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77】一切都不可抗拒地落到地里,人却能生猛地回到生活

xilei 发布于 2020-12-31 9:04:00

【1】《2020: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山本起司:一切都不可抗拒地落到地里,人却能生猛地回到生活。

 

【2】@箫汲

对这个人和李医生,同样是早期传达疫情的消息,但是境遇却大不相同。一捧一踩,区别就在于一个是“上报”,另一个是发微信提醒同侪。一忠一义,一荣一死,可以管窥世道人心。
值得注意的是,张的上报是在12月27日,李医生发微信却是12月30日。这当中的时间差值得玩味。
其一,既然27日已经上报,那么本来上峰就有义务尽快通知疫区的医务人员,及至李医生30日发微信,不但不是传播“谣言”,反而是在帮上峰履行职责。
其二,张27日就已经上报疫情,但是却没有在8人名单之中,也未受训诫,可见其人上报疫情之后并无知会同侪之义。

其三,也是更重要的,在张的专访中,此人提到12月29日其团队即发现有人传人迹象。不到一年前的事情恐怕还是记忆犹新的,在一月份的时候官方的口径仍然是“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这一点只要查一下网上备份即可证明。那么这个时间线上的矛盾又当如何论?

毛十八 :我并不能在此地苛责这位张医生。她多半也是深知不守规矩的后果——另一位张永振老师就是最好的例子,第一个公布病毒序列,现在几乎是被冷藏无法进行任何科研的状态。但是。每一个在旁人悼念李医生时硬要插一句「真正的吹哨人是xxx」的,都是垃圾。

 

 

分享图片 #再见2020# 

 

 

【3】@河森堡

我在网上经常能看到这么一种情况,一个老师写了一篇科普文章,认认真真地摆事实讲道理,澄清一些网上的错误和迷思,然后就被一群傻货围住骂了一顿,有的旁观者看了就摇头咂牙花子,纷纷劝说:“你这是图啥呢?他们傻就让他们傻去呗,回头上当受骗的又不是你,你写文章做科普受累又挨骂,何苦?这么做有意义吗?”

我认为这些老师的坚持不仅有意义,而且意义很大,传播严肃知识的一个重要意义就在于这是关于氛围的。

上世纪80、90年代的纽约地铁一度可以用臭名昭著来形容,整个地铁管理混乱,效率低下,治安事件层出不穷,不仅逃票司空见惯,甚至还有人破坏闸机,自己拉根绳拦着入口代为收票,以勒索入站乘客,更夸张的是,有些人竟然能趴在投币口上流着哈喇子用嘴使劲吮吸,把别人投进去的硬币嘬出来占为己有。月台和车厢满是污渍和涂鸦,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去尿骚味...

在这种恶劣混乱的环境下,治安糟糕到什么程度就可想而知了,无数的乘客被骚扰,被偷窃,被打劫,而纽约当局却迟迟无法解决问题,最后终于出了一件大事。

一位心怀怨恨的乘客有天坐地铁时,在车厢里被几个小混混勒索,那位乘客淡定地掏出怀里早就准备好的手枪,连续开枪放倒数人,甚至还对其中一个倒地混混进行了行刑式的补枪,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种疯狂的枪击行径不仅没有被舆论谴责,反而还在当时很多媒体上被称为英雄壮举,因为民众对地铁积怨已久,现在终于来了个“有种的”干出了大家想而不敢的事,真他娘的替大家出了一口恶气呀。

在沸腾的舆论中,纽约当局终于挨不住了,开始严肃对待地铁管理问题,在资金和人力有限的情况下,有个专家表现出了非凡的洞察。

专家没有花太多精力去和那些潜在的严重犯罪周旋,而是从最基础的工作入手,抓逃票,简化警察执法流程,清洗车厢和月台等等,一段时间以后,地铁环境竟然大有改善,各界纷纷称奇。

后来人们总结这位专家的经验时说,其实很多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是被环境孕育出来的,一个混蛋身处地铁中时,往往内心正在是否要犯罪的问题上摇摆,但这时候,如果他看见的是混乱的入口,满目涂鸦的月台和车厢,闻到的是浓郁的尿骚味,那这个氛围就会给此混蛋一个信号,即“这地方没人管”或者“这地方的人不在乎发生什么”,既然如此,那当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反之,一个正在犯罪边缘摇摆的人,他进入地铁时看到的是井然有序的入口,干净明亮的车厢和月台,那么在这种氛围下,他大概率会做出相反的选择,不会铤而走险,很多进入地铁的人都会受到类似的影响,而严重的犯罪行为也会因此在统计上变少。

