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58】年轻人被高压教育、996、催婚育、消费攀比压力像猪一样赶来赶去

xilei 发布于 2020-11-24 16:33:00

【1】@我是老鲍

我在外头晃悠这几年,租房子都是这么干的:
提前去目的地定一个礼拜旅馆。如家啥的就行。一周别抠门。
这一个礼拜内,先办张公交卡,去新公司周围坐一下公交。边坐边看地图,看上下车人多的站周围有啥小区。
然后去58这类的网站,或者本地的论坛之类的地方,找刚才那些小区那种个人出租的房子,照片拍的就很丑的那种,简介就几句狗屁不通的话那种。挨个打电话过去约看房子。简介是模板的,照片过于光鲜亮丽大广角的,或者价格明显低的,肯定中介无疑。
争取三天之内密集看房,看几个就对周围哪个小区住起来方便,啥价位,有啥样的房就摸的差不多了。然后晚上回去把看过的房整理归类。
再下一步如果还有时间,就起大早去你最喜欢的那个房周围看看,吵不吵,闹不闹,有没有跳广场舞的。这方面看个人爱好了,我是不太喜欢附近有市场的,人多味儿大。
然后就抓紧时间砍价。问清楚水电怎么交,是自己交还是给房东代交。自己交的优先,代交的大概率贵,房东奸诈
再然后就签合同交定金,签合同之前提前跟房东说需要房本复印件办暂住证。大方利索提供的就不是二房东。就想到这么多

 

【2】Pfaueninsel 

因为蛋壳公寓的事儿,有博主号召被坑的租户拒还租赁贷,有位网友学过征信制度,给我分享了一篇她的总结,建议大家不要这么做。虽然这是很悲催的,为自己没有住的房子付房租,但征信制度不是资本游戏,是政府的游戏,扛不过,所以需要了解风险。
简单来说,小额类网贷,什么支付宝借呗,什么微粒贷,什么饿不死,都不要去沾。沾多了对你未来坏处很大。
她说,目前普通的不良征信记录的最大影响除了贷款融资,部分公职人员与部分行业(比如金融业)跳槽、升职也需要提供征信记录,其它影响目前还没有体现,可是随着完善发展以后不好说,这些年它的覆盖面与影响扩大的非常快。
所以这次蛋壳爆炸,不仅炸出了大规模金融业的庞氏骗局,还炸出了征信制度这个新时代紧箍咒的威胁。
年轻人被高压教育、996、催婚育、消费攀比压力像猪一样赶来赶去,遍地是坑,太惨了。

 

 

 

饭统戴老板:当年推长租公寓,是为了解决房价高;当年推互联网金融,是为了解决融资难。结果这两个问题都没解决,反而造就了蛋壳五年上市的神话,最后一地鸡毛。另外本来这段时间互联网金融正在被火上烤,蛋壳又来浇了一桶油,矫枉必须过正,可以想象监管正在憋下一个大招,现在只是刚刮了点儿风,暴雨还在后面。 

 

祝佳音:我租房的时间不长,大概是2000-2002年左右,在北京。那会儿没有什么自如啊蛋壳啊之类的机构,连豆瓣人都不多!你想要租房就得到目标住宅附近找那种中介小门脸儿。卧槽当时租一次房就像一次试炼,打电话约中介,中介骑一自行车带你在小区里乱跑。至于纠纷,当时都是小中介,没有成规模的中介公司,很不规范。被骗太常见了,被打都不新鲜。依稀记得屋子也没有照片啥的(毕竟甚至手机都不发达),每次开门都像是开盲盒。我至今记得约好了在A区租房结果中介把我带到5公里外的C区的故事……反正和现在相比,特别不方便,纯看命。租一次房死两个月。可话说回来再不方便也不至于让我没房住还背一年债……这就是金融精英的厉害之处了。 

 

@管鑫Sam:要关注蛋壳的受害者们,不论你现在是仍在校不租房,还是已买房不租房,他们和你其实是一样的。

再说句可能不合时宜的话,也希望他们中原本不关心与自己“不同境遇”的人的那部分人,经此一役也能关心起来,因为我们其实都是一起的。

2017年那个冬天也很冷,当时处于“不同境遇”中的人也有很多人漠不关心甚至冷语相向,觉得冷风中的他们没什么可怜的。

蛋壳的受害者们其中很多当时应该还在温暖的宿舍里,有的人应该表达过温暖的关切,有的人可能发表过恰恰相反的冰冷的言论。不知这些后者是否想过,当你需要关切的时候,又有什么不一样?

