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窄门

xilei 发布于 2010-3-18 23:54:00

窄门

(一)

 老鸟妈妈去医院给老伴送饭,遇到出租车司机小李。

 看到老人家大包小包拎着东西。小李赶紧下车来帮忙。

 路上,小李跟老人家搭话:家里有人病了?

 老人家说:是我老伴生病住院呢。

 小李说:不严重吧?

 老人家尴尬地笑笑说:不是好病。

 小李说:怎么不去华西看呢?

 老人家说:华西人太多了。每次去,象逛百货大楼。人家只做大手术。做了,马上就让你到其他医院呆着。人太多了。而且,华西也贵,住不起。

 小李说:也是。现在,生个病,能把一家人都拖垮了。

 老人家说:没办法。谁也不想。得了,就只能心态好了。什么事情还不是要熬过去。

 小李赞道:我爸要有你这心态就好了。回去,我得跟他说说。他成天就抱怨自己个儿退休工资少了。

 小李说:我爸是南下干部,但没进机关。退休只拿了四千多。他们一批的人在机关的,退休后。差不多有1万多。老爸气不过。成天在家生闷气。

 老鸟妈妈说:那已经很不错了。我和我老伴加起来还没有他一个人多呢。我老伴还是高工呢。我们在厂子里干了三四十年。那要是人比人,真没法活了。

 小李说:我们家现在其实挺好的。爸妈退休,加起来也7,8千吧。我有个弟弟,成家了。弟弟是公务员,弟媳是大学老师。他们收入高,乱七八糟加起来,将近2万。日子很好过。

 我们家就我差点。我以前在电缆厂当工人,一个月一两千块钱。现在开出租了,一个月辛苦点,也能赚个四五千。总比以前好。

 不过,最近加出租车了。以后,不好挣钱了。

 老鸟妈妈说:这不挺好的吗?不生病,比什么都好。

 小李说:回去我得给我爸说说。不生病就等于是涨工资了。


(二)

 春节后不久,小满就开始约老鸟了解些事儿。

 小满有个朋友在做系统集成,朋友的公司跟某区教育局有点关系。教育局有个支援偏远山区的远程教育的项目,有个几百万的预算。

 小满和朋友算了一下:远程教育,不就是买点电脑,搞点网络,最多加点dvd和音像教材。几十所小学,还是不算贵。有点利润。

 老鸟说:我帮你问问吧。老鸟打了几分钟电话,一直在说:嗯,嗯,我明白了。

 老鸟对小满说:基本上没戏。

 小满的眼神:为什么呀?

 老鸟说:这是个老项目。政府投入的项目,本来预算是2000万的。前期已经投了600万下去了。把钱分下去,有些校长,就拿去修学校了。上面就不敢继续搞了。这次启动只是个说法,具体弄不弄,还没谱呢。

 说着,老鸟要拍小满的脑袋,小满赶紧往后躲。

 老鸟的手在空中挥了一下,说:你也不动脑子想想?这样的钱能赚吗?你去看过哪些农村学校了吗?房子好多年都没法修了,校长都害怕。没钱,没法修。管你什么项目,只要上头给钱,拿去就修房子。这些校长还算是有良心的了。有些拿了钱,你就不知他干什么去了。你耗不起,也没办法。

 房子都修的歪瓜劣枣的。远程教育有个屁用。最后,你赚到了钱,也不心安。

 小满嘀咕说:我做项目,管他那么多。

 老鸟说:说下面的事儿。根本就赚不到钱的事情,还嘴硬。

 小满说:公司周末去参加高新技术企业的评审,技术总监出差了,老大要带我一起去。可能会问一些技术问题,我是不是要准备一下。

 老鸟说:这个倒是不必。你们只要按时到就好了。你们财务应该跟你们一起去。

 小满说:对,我们财务也一起去。这个你也知道。

 老鸟说:那就是个过程。评审一般上午只安排1-2个企业。评委会由区主管高新技术企业的领导主持,然后,其他的评审都是从各个高校请来的比较有影响的专家教授。

 一般说来,主要是问你们企业的情况。比如说,企业什么时候创立的,软件行业的哪个方面,公司多少人,博士、硕士和研究生各占多少。营业额是多少。每年增长多少。

 小满说:我们老大让我冒充技术总监,让我说是博士毕业。我们老大小学毕业,只能冒充海归了。

 老鸟说:他们看重这些。你要说你是个刚毕业几年的本科生,他们都觉得你们肯定不是啥高科技企业,要给人家这个感觉。这个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以说。

 小满说:然后呢。

 老鸟说:主要是你们老大来回答前面的问题。他回答后,就有专家问技术了。就该你上场了。

 小满渴望的眼神。

 老鸟:你别怕。他们都是问一些很宏观的问题。一般不会问到很具体的点上。问小问题,他们都不好意思问,免得丢了专家的份。你回答要秉承一个原则:在阐述自己观点的同时,时不时地引述专家的观点,表示赞同。

 谦虚使人上位,骄傲令人恼羞成怒。夹着尾巴做人。

 小满说:万一有问题,我答不上来呢。

 老鸟笑了:不会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评审完后,老大和你就该退场了,这时,你们财务就该上了。

 每个评委的座上递上一个红信封,有辛苦费笑纳,而且我告诉你,这辛苦费多少,是上头有人预先就告你们老大知道的了。这个你不用操心,有啥搞不定的呢。你真以为他们要把你们怎么样呢?

