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美国社交媒体为啥要集体封杀特朗普

xilei 发布于 2021-1-12 9:17:00

连清川 骚客文艺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亘古未有的了。作为一个在任总统,特朗普基本上被宣布了“社会性死亡”,推特、脸书、Instagram上的账号,全部被永久性封锁。未经确认的消息甚至说,他在知名的色情网站Pornhub上的账号,也被封杀了:即便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是社交媒体对特朗普的封杀,也是非常彻底的。

特朗普推特被封号 / 图源:推特@realDonaldTrump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扎克伯克称“我们将无限期延长对他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账户的封锁,至少在未来两周,直到权力的和平交接完成” / 图源: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尽管数量庞大的特朗普拥趸愤怒谴责推特、脸书违背了“言论自由”的原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许多媒体也趁机嘲讽美国的“言论自由”真是双标。

然而美国公众的普遍反应,却对社交媒体的如此作为欢声雷动,而包括特朗普自己在推特上的最后两个推文,也并没有指斥他们剥夺言论自由。按照特朗普以往的一贯作风,如果这些社交媒体违法,基本上他会马上提出法律诉讼。

现在离1月20日美国总统交接的时间只有几天了,美国社交媒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封杀特朗普?仅仅是人走茶凉,落井下石?

特朗普真的被剥夺了言论自由吗?

1


在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的最基本的法律条款,来自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它的内容明令禁止国会制定法律限制言论自由。

也就是说,言论自由所针对或者限制的对象,首先是政府。在其后的诸多司法实践之中,所针对的,也都是政府行为。著名的纽约时报诉苏利文案,为后世树立了一个标杆:政府几乎无法挑战媒体的报道。更为极端的是越南战争期间,《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刊登了五角大楼文件,美国国防部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理由起诉,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同样以败诉告终。

言论自由所涉及到的领域非常广泛,如果按照一个简单然而并不严谨的司法原则可以说,法律保障媒体的言论大于保护政府,保护个人的言论大于机构。

不过,在社交媒体封杀特朗普的问题上,却并不涉及以上的任何问题。这些社交媒体事实上都属于私营企业,并没有任何公权力。所以,当他们对出现在自己的平台上进行任何行为的时候,所需要执行的,无非是运用自身的运营原则。

任何一个媒体,当然都有充分的自由选择是否刊登某个人,或者某种类型的言论。一个倡导女权的网站或者媒体,可以拒绝刊登倡导男权主义的言论;一个左派的媒体,可以拒绝刊登来自于右派的言论。这是一个媒体或者一个机构的自由选择,如果政府或者国会强迫媒体刊登某种言论,反而触发了第一修正案,违反了言论自由原则。

当然,推特和脸书的所有运营原则,都必须符合法律框架。在以往的一些社交媒体司法案例中,政府强迫社交媒体删除了关于儿童色情的内容,甚至关闭了相关的网站,就在于这些社交媒体触犯了法律。

再往深一步的讨论是:推特和脸书为了吸引更加广泛的用户,事实上已经在承担了相当于公共平台的作用。在这些平台上,关于歧视、意识形态、种族之争不胜枚举,而社交平台并没有完全禁绝看似极端的言论,即便它们并没有触犯法律,但是从道德的角度上说,这些社交媒体起码有“双标”的嫌疑吧?

无论是脸书还是推特,在说明封杀特朗普的账号的时候,都有明确的说明,而口径如出一辙:担心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嫌疑。

推特称封禁特朗普账号的原因是“因为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 / 图源:推特@TwitterSafety

从国会山暴乱的实际发生路径上判断,这次冲击国会山与特朗普的言论有着直接的联系。在1月6日国会点算选举人票的当天,特朗普在白宫发表演讲,声称民主党窃取了大选结果,而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更加露骨地呼吁“战斗执法”。在这场演讲发表之后,才有了上万选民进军国会山的事件。

图源:微博@梨视频

在美国的言论自由判例上,1919年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霍尔姆斯在一次案例判决中认为,当一种言论造成了“清晰而迫切的危机”的时候,这种言论就不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这其中就包括言论可能造成的群体性暴力。

结合国会山暴乱与特朗普的推特言论,基本可以判定它已经造就了“清晰而迫切的危机”。从这个角度上说,即便认定社交媒体是一个公共平台,在封杀特朗普这个行动上,也并没有言论自由双标的问题。

2

 

然而,即便这次社交媒体封杀特朗普的问题,毫无疑义的是,在过去的四年里,针对特朗普的言论从来不曾友好过。特朗普在多次公开场合、新闻发布会以及推特中,痛骂《纽约时报》、CBS、CNN等多个主流媒体“假新闻”。

他真的受到了主流媒体的不公平待遇吗?

