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史上最牛逼的市长

xilei 发布于 2009-9-2 17:38:00

史上最牛逼的市长


(一)

 到2049年时,我已风烛残年。但我仍然记得2006年的那场百年不遇的超强台风。

 那时候,我正在M市当市长,我风华正茂,和台风干了一架。至今难忘。

 台风过后,ccav来采访过。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场战斗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

 电视上,那期节目的开头是这样说的:

 一场百年不遇的18级超强台风袭击之后,M市居然无一人宠伤亡,到底是超能力作祟,还是外星人干涉,请大家关注本期走近科学.....

(二)

 人老了,就总是爱回忆。我还能想起那场台风中,那么些闪光的碎片。我想起了我的老师:小学的班主任老师。

 我没有想到:从我离开学校之后,再见到她,居然是那样的一个场合。

 那时候,台风要来的消息,已经在街头巷尾里传遍了。我们市里也正在等待气象专家的到来。

 我和我的班子都在翘首盼望。

 接专家的车开过来,停在宽阔的市政大厅门口。车门打开,一只脚先伸了出来。

 一位风姿绰约的黑衣大妈款款从车里走下来。我打了个激灵。

 “oh,my god!这不是小学班主任吗?”

 我一时都鸡冻说不出话来。

 我拉着老师的手往里走,老师却转过头去。她好像在看什么。

 一只红色的脏兮兮的塑料袋,在空中随风飘舞。后来,那只塑料袋会被一个叫追风者的国际友人捡到,并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老师凝视着天空,什么也没有说。她的脸上写满了忧郁。

 她冒了一句:蓝鲸要来了。


(三)

 老师好容易转过头来,注意到我错愕的表情,终于和我寒暄了几句。

 老师说:你小时候,就是个混球。经常惹我生气。还把我都给气哭了。

 我说:你老,那个时候,总是喜欢给我们打分。王小丫一样,回答正确就给5分,错误就给0分。我总是得很多零分。

 老师说: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小孩子都管不好。我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教书,加上工资又低,就改行学气象了。

 我说:初中后,家里就送我当兵了。立功,后来又成了特种兵。转业,分到市里,跟了个好领导。领导升了,我就调到M市当市长了。

 我给老师讲了最近发生的故事:

 前些天,我在菜市场,还抓了一个小偷。他丫刚摸了包,想跑。

 我抄起肉铺的杀猪刀就跟了过去。我们都被随后赶到的城管和警察给抓起来了。

 小偷说:我的地盘我做主。

 他以为他是谁了:我是市长。我的城市都他母亲的我做主。

 后来,秘书来领我,我扫了小偷一眼,大笑着,绝尘而去。


(四)

 老师说:蓝鲸要来了。

 她说的蓝鲸是台风的爱称。她经常和一个叫追风者的国际友人在网上,讨论蓝鲸。

 追风者是个从来不打酱油的真正的环保国际主义者:他喜欢蓝鲸,满脑子都是想怎么才能追着蓝鲸跑。外国人的想法,你总是无法捉摸。

 老师和我们一起论证了蓝鲸是否降临的可能:来,还是不来,这是个问题。

 如果不来,那就没事了。那如果要是来了,那就有大事。

 我们一起观摩了一个上个50年代的纪录片。同样一个城市,也是一场台风:50年一遇的台风。人们都没有躲避,而是扛着红旗和沙包,冲着堤坝就上去了,溃堤了,决口了,摄影资料却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我们反反复复看了三遍。最后,决定:如果蓝鲸来了的话,我们就把新做的技术开发区牺牲了吧。

 30多亿,不要就不要了吧?谁叫我们老是想着以人为本呢。还犹豫什么呢?

 作为市长,我决定,还是先撤人。只要是天灾,其他的损失怎么解释,都好说。

 预警室里的数以百计的工作人员都起立鼓掌,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响彻雷鸣般的掌声。


(五)
 撤退的命令下去了。可是,总会遇到很多的“钉子户”。

 可惜没时间挂标语了。这种事情,以后可以让拆迁办的去做:“铁的纪律保证政策的前后一致。”

 电视台正在采访,小秘说:古城渔民很顽固,要上船保船。

 蓝鲸要来了,在码头上,风浪正起。渔船是肯定不能要了。

 我给这些渔民都跪下了,我说:“兄弟啊,求求你们了!”

