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

xilei 发布于 2011-4-29 22:14:00
广告

  西方的左右派划分标准

  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左右派起源于法国制宪会议,但很快定型成与初始含义毫不相干的两个集团。其中左派比较支持平等,强调建设福利国家,更多的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者,右派比较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比较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弱”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但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只基于对平等与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点,右派更偏重自由一点。对基本限度的平等与自由权利,均持有同样的共识。

  什么是极左,什么是极右

  所谓极左,就是把左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自由的底限”。为获得无差别的公正,而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为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必须建立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将人民的一切活动处于国家的控制之下。所谓极右,如果把右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平等的底限”。把反对国家限制强者推演成要强者控制国家欺凌弱者,宣称“国家就是为强者存在的”(斯托雷平),实行寡头专政, 取消对弱者的一切保护,一切自由。

  为什么说极左制度是伪公平?

  极左的目的是为获得经济上无差别的公正,但由于每个人能力、背景各不相同,要压制每个人的个性寻求公正,就必须实行极权。这样尽管每个人在经济上基本平等,但极权会造成权力的不平等。位高权重的,呼风唤雨,无所不为。地位卑贱的,连性命都无法保障。在权力倾轧中被淘汰下来的,往往境遇悲惨。这些大伙都很熟,我们曾经在这种制度下生存了很长时间。

  为什么说极右制度是伪自由?极左到极右的角色变换

  这才是我想讲的东西。作为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一代人,小学的时候, 学的是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甘做螺丝钉和驯服工具。初中的时候,学的是邓小平同志的英明论断:中国不可能出现百万富翁!高中的 时候,一切都颠倒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国有企业“卖给私人”了,工人阶级要“自己养活自己”了。上大学以后,很无奈,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变成世界第一了。

  极右制度不合理的关键在于忽视“起点平等”。刘少奇曾经握着淘粪工人时传祥的手,笑着说:“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在一个极左制度下的工厂里,虽然厂家资金的实际支配权在厂长和书记这里,但名义上是属于大家的。忽然有一天,分家了,厂长和书记拿到了厂,原先许诺给工人们的退休工资和医疗保障全都作废了,工人们每人拿到了几千元分家费。厂长对工人们说 :我们现在不搞大锅饭了,大家今后要自由竞争!话虽好听,可这种“分家”方 案,这种取消弱者的一切社会保障,取消一切退休金、医疗保险的“自由竞争”, 难道真会是“自由”的竞争吗?

  极右制度,往往表现为权贵资本主义与寡头专政。南美、东南亚模式可为前鉴。极右与右派的距离很远,离极左却是咫尺之遥。极左与极右有相同的“根”, 在极左制度中,国民的财产名属全民,而支配权属于权力中心,转变成极右制度很简单,只要把“全民所有”的遮羞布拿下来就是了,直接依靠权力化公为私。

  左右翼分派混乱的原因

  大陆的左派、右派名词来源与欧洲不同。在中国大陆,派别的划分都是以政府为参照系的。由于历史上政府一直是极左,因此在人们思想上有一个惯性:完全支持政府的就是极左,大部分支持政府的是左派,反对政府的是右派。可以说在九十年代之前,这种划分都是比较合理的。

  但现在情况变了,大家都能看到。农民问题、失业工人问题、学生就业问题, 基本上都是自由主义者提出来的。按常理,自由主义应该属于右翼阵营,对平等问题的关注较弱。但在国内,连他们都开始关注平等问题,表现得“左”了。说明目前的参照系已经偏向极右。

  极左阵营一分为二。有一部分人停住了追随变革的脚步。如果说工人失业、 资本家入党还可以被认为是“阵痛”和“权宜之计”的话,国有资产的快速私有化却是令人心下雪亮。有些地区,在九十年代末,私有经济比重还只有百分之十 几,但过了四五年,就上升到百分之五十到八十。这可不是什么私有经济的“优 越性”,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国有财产瓜分。私有经济再“优越”,也不可能几年就翻上几倍的。这些是目前坚持极左的“毛派”反对“邓派”的基础。

