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36】内卷

xilei 发布于 2020-10-11 10:05:00

【1】RugglesDaCat

我们很多人,从小都没有被真正“看见”过。

我们是一个给每个人贴满了标签的民族,从小孩子的成绩,特长,听话,争气,到青年人的学历,事业,收入,资产,到成年人的恋爱,婚育,社会地位,到老年人的儿孙绕膝,没病没灾。

我从小就非常聪明,成绩名列前茅。我听话懂事,会做饭会做家务,勤劳善良,乐于助人,给奶奶端屎端尿,给爸妈洗脚捶背。我封斋祷告,穿衣保守,谨守教规,不和非回族恋爱。本科和硕士学校都是985 211,先进央企,然后裸辞,然后进外企,一直做到中层管理。我自己在天津买了房,收入可观,年假充足,年年国内外旅游。我还算个美女,我喜欢的人基本都会喜欢我。

我是个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不仅是我的家人,连我的家乡人,都为我觉得骄傲。

我得到过主流价值观的一切赞美,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普通人中非常难得的成就,我应该满足了。接下来,就是找个条件不错的对象,结婚生子,安稳度日。

我21岁的时候,去德国和法国实习,去巴黎圣母院参观。我坐在教堂的长椅上,金色夕阳透过彩色的玻璃窗洒在身上,风琴缓缓演奏,乐声袅袅盘旋。旁边头发银白的老太太双手握在胸前,低着头虔诚祷告。我抬头看着教堂高高的屋顶,突然觉得心中一动,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而这种感觉,以前只在我虔诚封斋拜主的时候有过。

那是我第一次怀疑宗教。或许,不是上帝,也不是真主。或许,一直都是我自己,在注视着我自己。

我觉得人生的真相就像手机贴膜,翘起了一个角我就会忍不住把它全撕下来。我花了四年,读完了古**兰经和圣训,还读了一部分英文版,看了很多很多全世界阿訇讲义的视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我就是没有办法,我不信就是不信。

可是走到了这一步,我怕了。当一个人开始怀疑自己被灌输的观念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内疚。我对父母和族人产生了深刻的内疚,我叛教,自私,罪人,我会引起真主的震怒,不得好死,我会下地狱,而且会连累父母一起下地狱,我不配做回民。

当我怀疑爱国主义教育是愚民教育的时候,当我认为平等、尊重、自由大于生命的时候,我对国家产生了内疚,我不爱国,崇洋媚外,吃里扒外,我不配做中国人。

当我怀疑儒家阶级制度的时候,我对师长、领导和我爱过的男人们产生了内疚,我以下犯上,不知好歹,不懂感恩,我不是个好女人,不配得到幸福。

当我怀疑孝道的时候,我对父母、长辈感到内疚,我不孝、白眼狼、道德败坏,我不配为人。

现在所有骂我的人,你们说的话,在我脑子装的都是💩的时候,都曾经骂过自己,无数次,这么多年下来也免疫了。所以也知道你们骂我的出发点,你需要维护自己的世界观,毕竟攻击别人比反省自己容易多了,都是别人有问题,你就不用面对自己“错了”的可能性。而且你们说的荡妇啊崇洋媚外啊睡出来的绿卡啊,我都认,真的,不反驳,这就跟说我胸大一样,属于事实观察,我也不觉得这是骂我,我不仅不生气,我还要夸你们呢,虽然🐔儿小,但是脑仁也不大啊,那我夸你们一句表里如一两小无猜吧。

那么当时我怎么办,只能伪装。环境太强大了,我斗不过,连自己都在一直规训和攻击自己。我只能伪装成和别人一样的样子,就这么过下去罢。

可是我一年比一年觉得空虚,我仿佛漂在大海上,无边无际,身心俱疲。无数个漫漫长夜,我不停流泪。我一眼就能看透我余下的人生将在谎言中度过,除了我身上所有的标签,我是谁?

有人能看见我吗?我自己看见过自己吗?这样的人生值得过吗?

