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朋友的秘密

xilei 发布于 2010-6-17 17:14:00

朋友的秘密

(一)

 小满跟老鸟说自己打算跳槽。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小满参加初中的同学会。有个同学做生意发了,跟政府部门有点关系。刚好听说一个信息化方面的项目。

 同学知道小满是搞软件的。就说:干脆我们搞个公司,你过来给我当副总好了。

 小满心动了。

 小满现在呆的这个公司,要往上面升不容易。小满是项目主管,上面是技术总监,再上面就是老大。

 小满想:同学不是太懂这个,如果在新公司,相当于自己是半个老大。地位不一样了,锻炼的范围也不一样了。说不定对将来是好事。

 老鸟不置可否。问了两个问题。

 一是,如果去,开始的团队怎么弄?

 小满说:这个很容易。公司以前有个同事离职了,技术不错,跟我关系还不错。年初我们还在联系。他一直想跳,没什么机会。我想让他过来,当技术总监。其他的,在市场上招聘招就行了。我主要管团队,他主要负责技术。

 老鸟说:你小子有想法。

 老鸟的第二个问题,小满同学打算什么开始。

 小满说:同学一直在催我,说项目马上就要启动了。让我赶紧过去。

 老鸟说:别太急。想清楚了再做。


(二)

 一个月后,小满跟老鸟说,他和同学已经基本上定了。

 跟以前说的差不多:新成立一家公司,同学当总裁,小满当副总。同学负责跑项目,具体的开发小满负责就行了。

 小满跟同学说了技术总监的事情。同学说:我信你,你定就好了。

 小满说:还是有空见见。

 同学说:好,约个时间吧。

 小满先见了同事,把事情一说,双方一拍即合。

 小满跟老鸟说:这小子技术真的不错,现在在公司里也带了一个小团队。

 老鸟说:那他为什么要跳槽?

 小满说:他刚买了房,又买了车。这小子压力大,现在这个公司的空间和待遇,他都不是很满意。

 老鸟皱皱了眉。

 老鸟问:技术除外,你看中他什么?

 小满说:很多搞技术的交流不行,他跟客户一说话,人家都知道他是技术专家了。他英文好,比我懂管理。

 老鸟说:小满,你是个好人。


(三)

 小满带同事去见了同学。同学请他们吃火锅,边吃边谈。

 同事口才极好,说得天花乱坠的。吃着吃着,就从身后把mini的thinkpad拿出来了。给小满的同学演示。

 同事讲了一堆:什么cmm认证,什么组织架构。什么平衡积分卡....

 居然还有PPT,一页一页的讲,跟正规公司上市路演一样。太专业了!

 小满的同学听得是云里雾里的。小满的同学最后问小满:这么小的笔记本,要多少钱?

 同事话很多。他说:公司要怎么架构,技术总监下面要如何设置和管理。开发的流程是如何的。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倒出来。

 小满的同事说:做任何事情都要规范,要专业,专注才能长远。小满的同学边听边点头。

 小满没怎么搭腔。小满的意思就是让同学见见,让同学看看自己挑选的人如何。

 同学看起来很高兴很满意,7、8瓶啤酒下肚后,就天南海北地说起来了。

 散的时候,同学跟小满说:很好。这两天给我一个详细一点的书面报告,给个预算。


(四)

 小满问老鸟:你觉得这个技术总监如何?

 老鸟说:不好说,我觉得八字还没一撇呢。事情想太远了。搞不好,他把事情搞砸了,都说不定。

 小满说:怎么会?

 老鸟说:我是说,他是属于典型的那种技术型思维。他做技术可能没错。但是,听他说的这些,好像又不满足于仅仅做这些。这就会有很多问题。你不觉得他的话说的有点过多了吗?我是说,他这个人有点自私。他好像不怎么在乎你的感受。

 小满说:呵呵,他一直是这样的。我对他知根知底的,也无所谓。

 老鸟说:你确信你能和他很好地合作?

 小满说:我确信。问题不大。

 老鸟说: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他这样讲那么大的组织架构,会不会把你同学吓到?