  福布斯在二零零一年给出了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国大陆有形形色色的排行榜,但绝没有这张有用。中国公安们就按着这张排行榜一个个查下来,富豪们纷纷入狱。我可以一个个扳着指头数下来:在排行榜上位居第二的杨斌,通过奇迹性的行政“划拨”到3000亩土地获利七十多亿,贵为朝鲜特区行政长官的身份,在吉林被捕。在排行榜上位居第三的仰融,在华晨的权钱交易中“栽了跟头”, 琅珰入狱。不多举例,大伙也能知道是哪批人“先富起来”了。

  极左分裂了,不少人可以归为极左与极右派系分裂。极左称为毛派,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政治权力,转移到网上成为另一类反对派。现在有些网友看见极左派和右派都在批评政府,就想当然地认为执政者是中间派,其实不然。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不少极左派系转型成为民族主义派系,我认为他们的转型是为了逃避面对国内现实问题。骂日本骂美国,多容易呀,多安全呀,也不需要什么判断力,中国做的就是对的呗!哪有谈国内问题那么难?

  讨论假问题的知识分子

  许多知识分子把目光转向了台湾,他们觉得先用开明专制发展经济,然后向民主化转型,走“台湾道路”。新权威主义者萧功秦感慨说,八十年代,所有知识分子都是激进民主派,谁也不听我的。但八九年以后,知识分子终于变得深沉、 睿智、成熟了。我倒觉得不妨把这些褒义词换一下,知识分子变得冷漠、犬儒了。 就拿北大清华来讲,以前他们会为了工人的利益上街,现在,就算工人们都在罢工,他们也不会凑合。学生们会觉得工人是自找的。目前,知识分子的经济状况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而且,北大清华的学生更是得天独厚,不爽了可以出国嘛!

  中国知识分子除了“吃苦耐劳”,没什么特别的优点。缺点倒是很多,攀附 权贵、空谈、抄袭,寡廉鲜耻的知识分子是屡见不鲜。现在是好点了,独立的, 面对现实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多,但我还得说上几句,中国一些善良又独立,还有点学者风范的知识分子有另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白日做梦”。

  怎么“白日做梦”呢?当权力迅速腐化,中国开始进行以权换钱的“原始积累”的时候。学者们开始憧憬“中产阶级”的产生会给中国“送来”民主制度和 自由市场经济。当香港回归的时候。学者开始幻想“香港的多党制”会“普及” 大陆。当工人纷纷下岗,贫富严重分化的时候。学者们又会认为“威权体制”下的经济增长将是“民主化”不可逾越的短暂阶段。他们从来不想,不去自己争取权益,不去推动制度民主化建设,不去抨击社会的不公,难道自由民主与公正会随着“经济增长”像天上掉馅饼一样落到国民手里吗?远看欧美各国,近看台湾韩国,民主化进程都是血与泪凝成的,好东西不会光顾睡大觉的民族。不去追求民主,哪来的民主?不去追求自由,哪来的自由?不去呼唤平等,哪来的平等?企图等着经济发展后制度“水到渠成”,笑话,没看见别人的渠都是自己挖的么?不挖渠,水到了只会把人淹死。

  九十年代末期的知识界现象,叫作“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的对话”。看似与国外右派与左派的对话相似。但对些什么呢?中国太平等了?中国太自由了?国内没几个人能听懂“新左派”的“后现代”论述。想想也是,跟一个吃不饱饭的人谈减肥,他能听懂么?自由主义也面临“少谈公正”的指责而纷纷转型。以前叱咤风云的厉以宁,被人指责为权贵辩护。当人们越来越关注穷人的时候,谈股份、谈市场争夺、谈MBA,意义便明显褪色了。

  俺认为现在左和右的“对话”根本没有意义。左派与右派根本没有“对话的必要”。自由多一点平等少一点,还是自由少一点平等多一点,这种讨论在中国毫无意义。真正要做的是建立“自由与平等的底限”。在一个既不自由又不平等的社会,谈哪个多哪个少不是“空谈”又是什么呢?