有两个分析角度:其一,真的所有媒体都对特朗普不友好吗?其二,为什么那些媒体对特朗普不友好。

在美国,就像所有的社会层面一样,两极化从来都是十分严重的,而呈现在媒体领域中,就分成了左派媒体和右派媒体。

左派媒体包括了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这样的报刊,和CBS、CNN这样的电视台;而右派媒体则包括了《华盛顿时报》、《国家利益》这样的报刊和FOX这样电视台。

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之后,媒体的形态就更加复杂了,有许多网站加入进来,成为言论的另外出口。

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美国媒体的左右之争已经愈演愈烈。互联网时代的众声喧哗造成了信息的极大混乱。

传统媒体经过了10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套非常严格的职业规训。所有的媒体在发布报道的时候,都必须经过严格的事实核查流程。每一个失实报道,都会演变成媒体的一场危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都曾经有多位总编辑在失实报道后下台。

但互联网媒体却并没有,甚至有意忽略事实核查,最后成为了情绪的宣泄口。

美国著名的右派媒体infowars,是美国臭名昭著的“谣言制造机”,它在新冠疫情中,疯狂配合特朗普,公开反对公共场合佩戴口罩和社交距离,但却并不妨碍它在右派人群之中拥有广大的拥趸。

特朗普之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媒体受害者”,是因为人们所更加熟悉的是《纽约时报》、CNN这些公共媒体,而数量更为庞大的右派网站,包括infowars,dailycaller,breibarts这些右派网站和媒体,并不为中国公众所熟悉。

另外,福克斯电视台作为右派媒体的大本营,几乎就是特朗普的传声筒。要知道,福克斯拥有1亿的观众。

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这些媒体的角度上说,对于他们而言,质疑政府的工作,从来就是他们的责任:无论对于民主党总统,还是共和党总统。

如果说这些媒体对谁更不友好的话,那么事实上冲突最为严重的时代,并不是特朗普,而是布什。在伊拉克战争时期,布什颁布了一个命令,对媒体随军采访要进行筛选,也就是说,只有对布什友好的媒体,才允许随军。这立即引发了媒体的巨大反弹,他们甚至起诉政府要求获取采访权利。

但是任何一届的总统,都深知媒体对于公众的影响力,因此即便是布什,也在表面上维持了与媒体之间的关系。《华盛顿邮报》副总编伯恩斯坦,对布什进行过多次的采访,出版了几本作品,都引起了布什的雷霆震怒。但最后也都不了了之。

媒体与总统之间是一种平衡。总统需要通过媒体,向公众解释自己的政策取向;而媒体需要通过总统,向公众披露政府的信息。这是一个健康社会应该有的协作。

但是特朗普的问题在于:他绕过了媒体,而直接诉诸于公众。这是一个极大地违背了现代政治原则的行为。公众因为获取信息的方法和渠道有限,因此,需要通过媒体,进行信息的验证和检查,才能够获取真实而有效的信息。可以说,媒体是公众的信息代理人。

当一个政治人物绕过媒体,而直接将信息和观点传达给公众的时候,他/她实际上就破坏了现代政治的代理原则,而将情绪与野心,直接诉诸公众,从而实现个人的目的。历史上的暴君和独裁者,采取的都是这样的方法,凯撒大帝、希特勒都是如此获得成功的。

我一直认为,美国国会在面对社交媒体时代的言论时,是非常落后与保守的。事实上,特朗普利用社交媒体,已经十分靠近希特勒时代了。

在我看来,推特、脸书和Instagram在面对特朗普的时候,事实上早就已经放弃了作为一个公共平台应有的责任。在关于移民、自由贸易和新冠危机的许多时候,特朗普撒谎成性和任意执政,早就已经超越了一个公职人员的言论边界,但是在那个时候,他们既不敢,也不肯封杀特朗普,一直到了一个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他们才故作正直地出来做出了一个早就应该做出的决定。

这是一个企业而不是一个媒体的行为:他们屈从于权力,贪恋于流量。

在过去四年里,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包括右派的《国家利益》,都坚决站在了媒体的责任上,他们质疑总统的决定,挑战右派民粹的思维,捍卫这个国家应有的政治原则。

从这个角度上说,那些所谓技术进步的社交媒体,在媒体和言论的伦理上,是退步的。一个缺少价值观脊梁的媒体,是社会的祸害,而不是福祉。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