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亚克西,那是一个传说

xilei 发布于 2009-12-17 18:52:00


亚克西,那是一个传说


(一)

 一天晚上,小非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对称国。

 对称国里,什么都是对称的。没有左右之分,也没有白天和晚上的说法。对称国里的时间也是循环的。比如说:2012过了,会自动跳回到1984。

 小非想起,应该是在早上。他醒早了,坐在一家宾馆里面,准备打开电脑看看新闻。

 结果每个网站都打不开,页面上写着这样的一句话:

 你所寻找的网页,不在规定的服务区。

 小非的床头有一张服务台的纸片,上面有前台的电话,也有一句话:

 我们为您提供义务的上网服务。

 小非打电话到总服务台。问怎么才可以上网。

 服务小姐很甜美的声音:你可以使用收费的义务上网服务。

 小非问:那你们服务单上写的,“义务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服务小姐说:先生,这是我们这里规定的。所有的服务,分为两种:义务的服务和收费的义务服务。

 小非想:哦,对称国里,“义务”只是一个语气词。我理解错了。

 服务小姐说:先生,您愿意自愿使用收费的义务上网吗?如果您愿意,我帮您打开了。

 小非说:你帮我开通吧。

 终于可以上网了。

 鸟语网站仍然不在规定的服务区。小非最喜欢的那家订餐网站:你有没有吃饭。那天挂了一个公告:本餐馆,正例行进入技术性维护,请大家耐心恭候。

 小非想搜表哥家的地图。很久没回来了,具体的位置,他都有点记不清了。

 小非在搜索框中,刚输入一个字:黄。搜索框下方马上跳出一行提示:

 根据当地法律和政策,本词条谢绝联想。

 小非的表哥家住的那条路,叫:黄河大道。


 
(二)

 天亮的时候,小非给表哥打了电话。

 表哥说自己在医院里有事。一会儿会叫自己的司机孙师傅去接小非。

 孙师傅来接小非。

 小非问:表哥怎么在医院里?

 孙师傅说:他太忙了。在处理一件急事情。昨天人家请他们,结果,一位领导喝多了。好像不行了。领导在商量安排事情呢。

 孙师傅说:他们的工作也不好做。每天都吃大鱼大肉,谁受得了。太辛苦了。领导都得了脂肪肝。你就再给他些补贴、荣誉。他也是为人民服务给累得。换了是你,你愿意吗?

 小非听着,没有说话。

 他看着窗外,宽阔的街道,大楼林立。这里变化很大,他都认不出来了。

 孙师傅也转了话题,告诉他:这叫鸟窝,那叫木疙瘩。

 名字都有些对称国的传统元素。那个最漂亮、气势宏伟的大厦,是属于亚克西的。

 在对称国,第一重要的是亚克西,第二重要的是人民,第三重要的才是宪法或者法律。

 对称国规定:亚克西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是,人民要听亚克西的话。亚克西会领导人民,走向幸福生活。

 小非问孙师傅:怎么现在没有了自行车道?

 孙师傅说:现在,没有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的说法。你能否上道,取决于你自身的重量。凡是40公斤以上的,就可考证、发牌照,有照就可以上路。

 现在,人们都富裕了。以后,有车就在地上跑。没车的,就在地下跑--自个儿坐地铁去。

 小非知道:在对称国,很多事情都需要考试,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公平传统。

 因为是上班时间,路上的车子都堵住了。

 小非问孙师傅:这样走,还要多久才能到医院。

 孙师傅说:我有办法。

 孙师傅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警灯放在车上,车子开始发出紧迫的叫声。然后,孙师傅又拿出一个大喇叭,对着外面嚷:闪开,闪开!

 小非没有见过这阵势的。他看见周围的行人和车辆,多少闪出了一个缝隙。

 孙师傅笑着说:只有亚克西内部的专用车,才有这样的功能。


(三)

 小非在幸福医院见到表哥的时候,表哥刚处理完同事的事情。

 表哥让孙师傅把他签署的建议表带回到亚克西的办公楼。表哥认为:同事是因公殉职的,应该被追授为“烈士”。

 几年不见,表哥比以前胖了很多。

 表哥以前在乡下长大,成绩很好。不过,家里太穷了,后面还有两个弟妹。

 每次考试,他都是县上第一名。

 但是,家里无论如何也不允许他上高中了。

 有一阵,表哥非常仇恨自己的父母。他想:如果自己生在其他的家庭,凭他的天资,就不会上不了大学。

 当年,表哥又是以头名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中专。

 中专毕业后,表哥到一国家单位工作。他写的一手好文章,被领导赏识。在对称国里,笔杆子很吃香。

 后来,表哥自考,拿了大学文凭。或多或少圆了他的大学梦。

 再后来,表哥考上了亚克西的一种新岗位:义务员。

 2年后,整个城市发展。表哥所在城区要拆迁。那年表哥的腰围2尺4。

 又过了2年,女儿出生了。老婆也不上班了,在家带孩子,表哥买了一套新房子,装修的时候,老婆在管。

 表哥坚持要买人民大会堂里的那种沙发。那种沙发也不贵,不过几万块钱一对。

 那一年,表哥的腰围到了2尺8。

 因为工作繁重,义务员的头目一般都会适当的时候配车。每天早上表哥下楼,孙师傅已经把车开到小区门口了。

 表哥很少在家里吃饭。中午要么有人请,要么就吃单位的食堂。单位的饭菜便宜的要死,5块钱一份,随便吃。到了月末,每人还会有千把块钱的补贴。

 表哥给家里请了保姆,表哥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奉献给了工作。

 这不是他强求的生活,只是亚克西给予了他对于人民的重托。

 这一托,把他的肚子给搞大了。

 表哥想:干事业,总会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的。


(四)