  阻止极右倾向可能为时已晚

  目前什么是中国最大的经济现象?我认为就是“私有化”。对此网上早已直言无忌,也有一些报刊胆子比较大,敢于直呼“私有化进程”。现实中的大多数媒体要遮掩一些,换个说法,什么“改制”、“转制”、“股份化”、“鼓励私 有成分”。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我不谈怎样“阻止”私有化。长期极左造成权力不受制约,同样这种权力 “市场化”、权贵“资本化”,国民也已无力量制约。利益与不受制约的权力促成极左到极右的转变而无可阻挡。在不可能阻止私有化的情况下,知识分子应该呼唤的,就是保证这种“私有化”能够尽量公平。不要出现那种私有化:厂长书记拿到了厂子,工人一次性下岗。然后大家开始在“公平的市场”中进行“平等 竞争”。这种分家最后只会造成社会动荡和经济下滑。类似的例子可以在苏东私有化中看见。分家分得比较公平的东欧国家,经济在短期下滑以后立刻回升起飞, 而做得不好的俄罗斯等国,则造就金融寡头与垄断集团,经济低迷很久才逐渐回升。

  目前私有化的关键就是在国有资产被分光以前,建立一个比较公平的“分家” 策略。但从现在经济比重来看,国有资产已经被分掉了将近一半,对“分家”策略的讨论尚未开始。

  中国特色?中国没有特色!

  绝对不要相信“文化”会造成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法不同。经济也许不是“制度决定”。但制度对经济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文化对经济的影响力。台湾与香港 的经济制度与规律,离美国近而离同种文化的大陆远。东德与西德,南韩与北韩, 经济实体的差异程度,与文化的近似程度恰成对比。广东企业与北京企业的相似程度,远远超过广东和广西企业的相似程度。决定经济的仍将是制度,我们中国不会因为“文化不同”而走上与其它国家不同的经济道路。

  拿一个影响最广的误解来谈,曾经吹得神乎其神的乡镇企业。九十年代一度被有很多人认为,乡镇企业是中国文化的“伟大创造”,是世界经济的“第三条 道路”,农民企业家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经济现象。我本科的时候,在北大听过不 少讲座,这种观点早已让人耳边起茧。但九十年代末,乡镇企业集体“进城”和潮水般的民工以实际行动嘲弄了这种“发现”,以至于现在都没人提乡镇企业了。 其实多看历史,就可以发现乡镇企业“似曾相识”。实际上这是国家转轨的一种 现象,在政府的经济控制力减弱,而农奴制依然保留的情况下,乡镇企业就会大量涌现。 在十九世纪中期的俄罗斯,工业化已经起步,而依然保留了农奴制。在农奴 制下,农民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世袭身份。由于在农奴制下,俄罗斯通过划分“农民身份”与“非农民身份”限制了农民进城,一批农民就通过工业化形成了整个整个村庄的乡镇企业与大量的家族制的“农民企业家”。俄罗斯涌现了如莫罗佐夫家族、格拉乔夫家族、鲍里索夫家族等“农民企业家”,乡镇企业也如雨后春笋,以纺织闻名的莫斯科省的伊凡诺沃村,以冶金闻名的科斯特罗马省的达尼洛夫村,以制鞋业闻名的特维尔省的基拉姆村。农奴制改革后,这种现象 就渐渐消失。中国也是一样,当放宽了农民进城限制以后,大量农民从乡镇企业中涌出,纷纷进城务工,形成“民工潮”。“中国文化的伟大创造”不攻自破。

  同样,在国有资产私有化中,中国也不会因为“文化”而有所不同。分家的公平与否直接影响今后的社会稳定。如果仍旧像现在这样,政府不断地涌现亿元量级的腐败大案,而又以经济困难的理由取消了下岗工人的退休金和“没有失业”的庄严承诺,开始“自由竞争”。如果仍旧像现在这样,各种工程一投就是上百亿,而九八年百年一遇的洪灾农民只能分到每人每月三十元的“安家费”。如果仍旧像现在这样,一方面不断“扩招”以实现“教育产业化”,另一方面大学生失业率居高不下,在学习期间打工陪聊,女大学生向百万富翁们“投怀送抱”,那中国文化的“熏陶”并不会使得农民、工人、知识分子们变得特别 “稳重、深沉、善良”的。

