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何伟的文章到底写了什么

xilei 发布于 2020-10-9 9:55:00

何伟的新文章讲述了他八月末到武汉度过九天的经历,基本是到处看,和各种人交谈的记叙,没有明显的观点评论,方方面面都有涉及。看到一些摘录把文章扭曲得厉害,基本就是不同立场的人各取所需,觉得哑然失笑。

 

如果非要勉强加标签,此文的事实层面(包括既往事实重塑、采访者原话、作者见闻)中有不少可被归为中国抗疫成果正名、驳斥阴谋论的内容,亦有批评的部分。还是客观罗列的好。现摘精华翻译如下:

 

 

作者:PeterHessler翻译:Audrey李佳佳

 

正名性质:

 

没有证据支持任何阴谋论,甚至连动物与市场的关联也并不清楚。武汉人并不热衷食用野生动物。

 

除去医疗资源过载的武汉,中国其他地区人们相信死亡人数准确,病毒没那么容易被掩盖:如果在一个社区广泛传播,住户们会知道。

 

武汉居民辉(音)在失去了继母后带岳父母返回居住地江苏,被居委要求封闭隔离14天,贴了封条写上“湖北返回人员居家隔离”。起初不理解,愤怒冲突,最后相信这些严厉措施是必要的,承认大局上这是正确的。早期确定并隔离湖北返回人员政策有效。在何伟自己生活的成都小区,有个人从湖北返回,被确定、检测、隔离,后来出现症状。

 

火神山医院在10天内建起,招人很困难,人们恐惧,诉诸爱国主义也不好使,要依靠高薪(有木工拿五万,是平时工资的10倍)吸引。招工头张(音)发现唯一解决办法是他自己穿足防护衣物陪着工人一起进去,“如果你出事,我也出事”。最终无人感染。

 

这个春天永久改变了武汉人,有的人对官方信息减少信任,却也有人增进了对于中央领导层的信心。有的人开始囤积应变,家里放着65磅米、65磅面、30罐肉罐头。

 

8月8日至年底,湖北数百个旅游名胜免费开放,帮大家增进对于湖北安全的信心。在何伟住的武汉威斯汀,酒店给他提供只要0.23美元的自助早餐优惠。

 

武汉是全中国检测最彻底的城市,最近1例是5月18号,5月底全部1100万居民得到检测。何伟遇到的出租车司机都至少被检测过两次,一对夫妻被检测过5次。全市320个检测点,系统如此广泛,6月份北京疫情时武汉前往支援。

 

何伟在武大遇到两位非洲留学生,由于欧美澳的留学生基本已被其使馆接走,滞留的多是非洲学生。他们在封城期间获得了良好照顾,宿舍被从外面锁上,但校方给他们送食物和必需品。“放出来”第一天,他们一个想去吃麦当劳一个想去吃牛扒。

 

何伟采访了很多外国科学家,发现他们并不会专注于中国早期的应对失误。约翰霍普金斯JenniferNuzzo:会以宽容眼光看待处于流行病疫情初始阶段的国家。总是相信会爆发。哥伦比亚大学ICAP总监WafaaEl-Sadr:中国科学家很快就分享了病毒基因序列,1月11日就给了世界。早期存在错误,但他们行动了,分享很快。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如果更加透明我们就会知道病毒源头,但在摊档和动物尚未被仔细研究时中国就彻底清理了华南海鲜市场。但何伟采访了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16年的英国流行病学家PeterDaszak。他说爆发初期通常很难获得好的数据。人们病了,地方政府当然会更关注公众健康紧急情况。医生们要杜绝感染,当然要彻底清理市场。

 

Daszak是纽约非盈利机构EcoHealthAlliance主席,这家机构成为了美国阴谋论的靶子,尤其是那些说病毒是人造的。很多知名病毒学家已经公开说过,人造的病毒会有明显特征。很多人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时不小心泄露病毒,但并无证据证明这一点,甚至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在研究能引发这场疫情的这种病毒。

 

Daszak说中国科学家盯着巨大压力发布数据,这驱动公开与透明。他与中国同行合作发表过十几篇论文,“如果我们发现感染人类细胞并传播的病毒,早就会公诸于众。16年来,他们从未隐藏数据,我从未遇到过一个人说这另一个人说那的情况。如果你想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邀请外国科学家合作?”

