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风云--发烧”的额温枪:“倒爷”狂炒 厂商扩产 外行入局

caijing 发布于 2020-3-5 8:06:00

 

发烧”的额温枪:“倒爷”狂炒 厂商扩产 外行入局
 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陈鹏丽  编辑汤辉梁枭


疫情之下,口罩、消毒酒精等防疫物资成了抢手货。以口罩为例,3月2日,国家发改委披露,全国口罩日产能及日产量均突破1亿只,供需矛盾进一步缓解。

现在,还有一样防疫物资比之前的口罩还难买,这就是额温枪,也称为“手持式红外线测温仪”,是利用热辐射原理快速测量体温的设备。在各地逐步复工的大背景下,额温枪变得“一枪难求”,而“出门一‘枪’,去办公室一‘枪’,进超市一‘枪’,回家还要补一‘枪’”已成为生活常态。

一些投机者嗅到了“商机”,摇身一变成了“庄家”“倒爷”,一条“炒额温枪的资金黑链”浮出水面。“这几天我算是知道了,额温枪这玩意儿,全是‘倒爷’。”在倒卖额温枪的某微信群里,有人这样说道。目前来看,这些“倒爷”们异常活跃,搅得额温枪市场不得安宁。

销售:“倒爷”微信群、QQ群多如牛毛

尽管身处国内最大的额温枪生产制造基地深圳,李敏(化名)一直到现在都未能如愿买到额温枪。李敏的工厂有几十名员工,计划配备两把额温枪,但在筹备复工过程中她发现,额温枪比口罩还难买。在复工复产过程中,额温枪是企业必备产品,不少企业为求通过复工审核,不惜以600元甚至700元的高价买一把额温枪(编者注:疫情前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普通款额温枪价格约为100元)。李敏眼看着额温枪价格被炒高,最后拿出家里小孩用的额温枪支援工厂。

企业复工、公共场所防疫是额温枪的两大重要需求来源。《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从2月份开始,一些地方的基层防疫队伍就已在到处寻找额温枪。

2月18日,湖南邵阳市洞口县共青团委员会在网上发起倡议,呼吁当地群众捐献家庭自备电子额温枪,“县上的超市、执勤点等公共场所急需电子测温枪,而目前市场无法正常采购”。

根据赛迪顾问医药健康产业研究中心的统计,在2019年之前,国内手持红外体温计的产量一直在20万把至30万把,整体市场规模并不大。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额温枪订单突然剧增,出现“一枪难求”的局面。

那么,市场上额温枪到底有多紧缺?根据工信部2月初披露的数据,手持式红外测温仪的市场缺口约为55万把。根据上述数据简单计算,这个需求缺口是过去两年产量的总和。

全面缺货的背景下,额温枪与口罩自然成了部分投机者眼中的“大生意”。在某额温枪口罩信息交流QQ群里,每天都有为数众多的“中介”进群、退群。群主“小鸣”是群信息管理者,同时也是额温枪倒卖的“中介”。这个群大部分时间处于禁言状态。每天中午,小鸣一般会放开半个小时的群成员发言权,并告诉群内600多名“中介朋友”可以自由发布交易信息。其他时间可以找他付费发布信息,一条收费10元。

刚一放开发言权,群里的“中介”们瞬间涌出,各种交易消息刷屏。这些“中介”一般分两种,有现货的“中介”和求现货的“中介”。有现货的“中介”声称,自己手上有几百到十几万把现货,工厂直销,需要红头文件购买。而收购现货的“中介”话术一般是“要现货,能拍暗语视频,不要没看到货就谈订金。”

交易广告发出后,买卖双方对接需求私聊。实际上,类似的微信群、QQ群多如牛毛,每一个稍有活跃度的群都是一个额温枪倒卖“小江湖”。

记者了解到,在众多倒卖群里,“倍尔康”是出现次数较多的叫得出来的品牌,但蹊跷的是,不同的“中介”在不同的群里发的“倍尔康”产品图一模一样,都是同一张带有闲鱼账号水印的图片,但他们的报价却不尽相同。

更蹊跷的是,早在2月12日,广州市倍尔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尔康)就在官网发布过一则打假消息,强调“倍尔康产品不会在微信群或者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销售,切勿上当。”广州南沙官方微信也发文辟谣。据了解,倍尔康是国内知名的智能体温计生产商之一。

小鸣对额温枪“倒卖内幕”了如指掌,他在群里直言:“你们谁有现货的,靠谱可以走平台那种,可以找我给你们卖。像那种几万、几十万(现货量)的,别来了。那种都是四五手。”

在另一个倒卖额温枪的微信群里,有人直言:“被骗怕了,(所谓的中介)99%是没货的。”还有人感叹,“这几天我算是知道了,额温枪这玩意儿,全是‘倒爷’。”

