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66】下水救人我拥护,岸边围观我支持

xilei 发布于 2020-12-9 10:48:00

【1】@王咤昊

下水救人我拥护,岸边围观我支持。救人牺牲我点蜡,官方通告我转发。
装备齐全我自豪,装备不齐我心疼。救上来了占资源,没救上来他活该。

@摔丸子:优化下岗我赞成,延迟退休我同意。只生一个是国策,要生两个我也行。花钱买车我纳税,开车上路我可耻

中华文化从来都有两面性,比如:兔子不吃窝边草和近水楼台先得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和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和姜还是老的辣,宰相肚里能撑船和有仇不报非君子,人不可貌相和人靠衣装马靠鞍,书到用时方恨少和百无一用是书生,金钱不是万能的和有钱能使鬼推磨,诸如此类。人们只说对自己有利的论据为自己增强话语权,其实,事物只是事物本身,个中是非,还得自己斟酌……

 

 

【2】@吴向宏_投资无国界

今天有位朋友很诚恳地问我:美国大选到底有没有舞弊?有没有国内川粉以及粉红、海外某运和某轮描述的那样,大规模假票、死人票、投票软件作假?

我已经简短答了一个。这里展开再说一下。

合法的“舞弊”当然是有的,而且是大规模的(这里的“舞弊”加了引号。一些杠精小丑就别如获至宝了)。而且左右两方面都在做,已经是一种历史传统了。

例如国会选举中的Gerrymandering,这个类似中国“田忌赛马”那种策略,就是划分选区的时候,假设四个选区本来共和党和民主党支持者一样多。但是故意把三个选区划成60%共和党40%民主党的人口比例,最后剩下一个选区20%共和党80%民主党。结果,共和党在三个选区小胜,民主党在一个选区大胜。选出来议员反而是共和党3个,民主党只有1个。

那么下一届选举时,因为共和党的议员多,议会投票决定选区时,又可以按照同样的办法继续gerrymander,让共和党继续获胜。换句话说,只要一个党取得了优势,然后一直用这种办法,几乎就可以永保不败——直到民意大幅度翻转,再怎么划选区都没法形成整体优势了(相当于“田忌赛马“,如果你的上马都已经跑不过对方的中马,那就怎么都会输了)。

再比如大选中的ballot harvest(选票收割)。80年代初的时候,中国国内讨论选举问题,有人就说“中国没法普选,那些穷困人口,你给他一个馒头,让他投谁就投谁”。这话虽糙,其实是很有道理的。美国人民的民主素质普遍较高,但也有很多底层人口,其投票倾向很容易被影响的。很多本来根本就懒得投票,根本不关心政治。只要有人去找他,给一点点关爱,他就可以听话地投给你指定的人。

这种ballot harvest在个人现场投票的机制下,比较难以实现。如果大规模邮寄选票,就容易很多。比如桥洞下一个又懒又馋的流浪汉,你让他去现场排几个小时的队,他肯定不干。但是你拿一张选票让他只要填一下,其他什么都不用他管(你替他投到定点邮箱去),他为啥不乐意?

民主党是所谓代表穷人的党,而穷人中许多属于这种懒得投票的。邮寄选票可以让基层组织轻易“收割”成千上万的选票。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一直力推大规模邮寄选票,而共和党极力反对。今年拜登之所以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投票率,大规模邮寄选票是功不可没的。

但是,无论grerrymandering还是ballot harvesting,从程序上来说,都是完全合法的。其结果也不可能被推翻。

至于川粉、粉红、轮子们散布的各种谣言,各种非法的假票、软件作假、死人票等,其实你都不需要对美国大选有了解,用博弈论的理论推理一下,就知道是不可能有组织地出现的。

很多人讲作假,都是事后诸葛亮。比如今年有个选区,共和党候选人最终只赢了6票。那你会想:靠,只要做7张假票就可以改变结果。做7张假票很难吗?说不定也不会被发现吧?

问题在于:在开票之前,你特么怎么知道只需要7张假票呢?