 

4月份,特朗普告诉记者美国将会停止资助任何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随后取消了370万美元给EcoHealth的资助,他们一直在研究蝙蝠向人类如何传播病毒。EcoHealth随后上诉,但Daszak认为除非换一任政府否则不会改变。

 

7月初,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武汉完成疫苗生产厂建设,产能将达到每年1亿支疫苗,其在北京的另一个基地,能生产另外1亿。两个厂都已经投入生产,几乎已完成三期实验。因为中国基本已经没有确诊病例了,他们要去到阿联酋、秘鲁等南美和中东招募超过5万人参与实验。

 

港大的何一五(音)说疫苗已经给予一些中国中层官员,大约一百人。中国生物和国药控股的管理层也已注射。媒体报道,世界数十万高风险地区普通人也得到注射。近期中国国际形象受到破坏,但何相信,疫苗出来并帮助世界,情况会很快好转。

 

 

批评性质:

 

华南海鲜市场一楼是鱼市,二楼卖眼镜。去年12月底,武汉市卫计委证实了一些传闻,科学家们在研究一种“病毒性肺炎”,已感染了27个海鲜市场的人。但官方通报说“调查目前尚未发现人传人,没有医务人员被感染”。

 

1月1号,工作人员前往海鲜市场消杀。10天后关闭二楼,又12天后武汉封城,之后两天内全国各省都进入一级响应,但此时病毒已经传播到了世界,没有可能在源头切断。此后,中国政府发布的关于华南海鲜市场或病毒可能源头的信息寥寥。

 

当下,全球感染超过3500万并继续增长,但中方几乎完全沉默,华南海鲜市场就成为了想象力的培养皿。一种中国阴谋论说2019年军体会上美国军人故意播种了病毒。另一边厢,一些美国人则相信,病毒是被不小心或怎样,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

 

12月底“未见人传人”和1月20日钟南山确认人传人这两个未解释的不同公告之间的鸿沟使诗人小银(音)和作家方方愤怒,代表那段时间信息的流动与不可靠。方方传递了很多未具名的医生、科学家、官员、警察的信息。现在对病毒知识充分了,回头看,方方早期很多判断是准确和合理的。

 

方方说在有审查的情况下,很多受教育程度高的人依然能洞察可靠信源,她的微博有时能吸引三千万读者,被删除的话很多人寻找各种其他方法传播她的文章。

 

一位传染病医生认为实际死亡人数应该高于3869,因为早期医院不堪重负对很多病人拒收。一位名辉(音)的建筑师失去了继母,1月4日生病,13日才被收治,两天后不治。火葬场当时很忙碌,但武汉当时官方死亡数字还是1。

 

医生告诉何伟,平均而言,5月底大检测他的医院依然每检测4万人会有一个阳性,多数是重复病例(已康复,体内依然有病毒)。但高层会决定不公开,因为担心影响信心。

 

何伟遇到两名封城期间采访的年轻中国记者。拍视频的韩(音)发现官方媒体喜欢强调抗疫胜利的视频,而非武汉人受苦的,他决定保存这些素材,希望最终找到它们的用处。另一位殷(音)说一月份曾有一个短暂窗口,没有新闻干预,记者们报道李文亮和早期应对失误,比如红十字会分发物资的混乱。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迅速解决,记者感到服务社会的成就感。但二月就收紧了,“短暂的春天”。

 

无论中国研发疫苗有多快,1月之后控制疫情多有效。西方人都很难忘记他们起初的失误。这是文化差异,中国喜欢往前看而非往后看。方方在1月31号写道“中国人从不喜欢承认自己的错误,也没有强烈的悔悟感”。

 

两名地方官员要求方方不要出版《武汉日记》,方方拒绝了。她说“你要是取消我的养老金,我就诉讼”。

 

何伟在武汉遇到的每一名作家都对方方评价很高,有迹象有高层也很欣赏她。方方说新浪微博高层在禁言她以后给她写信道歉:“说他别无选择,他很佩服我”。

 

来源:@Audrey李佳佳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