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面对

xilei 发布于 2008-12-16 15:47:00
广告

面对


(一)

 有一个教育儿童的经典案例是这样说的:

 小孩子跌倒在地,年轻父母的反应是不同的。

 妈妈说:哎呀,宝贝,伤哪里了。妈妈看看,打死这地板,把我们宝贝伤着了。

 妈妈一边用手佯装拍地,一边搂着孩子拍着。孩子本来没声的,这样一说,好像更痛,于是放声大哭。

 一般来说,爸爸的做法又不同。

 爸爸说:“没事。快起来。”

 看见孩子还在地上呢。接着说:“起来,没事的。不怕痛。怕痛,就不是我儿子。”

 孩子哭了。爸爸大怒:“长大了,肯定没出息。这么点小事都扛不住。快起来,再不起来,我揍你了啊。”

 爸爸正说呢,妈妈过来了。对着老子说:“你干嘛啊?想把孩子吓着啊?凶巴巴的。”

 对孩子说:“宝贝快起来,妈妈抱抱。”

 爸爸火起,对妈妈说:“都是你惯的。以后有你受的。”

(二)

 在《如何说孩子才肯学》这本书里,开篇讲的也是类似的例子。

 书上说:其实,妈妈和爸爸两个人的做法都有问题。

 孩子跌倒了,妈妈把责任推给了地板。孩子会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而爸爸过于坚强,抹杀了孩子疼痛的感受。

 妈妈、爸爸或许应该先说的一句话是:“不小心跌倒了,有时真的很痛。”

 跌倒了,真的很痛。可是,这已经发生了。孩子的情绪得到了舒缓,疼痛不会持续得太久。

 第一次书看到这儿的时候。我一直半信半疑,不能确定:为何要这样做呢?话只说了一半,既然知道怎么做,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孩子呢?

 我想起儿子小时候的一件事情:那时,他大约4岁。有一天早上,儿子起床,我看见奶奶在帮他穿衣服。我眼睛一瞪。

 儿子马上指着奶奶说:“她惯使我!”

 父母总是这样:对自己的子女百般挑剔,对自己的孙儿则万般宠爱。

 我也不例外:有时,为了训练儿子的胆量,老是逼着他做些不敢做的事情。有时,给他设置一些很特别的要求,比如三岁前,记住26个英文字母。

 很多年后,我才豁然开朗,突然明白了上面这个案例,其中自有深意:

 跌倒了,会疼。让孩子坦然接受自己的真实感受。什么也不需要多说,一个能接受真实感受的人,他不会埋怨,也不会强迫自己。他能和谐、独立地学习、处理好任何事情。

 其实,这人生的第一课,都被我们忽略了。

 为了记住这有意义的一课,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面对。


(三)

 儿子上中学后,作业开始变得很多了。现在,学校都是口头上素质教育,实际上是轰轰烈烈的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有几大多:课外辅导多、作业多、考试多。

 作业多,每天做作业时间都是3-5个小时。作业多,难免抄作业的就多。

 这学期,儿子回来讲:班上抄作业的同学越来越多了。

 儿子老老实实做作业,他看见同学抄作业很轻松,操行分一点都不少,心里很气愤,觉得不公平。他在家校本里写了大家抄作业的事情。

 老师希望儿子把抄作业的同学“揭发”出来。我跟儿子说:一个都不准说。

 儿子不明白,那眼神似乎在说:“难道抄作业,还对了?”

 我说:“抄作业,当然不对。但是,你想想看,哪些人才抄作业?”

 儿子说:“有些是做不起,家长忙,或者不懂,就干脆不做。作业不合格,要扣分,就只好抄了。”

 我说:“还有呢?”

 儿子说:“有些同学抄,因为家离学校太远了。上学每天来往2个小时。放学晚点,吃完饭都8点过了。开始一大堆的作业。没办法,不抄,也要写检查。”

 我说:“每个人都有原因。重要的是,你去告同学,同学以后也要找茬子告你。儿子,记住,不要成为一个告密者。”

 儿子没有“揭发”同学,老师也没有再问。然后,班上发动班委来“解决”抄作业的问题。

 儿子说,班委里有人建议,干脆不要把作业做完作为素质评分。这样,大家就不会抄作业了。

 我说:“这主意真棒!是个好想法!”

