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老子不干了

xilei 发布于 2009-9-30 15:44:00
广告

 

(一)

 小满家的水管爆了。

 后来,物管跟他说,当他们发现水漫出来的时候,就一直跟他打电话。可是手机没人听。

 物管说:水漫出来了,流进了电梯里面。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和业主委员会的几个人一起,砸开了门。把小满家里的水电给关了。

 爆管的那天,小满刚好不在。最近工作忙,一直在父母家蹭饭,有几天没有回了。物管处登记的电话是去年的。今年小满的手机号码刚好换了。总之,阴差阳错的。

 小满回家时,看见了门上物管留了纸条。

 小满打开门,看见屋里象刚下了雨一样。有些地方踩下去,还能冒出水来。外屋还算干净,看得出是来人扫过。里屋比较低,还有很多水。

 小满花了点时间,把床底下泡过的东西拿出来。床下的鞋子都挪到了阳台上,晒干净。

 冰箱里的东西散发出阵阵恶臭,只能扔了。

 爆管的地方在厕所的洗手池下边。小满平时离开家都会关电和气,从来没想到过要关水阀。

 小满想:起码,屋子里2-3个月不能住了。

 小满又检查了一遍屋里的水电,确认已经关好了。关门,下楼去。

 小满看见电梯口的楼层间,贴了一张物管通知,大意是:某某楼层的住户爆管,电梯进入维护,请大家暂时走一下楼梯。云云。

 小满知道某某住户,指的就是他。通知是前两天的。

 小满扫了一眼,然后把墙上的通知,揭了下来。


(二)

 小满去物管了解情况。

 物管说:爆管是因为水槽下边的接头有问题。是装修材料的问题。小满自家的装修是找朋友做的。小满无话可说。

 物管说:你来看嘛,当时屋子里的水是这样的。

 物管指着当初他们进屋时,拍下的照片,指给小满看。小满无话可说。

 最后,物管指着一堆东西,很同情地跟小满说:“要你来,是给你说。你们把电梯的主板给烧了。”

 小满看见桌上有几块象电脑板子一样的东西。

 物管说:“水漫出来很久了。我们一直联系不上你。水太多了,流进了电梯井道。还好我们发现得快,即时把电源给断了。只有一部出了问题。”

 物管说:“上几个月,13栋也是爆管。赔了3万多。”

 小满问:“我这个要赔多少呢?”

 物管说:“至少也要1万多。”

 小满说:“怎么能证明这个是坏的呢?”

 物管说:“电梯公司维保的人说的。他们把好的板子暂时换上去了。他们的人还在呢。”

 物管很快把电梯维保的人叫了过来。

 电梯维保的人说:“这些板子都坏了,他们物管都在场,还照了相的。”物管点头称是。

 小满数了一下,一块大板,六块小板,小满拿起大的,问:“不能修吗?”

 维保说:“不能。”

 “新板多少钱?”

 “9800。”

 “小板呢?”

 “700。”

 小满算了一下,要赔一万四:9800+700×6=14000。
 
 小满的脑袋一下都大了。

 物管说:现在的板子是临时调的,希望能尽快修好。

 他跟物管说:“让我想想,你们放心,该赔的,我肯定赔。”

 电梯维保的人说:“一点也不爽快。上次,人家那个赔3万的,说了,人家就赔了。”

 小满白了他一眼:“我太穷了,赔不起那么多。”


(三)

 小满跟老鸟讲自己祸不单行,问他有没有认识做电梯方面的朋友,能不能帮一下忙。

 老鸟跟小满说:不急,总会有办法的。这个修电梯的事情,有几个蹊跷。第一你不在场,第二凭什么说这些东西是坏的,谁作证?第三,就算是该赔,你也不会赔全部,否则要物业干什么。

 老鸟说:“不是不认账,而是要认的合理。不能当冤大头。”

 “我们可以先测试一下。”老鸟说:“你可以先打个电话跟物管说,就说当时测试板子的时候,你不在,是不是可以请电梯公司的人,重新检测一下?”

 小满马上给物管打了电话,物管跟电梯公司的人联系,物管很快就回了电话说:电梯公司的人不愿意。

 老鸟说:“他们当然不愿意了。他们巴不得你买新的才好呢。你要赶快去把那几张板子拿到手,才好。”

 老鸟让小满赶快去物管处领了电梯板,写了一张欠条。

 老鸟和小满很快在网络上找到了电梯方面的信息。

 他们了解到的信息大概有这些:

 这种电梯比较早了,质量算是中下等;电梯配件市场比较乱,配件价格经过倒手后价格奇高。

 他们对着型号去几个电梯的论坛,查到了电梯板的新货价格。

 那个大的板子,新货是6000.小板子的新货是400多。

 小满当时就算了一下,比物管给的报价少了一半。小满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快,老鸟在网上找到了一家维修主板的,地点在外省。老鸟仔细看了看维修厂家的主页,在QQ里和客服交谈了一下。

 老鸟把板子的照片传了过去。客服告诉他们:那个大的板子,叫门机板。那些个小的叫外呼板。

 老鸟问:“这种能修吗?”

