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47】疫囧

xilei 发布于 2020-2-1 10:19:00

【1】dede-lab  

可能还有人记得一个月前我转的一条微博,后续其实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12月30号开始,从武汉医务人员工作群陆陆续续传出“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疑似SARS”的新闻。
12月31号我向武汉医学院的同学求证,他确认了这一点,并且告诉我“病毒的具体结构和分型还在检测”。当天武汉发现不明肺炎上了热搜,我转发了官方微博说“确诊了,病毒的具体结构和分型还在检测,武汉的同学注意防护”。这里我有不严谨的地方,没有分清SARS是一种病原体而不是疾病。
半小时后,同学告诉我,这件事不可以公开讨论,已经有医生被约谈,随后我删除转发微博,重新转发“等待官方消息”。当时评论有同学质疑为什么删除原博,于是我在评论再次提醒了一遍。
之后的事大家可能也知道了,八位医务人员因“造谣”被抓,人心惶惶。我的微博也开始被持续投诉举报,甚至人身攻击,我每天打开@我的人 都是这样的内容,持续了一个星期。我无法拿聊天记录证明我信息来源的确凿,并且当事医生都已经被认定“造谣”的情况下,我只好删除了原微博下的评论。
我似乎能够理解举报我的人的想法,他们不希望网络上存在任何“不利于”祖国的新闻,但这样的言论环境真的太让人窒息了,这次武汉疫情的爆发很难说没有这些人的责任。
重提这件事并不是想谴责谁,也不是想说我有多有“先见之明”,我也是个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我也会害怕、忐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制造了恐慌”。事后和同学交流,如果知道这次疫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即使被举报到封号也要尽力提醒所有人。但是真的没有如果,大家都认为自己做了对的事,结果却是错的一败涂地。

 

 

【2】@医生妈妈欧茜

生命的不断消逝,国民经济的重大损失,再梳理事件的时间线,可以得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能让专业人士通透敞亮地说真话,管理者也能通透敞亮地说真话而非相反,并让专业机构采取相应措施,疫情很可能抑制在萌芽状态。可惜时间不会重启。但若哀而不鉴,未来也只会历史重演,让后人复哀后人而已。

 

 

【3】@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公立医院的医生护士,有个别拒绝去武汉支援的,有行政职务的免职即可。至于开除,各单位要有明确的管理条例在先。至于吊销医师执照,这个不可取。因为基本上,这些人未来的道路,也被堵死了。对于服从命令去支援的,主动请缨去支援的,后续该有的奖励,也不要忘记。这个时代,我们不只是要歌颂英雄,也得承认恐惧也是一种人性,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克服恐惧的,因为这些人可能有生病的家人,刚出生的婴儿,家里的顶梁柱。就算是啥都没有,不去前线的人坚守自己的岗位有何不可呢?

 

 

【4】@祝佳音

我记得,至少在以前,“造谣”还是要考虑到主观动机的。对于个体而言,能力弱,对事物认知有限,难免会有与“事实”不符的观点,但只要没法证明主观恶意,似乎也不被定为造谣。比方说我看到一起交通事故,一人血疵呼啦地被裹上救护车,我发一条消息说 “XX路口死人了!” 当然人可能没死,重伤了,被救回来了,但我觉得在一般地方,大家就不会苛责我造谣。要证明我是故意渲染恐慌,那也是要证据的呀。

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我冷静客观,“十字路口发生车祸,一人出血严重,被抬上救护车,生死未知,啊,这冰冷的夜!”——但让所有人这么办,我看连北欧都没戏。那么在人人成长为哲人王之前要怎么做?我觉得这还是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问题,你要确保个体能说话,那就是要付出一点传谣辟谣的代价。你要我必须跟到医院,找大夫拿到死亡证明才说话,那我就不说了。那么就是要求个体做到绝对准确,绝对挑不出错,否则就抓起来训诫——现在这事儿就是代价。

