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71】现在也苦,但和那时候的苦真的不是一种苦

xilei 发布于 2020-12-17 16:19:00

【1】hellohetty

今天在武汉真的吃了大亏。
事情是这样的,我住成都锦江区(无成都中风险区域的接触经历),带着周一做的核酸报告,从成都坐飞机去了武汉出差。登机之前,东航的空姐就说,成都的旅客必须有7日内的核酸报告,如果没有核酸报告,下飞机后也会做核酸报告,当时还庆幸自己提前做了核酸检测。一下飞机,接驳车直接就把我们带到了机场的防疫大厅。我如实的提供了我的行程信息,健康绿码,核酸报告,机票等信息。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说要带我们去做核酸检测,检测完就可以离开,在我有近期的核酸报告的情况下,为了配合当地的的防疫工作,也同意去酒店做核酸检测。
到达了隔离酒店,防御人员当场变卦了,说必须就地隔离14天,真的是欲哭无泪。我仅仅是过来工作啊,在武汉隔离的意义是什么,如果觉得我们有风险,可以直接把我们劝返啊。期间拨打了各个级别的防疫电话,都是各种推脱。
我有几个问题:
1.为什么成都锦江区,四川定义为低风险区,武汉的相关部门定义为中风险区?
2.为什么武汉有关于成都锦江区的14天隔离政策,但是却找不到在媒体上面的发布?
3.为什么仅仅只有隔离政策,而没有劝返的政策?
4.为什么机场的防疫人员要欺骗我们到酒店隔离?在机场完成没有说要去酒店隔离,到了酒店交接后才知道要隔离!
5.为什么东航在承接承运的时候,没有准确的提示,且提示还有错有误导性。
麻烦各位帮忙转发。

 

【2】菊厂刘掌柜 

长沙为什么限电,之前不太清楚,现在看到了明确答复。
原因有3: 1是今年格外冷,提前一个月入冬。2是自身燃煤减少,水力风力发电不足。3是外来电供给不足。
长沙市今年冬季预计最大负荷为820万千瓦,目前可用电力指标预计为750万千瓦。12月14日,长沙气温降至“冰点”,用电负荷迅速攀升。长沙供电公司经过多方努力,调整电网运行方式,要求全市7000余家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企业需错峰生产、避峰让电,但长沙电网最大负荷还是达777.7万千瓦,超去年冬季同比增长9.5%。
有人提到三峡不是发电正常么,不能供给么?三峡名气太大,很多人误以为能供给很多电供,其实相对于庞大的用电需求,三峡的水力发电远远达不到凭借一己之力解决电力不足的问题。
三峡年发电量约1000亿千瓦时,而仅仅一个广东省一年用电就超过6000亿千瓦时,三峡的发电量连广东的用电需求六分之一都提供不了。而全国超过6000亿千瓦时的省就有3个,除了广东还有江苏和山东。
三峡很重要也很伟大,但水力发电依然不是主要供给方式,核电风电太阳能更是属于补充手段,火力发电依旧是主力,烧煤暂时不可替代。
至于浙江为什么全省限电,除了用电需求排第4外(每年需要4500亿千瓦时),还有一个指标浙江排第一,就是人均用电数量,所以能稍微理解为什么要将室温控制在3度上才让开空调了么?

 