 客服说:“能。只要芯片没坏就行。真正坏了,就不用修,不如买新的。”

 老鸟问:“哦。费用是多少呢?”

 客服说:“大板1000,小板100。你们需要解密吗?”

 老鸟说:“解密什么呢?”

 客服说:“需要的话,再加500.你们需要吗?”

 老鸟说:“我们不需要。你告诉我们,为何需要解密?”

 客服说:“你们是电梯公司吗?”

 老鸟说:“不是,我们是物管。多快能修好。”

 客服说:“最多一周。”

 小满又在算了,如果能修好的话,只花1500元。

 老鸟让小满马上打包,叫了顺风快递,不到一个小时,就把电梯板寄走了。


(四)

 第二天上午,小满在QQ里就知道,包裹已经到了。

 过了三、四天,小满向客服了解情况。

 客服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客服说,大的门机板是好的,其它六个外呼板,有五个是好的,只有一个坏了。

 小满问:“这是真的吗?你给我打电话,打电话说。”

 电话里,维修工程师告诉小满是这样的:

 “我们知道一般进水的板子,哪些电路会有问题。板子拿过来,就检测了一下。发现是好的。就放一边了。外呼板也是好的,不过,灰尘太多了,我们清洗了一下。今天下午,上电梯试了。没问题。”

 小满问:“那我们这边的电梯公司的人,怎么说是坏的。”

 维修工程师说:“一般做电梯维保的人,好多都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而且电梯公司之间还恶性竞争,改密码之类的。”

 小满问:“为什么要改密码?”

 工程师说:“算了,不说了。都是为了抢生意。”

 小满说:“你们能帮我出一个证明,说明板子是好的吗?”

 工程师说:“恐怕不能,我们可以告诉你实情,但是,我们也不想卷入到你们的事情里。”

 说实在的,当小满听说板子是好的时候,有一丝怀疑。

 不过怀疑马上就消失了:无论板子好坏,人家都收那么多钱。人家没必要撒谎把坏板子说成是好的。

 如果维修公司想赚钱,他们完全可以说板子已经坏了。卖新板,不是更方便吗? 

 而且,工程师一直在不断地提醒小满:板子拿回去后,去上板的时候,一定要到现场跟着。

(五)

 板子回来了。好板子是白色泡沫包着,那块唯一的坏板子,没有修,用红色的泡沫包着。

 小满把维修的过程,简单跟物管说了。物管也傻了。

 物管说:我们每个月都付给电梯公司1-2万的维护费用。他们说什么是坏的,我们就认了,原来他们是这样的。我要向我们领导汇报一下。

 物管给领导打了电话,然后,请电梯公司的人过来验板。

 电梯公司的维保人员过来了,要求小满写一个保证书,说是如果因为用板引起的一切后果,他们概不负责。

 小满拒绝了。因为工程师告诉他:只要不是违规操作,那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工程师说:他们那样说,就是吓唬你。但是,如果有人要故意乱来,你就不知道了。

 物管也被吓倒了,物管说自己不敢做主。如果把电梯弄坏了,自己赚的钱,打死也赔不起。

 物管又打电话去请示领导了。领导在开会。

 小满说:“好吧,你们不着急。我也不着急。你们想好了怎么做,再通知我。我配合就是了。”


(六)

 又过了两天。物管打电话过来,让小满去试板。再没说写保证的事情。

 小满去物管处的时候,遇到物业的老大了。老大说,他们已经开过会了。如果小满的板子没问题的话,他们要找电梯公司摆一摆了。

 老大指着一个柜子说:这里面好多板子,也不知是真坏,还是假坏。

 小满说:你们怎么不换一个电梯维修的呢?

 老大说:以前就不想要这家的。可是是zf的关系户,指定的。没办法啊。

 说话间,电梯维保的人来了。老鸟也来了,小满说多一个人,心里踏实一些。

 就这样,电梯维保的、物管的、小满和老鸟,去小满他们那个单元去试板。

 电梯一直开到顶楼。电梯维保的人用钥匙把门拧开,然后,用改椎顶住自动合拢的门。然后去上面断电。

 电筒光照进电梯井道内,老鸟和小满第一次清楚看见电梯的内部是个什么样子。

 电梯维保的人打开一个象电脑主机箱的一个盖子,取下了上面的门机板。

 老鸟和小满相视一笑,这个过程很像卸下电脑板子。

 小满把自己的这块门机板递给电梯维保,他还提醒维保的人,看看上面的拨码开关是否一致。

 外省的那个维修工程师曾经告诉过小满:如果拨码开关不对的话,好板子,也一样启动不了。

 小满当然理解这个道理,这跟电脑板的跳线开关的道理是一样的。跳线错了,可能烧主板,或者完全不启动。

 老鸟想帮电梯维保的小伙拿电筒,但是,小伙说自己可以拿。

 整个换板子的过程很简单:下板子,上板子。接好板上的插头。跟电脑一样,那些插头几乎都不可能插错的,都是一一对应的。

 板子换好后,维保的小伙上了电,试了一下。

 小满看见门口的显示板:检修中。

 维保的小伙把自己关进井道里。一会儿,他出来说:不行,板子是坏的。

 他说:“门关不了。”

