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55】扶羊人

xilei 发布于 2020-11-19 11:33:00

【1】瘦驼 

真是不想认真科普这件事。溺水者会不会扑腾呼救?也许会,但是并不常见。

我在学会游泳前也曾经两次差点淹死。一次是6岁的时候头朝下掉进了水缸。一次是11岁的时候在池塘浅水玩掉进了水下的一口井里。
游泳为什么难?一个是人的呼吸系统非常怕水,呛水之后的呛咳反应会让人吸进更多的水,喉头迅速痉挛让人无法呼吸,也无法呼救。大脑迅速缺氧导致判断和肢体控制能力下降。如果水温低,则会加剧这种状况。
水的浮力既是游泳的关键又是初学游泳最大的障碍。因为陆地上的平衡感在水里被完全搞乱了。游泳初学很重要的技能是漂浮,比如闭气脸朝下的漂浮,掌握了之后下一个难点就是怎么从漂浮状态转成头上脚下的站立姿势。绝大部分初学者都做不到这个简单的动作。所以经常看到人溺死在齐腰深的水里。阴谋论者就会说,这么浅也能淹死人?站起来不就行了?事实是很多人站不起来。
再一个难点,水是一种流体。学游泳,就是学会怎么跟水合作,你越是想抓它,就越抓不到。溺水者会努力去伸手抓东西,但绝大多数时候什么也抓不到。伸出手在水面扑腾?这么想的人不但没见过溺水现场,估计连游泳都不会。手一出水,身体的浮力就减小了,身体就会下沉,同时会让身体旋转。要做到那种在水面扑腾出大水花,得是个游泳好手才行,图片里是菲尔普斯的竖直蝶泳腿练习,你可以想一下自己能不能做到。
溺水是人类尤其是青少年最常见的死因之一,防溺水是个需要全社会参与的系统工程。从提高全民的游泳能力,到景区水边增加防溺水设施,到配备足够多合格的救生人员,再到提高全民的溺水救援能力。

而蛆,只想着在粪坑里游泳。

 

 

【2】霜叶

要说给孩子补课的花费这事儿,大多数大V们可能还没到操心这个事儿的年纪,所以人家说一年100万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去怼。
我跟你们说,现在补课这个事,【天花板其实不是钱,而是时间】。
你真给孩子补课你就知道了,钱你花到一定程度,限制你开支上限的就不是补习的价格了。光用钱来衡量,一看就很外行。
我们以工作日晚上/周六日上午/下午/晚上,分别作为一个补课时间段的话,一周可以有5+3+3=11个时间段用来补课。
以北京为例,一个小学生每周1-5有五个晚上,周六周日两个全天。英语补习班基本会占用周一到周五之间的某一个晚上,再占用周六日的某一个完整的上午或下午(4小时左右),然后数学、语文基本会各占用至少一个工作日晚上,或者周末的某一个完整半天时间。
也就是说,语数外会占掉最少4段。如果上的班更高端一点,比如奥数那种,可能还要再多1段,也就是5段时间用于语数外。然后,兴趣班会占掉2-5段(主要看家长有多折腾孩子)最后给孩子留下大概3个时段左右能喘息一下,基本就到头了。再多,你就算用钱把孩子砸死,他也没精力补课。也就是说,大概每周8段补课差不多就是小学生的极限了。
寒暑假的话,寒假最多补课三周,暑假一般5-6周。
你们自己把知道的高端补课费填进去,大概就知道最多能花多少了。比如英语一年大概10-15万就比较极限了。不是你没更多钱让孩子补英语,而是你再花更多的钱孩子也没更多时间来补英语。如果你都用来补英语了,其他科目又怎么办呢?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北京这种城市的中产以上家庭】来说,一个小学生一年大概能补课花到50万,已经比较惨绝人寰了。花更多的钱,要么就是:
1、真的巨富,什么教师都顶配不差钱;
2、足够丧心病狂,完全不留休息时间,11段都用满,把孩子折腾死;
3、孩子真的不是读书的料,不如退一步,认识到自己孩子就是个普通人。
只有第一种可能花到100万,这种是因为真的不差钱。年收入500万以内家庭不太可能这么做。因为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有时间的问题。不光是孩子时间问题,还有家长的时间问题。
等到了中学,你想花一年100万给孩子补课就更难了。因为中学放学晚了、作业多了,还有要给中考算分数的“综述”之类的一堆课外课程和活动。因此11个时间段能剩下6个就不错了。语数外占掉4-5个,剩下一两个时间段你还让孩子补课基本可以算虐待了。有限的时间内,尽管中学补课的单价要高于小学,但你孩子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帮你花掉更多补课费的……
刚才还忘了说,补一句:补课班也都是有作业的,所以如果没有至少3个时间段空出来,孩子会连作业都做不完。
所以有的大V说什么“一年100万补课费都掏不出”来嘲讽网友,真的就属于“东宫娘娘烙大饼”的感觉。真给孩子这么补课的话,当父母的自己都会心疼孩子,不舍得这么折腾了。真不是钱的事儿。