2017和2020是同样的冬天,同样的人,你、我、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希望不是蛋壳受害者的朋友也能给予他们一些关注,就像那个冬天里拖着行囊的人也值得他们的关注一样。

因为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3】yiqin_fu 

#播客笔记# 采访疫苗研发公司 BioNTech 的创始人 Uğur Şahin 和 Özlem Türeci 夫妻:

Şahin 的父母六十年代从土耳其移民德国,父亲参与了德国政府当时为了推动本国经济而组织的外国人就业项目,在一家福特工厂工作。Türeci 的父母也是土耳其移民。Şahin 和 Türeci 都读了医学院,在医院工作时相识。
他俩 2001 年创立了第一家公司 Ganymed Pharmaceuticals,专注研发肿瘤药物。公司 2008 年被总部位于日本的安斯泰来制药(Astellas Pharma)以 14 亿美元收购,他们也成为了德国最有钱的人之一。公司售出后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他们还住在原来的公寓,也没有买车,每天骑车上班。Şahin 甚至没有驾照。
2008 年夫妻俩创立了 BioNTech,开发基于 mRNA 的癌症治疗方法。
2020 年 1 月中旬,Şahin 听说了武汉的传染病。一开始他觉得没什么,因为世界上每半年就会出现传染病。但 1 月 24 日,他读到了《The Lancet》里分析一个中国家庭的感染案例。他了解到这种病毒形态新、传播速度快,关键还可以无症状传播。他又去查了一下武汉的交通位置,他意识到这个病毒可能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传播。
他立即给投资人打了电话,说希望公司可以转做疫苗研发。投资人同意了。
1 月 25 - 26 日那个周末,他就在电脑上画出了 10 种可能的 mRNA 疫苗。现在大家在新闻里看到的待获批疫苗就是他那个时候画出来的。
1 月 27 日周一,他取消了公司员工的周末和假期,还把公司员工分组,如果一组有人感染就换另一组人继续。公司员工一开始没有感受到事情的紧迫,所以 Şahin 还把员工一一叫来谈话。
他们的决定非常需要魄力,因为 1)当时大家并不知道事情会有多严重;2)BioNTech 的 mRNA 技术在疫苗领域并不成熟,只在临床试验中试过;3)之前的疫苗研发记录是四年半,BioNTech 的目标是一年。【我觉得还要加上 4)BioNTech 是上市公司。】
随着投入成本的增加,BioNTech 需要找资金更多、公司规模更大的合作伙伴。3 月 1 日,Şahin 联系了 Pfizer,双方同意成本、收入对半分。BioNTech 负责疫苗研发,Pfizer 负责在全世界做接种试验。
对于专利问题,Şahin 说专利本身不是坏事(技术发展需要投资人几百万几百万的投入),但如果一些人因为专利不能接种到疫苗,那就是坏事了,他不能接受。

从疫苗研发中赚到的钱他们会继续投入到癌症治疗的研发中。Şahin 说,遇到问题不能闭上眼睛,应对危险越早越好。

 

【4】维特根斯坦号枕草君- 

可能是最近都在练Rieding op35,油管推了一个Benjamin Zander大师课, 是一个亚裔小女孩在拉这首曲子。水平就是初学者孩子的程度,拉完之后就是Benjamin Zander的点评指导之类的。
我一边做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没想到点评完之后他突然走到母亲身边问:“你觉得你女儿怎么养,她美么?”
妈妈(有点意外):“According to my husband, yes.”
Zander:”那你觉得呢?”
妈妈:“No. Not yet.”
Zander:“Really? I think she’s gorgerous! ”那你觉得她小提琴拉得好吗?“
妈妈:“No.”(Another No.)
她的小女儿就站在旁边,在整个大厅的陌生人面前,听着她妈妈说自己不美,拉琴拉得不好——而那本该是在世界上比起所有人该supprt她的那个人。
然后Benjamin Zander 说了下面的话:
“Let me tell you sth t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r worries will perpetrating into her.
If you worry like that——she’s going growing up as a WORRY PERSON.”
本来只想听大师点评技巧的我毫无防备被hit到了…那些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被父母neglect/mishandle的孩子们,长大了才意识到失去信心与无法感受快乐是多么多么悲惨的事…
(Self-loathing / Low self estemm is so damn suicidal.)
最后Bejamin Zander说:“在这个房间里我能指导的,需要改变的不是那里(指小女孩)而是这里(指妈妈)。她可以演奏出技巧,却丝毫挤不出微笑——这是我所担心的。”
“And you——“他转向女孩。“Have fun. Have fun in life. Cuz you’re a wonderful girl, you got beautiful musical talent, you’re playing beautifully, have a wonderful life…To be happy and to smile.“