所以氛围是很重要的,它是一种背景音乐,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暗示,它无时不刻又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很多人的行为。

现在网上各种反智的内容有很多,什么配冥婚吧,什么转胎神药吧,什么5G信号致癌吧,什么疫苗是为了人口灭绝吧,还有口罩里的金属条是信号接收器,古埃及是欧洲人伪造的,等等诸如此类吧,这些东西就好像地铁月台上的涂鸦和大小便一样,虽然不会给社会带来直接危害,但它在营造一种氛围,一种反科学反理性的氛围,一种理直气壮胡说八道的氛围,一旦这种氛围起来了,那些可以真切造成社会危害的严重反智行为就会有更大几率出现,在疫情期间这样的新闻已经很多了。

所以那些老师写科普文章,澄清谣言和迷思是在做什么?他们是在维持这个社会的氛围,是在降低反智行为引发社会事故的几率,是在向那些践踏科学理性以图兴风作浪的家伙们表达一个信号:“这地方的风气是有人在乎的。”

你说这些老师付出的努力有没有意义?那太有意义了。

“哎,我和大家说,5G信号可是致癌的呢!大家把基站掀了吧!”

“闭嘴!你咋跟这随口大小便呢?!”

 

 

【4】扭腰1村民

讲个真实事情, 看看美国疫情严重的原因。朋友夫妇M和S, 住洛杉矶附近,疫情以来都在家办公,基本不接触外人, 更不要说大型集会。节前家里来了个留学生亲戚,离校前检测到了洛杉矶家里又检测, 都是阴性。圣诞节,自己住外边的女儿带了男友来吃节日饭。那男友没提起他们前一天在男的父母家吃过饭,而且父母不舒服。节日第二天,男友报告说他父母检测阳性,有症状。他自己也去检测,结果还没出来 (后来结果是阳性), 但提醒女友家长(就是我朋友夫妇)也检测。结果今天出来,夫妇俩一个阳性一个还要重新检测因为结果不确定。就这样,两顿节日家庭聚餐,感染了两个家庭。还都是平时谨慎的华人家庭。这个例子说明,节日聚会是美国感染增多的一个重要渠道。圣诞节前福奇医生呼吁不要家庭聚会,他自己圣诞节前夕生日和圣诞节都是和夫人俩人过,三个女儿会跟他们用zoom网上聚会。看来他说的一点没错,在目前这个阶段家里的客厅餐厅是传染的源地。 元旦千万别聚会了。

 

 

【5】郭敬明

此刻,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个对生命有重新认知的特殊年末,我想做一个迟到太久的道歉。
2006年法院判决我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女士的小说《圈里圈外》,法院当时做出了判决:1赔偿庄羽女士20万元;2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道歉,或者直接将判决书内容刊登在报纸上。
当时的我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于是在律师问我选择写道歉信还是刊登判决书的时候,年少轻狂的虚荣和抗拒让我选择了逃避道歉,以直接在报纸上刊登判决书来履行法律惩罚。当时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在之后的所有场合,我都一直回避谈及抄袭事件,因为对我来说,它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敢撕开,更不敢面对。
时间过去了十五年,这个错误一直伴随着我,从我年少,到青年,到如今马上走向四十岁的人生中点。一直以来我都会接收到老师们网友们的批评,所以,在今天,我选择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面对我对庄羽女士造成的伤害,面对被我辜负的所有支持我和相信我的读者和合作伙伴,我欠所有人一个道歉。
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我也要向公众道歉,向所有原创作者们,和中国来之不易的创作环境道歉,对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范,请大家以我为戒,拒绝抄袭,尊重创作。
在道歉的同时,我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过去的十五年里,我一直对自己说,我要靠作品,靠努力,让自己获得成功,证明靠拼搏也可以改变人生。但是现在我明白,如果我一直逃避自己的过去,不肯承认和面对自己年少时候犯下的错误,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再次对大家,说声抱歉,非常对不起。

 

 

【6】预言

 

【7】@Misandry-

#医院确认男生向女生泼洒的是硫酸#
被泼硫酸的后遗症,碳化损伤不可逆,活下来也大概率看不见,闻不见,没味觉,说不了话,毁容。

且终生处于痛苦之中,真人纪录片《印度:女性的危险国家》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8】@真主钦点仁波刀