 

【3】Sayrohan

教育本来就是为了脑控 社会需要人 人需要社会化 这没啥问题 

芬兰的教育摘蘑菇 日本的教育跳大操 盎撒的教育讲批判 我国的教育让你别抬头 老实做题 

这要真说起来 大家逻辑上其实平等 并没有谁比谁高 很简单的道理 因为社会不一样 需要的人也不一样 实属正常 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 你到底想参加什么样的社会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劝大家 遇事不要急着批评 务必先想清楚这个点 然后再来考虑应该如何操作人生 

好比说 很多朋友有时候也会问 什么啊 这个我该不该学 或者我孩子该不该学 或者什么去那个国家 有没有必要 我只能说 这玩意他真的是分人 

比如你要是打定主意 想当一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或者你希望你家孩子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 用丰富的压力和勇攀高峰的精神 充实自己 爆笑祖国 那么好了 道理很简单了 害出去学啥习啊 不要去啊 

因为我国就已经是你 或者你家孩子 最好的天堂啊 

除了我国 有谁能给到你这么多压力 这么多竞争的训练 互相斗的实战经验 以及这么残酷的自然环境 等等这些捏 

你说万一你出去了 或者把孩子送出去了 一旦他了解了西方腐化 堕落 在公园晒太阳荡秋千的 资产阶级自由化那一套 回来以后这谁还能安心背贷款 住鸽笼 996 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奋斗终身啊 

心就先散了 必定很难了 

俗话说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一年鹦硕 一生怀念…… 

不是 anyway 所以我讲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大家一定要提高自己的姿势蕊瓶 预先防止问题 不要出问题再去救火 说白了 你想参加什么样的社会 成为什么样的人 就去做跟它对应的事情 

不要拧着来 要当好电池就学电机理论 想做快乐的人就多点喜茶 烧烤 学习正经知识 以及去森林

你不能说我又想快乐又要做很多题 不可能啊 

我国领导也很苦恼 人家要说了 

我不是为培养这个啊 

说过是要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呀 

侬来当相当组撒 dei伐啦 

归根结底一句话 人生短短几十年 不容易 

thus do listen to your heart 先问自己 到底什么让我开心 满意 然后遵循那些让你更舒服的语境 文化 生活方式 去体会那些让你真正感觉到幸福 宁静 自由的东西 别给自己找麻烦 别拧巴自己 ok? 先挂了 好长时间妹打这老些字儿了嗷 希望有感动到你 晚安 祝你明天也快乐

 

【4】破破的桥

继续更新美国大选的情况:今天说三件事。1.重新计票  2.法律纠纷  3.动机判断。

1.重新计票

GA 佐治亚州进行了重点。根据GA州法规定,双方选票差距小于0.5%即可进行自动重点。费用由州财政负担。所以在两人唱票结束,拜登仅领先0.28%之后,立刻组织了重点。重点的确发现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Floyd县有一个批次的2600张选票在上报州的过程中未计入。特朗普在其中比拜登多找回了大约900张票。不过这不足以逆转拜登在该州的14000多票领先。其它县未发现大问题。

