完全无从判断的。我只能说说我对李田田文章的观感:那是人间清醒。而这清醒,实际上很多人都可看出,却鲜有人敢说出来。有时我想,说破皇帝新装的孩子,如果长大仍敢于说破皇帝的新装,大概也会被视为精神病吧。君不见,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那人疯了!这话都敢说!

 

 

 

【3】张律师说婚姻 

太难受了。我万分后悔。
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是大半年前一个当事人姐姐打来的,这个当事人后来带着老公来跟我说,他们和好了,要撤诉。但就在冬至那天,这个当事人被她的老公杀死了[泪][泪][泪]
我万分后悔,没有及时与她的家人进行沟通。
她结婚后,一直被老公家人各种欺负,家里大宗的财产全部放在婆婆名下,亲戚名下。她的名下只有一套远郊区的经济适用的小房子。所有的钱,都在老公和婆婆的手里。
如果光是这些,也许她还能继续忍受。婚后她一连给男方家生了三个儿子。为了照顾 孩子,辞职在家全职照顾。一天的时间里,几乎都忙于接送孩子。
男方在最近几年频繁有外遇,也不回避她。她在那个家能呆下去的最后念想也被破坏了。有了外遇就会有家暴,她频频被打。
今年她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那个人渣。鼓了好久的勇气,终于走到诉讼这一步。
期间,我一直在给她进行心理建设 ,让她面对后面的生活,让她尽快去找份工作。但她因为要照顾孩子,一时半会儿还无法下定决心出去工作。
男方有严重的抑郁症,当时正在安定医院住院。因为男方的精神状况,她有绝佳的离开他的机会,也有很好的争取财产的可能。
但在男方从精神病院出来后,就成功地说服了她,让她撤诉。男方答应她,会和她好好过日子,今后也不会再和其他人有染,也不会再动手打她。会把其中一套房子放在女方名下。他们一家会出国去生活,远离父母的干涉。
一切听起来都很美。
那天她带着男方来找我,终止这件事的决心非常大。我看着那个男的,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我能做的只能是尊重她,祝福她。在她要离开时,我不放心地叮嘱她,你遇到任何的事都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一次她的确是遇到事了,但再也无法来找我求助了。
做婚家律师的,有个潜规则,在客户办完离婚或和好后,我们尽量别打扰人家的生活,别提醒人家曾经人生中还有这么一段。所以,我没有主动去联系过她。
当初,我就应该问问她还有什么亲人,偶尔问问她的亲人,她过得怎么样,如果能稍有点警惕,也许她不至于年纪轻轻就丢失性命。
她才43岁,还有三个儿子。。。。。

 

【4】tombkeeper 

对安全问题的一个常见误解是认为漏洞是某种像导弹一样的东西,可以用油纸包起来放到山洞里。但导弹不会消失,而漏洞转瞬即逝。漏洞是动态的,不断产生,不断消失,所以其实更像电。电一旦发出来,难以长期保存。所以搞电力建设,核心不是囤积多少电池,而是建多少电站。对于漏洞来说,“电站”就是安全研究者。
在漏洞研究领域,人和人的差别有多大呢?大到一万个臭皮匠也顶不了一个诸葛亮。在任何行业,这种情况都是管理者最不喜欢的,但又是一个客观事实。在目前以及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什么软件或硬件能代替优秀的漏洞研究者。
目前业界公认水平最高的漏洞研究团队是 Google 的 Project Zero。Project Zero 汇聚了全世界各类漏洞研究方向上最好的一些人,每年都能产出数量和质量惊人的成果。那为什么这些人都愿意去 Project Zero?
Project Zero 的待遇当然是很好的。但同样的待遇,很多公司都能给得出。最主要的原因是 Google 给了 Project Zero 最宽松的氛围,特别是制度性地允许和鼓励对研究结果进行完全披露。
对研究者来说,除了薪酬待遇,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成果能为业界所知,能自由地进行交流。这一点,决定了他们能够从内心中产生强大的自我驱动力,能对研究的问题昼思夜想,全身心投入。而不会像大多数人那样抱着拿一份钱打一份工的想法。不会多工作几分钟就认为公司占便宜了,自己吃亏了。
2006 年前后,国内网络安全研究人员的薪酬水平比较低。那几年 McAfee、Fortinet 等外企从中国挖走了大批优秀人才。以至于硅谷有些安全公司研究团队里一半以上都是华人。2012 年之后,国内这个行业的薪酬情况逐渐好起来,去国外的人就少了,一些已经去了国外的人也回来了。
目前国内安全研究实力和美国相比尚有差距,但处于蓬勃发展的状态。相对自由的环境,让大批优秀的年轻人愿意加入这个行业,展现才华,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就。如果现在改变这种环境,让每个人在发布研究成果时都思前想后战战兢兢,短期内也许能获得些许表面上的平安和稳定。但长期来看,一定会对安全人才培养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
说漏洞像电,漏洞其实又不像电。三峡的电,如果中国人不发,别的国家也发不了。但任何漏洞,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人才来研究,是拦不住别人去研究的。