正式选举、开票之前,根本不可能知道需要多少假票。究竟做多少假票才够?所以作假者就面临一个博弈论的两难:做少了,不但犯法,而且还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做太多了呢?就会太明显,太容易败露。

这个博弈论难题是无解的。因此,任何一个不是笨蛋的党派,在美国这种各个环节都有相当严厉的监控、做假票存在相当大败露风险的机制下,是不会试图用作假票的方式去改变选举结果的。

 

 

【3】夜月客

“这个民族的生机乃至独立建立在国债基础之上。”

欧洲历史上战争不断,大大小小的国王为了支持战争早就开始想尽办法借钱。一开始,国王们总是以自己的个人信誉来借,但是这样借到的钱有限。

为什么呢?一是因为有的国王诚信度不高,说话不算话。二是国王的寿命是有限的,老国王死了,新继位的国王有可能不承认前任国王欠下的债务。所以国王们虽然付出很高的利息,却通常借不到多少钱。

16世纪,哈布斯堡王朝要和法国开战,急需资金。这次,哈布斯堡皇帝脑筋急转弯,不再用个人的名义借钱,而是以其领地荷兰州议会的名义来借。

为什么以议会的名义来借呢?
第一,荷兰州议会信誉特别高。我们讲过,荷兰是欧洲议会制度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议会制度最为成熟。荷兰州议会诞生之后,一直信誉良好,从来没有违约过。荷兰曾立法保障银行交易的绝对自由,因此当后来荷兰和西班牙的军队在海洋上厮杀时,西班牙贵族手中的白银居然仍可以自由地从阿姆斯特丹银行的金库中流出。荷兰的银行,甚至还可以合法地贷款给正在和自己国家作战的敌人。所以,大家信得过荷兰。

第二,更为关键的是,国王会死,但荷兰州议会却是永久性机构,不会消 失。

第三,哈布斯堡皇帝有时穷有时富,荷兰州议会的税收却一直稳定增长,有稳定的还债能力。

当然,荷兰州议会不会无条件为哈布斯堡皇帝借钱,荷兰州议会同意为皇帝借钱,但要求以后有权限制哈布斯堡皇帝的财政支出,这样还款就有了双重保障。

于是,哈布斯堡皇帝以交出部分财政权为代价,将自己的“个人借贷”转换为由议会这一公共机构发行“公共债务”, “国债”就诞生了。荷兰州议会以其高度的信誉、稳定的偿还能力和永久存在的生命,轻松地为哈布斯堡皇帝借到了大量的钱。

因此,国债制度的诞生,意味着根本性的制度变革,即“王权”受到限制,而议会的权力获得扩张。

英国“光荣革命”之后,来自荷兰的威廉三世继承了英国的王位,把荷兰的这套国债制度带入了英国。

英国拥有良好的发行国债的基础。因为与荷兰一样,英国拥有成熟的议会制度。
人们对英国政府充满信心,相信英国政府肯定能守信归还本息。所以英国民众非常踊跃地购买债券,认为这样比把钱存在银行划算。英国人均购买的国债额,在威廉三世时期达到3.1英镑,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更增加到29.15英镑。

由于英国政府的透明度较高,欧洲大陆的投资者也都非常愿意投资英国。荷兰人、犹太人甚至敌对国家法国的投资人,都踊跃购买英国国债。所以英国能借到全世界的钱,来支持自己与法国打仗。

因此,1786年,英国首相皮特在下院宣布:“这个民族的生机乃至独立建立在国债基础之上。”

——《简读中国史》

 

 

【4】《庚子大事记》

“美界绅民以归美国暂管以来,地方安谧,刁斗不闻,于是制造万名旗伞匾额等,用鼓吹送至美提督暨兵官等四份,以志感铭。自是各界一律照办。
美国为地球上称极治之国,今观其来京举动,不若各国之横行强夺,奸淫惨杀;惟一意保护地方,俾阛阓高枕无忧;当与日本同为环球文明第一国也。”

英国旅行家兰道尔,联军占领天津后的亲身见闻:
“为了更加安全起见,他们(天津居民)每家挂起一面甚至两面用纸或布做的休战旗。个别特别小心的人在自己前胸后背的衣服上缝了白旗,以免手里拿的旗帜还不够保命。……

那些用英文、德文或法文写在房门或休战旗上的求饶字句更是令人发噱。它们字迹颤抖,多半来自不太懂英文或法文的中国人之手:‘我是一个可怜的人,请联军军官不要抢劫我’、‘大日本救命’、‘这里属于英格兰的朋友,请不要杀人’。常见的是‘法国保护’或‘法国万岁’。恳求德国皇帝的也不少。

多数哀求字句是针对日本人的,这一部分是因为中国人可以用汉字来写日文,这两种语言读起来是相同的,还因为中国人把日本看成是这次战争的领头国家,最为可怕。甚至于他们的小休战旗也往往是用日本国旗的颜色来装点的,很少看见英国或美国国旗。”
(《中国和八国联军》上卷,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4年,页197-199)

《中国近代史纲》写道:
“天津、北京一带为义和团的集中地,与洋兵有过两个月的战斗。联军占领之后,情况大变,天津民家门首皆插白旗,行人亦各持白旗,上写‘某某国户人’,或‘某某国顺民、良民’。