WI 威斯康辛是另一个可以申请重点的州,州法规定双方差距在0.25%以下自动重点,1%以下可申请重点,但今年申请费用约790万美元。目前拜登领先0.62%,20000多票。该州大选官员解释,这次重点估价比较高,是因为邮寄票较多,且疫情期需要更大的空间和更为严格的安排。重点申请的最后期限是美东时间O11月18日下午5点 。本博不认为特朗普会交这笔钱。

在佐治亚州重新计票时,特朗普在推上说:计票是一场骗局,重新计票毫无意义。

2.法律纠纷

与本博几天前的预期相仿,特朗普关于大选的案子已经23败,提起诉讼的频率也减少了。他赢了两个无足轻重的案子(允许各党派出的观察员站在距离计票员6英尺即1.8米外而不是更远。收回修改邮寄投票邮封签名错误的三天宽限期)。原因是诉讼质量低、缺乏证据以及诉求不明。其中有个案子开庭仅4分钟就被打回。随着几个大州的律师团队撤诉和退出,也意味着其法律选项即将结束。

现有可能赢的也对选票有影响的,也就是早在大选前就提出的,宾州大选后3天寄到的选票不算,这里大概有10000票,其中50%属于民主党注册选民,36%共和党注册选民,其余独立选民。预计会让拜登少拿1500票左右。但拜登现在在宾州赢了72000票,跟赢73500似乎也没啥区别。

新增的诉状和旧的风格差异不是很大。依然是鸡毛蒜皮和缺少证据。比如有监督员称计票场所太吵、员工目光不友善等等。亦有人声称计票场地堵住门口不让共和党监督员进,但拿出现场登记表发现进了250个。另一个特征就是诉求不明确,比如宾州四个郡的选民修复自己出错选票的日期比其它郡早几天,这一涉及几十票的程序瑕疵,又如何支撑他们呼吁的“整个大选结果作废”这类诉求的呢?

3.动机判断

但实际上我并不认为川普真的设想过能打赢什么有价值的官司。特别是在他趁机募捐并且使用了一些涸泽而渔的方法之后(它的募捐信底部不起眼处有默认勾选的钓鱼条款,你假如捐1000美元,它会每周都从你账户里扣1000美元)。

然而,这些举动给了他的支持者一个信号(message)。这个东西在政治里很重要。绝大部分支持者它并不懂选举怎么计票,什么官司。他们只需要知道,总统是被冤枉的,被打压的,体制对他是不公平的,这就够了。而只要官司不停在打,他们就会保持这样的认知(普通人的认知弱点很多,主动打官司有理,没辟谣等于默认,等等等等)。这种愤怒感将是下一轮大规模投票热情的保障,也是捐款的保障。

我一直强调要用营销号和粉圈的手段来分析川普的行为。

“哥哥那么努力,为什么全世界都在针对他?”
“哥哥是不是太火了,抢谁的资源了?”
“哥哥一级棒,路人有眼无珠。”
“哥哥只有我们了。我们尽全力了他才能赢。”
“哥哥做什么都是错的?连呼吸都是错的?”
……

这些饭圈粉头的高频术语你都可以在川普的支持者里找到不重样的对应版本。

其实不仅仅是选举,在施政其它方面,message都是很重要的。信号虽然不能给选民任何切实的利益,但可以调动他们的情感。我们经常见到选民违背自己利益去选人,如果选民明白政策是不符自己利益的,那么它很可能是由于意识形态投票。而假如选民并不明白政策是不符自己利益的,那么通常是因为信号传递得出色。

 

【5】Oliver_dai:先是污蔑美国的媒体,再污蔑美国民主选举,未来官司打不赢还要污蔑美国的法律,川普一个人把中国没办成的事全办了,真的是反美斗士。

 

