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38】你会明确这是一个紧急状态,人们还可以回到非紧急的生活

xilei 发布于 2021-11-24 16:35:00

【1】武汉卢孝林家属 

【我女儿被逼死后 小区老太婆至今不道歉、不联系】11月13日,我女儿被小区几个遛狗老太逼死。9天过去了,老太一直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也从不联系我们家属。现在有很多情况反映到我们这边,比如说老太和家人举家搬迁到东湖边的豪宅了,他们家有权有势等等,这些信息让我们觉得无能为力,我们是来自荆州的外地人,只是想讨要个说法,就这么难吗?出事前,我女儿曾多次在业主群反映,因被宠物狗追逐与几名狗主人口角,之后被人格侮辱2个多月,遭对方围堵、辱骂、棍打。她曾购买打狗棍反击,并留言要“以命相抗”。老太依旧不依不饶,最终逼死我女儿,称了他们的心,谁来感受我们父母的心呢?

不管老太家是高官显贵还是占据要职,我们一定为女儿讨回公道。

 

 

【2】@胡锡进

司马南连用七个视频质疑联想贱卖国有资产、柳传志杨元庆等高管上亿高薪上演的是“穷庙富方丈”等等,引起互联网上的轩然大波。老胡本不想就此说话,但它已成舆论焦点之一,很多网友在留言中催老胡谈谈看法。
我认为,司马南的质疑是朴素的,有公众意见的基础,它们是中国舆论场这几年积累的对联想综合不满的折射。联想曾是改革先锋,柳传志和杨元庆的表现从一定意义上说参与了对中国企业家的定义,社会给予了联想和柳杨极高的尊敬和期待,联想也等于是对国人做了当IT龙头企业、推动中国高新技术前进的承诺。但是联想实际上在贸工技路线上越走越远,没有在原始积累后向科技创新真正发力,渐渐退出了国家科技进步和对外竞争的锋线,对中国核心竞争力的贡献越来越小,很多人觉得这辜负了他们对联想作为老牌明星企业的期望。尤其是,它被华为等饱受美国打压的高科技公司比下去了,在模式创新方面也不如小米那样的新兴公司,柳杨等人依然在国有参股企业里享受上亿高薪,整个公司和他们个人的舆论形象逐渐变得脆弱,事实上,对他们有规模的质疑早就开始了。

不过是否应当将柳杨和联想放在国有资产流失这个严厉的主视角下考量,我认为是需要谨慎的。当年联想从中科院的全资子公司走上股份制道路,客观说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从结果看,它导致了国资占比的缩小,但成就了一个很长时间里的领军企业。也许可以说,没有当年的股份制改造,就没有后来的联想,因为联想是中科院出来的最大企业,而且横向看,全国的产品型IT巨头没有一家是纯国企。

柳杨当年威望很高,是中国企业家中的符号性人物。联想做到了PC机全球第一,另外在超算领域也在国内占有一席之地,是世界500强之一,它至今不能算差的,但公众对它的失望却是有道理的。我在国外遇到过一名联想在某国的负责人,他对我说,他更敬佩华为,他说华为给自己、也给中国造就了一支庞大的队伍,培养锻炼了一大批中国经营人才,无论在哪个国家,华为团队的负责人和骨干力量主要是中国人,但联想没有给国家培养出这样的队伍。他举例说,他本人在当地属于“光杆司令”,他的上司是在他国的外国人,他的下属是当地外国人。联想的人都有这样的失落感,更何况外人。

联想平庸了,但它的“国际化”模式是否也是中国企业各种经营类型中应予尊重、保护的一种,同样是值得探讨的。我们不再崇拜联想,与声讨和清算联想,似乎是不同的事情。中国融入全球化,大概会有一些公司的利益在国家间更加“多元”,比如日本索尼公司就是这样。但问题是,这样做的是我们曾经寄予厚望的联想,而且是在中国如此困难的时候,我们发现它不再是我们希望的斗士。

柳杨的光环显然失色了,我不知道历史会如何看他们当年的风光,会从他们发挥了那段时间的引领作用来加以肯定,还是会聚焦他们之后的“让别人去闯”、自己在老路上“闷声发大财”,视为一种“堕落”。我觉得视距越远,越能看得更清楚。

写此文之前,我询问了多名专家学者的意见,他们对司马南的做法做出不同的道德评价,有褒有贬,但都指出他的评述在专业上有瑕疵。司马南是我的朋友,自称“胡同大爷”,我想他不会介意我将别人对他的这些评价直率地转述于此。

