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相爱,或者死亡

xilei 发布于 2009-2-13 14:39:00
广告


相爱,或者死亡


(一)

 情人节快到了。小满这些天在寻思着该给女友送什么样的礼物。去年的情人节,小满出差忘了。回来后,女友跟他赌气了一阵,她伤心地控诉小满,她说:小满一点也不在乎她。

 小满开始觉得自己不对,后来,女友数落多了。他也觉得自己憋屈:男人容易吗?

 小满想:能怎么着吧?不就是过一个外国的节日,不就是没有买玫瑰花吗?又不是买不起,不过,是忘了而已。有这么上纲上线的吗?

 这年头,做女人难,做男人更难。

 有时,跟几个同龄的哥们在一起聊,大家都认为:什么恋爱啊,结婚啊,都挺没意思的。现在都是经济基础决定恋爱基础。男人主要的问题,是要奋斗。奋斗好了,什么样的好女人不能找到啊。

 哥几个的话,说的小满的心里瓦凉瓦凉的。

 每个人都向往的幸福,并不是一个人决定的。有时,小满对女友没把握,对自己也没把握。

 生活中很多基本的物质期望早已经排起了长队:房子、车子,未来还有孩子。

 小满想:现在的人一开始工作,就过上了还债的奴役的生活。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

 有时,小满也会和女友畅想一下未来:什么时候有空,有点积蓄的时候,开始去周游世界。

 他们甚至还讨论过结婚后,要不要孩子的问题。小满的女友还小,觉得还没玩够,等几年再说。小满则是因为工作忙,觉得生活中最重要的是赚钱。小满的父母倒是非常着急,催促两人尽快结婚。

 小满和女友平时就在父母家吃饭,吃饭后,两嘴一抹,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去了。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各自忙各自的,小满读书,女友听歌、看电视。

 小满和女友有时也会说到丁克家族。小满也听老鸟说起过身边的丁克一族。开始宣讲自己是丁克的人不少。不过,老鸟说,很多人过了35岁后,就不想当丁克了。很多人并非迫于家族的压力,而是自己选择。

 他们说: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没有孩子,人会感觉孤独。

 小满和女友每次谈到孩子,都会很快地跳开。还没结婚呢,孩子的事情,似乎太远了。

 两个人生活的很惬意,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压力很大。小满总觉得前几年,自己还是小孩。再弄一个小孩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应付得了。


(二)

 小满听说老鸟的父亲生病住院,老鸟在医院陪护。于是,拎了一箱苹果,去医院看望。

 小满跟老鸟说:“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说也是朋友,打一下招呼,家里忙的话可以帮帮你。”

 老鸟说:“心意,我谢了。但是,爸爸这种病,可能要长期住院。你们也帮不了。医院有护工,我们也请过。不过,怎么也不如自己细心。朋友之间,这种忙是帮不上的。现在,爸爸刚开始治疗,我先盯着,放心一些。”

 小满说:“叔叔的病,大概多久会好?”

 老鸟说:“不知道。医生说,这种病无法根治,一般能活3-5年,少数人能活10年。我听了医生的话以后,头一下就蒙了。”

 小满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老鸟说:“刚开始,我一直不肯接受这个现实。我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我还对爸爸说:或许他们搞错了。是的,在确诊之前,我为什么要承认?爸爸从来不生病,家里的事情从来就忙里忙外的。医院都没进过。”


 “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从梦中醒来。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某年后的一天,我真的就成了没有父亲的孩子。想到这儿,我几乎要失声痛哭。”

 “我想起好多事情。想起小时候,爸爸和妈妈怎么含辛茹苦地带我们长大。想起我和父亲在教育孩子上发生的争执。爸爸生病了,每天还在惦念着说:我又花多少钱了,我又拖累大家了。”

 “爸爸开刀,送进手术室,我在爸爸的手术单上签字。医生跟你讲手术后可能发生的几十条并发症。一项项地讲述。爸爸做了4个小时的手术,下来的时候,身体冰冷的。因为麻药的副作用,爸爸觉得很冷,下巴一直发抖,浑身战栗。我就用双手抱着爸爸的脚,希望他暖和一点。等待8小时后麻药慢慢过去。8小时,比8天都要漫长。”

 老鸟对小满说:“我辞职了。”

 小满说:“因为叔叔的病?”