【6】@MademoiselleCherie-Luna

我怀疑咱们之所以能如此顺畅无缝的接受996 那都是初高中早自习+八节课+晚自习+补课+家庭作业带来的后遗症

 

【7】未来局科幻办 

【干货】阿特伍德&勒古恩论辩录:到底什么是科幻小说?10年前,两位大神曾有过这样一场硬核对谈。#梦幻联动#
众所周知,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向喜欢把自己的作品称作“推想小说”(speculative fiction)而不是“科幻小说”(science fiction),厄休拉·勒古恩就曾在2009年发表评论,称阿特伍德的这种倾向“似乎使她本人的小说免于被降至一个为循规蹈矩的读者、评论员以及获奖作家都退避三舍的作品等级中去”。勒古恩此言一出,当时的读者们“甚至以一种饱含伤害的语调质问:你为什么背弃科幻小说这一术语?就好像我把自己的孩子卖到岩矿上去了。”
2010年,波特兰文学艺术讲座曾邀请两位大神,进行了一场将近一个小时的对谈。
对谈开始,勒古恩说:“六个周前我给玛格丽特写了一封邮件,问她我们该说点什么啊?她回复我说:
1)小说是什么?
2)科幻小说是什么?
3)那些从欧迈拉斯(Omelas)出走的人都去哪了?
4)人类是不是完蛋了?
5)其他任何我们喜欢的东西
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对话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展开。在问答之间她们深入探究了自己的写作过程和动机,但几乎整个晚上都绕开了“科幻小说是什么”这个问题(勒古恩:"实在是太复杂了!"),直到有观众提出观点,认为她们的作品介于 "文学小说 "和 "科幻小说 "之间。
勒古恩立即对这种将 "文学 "与 "现实主义 "混为一谈的做法提出异议,她认为所有的写作从定义上来说都是文学的,只不过有的比有的好。另一方面,现实主义实际能讨论的内容是有限的,现代现实主义小说已经沦为东海岸富裕人群的无病呻吟 ,而这种形式的小说除了这种特殊状况外,无法 "见证 "任何东西。
阿特伍德对此表示赞同,两位作家都激进地认为,推想和非真实的小说有更多的自由度来处理现实主义者所没有的广阔主题。
这引发了阿特伍德和勒古恩之间关于科幻小说的血统和定义的热烈反驳。【阿特伍德是这样看的:科幻小说的祖师爷是H.G.威尔斯,推想小说的祖师爷是儒勒-凡尔纳,而奇幻小说(fantasy)则在另一边,它的祖师爷是丁尼生。这时,勒古恩风趣地补充说,奇幻小说更像是 "一直在前进的老祖母"。她们一致认为,科幻与奇幻之间的关键区别是可能性:奇幻永远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而科幻可以。】
说到这儿,阿特伍德问道:“那星球大战呢?”
勒古恩答:“真正的科幻电影很少,大多数都不过是有宇宙飞船的奇幻故事。”
阿特伍德后来作结说,勒古恩所谓的“科幻小说”是她眼中的“推想小说”,而勒古恩所指的“科幻小说”则和她所谓的“科学小说”有几分交叠。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无损于她们友情和对彼此的欣赏。
后来勒古恩在《写作的十个问题》中盛赞阿特伍德:“切换视角、调用各种各样的叙事者,是许多现代小说必要的结构策略。玛格丽特·阿特伍德颇精于此道,建议大家读一读她的《强盗新娘》和其他短篇故事,或者《别名格雷斯》(这部小说的结构和文笔之精妙,让它足以充当这本书里任何一个主题的范例)”。阿特伍德则在自己的书中将勒古恩誉为X国真正的执政女王。

 

【8】游识猷

《情绪》里还提到大脑的一种非常有意思的运作方式——先理解概念,再根据概念而形成预测,最后自然构建出感受。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自己组合出某个概念,你就不会有符合这个概念的感受。