我认为,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中国经济曾经是完全的国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如今民营企业占了大半江山,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尽管大量民营企业都不是从国企改造出来的,但它们中的不少也曾有过挂靠乡镇的“红帽子”,那当中的情形极其复杂。而且当时的改制方向受到了各地政府的认可和推动。我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至于柳杨等人的上亿高薪问题,我认为司马南的质疑反映了很多公众的共同不满。在促进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柳杨应当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样的批评,并加以思考。

 

 

 

【3】@次回的厄运

每个社会里肯定都会有一定比例偏执的人,选择了相信什么以后就很难改变,有很多事只有这种个性的人可以做到某个地步,与此同时与这样的人沟通成本很高,但他们作为不合作者一样是有权利的人。就像欧洲现在不愿意打疫苗的人,除了有基于其他的风险考虑,也有很多是无论怎样都相信疫苗是对身体的破坏,是政府的阴谋,也拒绝履行自己在公共健康方面的义务的人。不合作就是不合作了,这就是没辙。所以政策需要做的一直是让这个比例降到多少是多少,而不是消灭不合作者,要是哪天你看不到反对防疫政策的游行才真是出大事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社交隔离和疫苗通行的政策在实行的时候必须要公布它解除的条件,比如连续多少日感染率和住院率降到多少以下,德国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2G政策的启动和解除都要看住院率等指标。你会明确这是一个紧急状态,人们还可以回到非紧急的生活,这是民主的弹性,而民主本身不是什么,就是为了避免极权和暴政因此反民主的元素少那么点的一套规则,它提供的是尽可能保证个人自由的土壤,它意味着无论对个人和社会,都要在一个底线上容许不合作者的存在,而且不能轻易提高这个底线。现在的两极化除了选区选票这些东西,也是政治上的偏执性人格者都进入了异常膨胀的状态,连本来不那么异常的也逐个被感染。我觉得这是很多讨论都要先明确的一点。

 

 

 

【4】古门门 

我建议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jk罗琳,为什么呢?凭一己之力,虚空亲临,团结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在民粹当道,社会撕裂的今天,这样的功绩,又以这样的方式,前无古人,后可能还有来者。但没关系,一年的诺奖她绝对配得上。
据说,罗琳女士虽远在大陆彼岸,但她孤身一人舌战白左的伟岸英姿,从乌拉尔山传扬到了华北平原。她一马当先单挑政治正确的英雄事迹,从扎格罗斯山脉吟诵到了马六甲海峡。
遥远的东方,前一秒钟还老死不相往来男权,女权
打的不可开交的粉红,感恩
互开左籍的毛左,改开
互争头牌的老派五毛,从良公知
互开右籍的华人川粉,未从良公知
泾渭分明的日韩粉圈,欧美粉圈
你骂殖人,他骂赵人的高华,鼠鼠
你骂罕见,他挂路灯的小留二代,三和大神
一据说罗琳的壮举,无不拍手称快,条陈政治正确之弊。一谈到白左的丑状,无不义愤填膺,都欲先除之而后快。
瞬时间,原本剑拔弩张的屋子里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此时,卢梭放下了左手,施米特留下了眼泪。因为在这一刻,伟大的,施米特意义上的人民形成了,他们高度团结,聚为一体,同仇敌忾。
谁又能知道?他们前一秒钟还在怒斥"人权都没解决,还追求女权?"这种说法
后一秒就能照搬:"女权都没解决,还追求跨权?"
前一秒还在痛骂"这群人不是要平等,而是要特权"这种腔调
后一秒就能现抄:"跨性别不是要平等,而是要特权"
前一秒还在声称:"我们如何被压迫被规训了,我们在社会如何居于弱势"
后一秒就在惊恐:"不得了了,跨性别来我们这了,来要特权了"
前一秒还在哭诉:"我们如何边缘又如何失权"
后一秒就能嘲讽:"这群边缘人如何无耻又如何无聊"
前一秒还在激情:"我们要打破这层被制造的玻璃天花板,勇敢的闯进去"
后一秒就在理性:"他想变女人就变女人,想变男人就变男人?我们的地盘,我们不欢迎不行吗?"
前一秒还在申辩:"虽然我……但家长,领导,老师,长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不按他们的规矩,不跟他们相同又如何?我要做自己"
后一秒就能吐槽:"这不就是一群扰乱社会规则,反自然的变态吗?"
前一秒还在强调:"请勿以偏概全,他个人行为怎么能代表我们学校,我们家乡,我们……"
后一秒就能举例:"我记得前几天不是发生了一起跨性别厕所……不就说明了"
前一秒还在指出:"不能说今天争取……明天就要上天,这叫滑坡谬误"
后一秒就能声称:"想跨就跨,那能不能今天变女人,明天变男人,后天变桌椅板凳?"
前一秒还在戳破"我尊重你们女性,但请你们不要扰乱社会,引发对立,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行吗?"类似话语的谎言
后一秒就要重申:"我尊重你们lgbt,但请别来打扰我们普通人的生活"
前一秒还在讽刺"你有表达……的权利,我也有权不接受"这一说法的虚伪
后一秒就能照抄:"你有权跨性别,我也有权不接受"
在白左的丑态前,他们放下了漫长的争议,除我武器。在政治正确的虚伪下,他们抛弃了坚守的标准,一忘皆空。在罗琳据说的伟绩前,他们结为一体,互称兄弟。
在此,我倡议,为了团结日益撕裂的阶层,凝聚愈加对立的男女,罗琳的成就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白左的恶行要年年骂,月月骂,天天骂。
骂白不能团结所有力量,批左也不能团结所有力量,但白加上左,白跟左掺在一起骂,那就能做到团结一切力量,凝聚一切共识。
望诸君都能摆脱白左,只是向右,有一声骂,就发一声骂,有一口水,就喷一口水,向着更团结的明天,加油,努力!