 

 

 

 

 

【5】唐极鲸 

我刚从男厕所出来,
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婴儿车。
车里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小宝宝。
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降横财。
我若无其事地将婴儿车推走,
成功地将他带回了自己家中。
说到这里也该介绍一下我的职业了,
我是一名人类幼崽资源分配师。
也就是俗称的人贩子。
现在这方面查得很严,所以生意不太好做。
像我为了躲避布满全城的摄像头,
每次出门都要戴假发,穿增高鞋,
还要往衣服里塞东西,把自己伪装成个胖子。
即便这样也已经有大半年没生意做了。
谁能想到今天白捡了一单。
回到家里,父母见我带回来一个孩子,
都没说什么,他们早就习惯了。
晚上我在电视和网络上,
都没有发现丢孩子的新闻,这让我颇为意外,
但好消息是,我不用着急出手,
还能适当提点价格了。
孩子不大,应该没到一岁,我检查了半天,
感觉他还是挺健康的。
只是他一直都没哭过,反而还会冲着我笑。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出了一身汗,
而且全身浮肿,整个人胖了一圈,
两腿之间还隐隐作痛,
最恐怖的是腹部多几十条像蚯蚓一样的竖纹。
我准备洗个澡就去医院看一看,
出卧室的时候,老妈正在喂我带回来的小孩,
我感觉他比昨天瘦了很多。
老妈见我进浴室,直接抱着孩子追了过来,
拉着我说不许洗澡。
还说你现在碰水会留下病根的。
我很奇怪,就问她:
你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她说:不是病,你回屋子休息休息就好了,
没事就别再出屋了。
我觉得她今天说话怪怪的,
但身体实在是很不舒服,便也就没再说什么。
回屋继续躺着去了。
我的身体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好转,
下面越来越疼,身子越来越虚,
几乎已经无法下床了,身子不停地冒汗。
而老妈却搬走了风扇,还用两床被子,
把我裹得严严实实。
晚上睡觉的时候,
老妈把那孩子放在我床边,
他现在只有刚被带回来时一半大,
明显已经变成了一个未出满月的婴儿,
我侧头看着他,他正在对着我笑。
半夜我被剧痛惊醒,
两腿间如同要被撕开一样的疼。
我吃力地掀开被子,
看见一条像肠子一样的东西连着我和婴儿。
并且正在把婴儿向我拉过来。
我无法阻止它,疼痛几乎让我窒息,
连喊叫声都卡在嗓子里发不出来。
那个婴儿就这样一点点被扯进了我的体内。
疼痛在一瞬间达到登峰,
我憋在嗓子里的喊叫声也终于冲破了喉咙。
父母被我撕心裂肺的嚎叫吵醒。
我本以为他们会过来帮我叫救护车,
可他们竟然轻描淡写地对我说:
很正常,所有人都这样,你忍一忍就好了。
我有些崩溃,
一个活生生的小孩钻进了我的肚子里,
这叫什么正常。
可我疼得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甚至希望自己能马上晕过去。
疼痛持续到第二天才减缓,但偶尔会有阵痛。
此时我的肚子鼓得像个皮球,
没人搀扶连床都下不了。
我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应该是怀孕了。
父母对于自己儿子能怀孕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我问他们还记不记得我前两天抱回来的孩子。
他们说我怀孕怀傻了,那有什么孩子。
我本想自己拿刀把肚子抛开的,
但是犹豫了几次之后我发现,
我的肚子在慢慢变小,
这让我看到了恢复如初的希望。
在这期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
会莫名的想哭,偶尔还有小便失禁的情况,
很想吃东西,但是吃什么都感觉恶心,
时常犯困,又整晚失眠。
这些症状折磨了我整整七周的时间,
才渐渐好转。
此时我的肚子也差不多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除了偶尔想吐,我感觉自己似乎快要痊愈了。
今天起床后,果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身上的症状全部都消失了,我如同重获新生。
我仔细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
感觉自己是用了十周的时间,
逆向体验了一次十月怀胎的经历。
这也许是我的报应?
不管怎么说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还差一步呢?”
“什么还差一步?”
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但很快又被吓了一跳,
屋子里怎么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当然是受孕了,这才是一切的开始,
不过对你来说可能是结束。”
声音传出来的地方,
渐渐显现出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
他通体赤红,头上长着一对羚羊角,
脸和我带回家的小孩很像。
我看着他,他对着我笑。