我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试图与我妈沟通。用过利诱,大小节日买礼物,换一屋子家电,国内外旅游,给钱。用过威逼,哭喊,吵架,冷战。用过动之以情,哭诉我的痛苦和不甘。用过晓之以理,写长信,当面谈,讲法律,讲人性,讲古**兰经。

十年下来,她的链条却收得越来越紧,威胁用得越来越多,反应越来越激烈,她不是听不懂,而是她根本不允许自己去听。当一个人一生为了某种理想,放弃了自己的人性,接受了一切不公和压迫,她的沉没成本太大了,她无法抛弃,不敢醒悟,只能坚持下去。那么我的痛苦,她选择视而不见,我的哭喊,她一律按下了静音键。从那时候开始,我死心了,我终于意识到,假如我还想有自由的可能,我与她之间,必有一战。

众生皆苦,有感受力的人尤其苦。可是如果不诚实去感受,我对不起这仅有一次的生命。

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

我不是个斗士,我跑了,我是个逃兵。但同时我也是个斗士,我没有屈服,没有把自己嵌套进吃人的链条,为虎作伥。

内疚与我或许永远不会分离。在我出国几个月之后,我还是天天晚上做噩梦,梦里我妈对我歇斯底里地哭喊,梦见我自己自杀,摔死淹死,醒来头昏脑胀,没有起床的力气。

我有一次恐慌发作,无法呼吸,脸憋的通红,眼睛看不见了,意识都变得模糊。Carl 把我紧紧抱在怀里,陪着我一起呼吸,轻声安慰我,听着我撕心裂肺地痛哭。

我放弃了以前一切人人羡慕的东西,一条条撕下了身上的标签,扯下的都是血肉。

世界上没有童话。弱势反抗强势,如果你形单影只,不可能姿势优雅,结局圆满。绝大多数时候,你就是舍得一身剐,扒了一层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我为什么要把我的经历说出来,我当然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我想让姐妹们看到,这条路我走过了,我活下来了,现在也活得不错。后面的姐妹,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孤军奋战的。

而且当我真正换了环境,我发现在一个地方,绝对错误的东西,在另一个地方,是正确的。反抗专**制压迫,反抗宗教强制,反抗婚姻不自由,反抗性别不平等,反抗家长专制,反抗别人入侵我的私人边界,反抗别人插手我的私人决定,这些,都是正确的,是被鼓励的,被认可的,被欣赏的。

扯下来的血肉最终会慢慢愈合。现在的我,虽然依然要面对生活的琐碎,但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我在天地之间,有了存在感。最最真实的我,我的灵魂,我的挣扎,我的向往和恐惧,我的坚强和软弱,我的痛苦和快乐,都是是被看见,被接受,被理解,被爱的。

我不再只是别人的女儿,别人的恋人,别人的妻子,未来的别人的母亲,别人的统治对象,别人的下属,不再只是各种等级链条里的一环。从此以后,我,就以“我”的角色而活着。

 

 

【2】@导演张内咸 

不久前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对女权的看法。当时我是在一个文化行业的国际交流活动上,这个活动是官方举办的,并不是民间的那种。所以来参会的有各级领导、学者、文化传媒公司老板等。虽然没有刻意统计,但我认为与会者平均学历至少在本科以上。会上有一位新加坡籍的华裔女导演分享了一个关于“中华服饰文化与女性意识觉醒”的选题,也许是因为她的普通话不太好,所以发言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PPT讲到一半主持人就笑嘻嘻地打断了她的演讲,用自以为幽默的玩笑跟台下讲:“我觉得当代中国不应该讲女权,男权才应该呼吁一下。中国现在的问题是男性越来越没有地位了,大家说对不对?”台下瞬间哄堂大笑,那位新加坡女导演表情尴尬地站在台上不知所措。要说明一下的是,这位主持人本身也是学者、博士生导师,体制内的身份是某211大学的副院长。此外,新加坡并不是西方,意识形态上与我国并没有对立的关系。
活动结束之后很多天,那一刻全场的哄堂大笑都让我不寒而栗。如果这一屋子足以代表中国文化精英群体的男性,骨子里依然用这般不屑一顾的态度看待女性,那么海平面以下的黑暗世界会残酷成什么样子呢?我并不是说西方每一个人都尊重女性,但即便是心里有什么真实的想法也绝不敢在公开场合说出来。而这群中国文化精英的问题是,他们甚至不认为“这是个问题”,我猜想他们是真心认为中国女性地位“世界最高”。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压根不相信中国男性的思想已经演化到了这种程度。以前我会觉得网络上的田园女拳戾气太重,现在我认为中国女权运动不是过激,而是远远不够——因为你真的无法想象她们的愤怒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