 小满当时脑袋就大了。

 维保的小伙指着门口缓慢转动的圆盘,说:板子有问题。

 老鸟说:“那你把刚才换下来的板子,再换上去,我们看看。”

 老板子换上去。居然,门口的转盘也是慢慢转动的。

 维保的小伙子说:我搞错了。我开开试试看。

 小伙子又把小满的板子换上,开了一下。电梯升上来的时候,他说:板子,还是有问题。

 物管看着小满,小满马上给外省的公司打电话,没有联系上。

 物管问:“怎么办?”

 老鸟说:“把板子取下来,我们马上自己联系其它的电梯公司的人来试。”

 老鸟也开始打电话。

 老鸟让维保的小伙把板子取下来。这时,最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小伙说:“板子应该是好的。” 

 老鸟心里一亮:“刚才哪里不小心了。”

 小伙淡淡说了一句:“可能是拨码开关松了。”

 小满、老鸟和物管都看了一眼:这开关可松的正是时候啊。

 小伙说:“我再试一次,看看。”

 老鸟想:这下肯定没问题了。通电了,维保的小伙邀请小满和他一起坐电梯上下。

 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

 试板的事情,一波三折,柳暗花明。后面的小板,测试很顺利,全都是好的。

 板子测试好后,电梯维保的人,匆匆离去。

 小满去物管要回了自己的欠条。而且,跟物管说:那个坏板,肯定不修了。

 小满还想找物管给个说法。物管说领导在开会。

 物管说:又有8号楼的变压器烧了,他要马上过去。

 小满说:“不找也行,把我的物管费免了吧。”

(七)

 后来,老鸟和小满一起还原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电梯进水了。物管把电梯公司的维保找来。维保的人说有几块电梯板烧坏的。

 小满在维修前让电梯公司的人重新测试,他们拒绝了。

 拒绝的原因可能有两个:【1】他们不想小满拿起去修;【2】根本就没有测过,心里有鬼;

 小满板子修好后,他们声称板子上去后,可能导致电梯的其它故障,目的只有一个:恐吓物管公司,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最后试板,维保的小伙子故意找茬说板子是坏的。如果不是小满和老鸟,要求另找电梯维保公司来测试的话,他们又想蒙混过关。

 当然了,他们不愿意看到其它电梯公司的人来揭穿他们的把戏:这样显得他们太不专业了,也不好交待。

 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应该是这样了。


 小满和老鸟一直在回忆整个事情的一些细节。结果,他们还发现了一些问题:

 比如说,他们那天都看到了井道的具体情况。发现电梯里根本没有什么防水的设计。

 他们在网上查了查,发现大多数电梯的设计,都不考虑这个问题。小满和老鸟都觉得电梯设计,不应该如此高估目前中国小区的建筑质量和装修质量。

 也就是说,一旦小区里发生爆管的事情,业主要蒙受重大损失。

 电梯维修和物管都知道,如果电梯井道进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他们都没有什么防范和改进的动力。


(八)

 老鸟跟小满说:“如果那天不是我们都在打电话找人的话,我们可能又被蒙了。他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做手脚。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如果不是要让外人来检验,怕西洋镜被戳穿的话,他们是死也不会承认的。”

 小满说:“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我很感激那个工程师,帮我节省了大笔钱。”

 老鸟说:“在网络上,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价格肯定比垄断市场,更有利于客户。而且,要长期做的话,离不开基本的正直。而这些守着吃食的电梯公司,就不会这么善良了。”

 小满说:“我还是很幸运。板子居然没有坏。”

 老鸟说:“最幸运的是,自己的权利都靠争取到了。否则,象那个赔3万的,简直是个冤大头。”

 小满说:“本来,我以为这次要亏大了呢。本来想,赔就赔呗,难得花那么多时间计较。就当折财免灾。”

 老鸟说:“这不可全是天灾啊,是人祸哦。而且没折在明处,被人暗抢了。不能纵容这些人乱来。要把这种勾当,广而告之。”

 老鸟说:“很多年前,龙应台在《野火集》里有篇文字: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意思就是说:中国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很善于隐忍,很多东西明知道有问题,也都认了。什么样的体制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出什么体制。体制就是人。与其抱怨,还不如自己去争取改变,哪怕就是从身边的一点点芝麻小事开始。如果你今天觉得这些暗抢只是些花点钱就可以摆平的的小事,那么,有些人总有被惯坏的一天,他们总有一天想骑在你头上为所欲为。到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什么样的权利都是靠自己去争取和维护的。老子不干了,后果很严重......”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