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许三多的成长智慧: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xilei 发布于 2008-1-17 16:11:00



(一)

 当许三多最终成为老A的一员,他希望:战友成才也能跟他一样,顺利通过最后的评估。

 成才一夜没合眼,他一直在后悔:为什么在最后的一次演习中,放弃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但他还是打起精神来,说服自己:我是最棒的。

 他健步走入大厅,看见对面的主考官,听着老A队长袁朗的宣判,象死神一样的声音传来:他落选了。

 成才说:“我不服。” 

 他觉得自己一直是那么优秀,那么出色。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老A最后的扣分淘汰赛中,他是扣分最少的。而且,在每次的选拔过程中,他从来就没有象许三多那么费劲过。

 他相信:他是个尖子。一个尖子怎么可能被淘汰,这简直是笑话!

 就算最后的一次未知真情的演习,也是情有可原:队员已损伤过半,他认为,突击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所以,放弃也是不得已的选择。那可是在最绝望最无奈的极端情况下,才这么做的。

 所以,成才说:“我不服。”

 然而,袁朗看重的不是这些。

 袁朗站起身来,走到成才的对面,问他:“我知道你的一切,你来自于哪里。你已经当了三年的兵了。我问你,这三年,你觉得印象最深的六个字是什么?”

 成才一时语塞,他嘀咕道:“六个字?”他在脑袋里急速搜索,愣在那里。

 袁朗郑重地对他说:“你知道的,你入钢七连,每天都在说的一句话。”

 “不抛弃,不放弃!”

 “你看看你自己做过些什么”袁朗对成才说:“你觉得在钢七连没前途了,你就离开了钢七连。在选拔赛时,你觉得自己有可能失去晋级的机会,你就放弃了帮助伍六一。在射击场,你能够拉回27号,但你没有做。所有的战友,在你的眼里,只是一个竞争对手。在你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在,无论是钢七连,还是现在的老A,都是你人生的中转站,一个过场。我们不敢在战场上去信任这样的战友。”

 袁朗拍着成才的肩膀说:“你知道,你最让我感动的一次是什么吗?”

 成才摇头。

 袁朗说:“就是在演习中,你放弃了。但在最后,你大声呼喊了许三多的名字。终于让我看到,除了你自己,你其实也能够关心他人。”

 

 成才离开了曾经梦寐以求的老A,准备回到以前来的地方。许三多来送他。

 经过一番回忆和思索,成才拿着许三多送给他的瞄准镜,感概万分。

 他说:“我一直就觉得自己特别能干。但我当兵三年了,当我回忆起这三年的时光,我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说:“许三多,你就是颗树。树是有树干,也是有枝蔓的,有生命力,很茂盛。而我只是一个电线杆子,一开始就把自己给砍光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我要回到以前的地方,去寻找那些枝蔓。”


(二)

 从团队组织者的角度来看,袁朗的观点是值得学习的:对于成员而言,技术层面的要求是基本要求。一旦入围后,这些要求都可以很快得到改进和提高。而团队层面的要求则完全不同。

 吴哲是个很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他思维敏捷,怀疑一切。他能勇敢质疑领导的违规行为,也能发现伪装的反恐活动是假的。当他怒气冲冲地向袁朗发火的时候。

 袁朗悠悠地说:“你是发现了破绽,你离完成任务也一步之遥。但是,你为什么不去完成它?你认为这次演习谁最棒?”

 吴哲说:“许三多。”

 袁朗说:“对,大家都在最绝望的情况下,同样的条件下做事。许三多完成了它,你认为靠的是什么?”

 当我们回顾许三多的成长,我们会清晰地看到这一点:不管是在五班修路,还是在钢七连的337个腹部绕杠,还是最后在钢七连散伙后的一个人的坚持。

 我们不知道,许三多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我们只是感到震撼。

 钢七连的连长对团长说:这个许木木,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一点,信念是做出来的,不是想出来或说出来的。


 一个领导者会如何挑选他的士兵,他对士兵的要求是什么呢?

