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37】人民须知

xilei 发布于 2020-10-13 16:29:00

【1】@荐见

下班讲个故事,你们路上看。

2年前,牡丹江海林市人民检察院一名叫陈志伟的技术室副主任被抓了。罪名是“非法采矿”。

检察院这份工只是这位正科级公务员的副业,他从父亲陈福清那里接受并掌舵着巨大的家族财富。30年前他们家就是当地豪门,海林最大的煤矿主之一。2016年以前,煤炭业经历了两轮超级牛市,这给陈家带去了源源不断的财富。家族产业链不断延伸,酒楼、婚庆摄影、洗浴中心、典当……他们快包下了海林的三产。

陈福清当年还赞助修建了位于财政局对面的海林市第一个城市广场“富清广场”。绝对风光无二。

2016年以后,煤炭业一蹶不振。典当就成了陈家产业的关键命脉。所有产业命若游丝的时候,除了东北直播业外,放贷是最“硬”的。

公务员陈志伟成了海林最大的债主之一。九龙典当的月息5分。利滚利。借款时一律收“砍头息”:从本金里预扣一大笔借款利息。这样遇到什么情况,债主都是赢两次的“双赢”。几乎没有多少借债人能连本带息还清九龙典当的钱,能还清利息就算不错的。

一次债主,一世债主。对欠债人来说,这是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九龙的目的压根就没指着你有还钱的能力。而是极限施压,压垮债务人,用最低代价吞并资产。

终于,一家叫“广龙供热”的公司在还过陈志伟1600万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连员工集资这招都用过了,最终力所不逮,奄奄一息。负责向广龙供热逼债的是,陈志伟的儿子陈鸿铭。他把“广龙供热”的老当家人庞忠省拘禁了30个小时,逼庞家交出公司控制权。

被陈家逼到生死悬崖边缘的庞家从2015年开始走上了漫漫上方路。“广龙供热”新法人庞忠省的侄子庞敬敏和母亲王月颖,光在2016年两会期间就三次赴京。

庞家有信心扳倒陈家的不是债务冲突和控制权之争,而是他们手里掌握着陈家的一个“陈年大秘密。”

27年前元旦后的一天,大庆海林市一家叫“金座歌厅”的卡拉OK厅发生了一起枪案。起因是两伙人因为争夺麦克风发生的口角和撕扯。其中一方突然有人掏出手枪连开三枪。第一枪射向了天棚,第二枪射穿了玻璃茶几,第三枪击中了歌厅当晚驻唱女歌手的心脏。可怜的19岁女孩当场死亡。

这名枪手正是当年如日中天的海林陈家的公子陈志伟。当时的陈志伟刚刚吃上“公家饭”,是海林检察院一名聘任制书记员,但并没有持枪资质。

这起在当年传遍海林市的“非法持枪杀人案”竟然很快就被摆平了。

陈志伟的老爸陈富清打点了海林市委书记孙登学和公安局政委韩宝林。同时,出资替海林公安局在山东烟台牟平养马岛建了疗养院,供海林公安局的中层干部免费休养。还贴心地为送给每个警察2000多元的皮夹克。

陈富清还单独给了时任海林检察院检察长的郭世昌一笔好处费。搞定公检法后,“陈志伟非法持枪杀人案”被定性为“因制止流氓滋扰鸣枪示警,误伤致死一人”。检察院出具了《关于我院干部陈志伟误伤人命一事的报告》。

作为补偿,陈家给了19岁的歌女家8万块钱。一次性了结了这桩人命案。真正的来龙去脉封印进时间烟尘。

不仅如此,命案4个月后,“我院干部”——“临时工”陈公子竟然转正了!他被海林检察院正式录用为有编制的国家干部。接着的25年里,从书记员,一路干到技术室副主任。

王月颖2016年的上方把陈志伟送进了看守所,但几天后陈公子就又被取保出来了。被陷于“你死我活”处境的庞家咬死不放,2018年再次在哈尔滨见到了中央巡视组。

这次,陈志伟和陈家在海林的商业帝国正式进入了“反黑风暴”的中心。30年大厦终垮。

故事的结局并无新意。可总让我想起《无间道》里,曾志伟在庙前烧香时的壮行之语:

“五年前,囤门大兴村,皇宫大酒楼的停车档,开张大吉。我和弟兄们雄心壮志,谁知道开张还不到半个月,每天平均被人扫荡1.3次,一年内,死了6个兄弟。 佛祖保佑! 算命的说我是一将功臣万古枯,不过我不同意。我认为出来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已决定。你们跟着我的日子最短,底子最干净, 路怎么走,让你们自已挑。 好了,祝你们,在警察部,一帆风顺! 干杯各位警官!”