当然往更吓人里说,怎么挑不出错来?别说惊慌失措的病人家属了,就我这微博,我想挑都能挑出用词不当的地方,想挑多少挑多少。所以“造谣”当成棍子,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人不敢说话,现在有一些人拿到了天降神棍,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主要打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要的就是一个脆劲儿——那大家就被病毒日呗。病毒不跟人争辩,病毒感染人。

媒体不同,媒体的能力比个人大太多了,所以对报导而言要求就要更严格,政府又不同,能力比媒体又大太多了。你要说之前那8位医生是造谣,那个病人家属是造谣,那领导大办万家宴又算什么呢?不求更严苛,统一标准好不好?可是啊总有人用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有巨大能力的领导,用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对待个人呢。

 

 

【5】@李海鹏

“不必对非宪政制下的官僚集团的欺上瞒下感到愤慨一如不必对橘子自古以来都是圆的感到愤慨。”

这是以前我写过的一篇关于鸦片战争的读书笔记里的一句话。

鸦片战争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官员们不停歇地欺上瞒下。中方历任军事统帅分别是林则徐、琦善、杨芳、奕山、裕谦、奕经,负责和谈的大臣则是耆英和伊布里,这些官员,连同英军锋芒所至的地方行政和军事长官,无一例外,都曾向道光皇帝自吹自擂,谎报军情。两年半时间里道光陷在一个反向的塔西陀陷阱里,始于谁的消息都信,终于谁的都不信。

英军死亡69人,中国死2-2.5万人。中国军队不是没有枪没有炮,虽然样式老旧,但是有枪有炮,而且中国军队精锐尽出,不少军队血战到底,宁死不降,很多满城甚至妇孺殉国,那么这个比例让人生气吗?

不必愤慨,淡定。

良有以也,有些事之所以发生必有原因。
其来有自,也是有些事之所以发生必有原因。

 

 

【6】@顾襄

下午去超市做必需补给,路过草莓大棚,妈妈要下车买草莓。我特别反对,那个摊主抱袖缩在棚屋里,蓬头垢面,没戴口罩。但我妈还是去买了。全程没有对话,摊主掩着口鼻比划价格,眼神示意用胶带贴在木板上的收款码。做完这些他立刻后退,缩进低矮的棚屋,脚下传来叮叮的声响——只有一只脚,穿着棉鞋,另一条裤管小腿以下是空的,一根金属支架和一块支撑地面的方形铁片就是义肢。到家我就举着酒精喷雾给我妈还有购物袋疯狂消毒。又听她说,这个摊主在本地种草莓多年,残疾不便,从没回过老家。今年生意肯定特别差,多少帮一点。我为刚才的嫌弃十分内疚。他没戴口罩不是不想戴,他也尽己所能避免直接接触。人在这种时刻不能想当然地去为对方设定正确的预期。问何不食肉糜。这几天看到很多带着柚子皮、方便面桶、尿不湿、鞋套甚至胸罩的老人,他们没有那么多接受信息的渠道,更没有于乱象中抢购口罩的能力,大潮滚滚来袭,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只得舍弃体面,戴上那些匪夷所思的替代品。生命当前,体面是最无用的点缀。很多本分质朴的普通人,都在这个惨淡的春节被迫割舍生命以外的精神尊重。荒唐的绝不是他们。手指一划消息就过去了,困在家里的无聊是程度最轻的“苦”,有饭吃,有觉睡,家人安好,插科打诨开开玩笑,放下手机天下太平——而手机另一端还是迥异离奇的人间。归于一个个贫瘠的数符,归于疑似、确诊、治愈或死亡的字眼;归于疲乏透支的医护、归于囤积积尘的物资,归于请求帮助的患者家属凄厉的哭嚎,归于一张张因为带着奇怪口罩而引人侧目的脸。天灾人祸的追责看似和抢救同步进行,但因此受难的人,那些底层的人,并没有得到切实保障,悲喜也许不共通,但降临到任何一人身上,都是切肤之痛。另一边,快手上很多提前开工赶制口罩的普通人,笑脸憨厚,诚恳朴实;新闻里拉着蔬菜送去医护人员下榻酒店的菜农大哥,泡沫纸箱盖着棉被,自己却被冻僵;还有火神山雷神山不眠不休的工人们,为了抢时赶工发生冲突。这短短几天,生老病死、福祸离合的众生相接连发生,激荡人心。那灾祸里蒙难受苦的众生,恰恰也是水深火热中互相搭救的众生。屈原在《天问》里写“蜂蛾微命,力何固?”蜂蛾微贱,自卫之力为何如此牢固?——同处低微,同担悲苦。一人力贱,万人力勃。我永远为人民大众、苍生百姓朴素而厚重的情谊动容,于地裂山崩处手足相抵、悲苦与共。