 

 

【3】张宏杰

我中午在微博里向大家问了两个关于王阳明的问题,也仔细看了大家的回答,在这谈谈个人对王阳明的看法。
我对王阳明是充满怀疑的。我认为,王阳明之所以成为“圣人”,他的学生们后来给他写的《王阳明年谱》功不可没。这本年谱确实下了功夫了,写了三十多年。
其中有很多暗示王阳明是神仙的地方。比如开头,王阳明的妈妈就怀孕十四个月。他一出生,就伴随着一个奇怪的梦。据《年谱》载:“九月三十日。太夫人郑娠十四月。祖母岑梦神人衣绯玉云中鼓吹,送儿授岑,岑警寤,已闻啼声。祖竹轩公异之,即以云名。乡人传其梦,指所生楼曰‘瑞云楼’”。
王阳明的母亲怀孕娠十四月才生产,他的奶奶岑太夫人梦到有仙人在云彩里奏乐,送王阳明下凡。王阳明的祖父因为这个梦,为新生儿起名为“云”,结果却无意中点破了“天机”,导致王阳明直至五岁尚不能开口,一日与群儿玩耍,一神僧路过,暗示阳明不能开口的原委是泄露了 “天机”,竹轩公改“云” 为 “守仁”,于是王阳明顷刻就能言了。
当代研究王阳明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束景南教授从对《罗洪先集》《邹守益集》《耳谈类增》以及陆深《海日先生行状》等文献的梳理,论证王阳明诞生神人授受的传奇乃是王华虚造。至于王阳明幼年不能言,后受神僧异人点化的记录,他考证认为是王阳明的爷爷竹轩公的虚构,并指明了竹轩公在成化十二年虚构阳明遇神僧点化一事的具体因缘和过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束景南教授的《王阳明年谱长编》。
《年谱》中其他虚构之处,不一而足。《年谱》还记载:“弘治五年(1492),……(阳明)举浙江乡试。是年,场中夜半见二巨人,各衣绯绿,东西立,自言曰:‘三人好作事’。忽不见。已而先生与孙忠烈燧、胡尚书世宁同举。其后宸濠之变,胡发其奸,孙死其难,先生平之,咸以为奇验。”
也就是说,王阳明二十岁那年,去考举人,梦到两个巨人,一个穿红衣,一个穿绿衣,说了一句话,三个人会做好事。后来王阳明和孙燧,胡世宁三个人都在这一科中了举人,几十年后,宁王叛乱,胡世宁向朝廷举服,孙燧在平乱中殉难,王阳明最终把这场判乱镇压下去了。也说明王阳明是神人。
王阳明能求雨。正德十二年,王阳明在汀州府的上杭县祈雨,《年谱》对此记说:“先生方驻军上杭,祷于行台,得雨,以为未足。及班师,一雨三日,民大悦。”
王阳明能禳火。正德五年(1510),他刚升任庐陵县的知县,《年谱》记说:“城中失火,身祷返风,以血禳火,而火即灭。”
王阳明能求风。正德十四年,他听说朱宸濠叛变的事情,希望乘船返回吉安,当时南风甚急,船不能往前,《年谱》记王阳明:“乃焚香拜泣告天曰:‘天若哀悯生灵,许我匡扶社稷,愿即反风。若无意斯民,守仁无生望矣。’须臾,风渐止,北帆尽起。”
王阳明的这些内容记入年谱,首先他自己经常讲述自己的神奇经历,将良知神秘化的结果,其次是他的门人后学竭尽全力对其进行圣化的结果,如罗大纮称其为百世之师,耿定向则模仿《史记•孔子世家》的体例而作《新建侯文成王先生世家》,把阳明与孔子、王门与孔门等量齐观。
其他弟子也不遗余力。据说王阳明在军中四十天不睡觉:“王遵岩问龙溪:‘先师阳明在军中,四十日未尝睡,有诸?’龙溪(王畿)曰:‘然,此原是圣学,古人有息无睡’。”
王畿说王阳明是水火不入的“神人”:“先师已造位神人,焚之火而心不与俱焚,溺之水而心不与俱溺者也”。
这些,你信吗?