北京铺户争先贴出‘保护单’,各国占管区居民纷向洋兵送‘万民伞’。‘昔则挟刃寻仇,灭此朝食,今乃忝颜媚敌,载道口碑。’

 

【5】@阑夕

那条杀猪盘的微博底下有很多人倾诉同样被骗的经历,然后遭到精准锁定再次被骗的事情,让我想起社交媒体的古早时代,对于爬虫的防范还没有如今这么草木皆兵,可以比较方便的批量抓取账号,但是所谓的杀猪团队还是想提升效率,广撒网的成功率太低了,最好是能够直接找到智商有限的那些用户,最后有个方案特别管用:

就盯着锦鲤类型的内容,什么转发这条锦鲤你接下来一年都会交好运之类的,这种内容经常都是几十万几百万的转评,然后把转评的用户爬下来,通过私信等方式接触、宰杀,基本上转化率要比其他方式高出30%起步。

 

 

【6】@河森堡

我就发现吧,网上有些人对知识性的内容不仅仅是不感兴趣,而是反感甚至仇恨,我对此就挺奇怪的。

您就好比说,咱国家最近航天领域进展很大,大家都在讨论探月工程的事,说着说着,“美国人登月是假的”这阴谋论就又被翻出来了。

被誉为“嫦娥之父”的欧阳自远先生就出来做科普了,给大家解释为什么美国人登月不是假的,很多所谓的“破绽”背后的科学原理是什么,一五一十说的很清楚。

嘿,谁成想,老先生刚一说完,幺蛾子来了,一群人围着老先生骂,说他胡说八道,说他和美国有勾结,还说自己这有美国造假的铁证,质问老先生敢不敢回应。

我就想起,之前的一科普老师看到网上有人胡说八道,整些阴谋论的内容,他就发视频澄清,也被人围攻,说什么“就你知道的多?” “瞎显摆啥?显你懂的多?!” “老子就信,怎么滴?!” 之类的。

我之前心里还嘀咕,心说这都是啥人呢,人家好心给你分享知识,你咋不知好歹呢?结果我最近在那个黑色的短视频平台上更新科普内容时,也被人围着骂,我见到最多的就是“我就想看个电影,我不想知道这些!” “你就是抬杠!春秋时期出现辣椒又怎么了?!” “看电影就是为了娱乐!你说这些累不累?”

我就很纳闷,难以理解这些人的动机,你说你不喜欢这内容,你不看就行了呗,你不仅看了,还要耗费时间精力留言骂,这是为啥呢?

后来,我一朋友就和我说了,其实这问题不在于知识本身,而在于自尊心,为什么阴谋论的内容那么受欢迎?因为他能给受众带来一种自己知晓巨大阴谋的优越感,让自己简单的头脑显的不简单,而有些知识在传播的过程中,只是单纯地让一些人感到自己的无知和寡闻,他们被刺伤了自尊心,当然就会追着骂了。

“1+1=5”

“嗯,世界上确实也有些人和你观点一样,不过,1+1其实还有个答案,就是等于2,你不妨先记住,以后遇到不知道的人你可以和他们说说,教育教育他们。”

这样可能效果会好吧。

 

 

【7】@何夕

财新最新封面《蛋壳破了》,爆了不少料:

1.蛋壳公寓资金链断裂,固然跟疫情期间退租激增有关,但核心原因还是今年6月蛋壳公寓创始人兼CEO高靖被带走调查。

正是被带走调查,才导致蛋壳无法通过金融机构的风控评审,以至于高靖主导的股权融资全面停滞。

此外,银行也不敢再继续放贷给蛋壳公寓。同时,来自于地方国资的6亿元救命钱也被冻结……于是,依靠融资续命的蛋壳就这么碎了。

而高靖被带走调查的原因,并不是蛋壳公寓的资金链问题,而是他2014年任职的一家广告公司,涉嫌非法倒卖电信运营商流量。

这家公司是高靖2013年创立的北京橙色阳光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广告制作、代理和技术推广服务。

也就是说,蛋壳破了的真正原因是:高靖2014年涉嫌非法倒卖电信运营商流量的事,在2020年事发;这件事导致高靖被带走调查,从而影响到了蛋壳的信用,导致股权融资停滞、银行停贷、地方国资的打款也被冻结……最终导致爆雷。

2.二房东薄利又长周期,并不是一个好生意。蛋壳扩张也不可能依靠房租差价,而是依靠租金贷。

租金贷是蛋壳公寓最大的现金流来源:2017年、2018年、2019年,房租贷占蛋壳现金流收入比分别为85.5%,88.4%,73.8%。

蛋壳公寓的租金贷,九成以上来自于微众银行。微众银行腾讯持股30%,为第一大股东。

另外,2019年3月,蛋壳公寓的C轮5亿美元融资,蚂蚁金服是领投之一。

可以说,蛋壳公寓是被蚂蚁金服(阿里)和微众银行(腾讯)等巨头的资金哺育起来的。

 