 

 

【6】银幕聚焦灯 

莱奥·卡拉克斯:“现实”是我们一直要面对的、无法逃避的问题,通过金钱、名声、游戏都逃避不了。作为一个电影人,我们就应该回归体验之初,同时,我们需要“行动”啊,感受身体实在的移动,这也是我们作为人,对于现实的责任。
我觉得“虚拟现实”的危险在于:人们对于生活体验的丧失。人们对于一些概念来自于哪里呢,是来自于生活的体验,例如对于什么是爱的体验,对于什么是恐惧的体验,而这些都在虚拟世界里失真了,被扭曲,甚至消失了。关于真实世界里的行动、体验、责任的“惰性”,我们要警惕,在数码世界里这些关系都消失了,所谓的“体验”都太容易了。数百年前,年轻的人们上战场打仗,要知道,杀人的时候都需要扣动扳机呢。或者年轻人登上一艘游船去周游世界。而现在呢,因特网似乎取代了一切。年轻人上网抱怨,玩游戏,上YouTube看各种视频来了解这个世界的样子。
很难简单地说“互联网”本身是好是坏。就目前而言,这个潮流还很新,例如YouTube,它创造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但是我不得不说网络视频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狗屎,或许需要时间的沉淀吧。年轻人很容易在电脑的世界里迷失,因为这个世界太迷人也很危险,使得年轻人往往拒绝长大。我有一个侄子就是这样,整天坐在电脑前不出门。在以前,很多小孩子在学校需要劳作来体验世界,现在他们只需要盯着电脑屏幕。很多人到了30多岁还不像一个成年人,离不了家,那是因为他们永远离不开电脑。
人们都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经历着一次次的“基因变异”,慢慢学着适应周围的环境。那并不意味着你会因此感到幸福。发展有的时候并不是进步,而是一种退化。
生命力最可贵的部分都来自于体验。而在数码时代,这些体验全部被数字化了。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故事吗?”
“没有,它讲述的是一段生活。”
“那么它是一段生活中的故事?”
“也不是,而是关于生活着的体验。”

 

 

【7】xision 

为乱世王者画的山海经版本KV

 

 

【8】李靚蕾Jinglei 

希望这封信,能够真正为持续燃烧的纷纷扰扰划下一个句点,让大家都能回归平静的生活。 

 

 

 

【9】@丁香医生

冷知识:耳屎一般是湿性的,但大多数中国人的耳屎是干性的。这可能是因为东亚人群 ABCC11 基因发生突变。

折翼丛林:相关冷知识:ABCC11基因上第538位碱基发生基因突变,还会导致大汗腺分泌减少,因此基本没有狐臭。所以油耳和狐臭的相关性很大(不是绝对相关的)
油耳在中国是少数派,在世界范围是多数派