例子包括颜色,包括情绪,包括这世上一切通过智人的共识而建立起来的“社会现实”,比如金钱、信用、法律、国家……

塔希提人没有“悲伤”这个概念。在西方人会体验到悲伤的情境中,塔希提人体会到的是生病、苦恼、疲乏,或者没精神。

如果你没有金钱这个概念,你看到一张印有已故领导人头像的长方形的纸、一个金属片、一个贝壳时,就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同时,你也无法形成“想暴富”“好贫穷”等感受。

如果你没有口红色号相关的概念,你看到口红可能只会看出三种颜色——“大红色”“粉红色”“什么鬼这也能做口红色”?

彩虹有几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7色吗?然而真正的彩虹是连续光谱,不是离散有边界的彩条。你下次看到彩虹,仔细看,红色再往外是不是还有隐隐约约的其他颜色? 如果最初的彩虹观察者将彩虹最外层多命名一个丁香色,如今很多人就会看到8色的彩虹。

每个人都生活在双重现实之中,自然现实与社会现实。自然现实不依赖于智人共识就存在。社会现实则需要智人共识才存在。这绝不是说社会现实“不真实”,因为我们生活在其他智人之中,所以其他智人的共识,哪怕是“集体幻觉”,对具体的个人来说都无比真实、非常重要。就像《情绪》一书中所写,「 金钱、名誉、法律、政府、友谊以及所有我们最狂热的信念都是“只”存在于人类的大脑中,但它们是我们可以为之生死拼搏的东西。它们是真实的,是因为人们认为它们是真实的。但是,它们和情绪一样只存在于人类感知者面前。」

在概念出现之前,世上不存在这种“社会现实”,世上的人没有关于这个概念的感受。在概念出现之后,人们才看得见,感受得到。

命名,即是“造物”。创造新概念者,就是“造物者”。

好好运用“命名”的力量,你不仅能拥有“扭曲现实力场”,你就是“现实的创造者”。

 

【9】李海鹏

顺手,我看完了《故土的陌生人:美国保守派的愤怒与哀痛》,你说我理解不理解支持特朗普的红州人民,我理解,你说我同情不同情,我不同情。就人性来说,因为自己所在群体的失落而愤怒,因为缅怀过去的好日子而固执,因为被嘲笑而顿生敌意,因为福利主义的不公平而支持自由资本主义的不公平,因为特朗普高喊“我们反对政治正确”而产生解脱感,都是很好理解的。可是怎么同情他们呢,既然他们自己的主张之一就是反对同情?这种人,其实在我们微博上就有无数,因为自身的失败,而对他人的世界充满恨意。另一个感想是,美国开始像别的地方了,或者说,网络让世界各地变得彼此相似了,如今重要的已经不再是支持什么,而是反对什么了。

 

【10】桃知了

在新西兰,有一个职业是专门来拯救绵羊的,叫“扶羊人”。传说中每到了下雨天,扶羊人就会出门,去寻找并救助绵羊。

原因是羊毛太吸水,而吸水后的毛,会沉重到让羊倒地不起。于是扶羊人的任务就是把羊毛身上的雨水拧干,防止它们在积水里丧命。

有谁会想到,再常见不过的下雨天,就足够让绵羊倒地不起,甚至因此而死去呢。

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正在孤单淋雨的羊。身边行人来来回回路过我,在他们眼里,我此刻承受的,是水滴般轻盈的、甩一甩就能消失不见的挫折和悲伤。他们无法理解,如此不足挂齿的绵绵细雨,为何会让我倒地不起。

《大佛普拉斯》里说,“虽然,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类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但却没办法看穿每个人心里的宇宙。”

我并不期待被理解,sadness is not being able to explain why sometimes. 很多时候,我只想遇见一位扶羊人,他不问我为什么瘫倒在地,他就只是沉默着蹲下来,把我扶起,拧干我,抱抱我,顺一顺我的毛,就足够好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