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可能的世界

xilei 发布于 2008-1-7 17:53:00
广告

可能的世界


(一)

 至今我还对小时候的一件事记忆犹新:有一次,跟同学在一起,突然评价起老师来。我说,数学老师的课讲得不太好,因为我听不懂。某位同学在数学老师那儿秘密地告发了我。老师大怒:让我在每堂数学课,都站在教室外面听。

 我记得那时才小学2年级,自己觉得闯了大祸,不敢回家跟家长讲,每天回家做完功课就上床睡觉,再也提不起精神。幸亏遇到好心的班主任,她发现了这个情况,及时把数学老师的做法,告诉了我父母。

 我父母把我带到学校,找到了校长,跟老师当面理论。我父母坚持认为我没有什么过错。后来学校对数学老师做出了相应的处理:把她从我在的那个班调走了。

 我们班来了一个新的数学老师,我又重新回到了课堂。

 直到现在,我都对小学的班主任心存感激之情,也还记得这个数学老师姓什么,也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她发怒的样子。我记得我当时得出的结论就是:所谓师道尊严,老师是批评不得的。也是惹不起的。不过,最后的事实也说明了,老师也是可能犯错的。

 很多年后,当我自己有机会站在讲台上面的时候,我的每一堂新课的开始都是这样的:如果我讲错了,请马上举手,我可以更正。如果有听不懂的,可以给我发邮件,我可以调整内容。

 多年的经历告诉我,其实,对于学生而言,从老师那儿学到多少知识并不重要,而从老师的行为和言语中,接受的价值观才是至关重要的。

 授业是一个俯视的过程,一个必然的世界,而传道是个相互塑造的过程,是一个可能的世界。传道永远比授业更加重要。


(二)

 上初中以来,儿子已经被罚写了两次检讨。这最近的一次就是因为上课时,讨论问题时没遵守课堂纪律发言了。

 按照他们班上的班规:罚写500字检讨。一下课,儿子连申述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班上的纪律委员,就直接站到他面前,向他宣布了处罚结果。

 犯事的当天晚上,儿子作业很多,忙的已经满头是苞了。我一看,10点半才做完功课,再写份检查,不到11点才怪。

 我说:“你们检查有什么要求啊?”

 儿子说:“两个要求:1,500字,2,要用两个名人的例子?”

 我说:“用名人的例子干嘛呢?”

 儿子说:“要用名人的例子来证明自己的行为是不仅是恶劣的,而且是错误的。”

 我说:“要不要我帮你找?”

 儿子说:“不用,我自己来。”

 终于,在一派忙碌之后,儿子的检讨完成了。儿子在检讨中,为自己申辩了几句,然后,马上就引用了两个名人的例子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儿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如果小时候不认真,长大了,肯定什么都干不成。

 看着这样的检讨,让我哭笑不得,我在检讨的后面,写下了这样的话:

 认识到错误,并能改正,就是正确的做法。但不需要给自己扣帽子。每个人都会犯错,有时是故意的,有时是无意的,但只要能从错误中吸取经验,就是好事情。很多名人,小时也是不甚了了,但并不妨碍他们长大后成为出色的人。有时把错误看的太重,你获得的只是不好的能量,其实,你还可以有另外的选择,比如:把坏事变成好事。要学会放下负面的情绪,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问题。记住,不要给自己乱扣帽子!

 

(三)

 换一种思路,每个人都会有新天地。
 
 我们生活在一个激烈竞争的时代,我们的思维中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意识:非此即彼的必然性。过强的忧患意识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目光短浅、杯弓蛇影,常常使人陷入绝望、恐惧,看不到希望和前途。

 只要想想老师和家长们如何教育孩子,我们大致就会得出这样的印象。

 按照“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说法,你不从小开始玩命学习,你就不会有出息。根据这样的逻辑,马云和俞敏洪他们就不可能成功。这两人,都是参加过三次高考的,在起跑线上不知道被落下多远了。马云第一次高考数学才得了1分,俞敏洪出不了国才去搞了新东方。后来,有一次采访,俞说:经历了三次失败的人,一般什么都不怕了,反正都到底了,失败了又何妨了。最后,他坏坏地说了一句:风投专门找高考失败过的人。

 但现在看看,有多少当年没落下的,后来,远远被他们落下了的?这难道不值得思考吗?

 在马云、俞敏洪他们看来,人生的各种经历是一种寓意丰富的可能性,失败孕育了成功,那么失败又何须固执地去避免呢?如果你不能预料到什么事情,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你又如何该去面对生活呢?