 

 

【10】@古典-奥派经济学

当国家财政接近崩溃的边缘,民间却还有巨富存在时,这些巨富自然成为国家的目标。汉武帝先是提高商业税,希望富人们出钱帮助政府渡过难关。但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商业税已经无法满足皇帝的胃口。要实现财富从私人向政府的转移,必须有一个全盘性的安排。

这时,东郭咸阳和孔仅扮演了财政专家的角色。他们都是盐铁商人出身,成了官吏后,更加知道商业的法门在哪里,如何替皇帝赚快钱。经过研究,他们提议将盐铁工业,也就是汉代最先进的两个工业部门,立即全部收归国有,不准私人经营。

为了这次国有化,他们铺垫了一系列的理论。他们并不承认这么做是为皇帝打仗筹集资金,而是以民生的名义来进行改革。他们认为,盐铁工业在以前是私营的,许多大商人因此而暴富,这些富人有了钱,也就更有能力奴役普通民众了。为了公平起见,必须将盐铁收归国有,再由政府来保护普通人民的利益。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11】@李子的围脖

每次首页上刷冬至,我都有点尴尬,因为在我上网前,不晓得冬至是个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老家那边的风俗咋说呢?感觉是混合了汉族和少数民族的风俗。除了春节中秋,最重要的是端午节,端午节例有赶花街,比过年热闹太多了。然后还会有泼水节和火把节。祭扫除了清明,还有农历十月。冬至属于一个节气,没啥特别。啥也不吃,也不祭祖,更不扫墓。中元(农历七月十五)也不过。但是农历十月,是要扫墓烧寒衣的,这应该是寒衣节的风俗。大年初一到十五,饭前要供祖。三十夜里要敬山,就是敬山神土地。一年到头,必须吃汤圆的有两个日子,一是正月初一,二是元宵节。所以祖国地域宽广,风俗不同,别成天刷南方如何如何,北方如何如何。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才是祖国风俗常态。

 

 

【12】@祝佳音

我曾经有个比喻,用来解释为什么很多年轻人用惊人的热情规训自己和别人(尤其是规训别人)。因为在我印象里,15-17岁正是荷尔蒙上脑,中二到反抗的年纪,虽然大家都在那个时代干过傻逼事儿,但是,说真的,“听话”甚至“当听话小标兵”在之前我身边,包括我看过的各国文学作品里都没有过。今天又看到一个朋友说他写了篇东西被人用“三观不正”教育,就和朋友聊。

我试图总结背后的原因。我是这么说的,假设山上有个爹,往山下城镇里扔火球,一砸砸一片。一开始这个爹会听谁说他坏话,说他坏话就扔火球,那镇民就会很紧张,因为谁都不想死嘛,所以如果有人说爹坏话,其他人就会瞪他。后来爹会听谁对他不恭敬,不恭敬就扔火球,镇民就会要求大家都恭敬,没人喜欢火球啊。再后来爹放飞自己,随机扔,不开心就扔。镇民不知道爹已经飞了,为了不被砸,就试图寻找规律,但从随机中找规律,必然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然后就建立了几万条规矩,谁只要有一点出格就先打一顿,因为大家真的不想被火球砸死。

朋友听完很有感触:“嗨,就是笼子里一堆猴,时不时拽出来一个打一顿,这帮猴看到别的猴被揍得又多又惨,应激了。”

 

 

【13】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土司亦设“驻京办”[doge] 

 

 

【14】@诨名唤作巴布尔

其实也会幻想有哪天找工作的时候,能听对面说,“哇,你做过好多不同的工作,你一定是个很特别的人”,而不是现在这样,“呃,你做过的事情都不搭界,你到底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硬逼一个二十来岁的人说出“到底想要什么”的世界是个逼良为娼的傻逼世界。

 

【15】@十级骨科爱好者

“一旦你将结婚生子这两项从人生规划中删除之后,会发现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人生也不用那么紧赶慢赶,一生都可以用来逐梦,以及体验各种未知。”

 

 

本期浮世汇由  【喷嚏优选第119期】平安小猪 提供支持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