 

【5】唐不闻

被虐打致死的方洋洋,说得好听叫“被配了阴婚”,实际上就是死了还要当生财工具,卖你一笔钱。事实上,妇女在传统里、在如今一些仍然落后的地区,始终是被敲骨吸髓榨取利益的对象。

如果你没听过另一个真实事件,我不妨再多说一遍。

康熙九年七月六日,山东郯城发生了一件命案:村民陈国相跑进私塾,打死了堂弟陈连,然后主动投案。

当官府问询时,凶手陈国相称:死者陈连的父亲在二十七年前打死了自己的父亲,虽然有血脉之亲,但自己出于一片孝心,又恰好喝了点酒,一时仇恨绕怀,因此行凶,要父债子偿。

而事情的真相如何呢?

要想了解此事,首先需要了解一下被害的陈连。他的父亲在前一年刚过世,留下寡妇彭氏和年幼的陈连,另外还稍留了一些薄产:一头耕牛、一块耕地、一匹马和一点钱。

如你所知,清朝对于女子的道德要求已经至高,对寡妇则尤为苛刻。彭氏必须为丈夫守节,这就意味着她只能靠自己一人、靠这点不多的遗产来维持生计、抚育陈连读书成才。

如果忍一忍世俗的白眼,毅然改嫁,日子自然可以宽裕一点。但《大清律》规定:妇人改嫁,原有财产包括嫁妆都将归前夫家族所有。因此对彭氏来说,守节仍然是保住财产最好的选择。

偏偏《大清律》还有另外一条,而正是这一条,要了她儿子陈连的命。

哪一条呢:丈夫死后,妇人若守节而无子,必须有族长从近亲里选定合适的人过继,才可继承亡夫遗产。

看清楚关键字了吗:“无子”。

也就是说,一旦陈连因故死亡,堂兄陈国相会因为近亲的缘故,被过继给彭氏,自然就能继承叔叔留下的财产。

所以陈国相的难题就在于:如何杀死堂弟,又能免除死刑,以尽量小的惩罚来获得继承权。

思来想去,他决定从大清另外一项提倡的道德“孝”上做文章。恰好他的父亲在二十多年前的兵乱中失踪了,尸骨无存,他决定捏造父亲死于陈连之父手中的说法,于是文章中开头那个命案就发生了。陈国相趁陈连早上还在读书时,把他拖出私塾,拉到附近的庙宇中,活活殴打致死。

按照《大清律》,杀死谋害父母的凶手,只需责打一百杖。陈国相满心以为自己由于“孝心孝行”,将免于一死。

但不知是利欲熏心还是智商拙劣,他还是误解了很多律法中的细微关节。

比如:血亲复仇必须当场报仇,即便他的故事是真的,但拖了二十七年之后再动手,怎么也说不过去。

再比如:复仇只可以针对杀害父母的凶手,也就是说陈国相的仇人应为陈连之父,而非陈连。

除此还有其余太多漏洞,令审案的知县也不禁摇头,质问陈国相:陈连之父去年才身故,这二十多年三天两日见面,你就一次都没起过复仇之心,偏偏今天对着陈连才有?

陈国相哑口无言,最终被判处绞刑。

案件虽然很快告破,但流于背后的人性之贪、之恶却令人唏嘘。

我们甚至还可以再更深的审视一下,命案的根源,其实是两条对寡妇财产的不合理的法律条文。尤其是“妇人改嫁,之前的财产和嫁妆全归前夫家族”这条,让清朝的民间发生了非常矛盾、非常戏剧化的一幕:一方面,这个条文是鼓励妇人为亡夫守节;但另一方面,亡夫的族人们却往往为了夺取遗孀的财产,拼命逼迫她们改嫁。也可算是大清的魔幻奇景了。

在这其中,女子毫无任何发言权,始终处在被剥削、被虐待的地位。正如此案中的彭氏,丈夫死了,儿子被同族杀了,杀了也就是杀了,没有人会关心她一下。即便这样,她也没能保住原本应该属于她的遗产。