 首先,士兵要有基本的才能。这个是天经地义的。如果许三多自己不努力,就是做再多的好人,也是等于零。自己没有价值,对别人就没有价值;

 其次,士兵是开放的,思考的不只是自己的利益,他的心中要有战友和团队的位置,敢于奉献,有责任感、荣誉感,在任何不利条件下,都能保持自己的本色。

 用齐桓的话来说:符合第一条的士兵,只能算南瓜;能达到第二条的人,才能算是老A。

 吴哲很聪明,但聪明人太容易摇摆,摇摆不是因为外部原因,而是过于相信自己。迷信自己,有可能使自己失去锻炼的机会。当吴哲在看到毒贩的尸体以前,一直还在怀疑这是一次伪装的演习。袁朗告诉他:如果他能认真的话,应该比现在更适应现实,也能做得更好。

 成才则聪明过了头。他是属于完全自利的。袁朗肯定不能要他。在战场上,战友间的背叛是不能接受的。再优秀的技能在生死信任之间,毫无用途可言。
 
 许三多最先是木头,而且是一开始被看成是一块朽木,不可雕的朽木。但是,他却成长了起来。

 在许三多的身上有一些容易被人忽略的品质:

 【1】单纯,人看起来傻乎乎的。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就会去做。

 他没有吴哲那样的智力,他不会去想:啥叫有意义的事情啊,我为什么要做这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做的这些事情有用吗?如果没用,我是不是白干了?

 他也没有成才那样的天分。他不会去想:哪个人对我有利,我该跟谁关系好点。连长该散什么样的烟,班长该散什么样的烟,一般的战友又该散什么样的烟。

 成才认为自己很聪明,也会处人处事。他离开钢七连的时候,看着一个人前来送行的许三多,说:我自以为没有处下全连的人,也最少也有半连的人。结果呢?

 许三多是简单的,一眼就能看穿的,他的力量就像一滴水一样那么清晰、专注。他总是没事找事,主动去跑步、踢正步、修路。

 他也没有象连长那样的老爹,他只有一个叫他龟儿子的老爹。但他仍然知道,自己不能输。

 他有一个让自己坚持下来的简单逻辑:活着就是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2】信念是做出来的

 如果没有班长的激励,可能就没有那突破自身限制的337个腹部绕杠,也就换不回来自信。许木木也成不了许三多。

 但光有信念是不可靠的。啥叫信念?那不是口号,而是每天去做的。即使在没有人去管,没有目标的瞬间,你还能坚持并相信的东西。

 钢七连都解散了。许木木,还在跑步,还拉着连长一起唱歌,还迈着正步,去捡起连长发火踢飞的垃圾桶。

 看起来迂腐可笑的事情,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一个人在最后的岗位上,坚持半年,没有未来,没有理想,什么都没有。所以的人都可能发疯的情况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和耐力。

 生活就是这样,钱多的时候,光荣多的时候,热闹多的时候,人是最容易过的。但一旦开始困难重重、矛盾纷至沓来的时候,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在残酷的现实压迫下,信念会崩溃,人性会发疯,理想会变形的。

 在正常的情况下,拿好枪,有瞄准镜,每个人都可以期待像教科书一样完美成绩。可如果什么都没有,连看清目标的时间都不够的时候,你还能坚持命中靶心吗?

 【3】有情有义,不贪婪

 许三多在五班的时候,他请假去看成才。成才高兴,他也跟着高兴。

 为了让班长留下来,他自己也豁出去了。班长退伍了,他象个赖皮一样趴在行李上不让走。

 伍六一受伤了,他不顾自己落选的可能,坚持要背着伍六一走,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毫不放弃。

 一开始,他是一个人见人恨,人见人欺的受气包。但最后,他感动了史今,感动了伍六一,也感动了从来没正眼看过他的连长。

 在现在的时代,谈论情义,或者奉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所以,我们有可能去想:现实中,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人。或者,有没有有这样的人去做这样的选择?

 与其这样问,不如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否需要或渴望这样的人。我们是否愿意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战斗,成为战友?

 这世界上,能干人很多。但有情有义的能干人,可遇不可求。

 才能能带来专制,但不一定带来开放和进步。有太多的原因,可以让人理所应当地唯利是图,可以牺牲他人或蔑视他人的权益的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最宝贵的。


(三)

 许三多的成长,讲述了这样几个故事:“朽木”是如何可能成才的;成才的人应该如何面对困境;而真正的钢铁是如何炼成的。

 在我们人生的经历中,我们会在自己身上看到很多似曾相似的影子:开始的时候,是许木木,然后,终于成才了,成才后,我们变得孤傲,开始以自己为中心,我们变成了吴哲。只有在经历过无数的失败的考验,和战友一起浴血奋战之后,我们才能变得更加成熟,我们会相信技术之外的很多东西,比如:专注、责任、团队和信任。我们不会把自己砍成电线杆子,而是真正象一颗树那样生长,把根扎在肥沃的土壤中,更加敞开自己,接受阳光、风和暴雨的洗礼。让一切变得简洁、干净,充满生命的活力。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