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让广东人改变生活方式的非典元凶,原来不是果子狸!

让广东人改变生活方式的非典元凶,原来不是果子狸!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1-22 21:18:00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中华菊头蝠或许才是SARS病毒的源头。现在,是否中华菊头蝠就铁定了要背传播SARS病毒的这个锅呢?也未必!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张田勘

今天要讲的是人类追踪SARS病毒的故事。

没错,就是在2003年引起全国和全世界恐慌的非典型肺炎。

为了寻找致命性SARS病毒的起源,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搜索和调查,最近终于发现了确凿证据。

 


在云南省一个偏远的洞穴里,病毒学家发现了一个中华菊头蝠种群,在它们体内所含的病毒株中,病毒学家还找到了2002年传播至人类身上并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约800人死亡的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组组分。

对于SARS,很多人也许还记忆犹新,那是让中国和全球在2003年陷入恐慌的一种传染病——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俗称非典型肺炎(非典)。

1

在抗击SARS的过程中,追寻病毒的来源一波三折,甚至贻误诊治。

给SARS先背锅的是衣原体,而非SARS病毒。

2003年2月18日下午,国家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发布消息,他们在广东送去的两例死亡病例的肺组织标本切片里,用电子显微镜看到了非常典型和清楚的衣原体颗粒图像,因此认定SARS的病原体是衣原体。

 

 

▲2003年非典时期




衣原体是一种体积比细菌小、比病毒大的第三类微生物,也是呼吸道疾病的常见致病原因或继发原因之一,可以引起SARS。

得出衣原体结论的是中国最权威的电子显微镜专家、一位中国的工程院院士。就在CDC发出消息的当天,晚上7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正式公布了消息,随后晚上8时07分,新华社也正式刊发了报道。

但就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宣布衣原体是SARS元凶的当天下午,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另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时任广东省防治非典型肺炎医疗救护专家指导小组组长)沉默良久,摇摇头表示反对。因为他们发现,临床症候与治疗用药均不支持衣原体结论。

钟南山院士认为典型的衣原体可能是病人致死的原因之一,但不是致病原因。理由是,衣原体肺炎一般呈散发性,流行的可能性不大,但这次广东地区发生的非典型肺炎有局部流行的特点;衣原体肺炎死亡率不高,大概在0.1%-1%之间,而且发病也不凶险,比如发烧热度不会太高,与本次发生的非典型肺炎不同。

 

 

▲钟南山院士




衣原体肺炎属肺间质肺炎,肺泡隔会增宽,但这次非典型肺炎死亡病例尸检显示,肺泡隔变化不大;在本次发生的非典型肺炎病例中找到了病毒包含体,这是诊断为病毒性肺炎的重要依据。

广东和北京按照不同的病原体治疗疾病,得到的临床效果大不一样。广东认为,是病毒(当时还没有确认是冠状病毒)引起了肺炎,试用的皮质激素能缓解冠状病毒造成的肺损害和纤维化。而北京方面依据CDC的病原体结论,采用特效药利福平治疗。

结果是,广东治疗SARS病人的成功率最高,死亡率全球最低,为3.5%,远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在2003年5月7日公布的14%到15%的全球平均死亡率,也低于中国香港20%和加拿大10%的死亡率。

2003年3月,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找到了冠状病毒与SARS流行有关的初步证据,他们发现这种病毒有一个清晰的带刺光环。2003年4月,广州呼吸病研究所也在病人身上分离出了冠状病毒,并上报了CDC。

 

 

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微检中心病毒室的科研人员在实验室分离出非典型肺炎




2003年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SARS的病原体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这是世界上13个实验室共同奋战和合作的结果。

至此,SARS病原体元凶被确认。

2

确定SARS的元凶是冠状病毒后,顺理成章,就得追踪SARS来自哪里。衣原体的锅被卸掉后,引发SARS的这口锅又甩到了动物身上,其中果子狸是最主要的怀疑对象。

 

 

▲果子狸




因为在最初广东的4名SARS病人身上分离出了冠状病毒。这4例病人有一些共同点,其中两例有接触果子狸的历史,也有吃野生动物的历史。

同时,从果子狸和病人身上分离出来的冠状病毒都是高度同源,果子狸SARS病毒的基因序列与人类SARS病毒同源性超过99.8%。而且广东人有吃野味的习惯,在屠宰、烹调果子狸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感染。

这个推论让广东人很吃惊,于是他们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2004年1月11日,广州市民1500人签名“我们不吃野生动物”,聚集在韶关的果子狸全部被杀光。5天以后,广东境内,10000多只果子狸被屠杀一空。

当人们不吃果子狸时,广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现,原来与野生动物相关的从业人员大概有25%是冠状病毒抗体呈阳性。到消灭了果子狸之后,2004年的7月,这些人从原来的有25%的人病毒抗体阳性下降到5%。这说明,对果子狸采取的措施是有效的。

此外,研究人员也推论,刚开始也许是果子狸身上的冠状病毒传播到了爱吃野味的人身上和从事野生动物行业人员的身上。但是,最初病毒是不会传染给人的,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病毒开始变异,才能传染给人。到后来,人与果子狸身上的SARS冠状病毒的变异开始同步,再发展下去,变异的病毒就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而不用果子狸传染给人。

 

 

