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要是中国也这样有多好

xilei 发布于 2009-7-14 16:53:00
广告

要是中国也这样有多好


(一)

 上周某晚上,我不好意思又骚扰了一下110。

 那天晚上的事情是这样的:跟很多次很多次已经发生的事情一样。我们小区隔墙外的某个电信的破网吧的1楼,又租出去了。人家正在黑灯瞎火地赶工装修呢。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久违的熟悉的刺耳的电锯声从夜空中传来。

 我脑袋里面立刻冒出三个字:草泥马。我想:这些王八蛋过了十点还不收摊的话,我就马上下楼,去给这些只知道自己捞钱,却没有一点公德心的人,打声招呼。告诉他们,不能这么干。

 十点了,电锯的声音一阵一阵地,毫无收摊的意思。我说我要下楼。

 我妈说:你不要被人给砍了。还是打110吧。

 我觉得妈妈说的有理。这年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你坐公交都可能被烧死。你去找人家茬,还不被砍死?

 还是老办法,安全。我拨通了110。

 女警接的。

 我说,这有人半夜装修,扰民呢。你们派人管管吧。

 女警问地方。

 我说,你到某路,直走,抬头就看见千寻网吧。你让他们开到门口,下车就能听见。

 我正打着呢。外面的电锯声已经巨响了。我把手机转向窗外。

 我说:听见了?

 女警说:好的。我马上通知他们过来。

 过了20分钟了。我站在阳台上,往下看。警察还没有来。

 我又拨了110。

 我说:你们的人在哪儿呢?

 女警说:我已经说了。你再等一会儿。

 我说:请你催催吧。你们以前动作很快的。一般都是15分钟就到了。

 又过了10分钟,看见警车过来了。下来一个警察,顺着声音就过去了。

 警察走到那个灯火通明的铺面门口,在跟人打招呼。我在阳台上看的一清二楚。半分钟不到,警察转身回车上去。他都还没有上车。身后的电锯就响起来了。

 我马上拨通110,问:你们怎么处理的?人都还在现场呢?怎么电锯还在响呢?你们警察懂不懂啊?十点后,居民区是不能搞这些声音的?!

 女警说:好吧。我帮你问问。

 我能听得出她的声音有些愧疚。我想:何必为难她呢。等等吧,说不定,再过10分钟。人家就老实了。

 家里把临街的窗户都关了。我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发现20分钟都过去了。电锯还在响。

 我又打了110。我说:你们到底在哪儿呢?

 女警说:我再通知一下。

 又过10分钟,我忍无可忍,决定下楼。

 我出了小区门口,就看见一辆110的车停在路边。我头脑里马上冒出那三个字。

 我绕到那家装修的店铺,刚好老板也在那儿。

 我直接走到他面前“赶紧把东西收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居民区。十点后,你们还在大街上用电锯。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

 老板赶紧过来解释:“我们也没有办法。本来是8点就准备干的。结果,材料送晚了。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完。”

 我说:“从警察离开到现在都已经40分钟了。现在都快12点了。我已经报警了,他们要是今天不来,我连他们一起投诉。你自己看着办。”

 老板让几个小工把电锯挪到屋里了。

 我说:“你想赚钱,我也理解。但是,晚上十点后,别这样干。”

 我边说边走。扔了一句话吓他:“你怎么找这个铺面,这铺面风水不好。我看见,至少几家都搬走了。”

 我回家了。电锯的声音,没再响起过。

 我又打了110。

 还是那个女警接的。

 我说:你们的人在哪儿?

 女警有点恼羞成怒,说:你在哪儿呢?

 我说:我刚才在现场,现在已经上来了。我没有看见你们的人。你们是不是都是饭桶?

 女警很生气地说:你怎么能这样说了。我们已经都派人过去了。

 我说:你们是过去了。可是,你们没有解决问题。刚才,我已经自己解决了。

 女警说:那你想怎样?

 我说:不怎样。一是我通知你们不用麻烦了。而是告诉你们我现在的心情,只有三个字:草泥马。

 

(二) 

 有一次,我看见报道说,有个广州人,也是因为忍受不了晚间的扰民的声音,结果向那些不顾别人死活的人开枪。

 当时,我简直有一种深刻的同情和共鸣。我是没有枪,我要是有,说不定,也会这么干。

 我一点都不喜欢暴力。但是,我也不喜欢被人随意蹂躏。选择暴力,只是因为没有办法。

 本来这些事情很简单就可以处理了,这些维持社会治安的事情,就该政府来管,就该警察出面。

 我希望警察来处理这个事情,结果,你只是露一下面,然后,就跟没事一样,拍拍屁股就走了。这样的话,要警察有个球用。


(三) 