 小满说:应该不会吧。我同学催的那么急。

 老鸟说:你想过这样的问题没有:你们的想法其实跟你同学的目标可能是不太一样。

 小满说:怎么讲?

 老鸟说:你同学就是手上有些资源,手头上有个现成的项目。他相信你,但他不懂这行。他要做这个项目,就要靠你。他未必是一直想做这个行业。而你却满腔热血地投入进去了。你还好些。你的同事却走的太快了,走得太远了。

 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你同学,我的想法是先循序渐进。第一单做下来先看,底线是不亏。以后再说。

 如果我是你,即使是去,也不会把摊子一下就搞很大。搭建团队,你是想到了的。接下来就是如何控制成本。开始的时候,一个人顶几个人用,也是正常的。不用太正规。

 任何事情适当规划,先要见效果,可以边做边调整。

 你们不能想我要怎样,我想怎样。而要把老板的利益都考虑进去。否则,只想自己希望的,事情可能做不成。做成了,也做不长。

 再回过头来,你想想:如果只有一个临时的项目,你会跳槽去吗?

 小满说:试试看吧。


(五)

 小满列好了计划,给同学发了邮件,约时间再谈。同学回短信说:在外面出差几天,回来再面谈。

 过了一周,小满发短信问什么时候面谈。同学回短信说:在忙,空聊。

 这边小满的同事也在问到底进展如何,如果不行,他找下家了,不等了。

 小满跟同学打电话过去发火了。小满撂下一句话:干不干,总得说句话啊。

 晚上,同学见了小满,他跟小满说:最近手头上资金紧张。事情要缓几个月。

 小满懂了:这事情基本上就算黄了。

 老鸟安慰小满:也好。反正也还没有开始,没什么损失。

 老鸟说: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同学没做错什么。相反,我真正担心的是你和你同事的合作。如果你们以后要合作的话,我担心有问题。


(六)

 老鸟说:我最近在读一本书,讲FaceBook如何创立的。FaceBook的创立其实是两个人。

 一个叫爱德华,一个叫马克·扎克伯格。后面这位就是现在FaceBook的CEO。

 他们俩是朋友,马克懂技术,开发了FaceBook网站。而爱得华提供了最初的1000美元。

 两个朋友搞了个虚拟的公司,各自分了些股份。

 如果FaceBook一直是小打小闹,就算了。可是,一不小心,就做大了。

 马克最终放弃了学业,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而爱德华不想,他想完成自己的学业。

 两个人出现了分歧。爱德华做出了伤害马克的事情,而马克也以牙还牙。

 马克不允许任何人阻挡FaceBook的成长,因此,他通过公司重组,把爱德华清洗出了公司。

 我不想评价他们谁对谁错。但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使是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和立场。

 开始是朋友,不分你我,或不值得分你我。一旦利益出现,或价值观不同,或选择不同。搞不好就是你死我活。

 所以一个人要做事业,一定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往往伤害你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朋友。

 当然,这并不是说你以后就谁都不信了。不是这么回事情。

 而是做朋友的时候,你要理解你到底可以容忍朋友的什么毛病。当两个人开始分道扬镳的时候,你要面对:每个人的成长的选择,不一定是谁对谁错。

 就当是到了一个路口,大家该说再见了。


(七)

 小满说:难道就没有什么简单的办法,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吗?

 老鸟说:很难。每个人的想法随着时间在变,今天是这样,隔了一两年,就那样了。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我大学有个好朋友,是个诗人。以前成天衣衫褴褛,长发飘飘。自由散漫的诗人。

 前段我出差去他那里。他现在是某报业集团的领导了。时不时地还在写诗。

 他把他写的诗歌拿给我看,我看不下去。我想:怎么会这样。

 他带我去他办公室。墙上挂着上级领导接见他的巨幅照片。

 在领导的注视下写作,写不写诗歌,或写成什么样子,有什么差别呢?

 时间和环境会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

 你无法强求别人,别人也无法限制你。你不要一厢情愿就好。

 人不能逃避在荒谬中的生存,朋友是一种生活的经历和思索。走自己要走的路吧。

 加缪说:我对人类命运是悲观的,但人类却是乐观的。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