【3】深圳宁南山 

梁孟松在技术上确实强,
2017年11月被任命为中芯国际联合首席执行官,到2021年4月预计7nm风险量产,总共才三年半时间就把中芯国际的技术从28nm前推到7nm,总共五个世代,这个速度简直不可逾越了。
按照梁在辞职信里的说法,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达成的任务。
梁孟松说的没啥问题,业界老大台积电28nm正式量产是在2011年,7nm正式量产是在2018年,7nm风险量产应该是在2017年,用了六年时间。
按照梁的说法,是他在这1000多个日子里,几乎从未休假,带领的2000多位工程师,日以继夜、卖命拼搏得来的。5nm,3nm的先导技术也在有序开发中。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更为先进的7nm以下工艺因为EUV光刻机不可获得而难以继续向前推进,国产EUV光刻机至少在2025-2030年才有可能出现,
因此中芯国际在经营上需要从攻克先进制程为最高优先级转向其他方向,例如蒋尚义想搞的先进封装技术和小芯片(Chiplet)。
这个技术方向是什么,2019年7月蒋尚义在一次演讲中是这么说的:
“目前采用先进工艺的客户和产品也越来越少,只有极少数极大需求量的IC或能采用。据统计,采用先进工艺需投入5至10亿美元,销售5亿颗以上才有可能收回投资。”
“随着后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对芯片的要求各有不同,种类繁多,变化快,但量不一定大,目前的生态环境已不再适用。近年来多元化应用需要各式芯片,芯片的需求更多元化。”
“因而,为应对上述技术和产业的变化,解决封装和电路板的瓶颈,通过集成系统来使得使芯片之间连接的紧密度和整体系统性能类似于单一芯片,从而使成本降低,效能增加。
依据不同系统,针对各单元的特殊需求,选择合适的单元经由先进封装和电路板技术重新整合称之为集成系统,这将是后摩尔时代的发展趋势。系统集成可由子系统集成开始,比如以往GPU与8个DRAM集成,通过先进封装整合成一颗芯片,大幅提升效能。"
在昨天媒体“问芯voice”发布的对蒋尚义的采访中,蒋尚义提到在2009年建议张忠谋搞先进封装技术,认为台积电应该提前走这条路,只汇报了一个小时,张忠谋不仅马上批准,还给了一亿美元买设备,以及400名工程师。事实证明台积电走这条路也走通了。
中芯国际应该是在考虑到先进工艺逐渐推进到7nm之后的长期发展,
因此请来蒋尚义搞先进封装和小芯片技术是其中一条路,但是和梁孟松的沟通工作出现了问题,当然了也许“人和”的问题早已埋下,
这只是成为了一个爆发点,这个我们不去猜测。
还是那句话,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中国大陆现在的平台已经不只有中芯国际了,中芯如果能留住梁博士固然好,如果留不住,梁博士到华为,华力微等其他平台也未尝不可。甚至也可以和地方政府一起合作建厂,自己当老大更可以海阔凭鱼跃,路还是很多的。
梁孟松是1952年的, 今年68岁,就此退休了有点可惜了,光是梁博士在中芯三年多不断攻克先进工艺过程中培训出的工程师,就已经是对中国大陆的重大贡献了。
相信这样的事业强人,还是愿意继续干下去的。

 

【4】河森堡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张照片,图中两位乘客坐在地铁里,低头抱着书包好似在打盹儿,头发一片花白,看起来非常操劳忧虑的样子,很多人看到以后纷纷唏嘘,说这两位一看就是太辛苦了。

我也忍不住跟着感慨,但我觉得,今天让很多人忧虑的“辛苦”其实并不单纯是繁重的工作带来的,如果仅仅是大量的劳动,还未必能把人摧残成这样,今天很多人的辛苦,其实是繁重的劳动+不确定性共同作用下的产物。
我出生在80年代末,在我很小的时候,市场经济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身边的成年人大多在体制内工作,属于某一个机关、工厂或院校,那时候社会上还没有自由职业者这个说法,以至于街上俩人有了冲突,就会听到“你哪个单位的?!我找你们领导去!”这样的威胁,因为大家都认为,一个人必然是属于组织的,而组织是当然有领导的。
其实那个时代也不乏繁重的工作,但是那时的苦和今天的苦还有所不同,在当时那种集体主义环境下,更多的是身体上的疲劳,精神上的惶恐在我小时候要比今天少,那时候人们会得到分配的工作,在单位和工厂里会有老师傅带着干活,中午有食堂可以吃饭,下班后澡堂能洗澡,还有工会组织文娱活动,结婚找对象甚至还有组织牵线搭桥,社会上出了什么大事,单位领导又组织大家开会,传达上级精神,晚上回家后,单位工友彼此住的都不远,抬头不见低头见,夜里找一路灯坐一起,一边往腿上抹花露水一边聊单位八卦......人们想当然地相信,就算出了天大的事,也会有组织有领导来安排好一切,自己不必多心。
曾经的中国,有很多人过的就是类似这么一种生活,平顺,单调,没啥波澜,日复一日,有时候甚至不用动脑子,那个环境里有着高度的确定性,有时候干了一天的活,身上很累,肌肉酸软,但是在澡堂洗完澡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心里会感到踏实平静,心说这么干下去,年底说不定还能评个先进或者劳动模范啥的。
我当然知道,那个时代有不堪的一面,官僚主义横行,随处可见的匮乏,再早先还有各种来自社会的动荡和风波,后来下岗潮来临,曾经允诺的保障又被突然收回......但今天,网上依然有不少人追忆那个时代,可能他们想要的并不是那个时代的全部,而仅仅是那种确定性,那种按部就班,那种从厂里澡堂骑车回家时的踏实平静,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公司走向破产,不用担心35岁时突然从HR那收到解约通知,不用担心自己的小买卖血本无归,也不用担心自己会露宿街头。
单纯的累不怕,怕的是又累又没有保障,当这两种因素叠加共振时,一头黑发就会渐渐变的花白稀疏。