 成都6·5公交爆炸案后,所有的赶长途公交车的人,上车都要接受扫描检查。

 妈妈有一天回老家去办社保---社保没有联网,妈妈经常来回折腾。刚好就赶上。你上车,有包的,探测器在包上过。带矿泉水的,自己打开喝一口。

 妈妈说:大家一上车,就抢司机后面那个位置。然后,就看附近的玻窗上有没有逃命的锤子。

 大家都站在车子的前半部分,后面有位置,大家都不敢坐。

 中国人的命贱,适应能力也超强。

 后来爆炸案破了,说的是有人故意搞破坏。这种解释,让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种犯罪事件的偶然性很高,可重复性也小,所以,大家都好像没啥太大责任了一样。

 不过,有些问题,稍微想一下,还是让人想不通:

 那个九路车,应该载多少人,实际上装了多少人。大家心知肚明。

 还有为什么大多数的公交车都看不到什么锤子?有人偷,为什么不想办法解决?凭什么直接就把锤子给收了?

 空调车,象个闷罐一样。着火了,打不开。你说,这个车是按国家标准生产的合格产品。

 国家标准,就解释完了啊?

 人都死了。还在说是合格的!你的这个国家标准,就是个锤子标准。

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这真是一件很锤子的事情。

(四)

 这一阵,好像到处都是酒后驾车撞人的事情。先是杭州的“欺实马”,然后是南京的连撞五人。

 最后是,一位老者,奋不顾身,拿起砖头砸车。大家是一片叫好啊。

 听说杭州的“欺实马”最后判成是交通肇事。而南京的案子,据传是要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起诉,还算有一点点进步。

 不说别的,大家之所以关注这些事件,是因为在这样操蛋的环境中,没有人有安全感。

 昨天,我看了一篇网文,说的是加拿大怎么处理酒后驾车。

 按照加拿大的法律:只要你喝的酒超过规定,一旦你坐在了驾驶的座位上,就被视为酒后驾车。没啥模棱两可的说法,定义得非常明确。

 如果是酒后驾车,他们的处罚也是很有教育性和可操作性:拘留、罚款,一个都不少。还给你车上装一个装置。

 “这个装置是一个测试体内酒精含量的仪器,是和车子的发动机联系在一起的,发动汽车之前必须对着它使劲的吹一次,当它认可你没有酒精含量时,你的车子才可能发动。汽车启动后,最初是每15分钟对着它吹一次,以后就是每半小时吹一次,如果测出有酒精或者超时没有吹,汽车就会自动熄火重新启动。这次Ruber被罚安装这种机器一年时间,每一个月还要支付120加币的机器使用费。”

 你可以想象一下,酒后驾车被发现,会是多么的狼狈。你敢做,就不会光是交点钱就算了。你得受点罪才行!

 当时,我就想:要是中国也这样有多好。

 我们也制定很多条条,但是,执行起来,怎么理解都可以,怎么执行都可以。

 发生那么多的事情,都让人怀疑:他们是真的脑残,还是光拿钱,不干活?!

 很多时候,解决问题的办法是这样的:只是充当救火队员。然后,给灾难找一个理由。再把救火的英雄事迹安在自己头上。完事了!

 下回如此反复而已。反正,给死人赔偿,又不需要掏自己口袋里的钱。管他呢。

 反正,我是早就明白了:还是自己过马路小心点。别指望谁来保护你。

 所有的教训只能用人命证明了才知道。


(五)

 我发现中国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我们的生活特别容易让人成为某方面的专家:

 比如说,你的房子要被拆迁了,你肯定会自学法律,然后,自己给自己辩护;

 你的亲人和朋友莫名其妙地死了,你必须要自学医学,然后,自己举证;

 你的小孩开始学奥数了,你也肯定会去学,然后,等小孩学完后,你自己也可以办班了;

 如果你刚买的房子倒了,你得学会自己去找房地产商谈判,政府帮不了你;

 小区的物业乱收费,恭喜你,相信你,会很快熟悉《物权法》的。

 .......

 中国人很聪明,很勤劳。人才济济。

 每天生活在这样一个随时可能丧命,随时可能被掠夺,太过惊险的社会里,我一点都不高兴。

 我不想同时成为:律师、医生、教师、建筑设计师.....

 我们什么都自己干了,还要那么多的人民公仆,干嘛?!

我想:不是我有病,就是这个社会有病。


(六)

 有人说了:你爱不爱那啥?

 我说:自从我真正明白过来。我就知道爱自己的家人,我觉得这是我首先该做的事情。

 至于其他的,无太多特别的冲动。

 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活着,成天担心个人的人身安全、感觉到没有关怀、没有尊严,这本身就已经很锤子了。

 有时,恐怕连说锤子的欲望都没有了,还爱个锤子哦!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