 

 

【5】郁喆隽Fudan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记录一下:本科的时候上复旦历史系金重远教授的课,他50年代赴苏联留学。他回忆说,同行的中国女生到了苏联之后都被“另眼相待”。后来才了解到,原因很简单:当时中国的女生都习惯穿长裤,而苏联人大都觉得只有不正经的女性才会穿长裤,女性就是应该穿裙子。明白这个事情后换上裙子就好了。 后来反过来去看那个时代的苏联电影,果然几乎有没见过女性穿长裤的,一些职业例外。各个人群的衣着习惯本来有差异,但是将之与道德挂钩却是一件常见又各具特殊性的事情。生怕自己记错,我还特意问了当时的同班同学,得到了确认。

 

 

【6】魔法少女拥护者巴莱 

《永恒族》的原子弹私货是编剧之一的Kaz Firpo主张加上去的,Kaz Firpo是日美混血,现在家庭是美国人,爷爷是出生在日本,他认为在美国“原子弹正当化论”依然根深蒂固,质疑投下原子弹这一行为规避了更多的牺牲。

所以在其中加入间接参与原子弹开发的角色后悔的台词,寄予了日本方面一定的同情。
这一场景的编排,制作方内部也有担忧反对的声音,但Kaz很坚持,该场景被写进了所有版本的剧本中,就为了能在正片里展现出来,导演赵婷都说他“真的在战斗”。
Kaz Firpo说:“作为在日本有家人的日裔美国人,这是我人生和历史上的一大部分。我不想回避人类的悲剧。为了不再发生第二次,希望大家思考一下,商量一下。我没有轻视悲剧。”

“我想让所有年龄、人种、出身的观众思考这件事。”

 

 

 

【7】@毒舌电影

出演《丹麦女孩》的“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在采访中表示:“现在的我不会接这样的角色。拍这部电影的意图是好的,但是现在觉得是个错误,很多人(跨性别演员)甚至没有机会参与选角...”

 

@takarazuka_千酱:我真麻了……他这样说那要专业演员干什么,他拿奥斯卡的霍金不然选觉上就是不是也得xxx啊?。说到底拍电影,演员服务于角色,角色服务于电影,现在怎么着,要电影的所有服务于zzzq嘛。(我很喜欢他演的这个电影的,现在看这话感觉被扇巴掌似的

 

 

【8】Audrey李佳佳

路上听了何伟从川大回美国后做的可能是第一次podcast,很有意思。

他提到自己这次到中国其实不太想写作而更想教学,写作只是他在成都的这两年偶尔为之的事。初期他写过关于涪陵年轻学生自杀的故事,引起一些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的不悦和批评,认为太负面。后来疫情发生,他觉得有必要去记录,就去了武汉采访书写关于中国抗疫的报道,而这又引发了对面阵营的批评(angered the other side)。他们说他竟然称赞中国(与此同时忽略中国的其他地方那些糟糕的事)。

何伟称之为关于中国的“whataboutism”。他说他当时观察到中国是大国中唯一一个一开始被疫情重创而后来基本完全扭转的,而同时他自己的祖国在抗疫上几乎步步错,所以觉得有必要记录这里的故事。他感慨(大意)为什么要说,中国在这点上或许做的不错,但是那个哪哪呢(what about somewhere else)?

真是很有意思。在今天这个选边站队、日渐两极的世界,想做一个平实记述的非虚构写作者好难。常态就是会被两边攻击。但越是这样,越应该坚持啊。

 

 

【9】银河大帝报复人有一套

 

【10】网络骂战,工具人,鲁迅先生早已精准概括

 

 

 

 

来源:喷嚏网 搜集整理  

喷嚏优选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