 

 

【4】#石原里美saytome#

「虽说已经从家里搬了出来,但碰上了什么紧急情况,第一个想拜托的还是母亲。房间里的空调太旧了,不知道切入电源的方式,就立刻打了电话给母亲。还买了和房间尺寸不匹配的巨大的床。这样小小的失败,被朋友们笑话着、鼓励着,渐渐地我也找到了独立生活的乐趣。
不做饭就没得吃,早上用的杯子不洗的话直到晚上都会那样放在厨房里。一个人生活就是学会接受这些事。」

——三个月后发现母亲生了病。现在回过头来看,可以确信当时决定一个人出去住的时机没有错。

「从家里搬出去以后,母亲住院的地方离我家非常的近,所以可以每天去医院看望她。

实际上,我自己也在2011年的春天,得了可能必须要开腹做手术的病,最后通过药物治疗痊愈了。但在观察病症,决定是否要做手术的那一个月里,我的心情也跌落谷底,不安又无助。当时的手帐里还写下了‘为什么生了病的是我呢?’这样的话。

所以我可以理解生了病的母亲的不安和恐惧。正是因为了解这份恐怖,我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成为母亲的支撑。帮住院的母亲刷牙,给她喂水。
必须给父母加油打气,鼓励着他们才行。

我也意识到自己必须变强,从那以后和母亲的关系就渐渐平等了。像是趁夜逃跑一样搬出来一个人住,也是有意义的。以这次生病为契机,我也和母亲敞开心扉,聊了很多。关于工作的事,关于恋爱的事。如今也会和父母一起去旅游,或者像要好的女性朋友一样,一起去餐厅吃午饭。母亲就像是全世界最能理解我的朋友。」

——和父母的关系变得平等,恋爱观和婚姻观也产生了变化。

「以前我一直觉得结婚就是一种尽孝。能让他们尽早抱孙子之类的。因此20岁到了后半段,我确实常为自己快要到30了还没有结婚而感到焦虑。

女性到了30岁,是很好的停下来认真考虑人生和事业的时候。但结婚并不等于尽孝。是否结婚,是否生孩子,都应该由自己决定。什么样的才是幸福,不由别人来决定,而是由自己的心来判断。

即使父母不在了,也能很好的生活,向他们证明自己有这份力量,能够让他们安心,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尽孝。为了成家而匆忙结婚,让他们不放心,可能反而增加了父母的烦恼。

我想成为让父母确信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好地生活的孩子。」

 

【5】菜菜_AM 

顶刊的悲歌
医学界的顶级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罕见地发表了一篇社论,谴责川政府的无能和失败,导致美国的新冠疫情变成一出悲剧,呼吁通过选举让川政府下台。
社论指出,美国原本拥有很强的生物医学研究系统,也有公共卫生等方面的丰富专业知识,以及将这些专业知识转化为新疗法和预防措施的能力。然而川政府在很大程度上选择了忽略甚至贬低专家,摧毁了CDC的信誉、将NIH边缘化、并将FDA政治化,掩盖真相,推动谎言满天飞,不断削弱人们对科学和政府的信任,造成的损害将会比他们的任期长得多。
“They have taken a crisis and turned it into a tragedy.”
“Why has the United States handled this pandemic so badly? We have failed at almost every step. ”
“The United States came into this crisis with enormous advantages... Yet our leaders have largely chosen to ignore and even denigrate experts...Our current leaders have undercut trust in science and in government, causing damage that will certainly outlast them. Instead of relying on expertise, the administration has turned to uninformed “opinion leaders” and charlatans who obscure the truth and facilitate the promulgation of outright lies.”
“Anyone else who recklessly squandered lives and money in this way would be suffering legal consequences. Our leaders have largely claimed immunity for their actions. But this election gives us the power to render judgment. Reasonable people will certainly disagree about the many political positions taken by candidates. But truth is neither liberal nor conservative. When it comes to the response to the largest public health crisis of our time, our current political leaders have demonstrated that they are dangerously incompetent. We should not abet them and enable the deaths of thousands more Americans by allowing them to keep their jobs.”
官方的全文中文翻译:ONEJM全体编辑署名社论:美国正死于尸位素餐的...
最近,NEJM、Lancet、Science、Nature等一系列世界最顶级的医学科学刊物,纷纷发表文章,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向川政府开炮,业界累积的愤怒和忧虑,几乎是一字一辙了。
其实,这些期刊,谁又喜欢弄这种zz观点文章呢?
无非是到了不能不发声,明知无人听,也要尽力高呼的时候了而已。
谁不知道呢,以现今之撕裂,真正需要听到他们声音的人,是不会看也不会care他们杂志的,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管你的。
谁知道呢,哪怕多一个人听见也好啊,说不定就会有一个人叫做“破喉咙”呢。
在顶刊里读到了杜鹃啼血,这,也算是#20年目睹之怪现状# 吧。
唉。

