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美国一线小医生(华人)对新冠的一点心得

[健康生活]美国一线小医生(华人)对新冠的一点心得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4-7 11:04:00
一线小医生一枚,坐标美东离纽约不远,参与治了十几个旁观了几十个新冠病人,有点小心得小建议,给大家报告如下:

# 新冠的神药近期内是不可能有的。中国试药比美国宽松得多,试过了无数的药。之前中国呼声最高的是抗爱滋病药 (克立芝) ,但随后中国医生自己做的双盲实验证明了它没用,这结论3月18日发表后克立芝立刻打入冷宫。氯喹的前景更不乐观。很多风湿性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病人长期服用氯喹,但并没有报告说这类病人就不容易得新冠或者变成重症。因为氯喹没太大的副作用 (但也是有的),我所在医院给所有住院病人都用上了,但我没有感受到它有减少转成重症的作用。人民的希望双盲实验已经做了很久,如果很有效的话肯定会提前揭盲结束 (早结束可以早卖早赚钱),所以估计也没多大的希望。从流感的经验来看,传统的疫苗效果也不会很大。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搞的全新型mRNA疫苗,但效果也难以预计。

# 医院虽然没有神药,但是靠氧气和呼吸机这两样法宝,还是可以挽救一些生命的。轻症去医院的主要目的是吸氧,所以居家隔离恢复,在确认不缺氧的前提下,是安全可行的。确认不缺氧要靠指尖血氧计 (pulse oximeter) ,但很可惜这个神器远不如体温计普及,虽然它在正常价格的时候跟体温计一样便宜 (< $20),也一样好用。因为没有普及 pulse ox,所以美国医生经常只能告诉病人有了呼吸急促 (shortness of breath) 再去医院,但是不同人对缺氧的耐受程度是不同的,有少数人血氧非常低了也不呼吸急促,等到去医院已经晚了。这应该是这次新冠得病有人"扑街"或者在家猝死的主要原因。因为血氧计相当便宜,不少美国家庭尤其是本来就有慢性肺病的还是有它的,或者至少现在买个贵的也来得及 ($100以内在local药店还是能买得到的)。但是不少美国穷人家庭甚至连个$10称体重的秤都买不起,也就没有自己测血氧的能力。

# 不论如何造成的,今天新冠已经在全美广泛流传了,而且已知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也就基本上不可能扑灭了。所以象流感一样,大部分人在接下来的有生之年,迟早都会得上一次新冠,而且得了一次也不保证过几年不再得一次。这是人类医疗水平决定的,也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国虽然现在貌似扑灭了,但一旦打开国门还是会要面对。所以,你我将来多半都会得上新冠,但如下所述,对此完全不必恐慌。

# 如果你将来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 (发烧干咳嗓子痛) ,可以就当作你得了新冠或流感。居家休息,和家人严格隔离,电话告知医生,加上自我密切测量血氧 (每4小时测一次,保证 >95%),就足够了。因为没有神药特效药,所以不必纠结于去测试。去测试并不能改变什么,顶多满足一下你自己的好奇心。即使测出来是阴性,如果你症状很象,那测试也可能是假阴性,你还是该隔离和密切监测。如果发烧,只吃 Tylenol (acetaminophen) ,按瓶子上所写计量吃。

如果吃了药烧退了,血氧也保持在95%以上,就不必看医生。此外,我觉得老中在家治疗一般会有两个误区:

第一,狂喝水。这个病在医院治疗的时候是要尽量少给水的,以避免肺积水 (pulmonary edema),所以在家喝水喝到满足自己口渴的程度就够了,不要刻意多喝水,象国内那种动不动吊瓶水更是不可取的。喝水要保持盐分,所以chicken soup比白水更好。

第二,长时间一个姿势卧床。这个病多睡觉多休息很有利康复,但是长期卧床可能出现血淤导致肺栓塞 (pulmonary embolism),在医院都是给注射化血淤的药避免这点,在家则可通过多运动来避免。建议至少每四个小时起床一次在家慢走个一刻钟建,而且卧床时也多动动腿,多变换变换姿势(时不时趴着睡也有疗效,即所谓proning)。

# 从长期来讲,新冠的确是象个大号的流感,它的总体致死率大概也就是流感的几倍。绝大多数得了新冠的都是无症状或者轻症就自愈了,也没什么后遗症。我亲眼所见,即使需要住院的新冠病人大概四分之三都出院直接回家了。因为美国已知新冠是无法扑灭的,所以出院标准远比中国宽松,例如不发烧不需要吸氧48小时即可出院,不需要重复做核酸检测,医嘱在家继续隔离14天即可。这不是因为没床位,事实上我院普通床位现在一点都不紧张,而是因为呆在医院里没必要了,毕竟医院没有家干净。

# 但是为什么近期内我们还是要严格停工隔离呢?因为新冠它是全新的,而不是象流感一直都在。在美国,流感每年死几万人 (这点绝无高估,每个医院里的医生每年都实际感受得到),但是新冠把这一年的病压缩到几个星期里发,造成单日发病数很高,医院爆棚。Flatten the curve的意思只是把单日发病数压下去,对这个flattened curve做积分的总发病人数还是不会少的。但只要每天医院不爆,就能保证该给氧的给氧,该上呼吸机的上呼吸机,就能救回一些命。