 

【8】@亚尼大帝

有时候感叹,我父母在我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双职工家庭,但他们已经过上了自己的日子,住在自己可以独立负担的不大的房子里,每天自己做饭做家务,还有精力生下我照顾我,并且还能跟他们的朋友保持社交,人情往来,孝敬父母,除了维持家庭开销外,他们还想着办法能从死工资里存下一些结余,存款应急,或给家里添置一些大件。
对比起他们,我不仅无法独立自己负担一套房子,更不可能每天自己做饭。我吃着外卖加着班,每天都只想回家躺着,不想恋爱,没有精力社交,光是完成工作就已经耗费了我全部的精力了。工作遇到不顺,不禁想报复性消费,点开淘宝买一堆实际上作用不大的东西,多叫几杯奶茶用高血糖来降高血压。
不奋斗,不努力,不自律,不健康,不积极,不环保,不稳定,还不正能量。
我思索再三,我跟我的父母那一辈儿到底差在哪,就是因为我不如他们吗?
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超前消费的陷阱,可能是因为无法触及的房价,可能是因为自私自利的观念,可能是因为散漫不安的态度,可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加班,可能是因为无法控制的时间,可能是因为随时找得到你的通讯,也可能是因为巨大政策不确定性,让每个人尤其是女性,对政府跟社会的信赖越来越低,因此更不愿意进入婚姻。
最后我想明白了,我跟我父母到底差哪里?
就差在这30年。
他们看得到希望,发自内心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未来会越来越好。
我看不到希望,我觉得周末就是最好的日子,未来太远了我看不见,但未来似乎又一眼能望得到头。
30年,韭菜会上网会思考,视野变大了自我觉醒了,都不好骗了。
就差在这30年。

 

 

【9】@水獭otter

河南小夫妻菜摊的客户分两种。一种是零售客户,一种商业客户,也就是各种小餐饮店。
一个典型的菜摊。大概有10个商业客户,每个营业额200,2000营收。毛利约500。
100个零售客户每人消费20,也是2000。利润1000。
每天的毛利是1500,365天全年无休。毛收入50万,除了租金(店铺和住宅),自己各种消费。一年净收入在20万上下。好的30万也不稀奇。下面说说他们怎么能赚到这个钱。
商业客户,利润虽然低,但是保底。菜摊发展一个客户很不容易。要了解客户的需求,菜单是什么,用到各种菜的量是多少,什么质量标准。和老板厨师要搞好关系。要做一些简单的预处理。是个供应链的配合度问题。
零售客户。要知道客户需要什么菜,烹饪知识,我就经常和小菜贩交流这个原料怎么烧。还有搭配。比如很多菜贩看你买完菜会给你合适的辅料。当然还要精挑细选,菜的品相要好。白菜帮子要剥干净,要洒水等等。
这多工作。最迟凌晨两点,老公就要起床去进货。进完货回来,5点多。夫妇在摊位上开始分拣配货上货。到了六点多,第一波大妈大爷就上门买菜了。老公继续分拣配货,七点多八点开始给商业客户送货。10点大概送货完毕,回来帮老婆卖菜,整理摊位。
到了中午12点,上午工作结束。夫妻两个简单中餐,然后睡觉。下午三点钟在开始第二轮。
下午三点钟以后。两人配合一个是整理一个是卖菜。有的时候老公也会睡得比较晚四五点钟才回来帮忙。
六点钟收摊,整理清扫回家做饭吃饭八点钟。老公就睡觉,夜里两点钟还要起床。老婆收拾做家务,照顾孩子。11点睡觉。次日五点要起床。这就是周而复始小夫妻的一天。

 

 

【10】@管鑫Sam

看已经在争着定义什么叫“normal”、转几场才算“normal”…… 忍不住说一句,人家“normal”、“abnormal”、“Next to Normal”、“subnormal”,甚至灵异到“paranormal”的程度,都不归你评价。

公布轨迹的唯一功能只是让该去检测的抓紧去检测。对感染毫不知情的她,和当时对她的感染毫不知情的其他去喝酒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不走运罢了。

除此以外的人家的隐私和生活方式,与。你。无。关。

 

 

【11】管鑫Sam

这是最凡的时代,这是最烦的时代;这是全不倦的时代,这是全部卷的时代;这是读书的时期,这是赌输的时期;这是繁殖的季节,这是反智的季节;这是物价之春,这是无家之冬。—— 狄更斯文学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