 儿子说:“老师一听就火了,不扣分了,你们还不翻天了。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
 

一周后,儿子从学校里带回来一个单子,让家长写建议。单子是班上班委写的。我一看就皱眉,说的就是抄作业的事情,单子上写的很严重,好像都是些犯罪分子做的恶事一样,十恶不赦。

 单子下面是留白,意思是:让家长们提一下建议,看看该怎么办!

 我写了一段话:

 

 抄作业,是个不好的现象。作为家长特别愿意配合老师告诉孩子抄作业有哪些坏处。当然,做作业本身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理解知识。现在教室里学生多,学习的能力参差不齐。所以,避免抄作业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水平,跟老师协商一下,决定哪些作业可以不做。成绩好的做一些低水平的作业是浪费时间,而成绩不好的,基础的都完成不好,数量再多,也没有意义。如果能帮助他们自我调整、选择,增强他们学习的能力和信心。我相信,抄作业的现象是会大大减少的。

 

 跟成人的世界没有任何不同,你鼓励什么规则,人们就按照你鼓励的那个要求去适应。好的,学习现在都变成了家长的事情、学生的责任。学校可以一古脑儿把什么都推干净。好了,都是你们教的好,坏了,都是家长不配合,学生不是那个材料。如果这样想问题,我们干嘛要上学呢?

 是的,孩子要面对的是该不该抄作业的问题。那么,家长、老师、学校,一个国家的教育又应该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呢?!

 我们是否需要为了孩子好,把学生变成“特务”。是否需要为了完成教育指标,布置那么多的无聊的作业,而不顾学生的身心的成长。

 大人们说:我们没有办法。大人们都干些不负责任的事情,还要孩子们负责任。

 这是个可耻的理由。

 我们都不应该推卸责任,尤其是我们知道错了,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是时候了,是到了大人们面对现实的时候了,请以身作则吧。

(四)

 有朋友经常会在网上聊天。他总是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来找我。

 每次,我一边听着,一边忙自己的事情。

 他唠唠叨叨的说自己的不幸遭遇,我总是说:“哦,是这样啊。”

 “看来这件事把你气坏了。”

 “你很为难。”

 后来,他跟我说:“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我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我知道,有时,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听众,或者一个感情的垃圾桶。除非我愿意,我不愿意当任何人的垃圾桶。我只是听着,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哦”。

 或者把他的内心感受,描述出来。从来不在一开始就告诉答案。因为我从来不知道答案。答案不在我这里,而是在他自己心里。

 这就是“面对”教给我的一切:人的情感过程就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总是无法接受。你需要倾诉,你需要倾听。甚至需要暴烈的发泄。情绪被排解出来,得到认同。然后,你终于肯低下头来,接受自己的感受,你让步了。坦然面对现实,然后想:下一步,该如何呢?

 一个推卸责任的人不会这样去做,一个强迫他人和自己的人不会这样去做。一个自然情绪的调整过程,使事情变得可以圆满、通融。


(五)

 拿出一张纸,去发现或写下这样一个“面对”的过程;

 【1】目前我觉得最恼火的事情是什么?

 【2】我觉得那些我觉得难以面对的东西,哪些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哪些是我觉得“不能”妥协的?

 【3】找一个好朋友当听众,实在没有,拿一面镜子也好,开始说出你的麻烦问题?让你一次说个够!

 【4】如果我还是想解决这个麻烦,我是否能找到一条可以迂回的办法,我是不是真的“无法”改变,还是真的“不愿”改变?

 【5】接受现实,接受自己的选择,让这件事成为一种美好的经历,或者永远过去。

 如果能这样做,相信你,一定会学到很多。你会看到自己的勇气、智慧,和无畏的力量。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