 

 

【6】封新城 

学个新词:内卷。

想起一个近义词:内殖民。

 

【7】何不笑

(摘译一段当年道格拉斯·诺斯领衔的论文摘要,重温一下来自大佬的打击。[二哈]

发达社会总是拥有发达的经济和发达的政体,这一事实表明:经济与政治之间的联系必定是发展进程中一个最基本组成部分;本文构建了一个关于经济和政治的综合性理论。我们认为,人类社会自一万年前开始,逐步发展出了有限准入的社会秩序( limited access social orders),它能够控制暴力,提供秩序,并允许通过专业化和交换来扩大生产。有限准入秩序通过政治制度的设定来限制经济的进入,创造租金,使用租金,从而稳定政治制度、抑制暴力。我们称这种政治经济的安排为一种自然状态,这可能是人类社会最自然的一种组织方式,即使在现代,大多数社会也都是如此。
相反,少数发达国家,其社会已经发展出了开放准入的社会秩序(open access
social orders)。在这些社会,经济和政治组织公开准入并相互竞争, 社会秩序靠竞争而非创造租金来维持。
理解现代社会发展的关键在于理解从有限准入到开放准入的转变。然而,自二战以来,只有少数国家做到了。”
ABSTRACT
Neither economics nor political science can explain the process of modern social development.  The fact that developed societies always have developed economies and developed polities suggests tha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economics and politics must be a fundamental part of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This paper develops an integrated theory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s.  We show how, beginning 10,000 years ago, limited access social orders developed that were able to control violence, provide order,and allow greater production through specialization and exchange.  Limited access orders provide order by using the political system to limit economic entry to create rents, and then using the rents to stabilize the political system and limit violence.  We call this type of political economy arrangement a natural state.  It appears to be the natural way that human societies are organized, even in most of
the contemporary world.  In contrast, a handful of developed societies have developed open access social orders.  In these societies, open access and entry into economic and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sustain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ompetition.  Social order is sustained by competition rather than rent-creation.
The key to understanding modern social development is understanding the transition from limited to open access social orders, which only a handful of countries have managed since WWII.
(论文全文:O网页链接
Douglass C North,
John Joseph Wallis,
and
Barry R. Weingast
NBER Working Paper No. 12795  December 2006
挖个坑,有空精译。这篇论文在他那本《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有更详尽充分的论述,但论文明显更畅快,而《暴力与社会秩序》则更像是理论的推演验证。) 

 

 

【8】@作家叶倾城

医生朋友所在的医院经常有老外看诊,我惊叹她的英文如此之好。
她说:心梗之类的都是英文字母缩写,中国人外国人看到的都一样,癌都是CA,药物名字也是缩写。
我又问她:中国病人与外国病人有何区别?
她说:医保不同。
我:……
我说:作为人呢?
她说:外国病人“依从性”好,中国病人……哼。
这是个生词儿,我便让她解释一下。
她说:就是听医生话,让你一天三次,一次一片,你就照着吃,别问为什么,也别自己觉得好了就减量。
另外,外国病人控制血糖血压都比中国人好。因为西餐每天都是固定的,减量加量都有一定之规。中餐今天吃红烧肉,明天香菇菜心,血糖一日千里的。让病人减糖,病人说:我从来不吃糖。告诉他红烧肉里有糖,他大吃一惊:那个也不能吃?——这也属于依从性不好。

依从性,不就是听话吗?