 表哥有空的时候,也看看书。他最喜欢的是《鬼谷子》、《驻京办主任》,还有《世界是平的》。

 表哥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父母跟姐姐在乡下。弟弟在外企当白领,妹妹在京城里读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表哥是兄妹中日子过的最舒坦的。

 兄妹几个过年在一起的时候,表哥发过一个宏论:

 在对称国,有这样几个领:无领、白领、金领,还有黑领。

 没读过书的,就是无领,像姐姐这样的。弟弟和妹妹是白领,读了书,但读过了头的。

 表哥说自己是黑领,就是读的恰如其分。表哥早已经原谅了父母当初的决定。

 有时,读书太多,也是没啥用的。

 黑领的人,主要是属于亚克西的人。

 在对称国,只要是真正属于亚克西的人,什么都有保障了。


(五)

 表哥把小非接到家中,然后,忙事出去了。

 表嫂一个人在看电视剧。小孩上学去了。

 表嫂正在看的电视剧叫《狗窝》。说的是对称国里,很多白领买房的故事。

 大致的内容就是:很多男白领买不起房子。女白领就找了一个黑领好上了。

 表嫂跟小非说:我经常到你表哥的单位的食堂里去吃饭。我看看有没有狗窝里的海藻。

 她忍不住跟小非说:孙师傅是我们老家的亲戚。

 小非笑而不语。

 他问表嫂:为什么那么多人买房?

 表嫂说:别人都买,你不买,你不觉得心慌吗?不买,你不觉得丢脸吗?你不买,你不结婚吗?你还想不想混啊?

 小非说:可是,在对称国里,土地是属于亚克西的。那这个土地,如果以后亚克西要收回去怎么办?

 表嫂说:你要相信亚克西。亚克西总是为大多数人民作想的。

 小非说:如果你买了房子,然后,有人要收你的房子,你干不干?

 表嫂想了想,说:不干。不过,我们不会遇到这种事情。我们是亚克西的人,我们有权力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合理。


(六) 

 表嫂在看电视。小非在一旁翻报纸。

 报纸都是红色的喜庆的颜色。而且用的词语,都很有意思。

 在对称国里,从来没有什么负面的报道,任何事情都可以从正面的角度得到缓冲、传递。

 比如说:GDP的减少,在报纸上,你不会看到“减少”这个词。你看到的是:负增长;

 有时CPI的增长不是好事情,但是,过一阵,CPI的增长就变得稳定了。总会有一些专家说:一些指标,比如说房产消费类的指标,可以按照国际惯例拿掉了。于是,指标稳定了;

 如果需要涨价的话,他们就叫跟国际接轨,如果不想降价的话,就叫对称国特色。总会有办法帮助人民获得正确的理解和支持;

 对称国也开听证会,一般来说关于涨价的会议,最终的投票结果是:100个人里87.53%的都会赞成;

 公交车烧了,第一次是恐怖活动引起的,第二次是自燃,第三次是全球变暖引起的。

在对称国的世界里面,所有的“偷窃”行为都叫“摘取”。在对称国,亚克西人认为,读书人“偷菜”不叫“偷”。

......

 在对称国,一切都祥和、稳定。

 总之,在对称国之前的历史都是万恶的、腐朽的,在之后,都乐观向上、欣欣向荣。


(七)

 小非拿起一份外省的报纸,还是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说报上的一则消息是这样的:

 有个疯女人,自己跑到楼上。当地的亚克西要收她的房子搞什么开发。她不干,没想通,就往自己的身上倒汽油,然后就把自己点燃了。

 她把自己烧成了一朵花:临死的时候,她还说要把自己最漂亮的照片挂在灵堂上。

 报上说,她属于暴力抗法。她是死脑筋,转不过弯。她的死是自愿的。没有任何人需要对此负责。

 在对称国的宪法里面写着:亚克西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要听亚克西的话。

 在对称国的国旗的颜色只有一种:红色,据说,它是由革命的鲜血染红的。


(八)

 晚上,表哥回家,一家人到外面,给小非接风。孙师傅去接小孩了,小孩放了学,直接送钢琴老师家了。

 因为最近流行绑架儿童,表哥说:他们要搬家了。

 表哥跟表嫂说:记住,一定要保持低调。别有事没事,都拿你那个lv的包。现在的社会,人很凶险的。就是小区的保安,也要提防。

 表哥说了一大堆:

 【1】让孙师傅送孩子上学,在学校附近就下了,自己走路过去,好车不要乱显摆;

 【2】给孩子穿校服,别说爸妈是大款、官员,或者城管;

 【3】重新换一套房子,搬到白领居住的小区里去。别墅就暂时不要住了;

 表哥跟小非推杯换盏:过几年,就靠兄弟你了。我让你嫂子和孩子先出去,麻烦你帮我照顾了。

 小非本来是想回来问表哥:如果回国,有什么可以发展的。

 但是,转念一想:表哥都要出去了,多看看再说。也许不必了。

 小非知道,《狗窝》里面说江州的房子,都买2万每平米了。

 现在对称国的人,都在用秒杀的速度,争当房奴。

还有很多人连一个小狗窝都买不起。

 有句话怎么说的呢:

 上帝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亚克西!


(九)

 一天晚上,小非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对称国。

 醒来后,他发现其实世界什么都没有变:真实和梦幻只是在一念之间。

 时间有时真的不是一个线性向前的,而且可能是循环往复的。被随意穿越。

 醒来的时候,小非的手中,只是握着一本书:《一九八四》。

 书是一位英国人道主义作家写的,他的名字叫乔治·奥威尔。

 书中的故事,那些威权的影子,若即若离,时隐时现。

 在书的扉页上,有这样一句话: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