 他们的做法是:顺其自然,迎头而上。如果你能接受任何结果,你就无须抱怨。

 我跟儿子说:“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有两条路,一条路向下,一条路向上。全在你自己选择。”

 人常常被那些预言或魔咒所禁锢,其实,大多断言都是危言耸听、无稽之谈。秩序能带来专制和尊重,但不能带来真理和幸福。

 很多成功的人,并非比其他的人更聪明。只是在自我的意识上,更加积极,更加主动。他们不太相信命这种东西,总想去试着用实际行动去突破边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人生的可能。

 

(四)

 换一种思路,工作也会有新天地。

 有一年,我们开发团队的人,流失的很快。一度,影响到工作的进展。我们从人事部门要来了一些数据。

 应该说,开始的时候,人员的离职,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在IT业,人员的流动,通常认为,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离职的都是新员工,谁在乎呢?

 可是,人事部门的数据一列下来,才发现,的确发现了两个突出的问题:

 【1】在公司工作3-6个月的员工离职比较多;

 【2】在公司工作满一年后有能力的员工离职比较多;

 我们开始一直坚持无所谓的态度,结果数据说了实话:团队的管理上的确存在问题。

 一旦思维的方向发生改变,我们就不再简单地认为自己是对的,而是问:问题在哪儿呢?

 我们马上跟准备离职的员工谈话,因为询问的重点不同,我们找到了症结所在。我们重新梳理了员工选拔和培训的流程,并帮助老员工制定新的学习计划,帮助他们进行职业规划,拓展他们的眼界和应付未来的能力。

 通过这样的改变,我们收获良多:当我们不再以管理的姿态去认识同事的时候,我们把一种无谓的竞争意识转化成了一种合作的可能,我们假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我们也并不假设所有人都是自私和错误的,我们考察但不急于用自己的观点去扫荡他们,而是,去发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我们帮助你别人,其实,最终帮了我们自己---大家成了一条船上的伙伴。


(五)

 换一种思路,生活也有了新天地。

 夫妻间的剑拔弩张,家长对孩子的声嘶力竭的怒吼,其实,都可以在一种可能性中消失。

 你只要假设亲人都是心善的,大家想要的结果都是美好的。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可以乾坤倒转。这不是一种自欺欺人,而是让自己坦然面对,只要你不去想什么事情都推倒重来,就应该去想:该如何得到最好的结局?

 问题不在于你有多聪明,读了多少书,而是在于你是否敢于奉献出自己:

 人的成长,一般会经历三个过程,人孤立无助或弱小的时候,就会想到要托付,因为托付能带来安全;人长大一点,开始回归自我的过程,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再经历很多事情,人就不再这样认为,他会想,我该如何奉献我自己,来影响他人。

 他会明白:人生跟考试完全不同,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自己的路要怎么走,归根到底是自己掌握,别人全然是做不得主的。

 有一天,儿子回家来说他们学校有位同学很厉害,老师称之为“标准答案机”。言下之意,老师问什么,他都能说出试题的标准答案。

 我说:“这人可牛哦,你怎么看?”

 儿子说:“我不相信这些。”
 
 我说:“全都是回答标准,还不厉害啊?”

 儿子说:“任何标准都有它的局限。比如牛顿第二定律,在相对论的应用场合下就不合适。考试就是这样,如果我超出了标准答案,就是错了,但是,如果不能指出它适应的环境,就不能算错。因为这是一种可能性。”

 我说:“比如说......”

 儿子说:“时间。可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所以有科学家就一直在找时光倒流的机器。时光前进的感觉有可能是一种幻觉。这跟课本上的几点几分的应用完全不同。”

 我说:“你们老师讲的这些?”

 儿子说:“我在网上看的。”

 我不知道如果儿子的老师听到这些,会怎么想。我只是觉得很多传统的方式,正在崩溃。你不能还是按照古典的方式来完成教育的仪式。在这样的时代,很多东西充满了想象和可能性。你怎么能用已知的东西,去限制想象或者未来。


(六) 

 一直以来,我觉得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一种固执而胆怯的东西存在:

 我们把生活看成是要死要活的环环相扣,却忘记了我们有断开过去,重塑未来的可能。在人生的道路上,大家都在夺路狂奔,活得稀里糊涂的,大家争先恐后地把生活的现实,全都赶上了羊肠小道,轻易地放弃了选择的可能。

 我们把生命之树变成了一模一样的塑料花,失去活力和存在的意义。生命的绽放如此相似,所以,活着,成了重负,成了不快乐的事情。

 或许,我们应该试试看,好好想想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工作应该是什么样子,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家庭应该是什么样子。让未来的阳光照进我们潮湿的内心,指引我们去到一个温暖、和谐的可能的世界。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