# 新冠严重到要进ICU上呼吸机的是极少数,但如果上了呼吸机,不说九死一生,活下来的可能也最多只有一半了,这也是人类目前医疗水平决定的。所谓抗细胞因子风暴的药我院也用,效果貌似很有限。病情严重到要上呼吸机一般都不是因为病毒本身,而是因为ARDS,可以通俗的理解为肺的过激反应。各种病毒和细菌,乃至一些非感染类的病,都可以导致ARDS。如何避免ARDS一直是老大难问题,重点研究几十年了没有很多进展,不是近期可以解决的。就我这次亲眼所见,也只能说,会不会变成ARDS全都是靠命。虽然统计上来说有基础病的更容易得ARDS,但确实有年轻没有基础病的病人也得ARDS然后去世了,而有些高龄病人有很多很重的基础病,比如肾衰长期靠透析,心衰,肺阻滞,因为他们的基础病严重了要住院,然后医院几乎给每个病人都查新冠也查出来他们得了,但他们只是轻症,过几天也就出院了。

# 因为新冠在美国已不可能扑灭,而且致死率低,我认为只要疫情控制到平时流感的程度,也就是正常运转的医院能有床位接纳需要住院的新冠病人,就可以复工了。象中国那样一直停工直到几乎没有新冠病人,既不现实,也没有必要。比如像华盛顿州目前的情况,貌似就可以在保持social distance的前提下在一两周内逐步复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作为呼吸道病毒的一种,在半年之后秋冬季时还会来犯。所以这半年里可以开始谋划如何应对第二波了。我建议等到这波疫情过去,夏天东西不那么贵的时候,屯好:血氧计(每个人都学会如何自己使用),体温计,Tylenol,鸡汤 (罐装可长期保存的)。如果工作需要经常旅行或者去人群密集处的话,根据风险程度屯好普通口罩,N95,护目镜不等。能复工的时候多挣点钱存着,做好再次居家隔离的准备。

等会又要去上班了,一直到明天早上下班, 我看了一下大家的回复,很感谢你们的关心。也希望我们一起能够度过这个难关。作为一个普通的医生,我也只有尽我所能去帮助大家了解一点我学的知识,希望能有所帮助。

# 说新冠是个大号流感,是因为流感是各类病毒里传染性致死性最接近新冠的了。美国医生从来就没有不把流感当回事,医院里每年死于流感的数是实实在在的,每年号召大家打流感疫苗也是声嘶力竭的,有群众不把流感当回事那是群众的问题。而且,是大号的,大号,比流感严重好几倍。但是它的确就远没有SARS那么致死,虽然是同一个病毒种类里的。

# 对新冠有效的治疗至少应该达到流感治疗的效果,才称得上有效。而流感目前即使有了Tamiflu和疫苗,也还是年年大流行。所以拿新冠和流感比的意义是,新冠很可能还是会年年大流行,不过其威力应该会慢慢的越来越低,我们屁民对此只能做好准备,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药和疫苗上。Tamiflu,克力芝和人民的希望都属于抗病毒药,所以自从中国医生自爆克力芝无效后,我对人民的希望也就不抱希望了。流感和新冠的第一死因都是ARDS,不是病毒本身,所以将来的神药必须是消除ARDS的,比如细胞因子抗体这一类的,还有很大发掘空间。但是这种药是很贵的,比如现在用的tocilizumab,虽然药效还不明显但成本价也要一万块一针,估计也只能用在重症上了。

# 自己测血氧是个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活 (也就是为什么没有普及)。注意手指不能太冷 (不然可以搓或者泡热水弄热),不能有指甲油或其它化妆品在手指上,以放在手指上静止不动一分钟以后的读数为准,如果不同手指测的不同以最高的那个数为准,简言之就是很容易误测低了,但很难误测高了。

# 目前得病率和致死率肯定是虚高,因为基本上只测有症状的。除了无症状感染者,还有很多是接触过了新冠但就是没被传染上,你我也许都这样。有意义的比率只能是在传开了以后全民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里都测得出的比率,这个我记得韩国和冰岛都测了,最终推算全民致死率顶多1%,当然这还是很高,比流感高多了,但确实够不上烈性级别,也不值得全民一直shelter in place太久。华盛顿州是第一个已经传开很久以后还控制得很好的州,是目前最有条件慢慢放松一点管制的州。比如四月底之前复工,其他方面依然保持管制,不复学,不聚会,不开放养老院,在华州是应该做到的。当然加强检测手段也可以帮助尽快复工,不过问题是如果测出来你阴性没被感染过,公司估计还是会催你回去上班。只要你年轻没有多少基础病,被感染至死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小的。是冒着很小的一点风险上班挣钱,还是躲在家不挣钱了,应该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而不应该由政府强制规定的。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