 

 

【7】@翼尖小翅

作为八零后,过去三十多年来,始终有这么一种信念支持着我们的个人奋斗。我们觉得,那种放在历史尺度上来看能波及全国的动荡和灾难,已经是过去时,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很大概率应该不会再次发生。然而没有想到,在2020这个比我小时候读过的大多数科幻故事里的年代还要超前的年份,短短两周,就把我之前的这一信念动摇得支离破碎。千万同胞所正在经历的,亿万同胞正在见证的,是可以媲美近现代史上所有重大事件的历史。过去两周,我们看到了苦难和艰辛,看到了拼搏和勇敢,也看到了无耻和卑鄙。过去几十年,科技进步,经济发展,许许多多的东西变了,变得更好;然而危机当前时,我们才猛然注意到,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不但从未改变,甚至变得更糟。

读书时,百年动荡可能也只有寥寥几页。匆匆翻过,难有切肤的体会,感受不到那些文字的背后,是多少普通人的颠沛流离和家破人亡。然而亲历历史时,哪怕作为旁观者,方知每一分一秒对于深陷漩涡当中的人来说都是煎熬。这些挣扎、无助和悲恸,如非网络,哪里会被人听到?即使被听到,等这一切过去之后,又能在书上留下多少痕迹?

此刻,作为亲历者,相信你我不会忘记,真正创造历史和拯救苍生的,从来只有人民。

 

 

【8】@安迪斯晨风

生活才是最好的编剧。想看徐峥拍一部《疫囧》,主角是一位在湖北打工的农民,在口罩厂干了一整年,春节将至,却没拿到一分钱工钱,只拿到了一大包口罩。主角又闹心又郁闷,借了同村工友一些钱租了一辆三轮车,打算带着自己血汗换的口罩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乡,来年再想办法卖掉。没想到半路上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了,口罩供不应求。有钱的大老板、有权的大官、凶狠的劫匪、天真烂漫的学生……形形色色的人发现主角的口罩以后纷纷来要,但善良的主角决定把口罩送给最需要的人,调转三轮车的车把,向武汉方向驶去。

@绯枷: 返乡路上,他遇见了被父母认为“没正经工作”逐出家门的小镇青年直播主,救下被医闹搞丢饭碗一身污名想自杀的中年呼吸科医生,还有老公欠债遁逃不得不独自打几份工抚养孩子的女卡车司机……被命运捉弄的一行人凑在一起,踏上了互相救赎也救赎他人的逆行之路。

 

 

【9】@阑夕

 

按照往年的规律,已经快到返工的日子了,铁路川流不息,航班穿梭密集,该收心的收心,该提速的提速,人间满是新的振奋气象。

而在命途多舛的2020,终于迎来的是来自世卫组织的最高级别警报:新冠肺炎构成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换而言之,这早已不是几个吃了野味的人或是一座被封锁的城市的事情,病毒并不遵从主权规则,视国境和海关如无物,就是要与全球的脉搏共同跳动。

上一个被宣布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是发生在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纽约客」的撰稿人在更早时间写过一本名为「血疫」的书,以纪实手法回顾了人类发现和了解埃博拉病毒的整个过程,并邀请了斯蒂芬·金写了书腰。

是的,就是那个以恐怖小说闻名于世、把数以亿计的读者吓破了胆的史蒂芬·金,然后这个史蒂芬·金写的评语是什么呢?