 

 

【2】迷妹 

我查了下才知道婴儿塔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那是专门用来丢弃婴儿的地方,且绝大多数都是女婴,有的父母不忍心“亲自动手”,就把孩子扔那儿自生自灭,以求一个心灵慰藉,据说负责看守的人每三天就要焚烧一次尸体。
我本来以为这已经很残忍了,但其实远不止这些:
为了让女孩不敢投胎自己家,杀死女婴的时候就用烧死烫死等极其残忍的手法;
有的为了让尸骨万人踩,就把女婴尸体埋进大路下;
闷进粪桶、活活溺死、被子捂死、让车辗死……各种各样的方法,受害的女婴能达到上百万!
这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仅仅是看着文字就不寒而栗,但直到现在,我查今年的报道,依旧能看到很多女婴被弃,孙女被杀的新闻,甚至如果往前再翻翻可能更多。
“婴儿塔”好像从未消失过。

 

 

【3】几个重要的汽车驾驶注意事项

 

【4】@叶大鹰

中国历史上,低估对手从来不是简单的判断问题,而是政治态度。打之前杀主和派,打败了杀主战派,打赢了杀投降派。朝庭中,史书上,民间里,主战派大都可以成为好人,不论他们的判断给国家和民生带来什么后果。 

 

【5】光远看经济

芯片这个产业分工很细,产业链很 长,从原料加工到设备,在产业链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很多国家的高科技企业,虽然美国在芯片的很多环节都很强,但也没有垄断所有领域。“集成电路”名副其实是世界上各个国家技术集成的结果,互相都可以卡脖子,中国可以解决某个环节的卡脖子,你不可能解决所有环节的卡脖子问题。也就是说,芯片这个领域就是互相卡脖子。中国的问题不是被卡脖子,而是作为一个芯片最大需求国,没有任何一个环节可以卡别人的脖子。我们需要🈶️卡别人脖子的东西,而不是以为我们可以自己可以搞所有环节,永远不被别人卡脖子。这是不可能的,也是误导。 

 

【6】戴高乐与中国

 

【7】《当权的第三帝国》:“人文学科的衰落也和政府那些年限制女生入学有关,因为那时候人文学科是最受女生欢迎的选择。希特勒认为,教育女孩的主要目的是让她们学会做母亲。1934年1月12日,威廉·弗里克治下的内政部依《抑制德国学校和大学学生过剩法》( Law against the Overcrowding of German Schools and Universities,,1933年4月25日颁布)下令,从文法学校毕业进入大学继续深造的女生人数不能超过男生的10%。这一年在复活节,大约有1万名女生通过了大学人学考试,最后在内政部法令的限制下,只有1500人得以进入大学学习。在这个法令的限制下,到了1936年大学女生总人数已经减半。那些所谓纳粹精英教育机构,如阿道夫·希特勒学校和骑士团城堡不招女生,德国各州的精英学校和政治教育学院也只招少量女生。1937年的德国中学系统重组,彻底禁止女生接受文法学校教育。女生被禁止学习拉丁语,而掌握拉丁语是进入大学的必备条件。教育部尽其所能让女生只接受家政教育,为此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女子学校,唯一向女生开放的中学教育是一所以语言教育为基础的女子学校,但在那里家政也成了必修课。从1938年4月开始,即使女生通过了重重阻碍可以进入大学学习,也必须接受一年的家政训练,只有这样她们才能获得离校证明,由此获准进入大学学习(如果还有名额的话)。” 

 

【8】江淮夏初 

“你们须知,我中国人在外国的很多,人家国内百姓,待遇我们,和平信实,有情有理,也不仇视,也不谄媚,不远不近,将将恰好。这乃是待遇外人的正道理。”——阎锡山《人民须知》

 

 

【9】@汪海林

我为什么对我们的文化精英失望,十几年前需要吸引年轻受众的媒体平台,无一例外会追逐三个人,韩寒、郭敬明、蒋方舟,他们是八零后在文化领域中仅有的三个明星,媒体追逐是无可厚非的,为了年轻化也好,为了利益也好。但在郭敬明抄袭案后,只王朔有个犀利的批评,作协却把他吸收为会员,原因是可以吸引年轻人(不在意他是否抄袭),这就是知识界和文化界的鲜廉寡耻了。郭敬明是个畅销书作家,作品没有什么思想性可言,趣味更是拜金主义夹杂无病呻吟,很低级,但有大电影公司和大领导追着,求他做导演拍电影,他会拍电影吗?当然不会。他有电影才华吗?当然没有。那为什么请他,因为看好他能赚钱!这些力捧他做导演拍电影的,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是出身高贵有文化有学识有资本的人,他们没有去帮助缺乏资金的吴京,没有去帮助需要支持的郭帆,没有去扶持《大圣归来》,也没有关心艰难的文艺片,他们选择了拥抱郭敬明。如果支持郭敬明的是妓院老板,是没文化的土豪,是唯利是图的平台,我没话说,人家可以扶持自己喜欢的人,但是,这些人是电影行业的精英,是电影行业中的文化人,是电影主管机构中的文化人。这才是彻底的堕落。
今天,我们要面对的,是这样一个处境。盗亦有道,今天是盗亦有道道。不再寻道,都去寻道道。
我不悲观,就是比较爱看戏,边看边嘀咕,坐在前排,免不了要说出声来…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