  极右到极左的震荡

  社会公正并不能通过经济增长来弥补。如果不能在转型期建立一个“自由与公平的底限”,那么迟早社会稳定将是无法维持的。

  再让我们把目光转向百年前的俄国。二十世纪初,俄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组成立宪民主党,并以此为主体进驻了国家杜马,俄国政府中的开明派也倾向于建立宪法,改变沙皇□□。时任俄国总理的维特决心推进经济改革,并与主要反对派立宪民主党人多次谈判,但由于损及沙皇利益,总理维特最终被解职。主张警察统治,铁腕强权的戈列梅金、斯托雷平相继登台。立宪民主党人被残酷杀害,组织瘫痪。俄罗斯进入了“斯托雷平时代”。以铁腕强权摧毁传统俄国公社,开始“斯托雷平改革”,成立极右翼政府,将俄国经济转变为农场经济与市场经济。 持续的安定造就了“斯托雷平奇迹”。沙俄经济持续高涨,与1900年相比,俄国煤产量增长121%,棉花加工量增长62%,出口总额增长112% ,国 民收入增长78.8%。全俄人均粮食产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直到五十年后才被打破。

  由于经济持续稳定,俄罗斯人对政治的兴趣冷淡,人们只关心钞票,政府的反对派陷入尴尬状态。流放海外的“民主人士”内讧成习,国内右翼的立宪民主党分裂派系林立,在国民中的威望一落千丈。左翼的社会民主党则彻底一分 为二,分裂成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吵得不亦乐乎。一些革命者纷纷向政府 “投诚”,从思想上彻底忏悔。激进自由主义的一些人开始清算传统,曾经以立 宪民主党人身份参与革命的知识分子格尔申宗说:“我们不仅不应幻想与人民结 合,反而应该害怕他们甚于害怕政府的刑罚,应该感谢这个政府用刺刀和监狱使我们免受人民的疯狂之害。”

  当知识分子纷纷从右翼与左翼转向为秩序主义、民族主义者时,他们的声望也在不断下降。当瞿秋白访问俄国时,俄国无论是市民还是农民,对老知识分子托尔斯泰依然表示尊敬,但对时下的知识分子却颇为不屑。那时的知识分子声望一落千丈,他们对政府决策毫无影响力,又被民众看成是政府的走狗。

  当知识分子日趋保守,社会依然“稳定”的时候,大众却越来越激进。根据沙俄司法部门的统计,在二十世纪初,以“危害国家安全”而入狱的国民,知识分子比例越来越小,而工农比例却大幅上升。由于斯托雷平的极右翼改革以权贵为利益本位,机会与风险分布极不公正,表面虽然“安定”,但革命暗潮汹涌。极左翼的“社会革命党”成为第一大党。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社会已经“告别革命”的时候,革命却突然爆发,毫无征兆。1917年2月,由于首都的几家商店进货不足与交通不畅,造成面包脱销。导致不满的居民上街,立刻引发骚乱。派去镇压的首都卫戍部队主要由农民组成,早对社会分配不公严重不满的农民军队率先哗变。仅仅七天,沙皇就退位了。极右翼的杜马立刻从保皇派转入革命派,此后社会不断左转,在极左的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最后这些“投机革命”的人也纷纷被杀。社会以血的代价完成了极右到极左的转变。

  社会革命并不以知识分子意志为转移

  从俄国的极右到极左转型可以看出。以为知识分子纷纷“告别革命”,革命就不会发生的想法是可笑的。但是,知识分子与政府并非毫无作为。如果知识分子在极右转型期能对政府产生影响力,那么很可能通过一种较为公平的方式瓜分资产,“告别革命”。即使政府不听,如果知识分子能够坚持呼唤公平,在大众中赢得尊敬,那么很可能在革命后能建立起一个左翼或右翼政府,而不会变成一个极左翼政府。重新开始“极左到极右的震荡”。