 你们公司守法纳税,业绩也蒸蒸日上。名至实归,皆大欢喜的事情。没人跟钱过不去。

 小满说:我草。原来这样搞的。

 老鸟拍了拍小满的肩膀:这种事情用技术思维想要想偏的。

 老鸟笑对小满:搞了这次,你就知道啥是人生如戏了。


(三)

 小满他们公司的高新企业技术评审认定会过了。平安无事。

 小满又去找老鸟了。看见老鸟抱一本《金融的逻辑》看。

 小满问:你又改行呢?研究起金融来了。

 老鸟说:还没呢。手上有点闲钱。不知干啥好。买房子买不起。买股票,耗不起。不知道该投点什么。

 小满说:你还有闲钱啊,我的房贷要还20年。我这儿才还了5年。

 老鸟说:你这儿才刚起头呢。过两年,有孩子了,读书还要花钱。所以啊,现在要玩命地挣钱。辛苦在后面呢。

 小满说:是啊,压力好大。

 两个人静默了几分钟,老鸟指了指桌子上的书。

 老鸟说:我看这个书,突然就明白了中国人为什么很可怜。很没有安全感了。

 我儿子出生的时候,我给他买了一份教育的保险。每年存3000多。存满了14年。几万块钱。

 当时存的想法是,今后每年的上学的钱,应该差不多了吧。

 结果,后来才知道这简直是笑话。儿子小学附近没有学校,只好读了贵点的。花了6万多。中学没怎么花钱,借读费每学期4000多,交了几个学期。后来,就真正开始义务教育了,没交了。

 儿子的教育保险交完了。我估计这个钱,高中就能花完。他很少补课,也不请家教的。不算多的了。

 本来家里还是能对付过去的。结果爸爸生病,钱不敢乱动。

 我爸是有医疗保险的。还买了附加保险。基本医疗报销将近90%。自费的药也差不多要7,8万。

 钱不多,可这数目是我爸在厂子干了一辈子里赚到的总数。

 你知道,我妹妹、妹夫在北京。他们在北京呆了10多年,妹妹在打工,妹夫自己做点小生意。

 他们买了车买了房,每年按时给政府交税。可因为规模小,没有指定数目的固定资产。一直没有办法办到增值税发票。

 我外甥还面临着一个大麻烦:他的户口在成都。6年后,他无法在北京参加高考。

 那你说:他是应该在北京读高中,还是在成都读高中呢?两个地方的课本不同,录取标准不同。而他一直生活在北京。

 那些教育部的蠢货说到了2020年才开始解决外省学生考试的问题。说这话的不是流氓,就是文盲。

 我看《金融的逻辑》,想到是这些:我们好像只是寄居在这个国家。很多人只是二等草民。

 金融危机来了,美国焉了。中国居然在危机中仍然雄起。这是个自慰的可以的神话。

 美国的人均GDP是多少,我们是多少。富人借穷人的钱来投资自己的未来。而穷人还浑然不觉自己该为未来计划点什么,居然还沾沾自喜。

 这近乎愚昧了。

 当然,改革开放的路是对的。

 问题是:很多时候,不劳而获的人比辛勤劳动的人活的更好。

 如果你是体制内的人,比如说公务员,你就有了很多的隐性收入。小李说他弟弟每个月单位发1500元的家乐福购物卡。单位发钱都愁不好找名目。

 更不要说那些体制内的官僚了。他们有啥本事去规定企业该做哪个,不该做哪个。简直是瞎起哄。

 让他们来评定企业,让他们来确定创新基金的投向,简直就是浪费。

 他们懂个屁啊。屁股决定脑袋,他们就知道搞一个业绩,自己好往上面爬。

 前面的领导在东边搞高新区,后面的新领导就在西边搞。大楼巍峨跟个鸟巢似的,他们一点都不害臊。

 所以罗,这里没有什么金融的逻辑,市场的逻辑。有的只是权贵的逻辑。

 改革开放30年,为什么中国钱多了,老百姓却不幸福,也少有尊严?

 因为,你的一切都是别人让的。你想奋斗,你得付出别人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能赶得上别人的不劳而获。

 你能选择的路很少,很少。

 所以,我们老百姓只能认命了:

 你只能告诉孩子,努力读书或赚钱,要么出国用脚投票,要么当一个公务员。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读书那么苦,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因为通往未来和梦想的路是一道窄门。

 那个门,阻挡了太多人的自由和幸福。

 小满一直在听老鸟讲。老鸟停了下来。房间里安静了几十秒钟。

 小满问:然后呢?

老鸟说:你说,我们总不能老是这样轮回下去吧?是吧?接下来,不管用什么法子,金融的法子也好,或是其他什么法子也好。我们得把这门给拆了。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