「本书第一章,是我此生读过的最可怕的内容。」

仔细品品,什么样的故事,能把史蒂芬·金都给吓尿了⋯⋯

好吧,只能说出版业的幽默和机智,真的是太懂人心。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血疫」里所表达的,如何在脆断的时期,依然支撑人类的尊严。

新冠肺炎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埃博拉病毒那般汹涌——后者可是一度达到90%的致死率——包括中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资源,更是远甚于非洲大陆,没有理由无法克服这场灾难。

可是让人难过的是,很多预想之外的事件,还在极具穿透性的一再上演。

是的,新冠肺炎的致死率是客观存在的,所以那些感染了这种疾病的患者里,一定会出现死亡案例,绝对不是说他们就该死,而是这里确实包含有不可抗力,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而在今天我要说的是,这些天来有那么一些事故,它与病毒本身并无直接关联,却也造成了不可容忍的结果。

比如那个因为父亲被隔离后在家活活饿死的脑瘫少年,再比如一名三轮车驾驶员因为路过拉绳封路的街道被连人带车截至半空摔落,甚至是把武汉返乡人员的家门用木条和铁栅钉死,这些事情都是怎样发生的?

明明可以避免却还是酿成惨剧的,这叫人祸。

不把生而为人的尊严放在眼里,这种做派比起病毒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给叉车起上一百个可爱拟人的绰号,它也不比一个真实的人更有魅力。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这是我的武汉封城日记,第九天。

 

【10】六日-  

大家好,我是武汉人。
每一天的清晨和深夜,我的丈夫都抚摸着我的泪水,一次次低声说,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发。
从21号到今天,我经历了疑惑、紧张、失望,伤怀,愤怒,痛恨,悲恸,此刻,我要说的这些,坚定而安静。
我在旋风激流的中央,我很清楚,我要说的每一句话,都要镇静而干净。
我不需要你们问候我的安好,我很好,我在武汉的家里,没有出门,衣食不缺,但我不能无视这座城市的哀嚎。
电视机里歌舞升平,这座城市已经休克,空无一人的街道,此起回荡的只剩下,救护车的呼响。我曾幻想过无数的末日情景,却未见一个来得如此静谧。
医院的大厅里,有一个坐着死去的人,我无法告诉你们,我怎样看到了他。他坐在那里,已经死了,连数字都不是。旁边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等待着命运给一个获得盒子的机会。
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举着吊瓶坐在医院外的寒风中,支个杆子输液,他哭着说曾经和家人吃过饭,如果自己中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最有钱的人,能够躺在自己的车上输液,不用流落夜中。
我爱这个国家的人们,捡废品也要捐钱的老头,上前线不眠不休的护士,自发接送医生的司机,民间的义工,无休的建筑工人,捐钱捐物的海外学子,我越爱你们这些人,我就越难抑哭泣。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国度便会太平盛世,我们会听到齐声的呐喊,会自豪于富裕和强大,我们会不断歌颂今日之英勇,但目睹过故事的我,拒绝在未来看见那些掌声与表彰。
我只希望你们记住,这座城市经历过的呜咽与哀嚎,那是几万个家庭,若真要问数字,我告诉你们:每一盏熄灭的灯,都承载着五公升的眼泪,那些痛,不该被原谅。
母亲们怀胎十月,孩子牙牙学语,十年寒窗苦读,一生勤勉奋斗,六个钱包买房,只等平安度日,一切,终于绝望,埋葬于无声。谁,来还这些人的一世辛苦?
我不谈政治,不关心权力,我自知无能,不议朝堂。
但我不想你们在每天无数混乱的声音中,看不见饱受苦难的,我的人们。
我们自幼听话,真的很听话,可以排队十小时,等一个门诊的号码,我们愿意封城,愿意封家,甚至低调沉默。
我们让渡了所有的权利,求一个庇护。
可是危机来临的每一天,我才痛彻心扉地明白,乌穹之下,没有幸存者。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我不需要安慰,我只希望你们记住这座已经无力哀嚎的城市,它不曾被洪水冲垮,却溺于爱它的人民的眼泪。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