  从起码的公平观点来看,我们都不能接受先把所有人的财产“公有”后,几十年后再由少数人瓜分这些“公有”财产成为私产。或许过上几百年,大部分人会忘记财产被“公有”的事,但现在显然还没有忘记。即使从目前的贪污、外逃资金,和富翁排行榜上的资产来看,这批几十年积累的公有资产数额相当庞大。几乎每一个厂长和每一个公务员都在转制和加薪中获得了其中的一部分。但这些财富的主要创造者,农民和工人,被排除在分配队伍之外。很难想象这样的私有化将是稳定的,也很难想象在私有化后能够形成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以东欧俄国的经验来看,凡是在私有化过程中公平性较差的,如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 兰,经济低迷的时间都长,恢复也慢。而在私有化过程中公平程度较好的东欧系列国家,经济恢复都非常快。目前的国有资产分配公平与否,对今后中国走向哪条道路至关重要。

  中国的左右翼需要合流

  在摆脱极左阴影的过程中,中国知识分子群体曾经为思想解放做出过巨大贡献。但九十年代分裂为左右翼,开始进行“伪问题”的探讨。其实,左翼的社会主义者和右翼的自由主义者只应该在一种情况下对立,就是政府的机制决定了权力和责任是对应的。它有什么样的权力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权力是公民授予的,公民授予大的权力就要承担大的责任,授予的权力小承担的责任也小。在这 种情况下,主张国家多承担一些责任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就势必认为应该给国家多一点授权,而反对国家权力过大的自由主义者势必也要主张国家少承担点责任。

  但如果国家的权力并不是公民授予的,国家增加权力,也并不完全用于承担责任。例如农民交了税养活了警察系统是希望它们能保障社会安宁,而不是用来发暂住证收收容费的。网民缴税是希望让网络畅通,而不是拿这笔钱来搞过滤系统,培训网警来阻塞网络的。一方面,通过权力侵吞公用资产,另一方面,社会保障体系纷纷崩溃。在这种情况下,谈什么国家权力“大一点”好还是“小一点”好,有意义么?

  如果直到现在,中国知识分子还不能认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在于确定一个 “公正的底限”,热衷于派别之争,那么或许在下一次震荡来临时,已经没有人愿意相信知识分子的话了。

 

来源:财新网

链接:http://book.caing.com/2010-11-24/100201419.html





第1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29 22:53:00


这不是秦晖老师的。而是人转手的,虽然观点不少是秦老师说过的


第2楼      公周(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29 23:23:00


有所谓么

无所谓

公平公平公平。。。


第3楼      打喷嚏(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29 23:29:00


民主化进程都是血与泪凝成的


第4楼      dapen(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29 23:35:00


  用智能机器取代工人,就没这么多烦恼了,过去老式机床十几个人才玩得转,现在数控机床三个人管够,以后还会更少。


第5楼      fadflj(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29 23:49:00


中国社会根本不需要文艺青年跟文史哲出身的大学老师组成的所谓知识分子,这些人跟清朝阻碍改革的清流派、民国左翼作家一路货色,对现代社会运行缺乏基本了解,用形而上的东西推导现实,这种人群盛产精神病气质的诗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德者。

中国社会需要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跟商人。


第6楼      楼主的意思(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0:39:00


您想说的是:极左与极右是一家?


第7楼      夜歌(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2:51:00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道路?渐进改良还是激进变革?

我们不能假定执政者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能遵循民意执政为民;也不能假定那些企业家商人追逐利益的同时还能坚守社会责任。

公民意识的培养和选举及政治监督制度的完善才是当前迫切的需求;然而如今的当权者和既得利益集团也在压制这种呼声。

政制改革司法改革停滞不前甚至倒退;贫富差距日益增大;公共群体事件频繁发生;新闻管制言论管制,政府公信力低下;中央与地方矛盾渐次凸显;社会信仰缺失...............................

另:无耻的教育产业化和医疗产业化终将遗臭万年!!!


第8楼      哈哈(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7:30:00


啥左右的!让百姓幸福就是好的!别的都去你妈的!