中国文化有个怪圈,长期叫人听话,听大人的话,听领导的话,听一切人的话。
又整个社会都在说:谁听话谁傻,那不听话的都吃香喝辣。
最后的结果是:好多人,既不会听话,也不会独立思考。让他自己拿主意他不敢,自己决策他张惶失措,让他听话的时候——他还老打个折扣。
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长期的经验就是这样的:权威的话,不能不听,又不能全听。全不听是傻,全听也是。
到了要听医生话的时候——药当然要吃,医生让吃的嘛。医生让吃一天三次,那就吃两次好了。

 

【9】@留几手

央视明天要复播NBA总决赛了,估计现在也的确没有太多体育运动可以看,借着总决赛的热度复播,属于顺驴下坡,非常明智的选择。其实当初搞抵制NBA就没啥意义,纯属于头脑发热。你要是不拿别人话当回事,大家其实都不知道发生啥事了,结果非常大炒特炒,弄得天下皆知,现在也没啥说法就直接复播了,弄得那些坚定的“战友”们很尴尬,总有种自己像被组织出卖了的感觉。三折腾两折腾,兄弟们心都寒了,以后谁还跟着你玩抵制这抵制那啊?既然抵制不了,何苦一天天净整些没用的呢。

 

【10】@胡宇光zk

2018年我还在数字搬砖的时候就听说他们在奉旨做fq浏览器,还参加了几次方案讨论,如今终于发布了。
把fq功能做在浏览器里最大的好处是浏览器直接能拿到明文流量,用不着像代理一样做中间人攻击了。只不过这里有几个问题我没明白。
一个是我印象中fq所用带宽和服务器都是数字厂自费,这里的费用如何平衡呢?难道在页面输入广告?
其二是我猜不要24小时就会有人逆向代码直接拿到fq信道的协议,从而绕开会过滤和打点的浏览器,直接写一个干净版本的浏览器。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
顺便说一句,当初和我讨论fq浏览器架构的两位同事,现在分别在浙江义乌和富阳看守所,回顾往事,不禁有物是人非之感。

 

【11】饭统戴老板

给墙搭官梯这种事情,属于很高很高很高的人才能做的决策,绝对不是小官小吏所能拍板的。因此虽然我不会用Tuber浏览器,但挺期待后续的,这可能会是个标志性的事件,希望不要像以前的那些雷声一样,轰鸣声再大也没挤出两滴雨来。

 

【12】@游识猷

读到一篇讨论我国离婚调解制度的论文,举了好几个法官是怎样调解家暴受害者做出“和好”决定的案例。
笔录节选5——
法官多次调解,女性原告依然拒绝和解。男性被告情绪激动,说他会杀了原告。
法官(单独对原告):「好吧,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在乎离不离婚,反正你们不住一起。他说如果你离婚,就要杀了你。看起来他是认真的。如果我们判决离婚,我们无法保证你的安全。说实话,我们判离婚是很容易的,我费心劝你和解都是为了你好。」
女性原告:「我同意和解。」
笔录节选7——
Z女士遭受了5年的身体暴力虐待,她丈夫打她,但没有打过他们的儿子。不过,丈夫威胁说,如果Z女士要离婚,他就要把她和儿子一起打。
法官:「……如果你坚持离婚,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和你自己的安全?我不能保证他会不会执行他的威胁,因为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悲剧... ..」
女性:「我同意和解」。

Wang, J. (2013). To divorce or not to divorce: A 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 of court-ordered divorce mediation in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Policy and the Family, 27(1), 74-96.

 

 

 

【13】瑞士摄影师Pascal Greco花费长达七年时间,拍摄下香港街头逐渐消失的霓虹招牌。Greco由最初使用数码相机,后转用已经停产的即影即有菲林,一刹那的定格,唯一的实体相纸,像仪式般纪念着香港的光辉一面。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