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终结者

xilei 发布于 2010-3-4 23:27:00

终结者


(一)

 1995年,全世界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孟山都研发出一种新的人工生物:抗农达大豆。

 这种大豆跟传统大豆的不同在于,它通过生物技术,从农杆菌中复制了一个基因,用基因枪将其嵌入到大豆基因中。

 通过如此的“基因编码”,新的转基因植物能避免一种叫农达的孟山都专有除草剂的伤害。

 也就是说:当你喷洒“农达”的时候,既杀死了杂草又能将大豆保留下来。

 

 1996年,孟山都把抗农达大豆兜售给了阿根廷,而且还提供了一种非常先进和高效的种植方法:免耕法。

 其具体做法:把零散的土地变成广阔的堪萨斯式农田,全部种上转基因大豆。在那里,大型的机械设备可以日夜不停地工作。甚至还可以用GPS定位系统来进行遥控,再也不需要农民来开拖拉机。

 以前3公顷的农田需要70-80人耕种的,现在一个人就足够了。唯一的前提是使用庄园式管理和大型机械。

 每生产一季过后留下的作物残余秸杆留在了田里任其腐烂,由此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害虫和杂草,与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一起生长。

 为了消除这多余的害虫,必须要使用指定的除草剂。多年后,如果杂草对除草剂体现了特殊的耐药性的话,可以使用更大的剂量或其他专用的除草剂。

 种植大豆的前三年,孟山都任其种子泛滥。铺开三年后,开始为其转基因种子收取“技术许可费”。

 也就是说,过去的传统是:收获后自得保存的种子可以继续使用。而换成转基因种子,则变成非法的了。

 当然,阿根廷转基因的支持者还是把转基因大豆的种植,称之为“第二次绿色革命”。

 阿根廷在种植转基因大豆的10年间,收获了如下的苦果:

 自身农业的多样性被摧毁了---

 在此之前的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阿根廷的农田,到处都是玉米、麦田和广袤的牧场。

 在采用了单一种植大豆的方式后,由于土地对关键养分的过分吸收和消耗,土地需要更多的化肥,而不是象孟山都宣传的那样更少。

 更多希望,换来的是更多的除草剂,更多的化肥,最后,得到的是:更为贫瘠的土地。

 大豆的产量在经过了一定的年限后,并没有获得宣传中的数量增长,而种植的成本更高,农民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在10年间,以孟山都为首的转基因种子商,赚的盅满钵满。

 

(二)

 昆虫对于人类来说,有两个较大的风险:一是对农作物的毁坏,二是传播疾病。

 所以,人类发明了除草剂,杀死“有害的”昆虫。

 这就是所谓的“第一次绿色革命”:大量使用各种化学制剂控制有害物质,提高粮食产量。

 蕾切尔·卡森在《寂静的春天》里,给我们系统地阐述了很多相互影响的系统事件:

 【1】人的目的是为了农业商业化:要提高粮食产量,就要控制或杀死“有害植物和昆虫”;

 【2】对农田使用杀虫剂;

 【3】杀虫剂杀死了虫子或植物。但是其毒素也进入了果实的表面,也进入了更为广阔的地下:通过水、土壤,整个生物链系统。

 所有微量的有毒元素通过某种方式累积起来,重新回到人的身体内,毒害我们自己;

 【4】人以自我为中心,定义了什么是“有益的”,或是“有害的”昆虫,各种各样化学物质的滥用导致了致命的环境污染,而这一切直接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消失;

 【5】现在的人类4个人中就有1个癌症患者,说明人的免疫系统普遍都造成了伤害。而伤害的来源在于:受污染的空气、水和食物。

 蕾切尔·卡森指出用化学物品来进行“绿色革命”是死路一条。唯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生物技术。

 她所倡导的生物技术是这样的一种思路:利用这种植物或昆虫的特性,去抑制另外一种植物或昆虫的特性。也就是用生物去控制生物的方法。用生态抑制生物的做法。

 但是,转基因并不是这样的做法。它采用的是一种更为激进、大胆的做法。

 通过技术手段,基因工程可以绕过有性繁殖,还可以绕过物种的壁垒。比如说把动物的基因和植物的基因嫁接在一起。

 这个过程并不是完全精确的:可以选择获得一种想要的组合结果,但是,无法预知组合的过程中,是否对宿主基因造成了损害和破坏。

 这种发展的过程,竟然跟“第一次绿色革命”有惊人的相似:

 【1】同样是农业商业化:要提高粮食产量,使用更少的农药;(宣传上的需要)

 【2】通过专利知识产权控制农业生产;

 【3】更高的农业成本、更贫瘠的土地、更无助的农民;(商业上的暴利回报)

 【4】人民都变成了小白鼠。转基因食物的危害在数代之内才能看见。面临着绝种的威胁。


(三)

 2001年,在圣地亚哥,有一家小型私人生物公司Epicyte发布了他们的生物成果。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转基因玉米的终极版:避孕玉米。

 为了制造出这种玉米,他们从患有罕见免疫型不孕症的妇女身上收集了抗体,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将这些基因植入可生产玉米作物的普通玉米种子内。

 他们对外称:我们有一个温室,里面种满了用于生产抗精子抗体的玉米。

 后来。Epicyte被孟山都收购。

 这种玉米意味着什么呢?

 这种可以控制男人精子的玉米,当然可以用来控制人口。

 类似难以想象的基因产品也在研制中:一种经过基因修饰的类鸦片制剂,只需要很少的剂量就可以让人嗜睡、焦虑、顺从或暂时失明。

 这些基因生物的使用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理解的食物的范畴。

(四)

 还有更令人胆寒的。

 迄今为止,作为基因工程在粮食生产上登峰造极的杰作,就是培养出了“绝育的”种子。

 新的转基因种子只能收获一季。一季收获后,种子将会“自杀”而无法用于播种。

 这种可以“自杀的”种子,有另外一个名字:终结者。

 显然,任何正常推理的人,都可以看见终结者可以终结的不只是植物的种子。

(五)

 据说,5年内,中国的餐桌上就会有转基因的食物了。说点什么呢?

 恩道尔的《粮食战争》提供了一种战争思维的视角,告诉我们:防人之心不可无。

 而蕾切尔·卡森也曾用一段话告诫过我们:

 我们对自然界所受的威胁的了解至今仍很有限。现在是这样的一个专家的时代,这些专家们只盯着他自己眼前的问题,而不清楚套着这个小问题的大问题是否偏狭。现在又是一个工业统治的时代,在工业中,不惜代价去赚钱的权利很少受到质疑。当公众由于面临着一些应用造成的有害后果的明显证据而提出抗议时,只提供一些半真半假的话作为镇定剂。我们急需结束这些伪善的保证和包在令人厌恶的事实外面的糖衣。被要求去承担倡导者所造成的危险的是民众。民众应该决定究竟是希望在现在的道路上继续下去吧,还是等拥有足够的事实后再去行动,让·罗斯唐说:

 “我们既然忍受了,就应该有知情的权利。”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