 老鸟说:“不是。不是因为爸爸的病,而是因为我自己。”

 小满说:“因为你自己?”

 老鸟说:“这些天,我一直在医院陪护爸爸。爸爸的病友,也见得不少。爸爸这次生病,我突然间明白了一些事情。”

 “记得有一次看电视,央视的一个人物栏目,请的嘉宾是:毕淑敏。主持人让她做一个选择:在亲人和事业,健康和财富,之间做一个选择。就是说,如果让她选择的话,看哪些东西可以先拿掉。毕淑敏拿掉的顺序是:自己的工作、事业,甚至是自己的健康,总是把家人留在自己的核心部分。”

 “我当时就想:或许我到了她那个年龄,我也可以这么选。但是,让我放弃工作,这的确太难了。”

 “知道爸爸生病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后悔。我后悔:我以前从来都是工作第一,觉得事业最重要。而忘记了工作的目的,最终是为了什么。”

 “这些天,我一直在反省自己的生活,我自己走过的路。现在到了选择的时候了,该让我做出决定:我该首先拿掉哪些内容。把时间和爱,分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

 “我的父母从小从农村中出来,吃过不少苦。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妹送进大学。然后,为了支持我们更好地工作,帮我们带小孩。现在,孩子都快长大了。他们却不行了。他们一生的付出,又得到了什么呢?”

 “我们这一代,以为思想独立,想法新潮,太在意自己的成就。常常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而忘记曾经有多少人在后面支持我们,甘愿做我们的垫脚石。我们所说的那种成功,想起来都让人害臊。我们的父辈不是这样理解的。我在病房里看到很多爸爸的病友,我发现,如果一个人生病,或者到老了,仍然有很多人还在爱他们,他们的人生就是成功的。”

 “爸爸生病,我还学到了最重要的一课。就是:人是向死而生的。我们平时里那些小郁闷,跟死亡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是的,不知死,焉知生。如果生命的尽头就立在你的眼前,你会怎么做?你会抱怨这不顺,那不顺,你会委屈求全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只是为了换取糊口。”

 “我设想自己已到古稀之年,也正躺在病床上。回顾一下自己的人生:我都干了些什么?留下了些什么?我认为自己是怎样的一种人,我是否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给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带去了什么?我对他们承诺过什么,我做到了吗?”

 “我不想到老了,才遗憾自己没有真正奋斗过。我自己给出的唯一答案是:我只能承担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我希望自己以后能说:我度过了有意义的一生。”


 “我想重新安排自己的时间,把他们多分些给自己的亲人和孩子。我也要自己重新掌握生活的控制权,每天都是我自己的。”
 
(三)
 小满看见老鸟手上拿着一本书:《相约星期二》。老鸟说很久前看过,没有感觉。现在,正是读的时候。

 老鸟说,他反复看莫里老先生的两堂课,爸爸生病,那些看似平常的道理,原来字字珠玑。

 “事实上,如果没有家庭,人们便失去了可以支撑的根基。如果你得不到来自家庭的支持、爱抚、照顾和关心,你拥有的东西便少得可怜。爱是至高无上的,正如我们的大诗人奥登说的那样:相爱或者死亡。”

 老鸟说:“我有时追求完美,对人和自己难免苛刻。其实,应该苛求的人是自己,对亲人应该圆润、妥协。”
 
 小满说:“看来,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吵架,简直没意思了。”

 在《相约星期二》中。莫里先生是这样说的。

 “爱情和婚姻还是有章可循的:如果你尊重对方,你们的关系就会有麻烦;如果你不懂得怎样妥协,你们的关系就会有麻烦;如果你们彼此不能开诚布公地交流,你们的关系就会有麻烦;如果你们没有共同的价值观,你们同样会有麻烦。”

 相爱,或者死亡。

来源: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