第9楼      王乙爻(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7:48:00


公平正义不分左右


第10楼      麻辣隔壁(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9:20:00


把掌握权力者关进笼子,不能让他们胡作非为,这就是当前民众必须要做的及其重要的工作。


第11楼      左左右右(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0:38:00


我以前不知道左右是怎么区别的,只知道改良和激进。我不知道中国该走那条路。

我认为应该放下左右偏见,讲点真话,做点实事。
讨论左好还是右好是个虚命题,关键是大家发出一个声音,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第12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0:44:00


我说楼上各位你们到是看明白后再放屁啊


第13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0:51:00


5毛们集中来到了dapenti,楼上好几个。博主注意了。公布IP


第14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1:00:00


我说楼上各位你们到是看明白后再放屁啊


第15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1:17:00


老说什么左呀,右呀,不腻吗?

民主,法治是具备人性的人永恒的追求。

谁也不期望民主,法治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只是保护公平,正义,尊严,思想的最有力武器。

 


第16楼      dapenti(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1:21:00


楼上那些评论真是让人汗颜,什么都不懂,或者不尝试去学习了解,就喊口号,这样中国怎么进步啊。。。


第17楼      wanger(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2:15:00


农民交了税养活了警察系统是希望它们能保障社会安宁,而不是用来发暂住证收收容费的。网民缴税是希望让网络畅通,而不是拿这笔钱来搞过滤系统,培训网警来阻塞网络的。

————好!

左右且不论,先来说我们交的钱是怎么用的???


第18楼      zailushang(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2:41:00


精辟的文章 自由 与 平等 原来是相悖的


第19楼      不才(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2:56:00


在下不才,看不懂,也看不懂各位在扯什么,闹市,纯属闹市


第20楼      00(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3:21:00


1楼好像没看懂

不管左派右派,能真正实行人权的就是好派,否则都是打着幌子杀人罢了


第21楼      麦霸(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3:25:00


“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
   看来作者假定平等在于结果,对此我表示怀疑。 
   个人认为,中国左右派的分野在于:是否承认某些普世价值以及如何实现之。


第22楼      多多(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4:37:00


越来越不耐烦坐而论道了,说起来一个比一个明白,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头头是道,论地是有滋有味,难不成还没论清楚,就如此高深,高深到真的很难搞清楚吗?也许高论者从来都是为了论而论,起立行三个字从未被考虑过。


第23楼      多多(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4:41:00


越来越不耐烦坐而论道了,说起来一个比一个明白,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头头是道,论地是有滋有味,难不成还没论清楚,就如此高深,高深到真的很难搞清楚吗?也许高论者从来都是为了论而论,起立行三个字从未被考虑过。


第24楼      多多(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4:44:00


抱歉,刷新了一下没想到又发了一遍评论


第25楼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5:03:00



【你不一定要對抗邪惡,只要你不與邪惡合作,邪惡自然會倒下——甘地】


第26楼      pisy(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5:08:00


就是放屁,就喜欢把人分门别类,有什么意义。日秦晖


第27楼      pisy(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5:08:00


中国什么左右都没有,只有党和无党派人士。


第28楼      文痞(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5:35:00


知识分子?秀才造反有成功的吗?孙文算知识分子了,结果失败了,倒是蒋介石,毛泽东这样的流氓文痞成功了。


第29楼      dd(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6:09:00


相信历史在循环中前进


第30楼      万万碎(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16:26:00


别循环了,就让他前进吧,谢谢了


第31楼      魂殇(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20:33:00


当真五十年一卷雄文也!高屋建瓴,一举廓清大局,秦晖眼光才识,令人叹为观止。

 


第32楼      那个(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4-30 21:42:00


知识分子与政府并非毫无作为。如果知识分子在极右转型期能对政府产生影响力,那么很可能通过一种较为公平的方式瓜分资产,“告别革命”。即使政府不听,如果知识分子能够坚持呼唤公平,在大众中赢得尊敬,那么很可能在革命后能建立起一个左翼或右翼政府,而不会变成一个极左翼政府。重新开始“极左到极右的震荡”。

中国的左右翼需要合流

左翼的社会主义者和右翼的自由主义者只应该在一种情况下对立,就是政府的机制决定了权力和责任是对应的。它有什么样的权力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权力是公民授予的,公民授予大的权力就要承担大的责任,授予的权力小承担的责任也小。在这 种情况下,主张国家多承担一些责任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就势必认为应该给国家多一点授权,而反对国家权力过大的自由主义者势必也要主张国家少承担点责任。
但如果国家的权力并不是公民授予的,国家增加权力,也并不完全用于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谈什么国家权力“大一点”好还是“小一点”好,有意义么?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认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在于确定一个 “公正的底限”

