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风云--2008年危机重现? 动荡中企业如何套保避险?

caijing 发布于 2020-3-11 20:38:00

 

 2008年危机重现? 动荡中企业如何套保避险?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周艾琳




  [ 10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比同期美债收益率高近200点,处于历史高位,这将推动境外投资者不断加码中国债券。 ]

  疫情以及资本市场自身的脆弱性导致波动加剧。北京时间3月9日晚间,在两周累跌已超12%之后,美股开盘再暴跌,标普500指数跌7%,触发一级熔断机制,当日早些时候油价闪崩30%。3月10日13时30分左右,10年期美债期货跌停,触发熔断机制。

  经历了十多年的超长扩张周期,金融危机是否将卷土重来?面对未来的市场动荡,投资者永远无法精准预判方向,不断走向国际化的中国企业应如何进行外汇、利率等套期保值,锁定风险?人民币LPR IRS(贷款报价利率的利率互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对此,3月10日,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了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金融市场部总经理杨京。

  当前风险不同2008年危机

  “目前没必要十分恐慌,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情况和目前有所差异。”杨京表示,此次触发点是疫情,而非次贷,未来金融危机风险会否实质性攀升,仍需密切关注疫情的发酵以及对全球经济、金融市场的冲击。

  2009年3月9日,标普500指数最低跌到666点,而这一天正是美股八年牛市的起点。“永远不要和央行对着干”成了业内的金科玉律。而看似繁荣的美股实则也是由过去十多年的央行流动性、公司股票回购推动,美股市值比起2009年初金融海啸最低点时的9万亿美元更是翻了两番(+300%)。

  “2008年下半年,股市、原油、工业金属、贵金属大幅下挫,标普500跌幅超30%,布兰特原油大跌55%,‘经济风向标’的伦铜下挫近64%,避险资产黄金跌超8%。而此次从2020年2月20日到3月9日的疫情发酵期里,标普500下跌18.5%, 布兰特原油下跌37%,但伦铜跌幅仅3.4%,黄金则涨2.8%。”杨京表示。

  在他看来,这次油价暴跌并未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金属盘走势,因为其背后的市场推动力完全不同。“2008年金融危机,原油和金属盘一起暴跌,而这次主要是原油暴跌,主因还是俄罗斯和沙特打价格战,加之受疫情扩散对全球经济下滑及原油需求减弱的担忧。”

  同时,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及美元掉期利率在3月9日晚也未跟随全球股市的暴跌而继续下探,出现了暂时筑底的信号,目前需要等到美联储下一步货币政策及声明。

  外汇波动加剧,企业需优化套保策略

  未来一段时间,金融市场的波动幅度将可能有增无减,对于有外汇敞口的企业,考验决策的速度和能力。

  2月20日至今,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近1.3%,市场人士将人民币称为“全球最抗疫货币”之一。不过杨京认为,人民币今年的波动基本在2000点上下,预计未来难以走出单边行情,而是维持区间宽幅波动的状态。

  在这一背景下,企业如何进行外汇套保?

  杨京认为,鉴于美元利率大幅下跌,导致3月9日中国境内美元/人民币一年期掉期点升至974点,创近两年新高。“这对有远期购汇(买美元)需求的进口企业比较棘手,将近1000点的掉期成本,再加上购汇需要缴纳的外汇存款准备金(约100点),等于增加了1100点的成本,相当于远期购汇价格要达到7.05(当前美元/人民币报6.94左右)。”

  面对这一情况,杨京建议,企业有两种套保方式可选。首先,鉴于当前远期购汇成本高,且人民币预期尚稳,企业可根据其敞口头寸,逐步建仓、进行对冲,而无需大幅加仓;另一种方法则是,企业可在银行开立信用证后,提前购汇,并将美元存入银行以备后用,这就可以避免在目前成本比较高的情况下做大规模远期购汇。

  就人民币期权市场而言,杨京表示,当前还是以企业客户通过卖期权做结构性远期为主。“有结汇(换入人民币)需求的出口企业会选择卖出长期限美元看涨期权(即看跌美元,并通过卖期权获得权利金),比如一年期的,来贴补近端比如3个月以内的远期结汇价格。”

  例如,当前美元/人民币即期价6.94,一年期远期结汇价格7.05,若企业觉得一年后到不了7.2,则可在7.2卖出美元看涨期权,通过期权组合,可使企业获得比普通远期更优越的套保价格。

  但是,杨京也提到:“正如央行早前强调的,企业做套保不能单纯依赖于对市场的判断,而要从企业的实际需求出发,将其敞口头寸风险根据市场的变化有序对冲,因为没人能百分之百准确判断市场走势。企业卖期权,交易方向也要和敞口风险方向一致,例如,出口商(美元多头敞口)就不能‘裸卖’美元看跌期权(即看涨美元),反之亦然。”

  利率互换迎来黄金窗口期

  尽管市场剧烈波动,但对企业实则危中有机。

  近一个月来,美元掉期利率持续加速下跌,以5年期掉期利率为例,自2月12日,已从1.46%跌至目前的0.66%附近,为历史最低点,该价格甚至低于6个月LIBOR 0.88%。杨京认为,在此市场背景下,“机”就在于拥有美元贷款的企业可以通过做美元利率互换,将其贷款的浮动利率(如6个月LIBOR)转为目前比之更低的固定利率,锁定贷款成本。

  此外,鉴于当前美债收益率不断创历史新低,中资企业在境外发美元债变得更便宜。“有资质的企业可考虑发美元债,再将美元债务通过货币互换转成人民币债务,以期获得比直接进行人民币融资更便宜的融资成本。当然是否可取得这种效果,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不同企业的信用资质和直接融资成本。”杨京建议。

  杨京认为,未来人民币LPR IRS也将加速发展。但目前交易尚不活跃的原因在于,不同于美元的利率互换,“LPR IRS的期初互换利差为负(initial negative carry),1~3年期期初互换利差就在20~25点之间,意味着客户做完LPR IRS后,在第一次按季利息交换时就会出现净利息支出,因此客户普遍处在观望状态。”

  “不过,人民币LPR IRS未来会逐步活跃。从风险对冲角度,未来有人民币浮息负债的企业可择时通过IRS转换为固息;从削减成本的角度来讲,有固息债券或贷款的企业,若认为LPR还会下行,则可通过IRS将债务换成浮息。”他称。

  外资迎人民币债券配置机遇期

  对于配置中国资产的投资机构而言,同样危中有机。

  受益于目前中美国债利差扩大,例如10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比同期美债收益率高近200点,处于历史高位,这将推动境外投资者不断加码中国债券。“我们频见海外央行类机构增持6个月期限以内的国债。海外私营部门投资者(如养老金)活跃于10年期国债的投资交易。”杨京称。

  渣打预计,目前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及摩根大通相关债券指数,将会给中国在今年带来每个月平均80亿美元的被动投资和资金流入,约占每个月债券投资总流入的83%。今年海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资金流入预计将达到800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长67%。

  同时,金融基础设施的完善也将吸引更多外资进入中国债市。CIBM直接入市渠道目前已经允许投资者与多家对手方进行外汇套保交易,杨京认为,近期金融开放30条更提到,将允许境外机构自主选择签署中国银行(601988,股吧)间市场交易商协会(NAFMII)、中国证券期货市场(SAC)或国际掉期与衍生工具协会(ISDA)衍生品主协议,这使得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进行利率风险对冲更加便利,势必极大地鼓励境外机构的投资热情。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