有时候我会听老人们回忆他们的青年时代,说那时候很苦,我一般都会静静地听着,然后在心里说,现在也苦,但和那时候的苦真的不是一种苦。

 

【5】北京大土豆 

12月15日北交大大三学生跳楼,疑似遗书称“失去人生目标”,遗书中说“二十年来我坚信做题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我因此放弃了其他的方向,使得做题成为我唯一而且是最为突出的优势,并且相信这是唯一的正途。到了大学之后,我竟然听信了某些自由派的鬼话,妄图“全面发展”,因而舍弃了做题这一优势项目。当我意识到问题所在时,为时已晚。”

今年已经好多起大学生意外死亡事件了,他们都是在“内卷”,看不到希望的多重压力下发生的。光我记得的,仅这俩月,西北工大、中南财经政法、大连理工,都发生了自杀事件,哈工大、北航发生过自习室或者图书馆意外猝死事件。

现在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应该得到更多关注,这些象牙塔里即将进入社会的学生,内心脆弱又迷茫,容易极端,需要关注,需要倾听,需要被重视。

 

【6】@史嘉莎

真正的淫秽色情不是同人杂志,不是耽美书籍。真正的淫秽色情是公交车上男人伸向女孩身体的手,是班里的男生当面对发育中女生身体的羞辱,是多次被拒绝后还强迫发生的性行为,是教唆男童女童卖淫而自己赚钱,是婚内次又一次的毒打和强暴,是无处不在的卖片广告,是浏览网站是不厌其烦跳出的暴露主播网页,是一切你觉得对你造成极大伤害却没有任何人重视的东西。

 

【7】@胡锡进

近期发生的拆除小产权别墅,应该给全社会拉响了“小产权房不合法”的强烈警报,这成为了人们对小产权房置业风险形成足够认识、小产权房建设和买卖走向衰落的真正拐点。与此同时,对那些当年便宜买下小产权房、现在却面临了“强拆”变故的业主来说,又是很痛苦的,他们的情绪不难感同身受。

中国一些经济领域、尤其是产权政策长时间的连续性不足,这是个现实。这与中国这些年发展快,规则沉淀下来并且彻底法律化的进程跟不上有关。在这个过程中,地方上基层政府的权力很大,也有在合法与否的模糊地带推动事情的能力,加上中国人有法不责众的集体观念,除了小产权房现象背后城市高房价等原因,这些都加剧了前些年小产权房现象在各地的膨胀。

诚恳希望解决小产权房问题的过程是房产市场加强法治化的过程,它带来的实际效果是人们对国家全面依法治国不断落到实处的信心,而不是相反。做到这些无疑是很不容易的。惟其难,才值得努力争取。

 

【8】@薛涌微博

我对美国民主评价不高,但美国毕竟不是委内瑞拉。说美国的选举过程被委内瑞拉、中国等等操纵,确实已经不是耸人听闻,而是搞笑了。
大众民主,信心和信赖很重要。比如法国和意大利,都是民主。但法国人相信制度,意大利人不那么相信。运转起来效率很不同。
民主,信就有,不信就没有。1.5亿人出来投票,冒着疫情,选举工作人员冒着被感染的危险连轴转地工作,说明大家相信可以靠民主制度解决问题。川普自己任命的监督选举的网络安全主任说选举是历史上最安全的,结果马上被解职。自己的司法部长说没有证据舞弊,结果马上辞职。80位联邦法官(很多川普任命的)和最高法院法官(三位川普任命得)一致驳回川普的诉讼。红州的州长、州务卿和议员们也都捍卫了本州的选举结果,佐治亚是在三次计票之后,难道选举还是假的?为了一个独裁者的野心,攻击民主制度,这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川普,不过是兑现他四年前的竞选预言:只承认自己获胜的选举结果!这是他在媒体反复要求澄清的情况下反复说的话。个人权力,高于民主制度。他确实言行一致。
所以,这不是什么左右之争,是民主与反民主之争。虽然我觉得美国的民主是二流,民主本来也没有那么神奇。但这毕竟是我们个人选择的制度。
这位选举人打动我,不是因为党派的立场。是这一基本信念。