2月25日,九安医疗(002432,股吧)董事长刘毅也在自己朋友圈转发一篇“额温枪黑市”相关文章时评论道,额温枪全国能批量供货的企业不超过3家,根本满足不了这么大的防疫需求,特别是短时间的需求。“我每天微信群里询单量都巨大,都说有政府采购文件,都不是业内人士。大家想想,政府渠道还不通畅?需要通过中介来找货?”他还无奈地表示:“每天还有人在工厂门口拍我司出货视频。”

生产:圈内忙扩产,圈外“赶鸭子”上项目

赛迪顾问发布的红外体温检测仪行业报告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生产该类产品的厂商约70家。

记者梳理发现,A股上市公司中,九安医疗(002432,SZ)、鱼跃医疗(002223,股吧)(002223,SZ)及乐普医疗(300003,股吧)(300003,SZ)是国内额温枪的生产“主力军”。

面对额温枪市场需求的井喷,“主力军”们纷纷进击,大力扩产。九安医疗今年大年初四就在刘毅的号召和带领下复工,所有在天津的员工及员工家属走上生产一线,昼夜两班倒赶生产。刘毅告诉记者,目前九安(iHealth)额温枪日产已突破1万台,对比去年同期,产能足足提升了3倍左右。九安医疗已经推迟京东、天猫旗舰店及线下商业渠道合计14万台已收款货物的发出时间,暂停一切商业渠道,尽全力优先保障公共卫生防疫需求。

刘毅还表示,公司也正在积极扩大产能,计划第一步达到日产1.5万台,第二步是达到日产3万~4万台。

九安医疗方面透露,目前公司的400服务热线最高单日询单量超过100万。“从当前订单量的情况来统计,预计今年公司额温枪的产量或同比增长5倍以上。”

鱼跃医疗透露,公司额温枪2月份内10天的产量就超过公司过去3年的产量。据《丹阳日报》报道,丹阳中专首批70余名师生2月26日上午加入鱼跃医疗集团生产线,紧急支援生产额温枪。

原有厂商大力扩产,新进者也加速涌入。2月19日晚,昌红科技(300151,股吧)(300151,SZ)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柏明胜的经营范围增加“口罩与额温枪的生产经营”。万邦德(002082,股吧)(002082,SZ)也于2月21日晚宣布,公司将通过控股子公司投资建设一次性医用防护用品及10万红外额温枪生产线项目,项目总投资为3464.7万元,预计今年4月建成。

额温枪在抗疫一线成了抢手货,资本市场嗅觉灵敏的资金不会放过这个炒作的机会,上述上市公司的股票自然成了香饽饽。鱼跃医疗2月的月涨幅超过40%,而鱼跃医疗和九安医疗的总换手率均超过了100%。

此外,一些外行也在涌入行业。记者了解到,部分企业看到额温枪紧缺,也立马“赶鸭子式”开项目:半天出外观设计,三天出结构设计,一周后“投模”,预计3月中旬便能出货。

供应:原材料企业产能不足

目前,国内稍有技术实力的额温枪厂商,产能基本上都已由政府调配,紧急生产用于公共场所防疫的额温枪订单。其他商业渠道的订单需求暂时难满足。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全网都没法儿以合理价格买到一把额温枪的原因。

另一方面,医用额温枪是精密测量仪器,涉及百余种原材料,供应链长也是额温枪缺货现状短期难以缓解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额温枪上游传感器、芯片的元器件也普遍缺料。作为国内专业体温计生产厂家,倍尔康年前就已经采取紧急方案,清空库存保障供应。不过,在其2月12日发布的《关于广州市倍尔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关于不实消息声明》中,公司也大倒苦水:“然而非接触式红外体温计零配件众多,短期无法配齐物料,难以大批量上线投产,产能极其有限。”

刘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全面复工之前,公司部分上游供应商无法及时复工,产能不足。但目前,随着主要供应商陆续复工,供应压力缓解了很多。现在公司逐步扩大日产能,塑胶壳、MCU、传感器等上游原材料会出现供应紧张,缺料情况一直在动态变化。

“目前影响产能的最大因素是供应商的上游供应商,一些元器件的原材料企业产能不足,导致我们的供应商无法足量生产元器件,这带来了新一轮的挑战。”刘毅表示,一些进口元器件无法及时运输到位也是影响公司产能的一个因素。为了保证供应不掉队,九安医疗自己也想了很多应对办法,现在原材料缺货的情况在逐步好转。

额温枪生产厂商健奥科技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仅接政府订单,暂不接收外来订单。乐普医疗方面的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每天都会接到很多询单电话,但也只能帮忙把电话转到深圳工厂,工厂能不能接单很难说。

芯海科技测量&健康IoT产品经理廖文忠称,成立“红外测温项目”技术攻关组后,公司核心技术骨干加班加点展开工作,充分利用内外部资源,耗时20天成功推出红外体温计的一站式解决方案(芯片+算法+应用方案)。此外,由于传感器供货紧张,芯海科技为适应市面上现有的各种型号的传感器,自研了传感器适配平台,帮助IDH(独立设计公司)快速服务客户。