是的,那头牛和钱,被另一个族人抢去逃走了。而因为儿子已经死亡,族长又选了支系的亲属来作为继嗣,很快,这个指定的继承人,就会合法夺走她其余的钱,那块地和那匹仅剩的马了。

以上故事,我整理自史景迁先生作品《王氏之死》,这是素材来源于一个小县城地方志的史书,不同于讲王侯将相,它给你真正的民间生态,真正的普通人群在历史里的面貌,是“你和我”的历史。

 

【6】大革命的思想内核:为启蒙运动辩护

无论古典共和主义,还是卢梭的自然神论,都无法给18世纪末全面激进化的革命作品背后的民主动力提供基础。真正的基础在于充满自信的世俗主义,它把来自百科全书派乃至17 世纪末启蒙运动中激进思想家先驱的哲学理性当成普世人类解放的动力。 1750年后塑造这种民主共和政治文化的主要文献资料包括狄德罗的政治论文和他为《百科全书》撰写的“公共意志”词条,《哲学史》,卢梭的《社会契约论》,霍尔巴赫的《自然政治》和《社会系统》,爱尔维修的《论人》,潘恩的《人的权利》和《理性时代》,孔多塞的政治作品以及沃尔内的《废墟》。存在由人类创造的真正道德秩序,它的基础是平等互利,而非自然或神——这一信条才是推动大革命的动力所在。

曾有人错误地宣称:“启蒙运动的事业失败了,因为一旦把现代科学彻底的经验主义应用到历史和社会科学的道德上就会发现,不存在人类共识,而只有道德观点的终极多样性。”这是后现代主义的呼声。然而事实上,来自激进启蒙运动的批判为抛弃所有宗教与传统观点,宣扬建立在系统性一元论和唯物论基础上的普世解放提供了合乎逻辑、令人信服的依据,它符合既有的政治批判、道德系统批判与生活条件批判的标准。米拉波、孔多塞、沃尔内、勒德雷尔和布里索派革命者步狄德罗、霍尔巴赫、爱尔维修之后尘,坚信真正的道德性是唯一的、普世的、“对我们地球上的一切居民而言”完全相同,在任何地方都应成为当地法律系统的根基,因为普世人权只存在唯一规范,平等对待所有人的利益是其唯一逻辑。

民主共和革命者到处传播真正的共和主义,力求创建真心促进大多数人利益的政府,同时引导人们走上通往永久和平的道路。他们用新道德规范取代神学家所秉持的旧道德规范(也取代了伏尔泰和卢梭的自然神论),在霍尔巴赫看来,这一民主共和主义的哲学基础是真正的社会系统的关键所在,它不仅要求个体、种族、宗教、性别方面的平等,也呼唤普世教育、言论自由与个人自由。

鉴于上述种种理由,激进启蒙运动是法国大革命的“大”起因,这一点毋庸置疑。它成为大革命唯一的根本原因,在于它从政治、哲学和逻辑上激励并武装了正统大革命的领袖集团。激进启蒙运动之所以能够单枪匹马做到这点,是因为它提供了一整套价值体系,它们具有足够的普世性,世俗性以及平等主义倾向,足以在理性、思想自由与民主的基础上发动一场广泛而普遍的解放运动。

——乔纳森·伊斯雷尔《法国大革命思想史》(米兰 译)

 

【7】三思逍遥 

考古发现挑战性别分工中的狩猎-采集假说

自古就有女猎人的传说,在古希腊神话中甚至存在一位专司狩猎的女神——阿尔忒弥斯,也有亚马逊女战士的神奇传说故事,据说这些女战士建立了一个纯粹的女儿国,她们会杀掉所有男婴,并将女孩们抚养长大成为战士和猎人,她们自称是战神的后代同时也崇拜阿尔忒弥斯。
但所有这些传说和神话故事,长时间以来都被当作无稽之谈,人类学家坚信在早期的狩猎-采集社会中,男性主管狩猎女性则负责采集,这被视为男女社会劳动分工的一个自然法则,不可逾越。

但最近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脉发现的一个有9000年历史的部落墓地,却可能提供了一个实例,可以推翻呆板的男性狩猎和女性采集的故事,给那些神话传说提供一些实证。在这个古老的墓地中,考古学家发现了26个猎人的墓,其中11个为女猎人,鉴别猎人的关键是陪葬品。

 