 

【9】石言呓语 

我来传播一点负能量。
2020年的实体经营从断崖开始,又从断崖结束。下图是我们自己开发的一个收银软件,看得到刚开始的营收,然后从1月24日直接到底,然后一蹶不振,到12月以后又跌到低点(我的实体店都在成都,大家懂的)。中间伴随着每个月都在关店,全年无一新开店铺。
这个时候又回忆起自己端铁饭碗时代,不管狂风暴雨,收入都不会减少。但铁饭碗为什么要砸掉呢?因为铁饭碗不会变大。正常情况下,收入的增长跟年龄成正比,最想用钱的时候最穷,不想用钱快退休的时候收入反倒提高了。这也是很多跟我一样砸掉铁饭碗的人的想法:与其一成不变,不如变中求发展,搏个变数。
三百六十行,有的水浅有的水深,水浅养不了大鱼,这个理论我上周给一个院线老板也争论过。我的感触是行业壁垒低,不对称信息少,附加值不高,那这个行业就谋求不了大的经济利益。绝大部分服务业就是这个情况。院线老板说收废品也有大腕儿,我说这是极端情况,是踩在众多低收入收荒者头上的垄断者,不代表行业水深。
今年的疫情,给包括餐饮业在内的众多服务业上了教训深刻的一课,但是依然无法阻挡众多的创业者杀入这片红海,大家觉得触底就是机会,但是不是底大家都不知道,而且在底部自己能撑多久,自己心里要有点*数。
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我是一个侥幸活下来的服务业小企业主,今年没有什么大发展反倒各种原因损失了半数员工。要真说这一年有什么值得总结和分享的,还是要认真思考行业的深度问题。那些看起简单容易上手的,危险比机会多。而那些看起来深不可及的,只要打磨好了反倒更容易发展。
一想到还有2个月即将过年,而过年越冬的储备还没看到在哪儿,我又愁了。

 

 

【10】@中危研究所 

我一女同事,今年新买的房子有噪音。楼上的邻居每晚都会开超大声看战争片到凌晨一两点。送过礼物水果,也很严肃地谈过,找过物业,找过警察,都无功而返。因为楼上根本不承认自己大声,她一来敲门就关小,她一回自己家就开大。物业建议她自己在家放点音乐掩盖,睡觉带耳塞。警察说邻居之间要相互理解,不要太苛求环境。她每次找上楼时,还被楼上别的邻居指责矫情。
在被失眠折磨半年之后,她老公从北京调回来了。她老公换了个在我们看起来无赖的方式:扩大受害群体。他只要半夜零点后听到楼上有乒乒乓乓的噪音,就把楼上两梯四户全部敲醒,把警察也叫来,看看到底哪家有噪音。几次三番之后,其余三户受不了了,也转头开始指责战争片那家。警察也换了态度,开始对噪音那家严厉,要求他不得扰邻。就这样,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噪音了。

 

【11】@ieaber

关于现在主流社交媒体上的年轻人“对中国非常自信,对大国前途无限看好” 和 “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沮丧,对个人命运十分悲观”这个矛盾,我观察很久了,今年有个重要催化是上半年收入下行,于是把资本推到了恶人榜首座,只要辱骂996和大厂就可以掩盖时代下行带来的一切摩擦。

我还有个解释。完美符合这些特征的年轻人其实是把郭嘉和人完全分离的,zg很好,但主要靠领导,人没用,纳税人没资格提要求,让你活着就是恩赐,多说一句就250滚出。他们完全不认为“人”是建设郭嘉的主体,也意识不到每一分财政花销都是人民生产劳作纳的税。伟大leader拖着14亿废柴把车开到了世界第二。不爱人,不认同人,只歌颂食禄阶层。

 

【12】@李知了

那些回家途中直接在车站站台上喝着罐装啤酒的老阿伯。以前都会想说「回家再喝嘛...」不过自己亲身体验之后才发现,那是种「从工作与家庭中解放,属于自己的时间」的快乐感觉,在这几分钟内,就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电车通过。一段极度幸福的时间。
——asagili

 

【13】@Marina-in-blue

一些契诃夫的小小观察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