▲广东的果子狸几乎被屠杀一空




然而,把SARS传染给人的这口锅果子狸未必会背。

根据后续的研究,研究人员认为,果子狸顶多是人类SARS病毒重要的动物宿主之一,但果子狸把SARS传染给人缺少说服力。

虽说人类SARS病毒与果子狸身上发现的SARS病毒非常相似,可本质上果子狸身上的SARS病毒和人类SARS病毒是两回事,果子狸传播人类SARS病毒一直缺乏足够科学证据。

而且,有嫌疑的动物并非果子狸,除果子狸之外,许多像猫、猪、鼠、鸡、鸟类(如鹦鹉)等动物,都有与人身上相似的冠状病毒。

3

2013年事情起了很大的变化。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中华菊头蝠或许才是SARS病毒的源头。

因为世界各地包括非洲、欧洲和中国的蝙蝠体内均发现与SARS病毒相似的SARS样冠状病毒,只是这些病毒都不能利用人和果子狸的ACE2(即人SARS病毒受体)作为受体,不是SARS病毒的近亲。

 

 

▲中华菊头蝠携带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




不过,从中华菊头蝠分离出的SARS样冠状病毒可以利用人、果子狸和中华菊头蝠ACE2作为其功能受体,并且能感染人、猪、猴以及蝙蝠的多种细胞。也就是说,中华菊头蝠身上的SARS病毒是能感染所有生物的最大的“公约数”或“祖母”,即起源病毒。

这在当时还不能完全肯定。

因为在关键基因编码的蛋白(允许病毒接近并感染细胞的蛋白质)上,人类的SARS病毒和蝙蝠的SARS病毒存在差异。这也让人们更加努力地去追踪和研究蝙蝠的SARS病毒基因。

接下来的研究就是最近的发现。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对全国各地的大量菊头蝠进行取样和追踪,类似于警察对罪犯的蹲守。研究人员在云南省的一处洞穴内蹲守并找到类似于人类版的冠状病毒毒株后,对生活在洞中的蝙蝠进行了长达5年的监测,包括收集新鲜的蝙蝠粪便和肛拭子样本进行分析。

 

 

▲流行于同一蝙蝠洞穴的15株SARS样冠状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全长基因组相似度比较




在对这些蝙蝠的15株毒株进行基因组序列分析后发现,它们共同包含构成人类版病毒的所有基因组组分。尽管无单个蝙蝠包含与人类SARS病毒一模一样的毒株,但是分析表明这些毒株频繁重组。

这也意味着,SARS病毒的人类毒株可能来自基因重组。

4

现在,是否中华菊头蝠就铁定了要背传播SARS病毒的这个锅呢?也未必!

有研究人员就提出了质疑。首先,如果能在实验室中证实人类SARS毒株可以从蝙蝠身上传播到另一种动物(如果子狸)身上,证据就完美了。其次,来自云南蝙蝠身上的SARS病毒是如何传播到约1000公里之外的广东的动物和人身上的,而且还没有在云南造成任何疑似病例?

只有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追凶成功。

这里还可以提供一个参考。人们似乎认为,埃博拉病毒的传播也要让蝙蝠来背锅,当然不是中华菊头蝠,而是稻草色狐蝠。

 


2014年,德国柏林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疾病生态学家、流行病学家法比安·伦德茨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花了三周时间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进行调查,初步得出结论:

2013年在这几个国家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最初发病是由一种受感染的蝙蝠咬了一名两岁男孩所致。那个男孩被蝙蝠咬过后,其母亲也被感染,两人都在一周内死亡。此后,该病毒被参加葬礼的哀悼者传播到世界各地。

这是研究人员首次确认在2013年12月产生于几内亚东部远郊的梅利扬杜瓦村,并蔓延至现在的大规模埃博拉病毒的起源。而且,研究人员还在梅利扬杜瓦村附近捕捉到了这种稻草色狐蝠。

埃博拉的病原体当然已经确认,是埃博拉病毒。但是,埃博拉的传播源头,即这种病毒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如通过什么宿主传播至人一直是谜。

理论上讲,埃博拉的传播源头有人和动物,现在初步认定是蝙蝠,即一种受感染的稻草色狐蝠,它们将病毒带到了几内亚。因为这种哺乳动物能远距离飞行,通常在城市附近的森林里停留。

有意思的是,埃博拉和SARS病毒最初和直接宿主都指向蝙蝠,但是,蝙蝠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把埃博拉和SARS病毒传播到人身上的呢?

西非的埃博拉发病确认是因为几内亚一名两岁男孩被蝙蝠咬过,可还需要更多的证据。例如,要从蝙蝠身上分离出埃博拉病毒,并能感染其他动物甚至人。只是对人的实验恐怕难以做到,因此确认蝙蝠是埃博拉病毒的源头或直接宿主也还存疑。

 

 

 

▲埃博拉病毒




在SARS的发病原因和病程中,则看不出蝙蝠咬人的事例。中华菊头蝠是怎样不怕艰难险阻,飞越千山万水,从云南迁徒到广东,追寻到广东人的,而且它又是怎样咬人或接触人传播SARS病毒的?

这些谜还需要下一步的研究来回答。

否则,还是难以让中华菊头蝠背上传播SARS这口锅。

 

 

来源:冰川思想库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