【8】@推拿熊

我爸这个周末第10086次劝我回南昌,回红谷滩打工。我爸说,在上海打工,每个月累死累活,结果都付了房租,剩不了多少钱,吃饭出门都是钱。回老家不用租房,虽然赚得比在上海少40-50%,但是起码都是净值,每天在家吃饭不用操心,家附近健身房游泳馆网球馆都有,而且在家住作息好,为什么不回老家。看我这样在上海混着也没什么前途,还不如回南昌律所上上班糊弄糊弄,下班后在家吃了饭晚上出去和高中同学打打麻将泡泡脚,不晓得几舒服。而且你没事就是抠手机,也不和几个人社交,在哪待着不是待着。我想了很久,感觉我爸说的都对,只有唯一一个差别就是,我要是回老家了,在家住就会天天被我妈骂,到时候不吃早饭是错,晚点睡觉是错,连呼吸都是错。我又想了想,我这么多年来这么努力考学,在上海打工,吃尽了生活的苦,到头来还不就是为了逃离我妈?

 

【9】祝佳音

我看说不定都怪TWITTER。可能世界并不是我们想的那种,一开始只有少数人有话语权,然后网际网路出现了,更多的人说话了,耶,鼓掌,然后BLOG出现,更多的人开始说话,TWITTER出现,更多的人开始表达,然后就是短视频,不用打字了,按一下红色小圆点吧!大家都在表达和沟通喔!好开心,但可能世界不是这样的。反过来想可能是这样,先是论坛,一群人在里面长篇大论的蛋逼,但看起来蛋逼的精力是有限的,马上这群人就要什么都蛋不出来了!快!引入博客,你现在可以只说几百字了,不用像个作家一样写之前还要想想。然后终于写博客的这帮人也要没得可写了——上TWITTER!我们迫切地需要内容!要么互联网就没有内容了!

现在我们就得到了内容——一些自信的人。

 

【10】欧洲文艺评论

康德写出了18世纪最重要的美学理论著作,但他似乎完全没有审美功能。这件事曾让毛姆十分诧异和惊讶。据说康德对绘画和雕刻没有任何兴趣,即便他站在最伟大的艺术品面前,他也无动于衷。毛姆说他是个缺少心肝的人,因为他甚至欣赏不了女人的美。他曾两次考虑过婚姻问题,但他花了太长时间思考这么做的利与弊,以至于一位女士实在等不了嫁给了他人,另一位女士干脆离开了哥尼斯堡。他有两个已婚姊妹住在哥尼斯堡,但康德二十五年里没有跟她们说过一句话,他对此的理由是,他对她们无话可说。毛姆感叹,这听上去很理性,但实在没心没肺。尽管如此,毛姆对康德思想之深邃还是很佩服的。他只是觉得这个德国人有点奇葩,比如他还觉得康德将音乐和烹饪归入最下等的艺术之列,“不能不令人咋舌”。

 

【11】@茨冈女神

一位先生说:中国的事情很难办,清军入关后,要求老百姓留猪尾巴,大家哭天喊地寻死觅活。可辛亥革命后,要求老百姓剪猪尾巴,大家又是哭天喊地寻死觅活。

 

【12】刘春

一个老将军今天给我打了半天电话,夸我在搜狐时做的一个纪录片《林彪夜奔》好看,说实话,我在凤凰不知安排过多少类似纪录片,真记不住了,我跟领导推荐了《那一夜,惊魂动魄》,名字是我起的,采访的是吴法宪夫人,讲述的是9.13;又给领导推荐了《惊蛰———1976十月纪事》,又名《抓捕四人帮全纪实》

 

【13】@茨冈女神 :昨天是林则徐的忌日。提到林则徐,人们就会想起他的那两句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于是一连声的赞。其实他还有两句诗更值得赞,那是他流放伊犁与老友邓廷桢分别时写的:“白头到此休同戚,青史凭谁定是非?”

@邵宛誉在上海: 林按今天的话来说,应属于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是,他利的是他的羽毛。他早已觉悟到中国衰弱,无法与船坚炮利的英国抗衡,为避清议,却在奏折里满怀信心、力主剿夷。只敢在予友人的私函里吐露心声。历朝历代,中国这样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实在是不少的。

 

【14】@一蚊丁

一位朋友跟我说:不要去担心还没发生的事情,且不说很大可能不会发生,真正发生的时候也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到时你的能力也和现在不一样。用打游戏举例,就是不要拿着新手村的武器去想后面的大BOSS多难打,先安心攒经验就行。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