“承认自己和所在的族群有可笑可恨可耻之处,需要改进”,是客观认知、建立沟通基础、明确发展方向的重要环节;“承认自己和所在的族群有可笑可恨可耻之处,所以就先天低贱,不可改进,罪该万死,失去了做人的权利”,这才是种族戕害甚至种族灭绝的思想起源,是要极力反对的。
可惜我看到的经常是激烈否定前者,而默然接受后者……举个例子,我经常说“我们中华民族的挨捶受辱经验,是世界上最丰富的”——可是这根本不妨碍我同时认为中华民族依然是全球最不可战胜的族群啊。不知耻、不知险,怎么能知道胜利的艰难、重要和宝贵呢?

 

【9】@林奶粒

读硕的时候在人类学系上过一门文化遗产课程,课上有一讲是关于争议性遗产,提到了“历史创伤”的概念——因为政治、社会、文化、羞耻心等种种原因,人们抹去、淡化或美化了一部分历史,但这造成的空白却宛如一道永不愈合的伤口,时不时威胁“正确历史记忆”的自洽性。很多国家都有历史创伤,美国有原住民和南北内战,印度有印巴分治,日本有二战,柬埔寨有红色高棉……有历史创伤的国家在大多数时候看起来是“向前看”了,但终究会有一些暗流涌动,动摇着这个国家的身份认同,妨碍国家内部或国与国之间的和解。这种影响会是腐蚀性的,因为当一段历史未经人们的充分讨论、理解和定义,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

 

【10】东三环高圆圆_在法国 

想来想去,还是选了这张作为#2020最不想删的一张照片#
3月17日,我刚回巴黎解除隔离,在那个中国人被视为病毒,亚洲脸出现在公共场合被“人人喊打”,露出一点黑头发都要被行注目礼,街上根本没人戴口罩,我不敢出门也不敢戴口罩的时期,我房东爷爷主动跟我提出说:“我陪您一起戴口罩去超市吧,这样您就不会被歧视了。”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戴口罩,图为他正在学习如何戴口罩。
然后他和我就成为了超市里唯二的两个异类,无论去哪个柜台都被顾客和店员一路扫视,但是爷爷始终坚定地站在我身后,不让别人靠近我,因为我告诉过他,上次我去超市的时候,有一个顾客拦着我不让我去结账,因为她不想让我从她身边走过去,然后超市的其他顾客也默许了她的做法。
爷爷是天使。
也许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说“中国人本来就不是病毒”、“种族歧视本来就是不对的”等等,但是我想说,请你们试着考虑一下我房东的处境。
当时,就连法国的官方媒体和网站都说这个病毒就是起源于中国,是中国人把这个病毒散播到了全世界,而他作为一个法国老人,又有多少的能力去筛选,去推翻自己祖国的官方声音呢?或者说,他是如何去选择暂时搁置那些疑问,而去信任一个刚从中国回来两个礼拜年纪轻轻的外国房客呢?邻居、保安、售货员和路人的目光,潜在的言语或者肢体威胁,一个82岁的老人,是需要多少的善良和勇气才选择了站在我这一边的呢?
因为我房东和我自己的爷爷奶奶同是1938年生的,所以我总是喜欢代入进去,不过在这件事情里,甚至都不必换作是同龄的老人,就说如果换作是你,在整个世界,整个大环境,所有的声音都在告诉你“某个群体就是原罪”的情况下,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你仍然能跳出来,坚持自己的判断,站在支持他们的那一边吗?你做得到吗?你做到过吗?
我很惭愧我没有。
偶尔在网上转发一些平权,正义的微博,这就是我做到过的最多的事情了。
一腔热血说过要发声的人很多,但真正敢站出来直面风险的人却很少。
我想了一下,我连“很多”的那一部分人甚至都不算。
当然了,一腔热血很好,有发声的欲望很好,说明我们至少还是有一些勇气去做出判断,去表明立场的;害怕风险也没有错,因为我们知道自己都是普通人,我们的能力非常有限,做自己能做的就好,我们还有各自的生活要维持。
最后,我选这张照片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觉得我房东做到了一件我做不到的事情,甚至他什么都没想就做到了,这让我很感动,也让我很惭愧。
2020是很残酷的一年,也是很温暖的一年,它让我们发现了很多普通人人性中的光辉,它让我们发现,其实我们也可以成为那样不普通的“普通人”。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