 市长给渔民下跪了,这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渔民们都哭了,他们幡然醒悟,终于答应不折腾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有个男子趁人不备,开了一艘渔船,向一座小岛驶去。渔民很快把他抓了回来,一问才知道:男子的妻子,正在小岛上难产呢。

 我马上打了电话,安排了一架军用直升机去营救。后来,秘书跟我说:为了这次营救,连部队的水陆两栖坦克都用上了。

 那个在小岛上嗷嗷叫了十几个小时的孕妇得救了。孩子得救了。

 那时,我自己都湿润了。


(六)

 台风蓝鲸终于来了。

 那个追风者为了拍台风眼,把汽车固定在海岸边上。一个浪头过来,他就歇菜了。车和人都打到海里去了。请大家放心,他只是暂时消失了,死不了。

 台风卷起的海浪汹涌而来。我和渔民们只能暂时到附近的一个避风场所里躲避。

 水越涨越高。

 有个小朋友,还端着一盆自己的金鱼缸。他舍不得扔掉自己的小金鱼。

 他没有抓住,金鱼缸在水里漂走了。他已经要返回去拿。他向远处游去。

 突然,我看见,随着涌过来的潮水里面,居然有一只鲨鱼。

 我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我随便拿起一个竹竿,驱赶鲨鱼。靠!走开,特种兵来了。

 周围的伙计,也过来帮忙。

 我们和鲨鱼搏斗了一会儿。鲨鱼没趣地游走了。


(七)

 外面好像风浪小了一些。有人希望趁这个时间,赶快逃跑。

 街面上,到处都是被水淹没的汽车。有一个油罐车,已经侧翻在地。

 我看见,有个人在外面跑。很不幸,他刚跑没多久,风又吹大了。那个油罐车,翻过来,刚好压住他。

 这时,我一股热血往上冲,我想:我是一个市长。我不救人,还有谁救人。

 我想也没想,我就冲了出去。

 后面的人,都在喊:市长,你不能出去啊!市长!你不能这样冒险!

 我想:我是先进代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继续往前冲。

 很多年后,我的头脑里,留下的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我,一个浑身湿透的穿着西服的英俊的市长,从天而降。那应该是一个很慢很慢的特写镜头。周围有充满了英勇、悲壮的音乐响起。

 在我的后面,是一拨一拨觉悟后的群众。你可以看见他们头上的雨水在飘,谁的眼泪在飞。

 当然了,我第一个赶到了现场,我发现:那个被油罐车压着的人,居然就是那个在菜市较量的小偷。

 我脑子一闪:这小子,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转念一想:这都啥时候了,还是先救命要紧。

 台风夹着海水袭来,天空中的闪电,还击中了油罐车。你看,这倒霉孩子巧的!

 在这危机关头,我集中生智,我和赶到的大伙一起,救起了小偷,就开始撤。

 我们刚转身离去。闪电就引爆了油罐车。好险啊。


(八)

 现在是台风眼经过的时候。四周风平浪静。

 追风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海里爬了出来,跟我们一样也爬到了楼顶,看着台风眼,在拍照。

 我想:我们必须要跟外面联系,让他们派飞机来营救。

 可是,手机全进水了,全部都打不出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营救的小偷,站了过来。他披着一件周润发似的风衣。他撩开衣服的一面,里面挂满了形形色色的手机。

 他取了一个诺基亚的,递给我。“打吧,这个是防水的。”

 我们就这样得救了。


(九) 

 台风过后的第二年,有人根据我的感人事迹,拍了一部屎诗电影。据说,该电影还获得了双黄蛋杯最佳故事片奖。很多年后,该影片一直被喻为中国魔幻现实主义的先驱。直接把什么《后天》啊,《水啸雾都》都比了下去了。

 (回音:你一定要看,一定要看啊,千万不要错过!)

 那之后,网友们都亲切地称我为:史上最牛逼的市长。

 这就是我年轻时的那些事儿。

 最后补充一点:

 台风过后,我的老师就走了。

 她说她不打算跟追风者见面。她说:网友还是不要见面的好,见了面,好多都是见光死。

 我还记得,她说这话的时候。追风者驾驶着从海里捞起来的越野车,从我们身旁驶过。

 后来,老师出国了。

 她发了封伊妹儿告诉我的。她还发了她的博客和推特,让我follow她。

 我回复说:我只能follow台风,我上不了推特。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