廖文忠透露,目前芯海科技的红外测温芯片已大规模出货。芯片的生产周期长,这是额温枪上游芯片缺货的重要原因。“芯片的生产周期最快是两三个月,封装可能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我们也是应急,拿我们应用到别的产品上较高端现货芯片应用于红外测温枪,支援防疫产品额温枪的原材料供应。”

使用:搽粉底可能影响测量准确度

在实际使用中,额温枪又总会遭遇尴尬,比如测不准。刘明(化名)告诉记者,自从公司复工后,他每天进出公司都需要测量体温,但是每次测量结果都让他哭笑不得。他公司采购的是国内某知名品牌额温枪,但每次测量,仪器很少可以给出准确的体温数据。“一般都是34℃~36℃左右波动,极少上过36℃,负责测量记录的人也很无语,仪器还‘罢工’。”

赛迪顾问医药健康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宁表示,红外体温枪的工作原理是,自然界一切温度高于绝对零度(-273.15℃)的物体都会依据自身温度高低对外发射红外辐射能量,体温计中传感器将采集到的红外线辐射转换为电信号,电信号经过进一步处理后最终以数字信号的形式显示在液晶显示屏上。在这个转换过程中,元器件的精密度,体温枪自身算法,以及外界环境都是影响测量结果的重要因素。“外部环境光线强弱,温度高低,甚至人的不同肤色、女生脸上有没有搽粉底,都有可能影响人体红外线辐射能量。”

刘毅向记者表示,国内红外额温枪所选用的其他大部分元器件,包括芯片等其实大多是国产品牌,在国产品牌量不足的情况下会考虑选择进口品牌补充。对于红外温度计而言,影响测量准确度的因素主要有四个:

一是用户的实际操作要准确,需按照说明书操作;二是对测量条件有要求,比如当被测者额头经历冷热风吹、有汗水、刘海或者帽子等遮挡,或者刚经历剧烈运动时,额头温度会暂时变化;三是仪器所处环境温度要稳定;四是仪器要保养消毒,探头除尘。

另外,从制造端的角度,仪器对生产厂商的要求也较高。“主要核心器件如测温传感器要选择灵敏度高、性能稳定的品牌,红外辐射采集的通路设计要最大限度保证多采集、少干扰,MCU的处理能力要满足医用标准,补偿算法及临床验证的能力要充分满足,这些是基础能力。此外还要尽可能对用户的测量操作有纠错和补偿能力,才能保证产品设计上的准确度。”刘毅补充道,厂商需要在产品生产过程中对关键工艺做到100%全检验证,特别是测量精度的检测。

他还称,在影响体温计性能最大的硬件——热电堆传感器上,国内外的技术差距主要体现在内部晶圆,其制造工艺是核心技术瓶颈,该技术主要被德国掌握,所以市场上的进口传感器和国内一线传感器都在使用德国制造的晶圆,其他(技术)差别不大。

王宁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企业最早开始关注额温枪是2003年非典,人们逐渐发现,非接触式的体温计可以大大减少交叉感染的概率。

当年,国内基本上没有可以自主生产的额温枪,上游传感器等元器件完全是处于被境外厂商“卡脖子”的状态。17年过去,国内的红外体温计技术有了不少突破,但是由于市场需求的问题,规模一直不大。王宁告称,这17年来,国内的红外体温计应用从工业层面逐渐到医用层面,测量精度也在不断提升。

记者手记

额温枪“倒爷”使得行业空前“乱”

写完这组报道时,QQ群和微信群的“倒爷”们还在奋力“买卖”着口罩、额温枪等防疫物资。他们大多手上根本没有现货,自然极少有真正成功交易案例。在“倒爷”这个链条中,极少有真正的买家,有的只是一手倒一手的需求,一手倒一手的供应,似乎水很浅,又似乎水很深。

随着这种“倒爷”现象被曝光,用他们的话来说,“现在真正有现货的,都觉得现货就是烫手山芋”。因为他们不知道额温枪的产能什么时候能完全跟上,正规渠道什么时候有货,他们高价拿到的一丁点现货会不会砸在了自己手上。

有上市公司董事长告诉记者,“我现在每天微信询单都超过百万台,持续两周多,熟悉的不太熟悉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他说,额温枪的这种乱象,是巨大供求矛盾下的产物。可见,额温枪市场的供需矛盾依然十分尖锐。又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些“倒爷”等各色“中介”的存在,进一步吹大了额温枪的需求量?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额温枪是个小行业、小市场。疫情发生后,“倒爷”涌入使得这个行业得到空前关注,也使得这个行业空前“乱”。“倒爷”们冲着利益而来,在这个行业搅了一趟浑水,最后拍拍屁股离开。最终谁来为这些乱象埋单?希望不是消费者,希望不是整个行业。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