 


 


第33楼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1 11:56:00


我管你吗极左还是极右,神马J8主义、狗锤子的D员,不办人事,不给说法,迟早老子会给你办丧事。

国人的肺活量都TM用来扯J8蛋侃大山吹牛B,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艹,自身J8权利没半分,就TMD会意淫理想世界,你TM难道还能把死人说活了?让抢了你的抢劫犯良心发现把你的东西还你?自身J8能力没有,就想别人替你入地狱感化恶鬼。

就TM只会怪敌人太强大不讲人权,好像除了你是智者,别人都是SB样

找N多理由不就是想说敌人不守游戏规则么,你TM又不敢反,呱噪


第34楼      571工程(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1 22:01:00



第35楼      superbass(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2 22:39:00


真搞笑啊,就这个帖子里集中了这么多回帖不看贴的……呃,评论员啊


第36楼      卡卡(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6 21:37:00


说得在理。当今中国最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环境,必须遏制住肆无忌惮的特权。在此基础上,谈平等和自由,才有希望。


第37楼      阿斗(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6 21:41:00


那些回帖不看贴的人,如果你纯粹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那么和在大街上公然拉屎有什么区别?


第38楼      阿萨德(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6 21:49:00


极左:政府控制一切

左派:政府为民做主

右派:严厉监控政府

极右:幕后操控政府


第39楼      阿萨德(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6 21:50:00


极左:政府控制一切

左派:政府为民做主

右派:严格监督政府

极右:幕后操控政府


第40楼      maumau(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7 19:29:00


约翰亚当斯在和杰斐逊的书信中谈到了北美殖民地的“人人生而平等”
这个“平等”是指的思想上的平等,非财富分配上的平等。而是“人人创造财富的平等机会”


第41楼      自由(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1-5-8 21:29:00


我向往自由。我会努力

9 1 :


 

  分类
  最新日志
中国队7年首胜韩国
#扣扣熊深夜秀#  川普预算案
蒙古雪地牧驯鹿
【喷嚏图卦20170323】反正我們
吴晓波:90后就别买京沪深的房子了
特雷莎·梅宣布英国进入恐袭预警级别的
伦敦议会大厦外恐袭致5死40伤,特蕾
【段子】害怕做出承诺
沈志华:从中朝关系史的角度看萨德问题
英国议会门口突发"枪击"事件!
8个医学博士的音乐式科普:组民谣乐队
机器人该有权利吗
【段子】里皮谈中韩之战:上面不让用郑
肚中取出近千枚硬币 海龟“洗胃”后仍
新东方员工卖学生信息,称:这是行业潜
【喷嚏图卦20170322】中国取代
结婚6周,丈夫便奔赴战场,她苦等60
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快男海选终于开始了 大夫快把我的速效
一只天鹅用嘴不断地把水里的垃圾叼上岸
#彪马实时秀# 共和党的爱国者们啊你
【扣扣熊】专家解读美国墨西哥边境墙的
西安地铁问题电缆公司负责人跪地道歉
蒂勒森访华期间屡次使用与中方谈论一样
抗战期间的游击员个个堪比海豹
  最新评论
  特别申明

【视频版权和引用申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联盟广告】联盟广告是由喷嚏提供广告位置,广告联盟商提供广告内容。广告内的产品真假和质量,喷嚏无法一一核实(喷嚏和联盟商沟通过,事实上也存在着这样的骗局:已经审核过的广告内容和产品,上线后变成了山寨产品。)。请各位在购买贵重物品的时候(比如:医疗、手机、摄影器材或二手汽车等),到有信誉的大的商城购买,切勿贪图便宜造成财产损失,切勿认为这是喷嚏推荐。喷嚏建议你在任何购买行为发生时,都保持清醒的独立判断。如果你发现广告内容有欺诈嫌疑,请把链接发到:dapenti#dapenti.com (# 换成 @),由喷嚏转交联盟商进行核实处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