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34】有很多种说话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沉默的方式

xilei 发布于 2020-10-6 16:28:00

【1】卢诗翰 

其实,封神的故事不是不能拍
但我觉得,主角不能给姜子牙,要给商纣王。
历史上,商纣王的六大罪状:
一是酗酒
二是不用贵族
三是登用小人
四是听信妇言
五是信有命在天
六是不留心祭祀
《尚书》上就这六条,什么酒池肉林,炮烙,挖比干心这些,画风过于魔幻,都是后人加的。
但仔细研究这六条罪状,你会神奇的发现,除了酗酒,其他的全都有的讲啊。
不用贵族,在当年这是罪状,现在看来简直是不计出身任用贤能开明君主啊。
登用小人这条,小人的意思是,平民,所以,这还是一条领先时代的措施。
听信妇言,这还是好事啊,听取妇女意见,提高妇女地位。
最后这条不留心祭祀,更高级了,这代表了什么?这代表了他崇尚科学治国,不搞鬼神那套。
总结一下,尊重女性,相信科学,大公无私,任人唯贤。
这分明是领先时代的开明君主啊。
唯一问题是,他一口气吃太饱,和祭祀神权阶层对抗的同时,又损害了贵族特权阶层,同时提拔平民尊重妇女又影响到了原有利益集团,最终四面皆敌。
放在今天,这故事那可就有看头了
我就是要任用贤能,我就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才,我就是要尊重妇女,我就是不信仰鬼神不信你女娲。我就是要娶战败奴隶出身的妲己为皇后。
这是一个人间帝王不再信仰鬼神而选择和爱人还有人民一起对抗鬼神的故事
鬼神们无计可施,最终一个个亲自下场出现在战场上。
故事的最后,鹿台之上,大火之中,终神问道:
“你的帝国毁之一炬,这值得吗?”
“你们并不明白,是我还是周王姬发,没关系的,都一样。
火种已经埋下,从此后大地上便再没有跪服你们的信徒,只有站起来的人类 ”
500年后,公元前520年,
益都侯樊迟问知
孔子曰 “ 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这才叫  “ 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剧情不比你莫名其妙的救一人还是救苍生高多了
顺带一提,不是我在洗商纣王啊,六十年前教员就看明白了[允悲]

 

 

【2】@RugglesDaCat

这一篇是写给骂我的女人们的,我就不挂你们了。

我就是个真正的底层女性出生,是有一些农村悍妇的特质在身上的,插着腰骂街拿起刀砍人在我这都不叫事,又虎又轴。不然呢?我拿什么掀翻儒、孝、穆、原生家庭四座压在身上的大山?靠哭吗?你们任何一个人,这四座大山掀翻哪怕一个,我都发自内心觉得你是个勇士,我都知道,你需要走过多么艰难又心酸的路,我掀翻了四座,扒了一层皮啊。

你们希望看到一个面带笑容姿势优美反抗压迫的高知女性的样子,姐妹们,醒醒,不存在的,弱势反抗强势这件事,不做到歇斯底里背水一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和武器,你是赢不了的。

绝大多数时间,我其实用不着做悍妇的,我好歹受过高等教育,长得也好看,能说会道,干什么事也能顺风顺水。文明人的文明也是真的,并不虚伪,我在文明人的世界也是人模狗样如鱼得水,可是我太知道人性是个什么东西了,友好谈判的前提一定是武力震慑,文明人的握手是有攻击性撑着腰的。

一个人的善恶是平衡的,这个人才能活得像个人。我说过,敢欺负我的人,我上天入地也要艹翻他,我出了恶气,维护了边界不受侵犯,我就是痛快的,我心里的善意和温柔才会留给真正爱我,完整接受我,无条件支持我的人。

再说了,我磨刀霍霍向爹权,骂过女人吗?我对女人都舍不得骂,生在这片土地,无论你是城市还是农村,已婚还是单身,独女还是有兄弟,你都已经输在起跑线了你知道吗?整个社会,从家庭到学校到职场,都无孔不入地渗透着对女性的压迫和规训,你个人所感受到的,只是程度轻重而已。

作为女人,我深受其苦。我这一生,都会为提升女性的地位而奋斗,从家庭到社会,我首先会捍卫自己不受欺负,然后帮扶其他女性。你们如果认为我是自己在美国,所以回头踩中国来显摆优越感,那你真的误会我了。男性这个性别,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骑在女人头上的,美国的女权论坛,推特热点,脱口秀,电视剧,me too运动,还有各种you行示wei,可比中国的偏激多了,毕竟言论自由嘛。美国的女权状况还远远达不到合格的地步,别说优秀了,可是美国跟哪儿比呢,跟欧洲比啊,从来不会提跟亚洲学女权。人要朝上比,才能取得进步啊,这个道理没错吧?

有的时候,需要看一看别人的先进经验。美国男人的礼貌都是美国女人教出来的,是被一次次曝光、游行、身败名裂、通过法案吓出来的。美国招聘面试为什么绝对不能问年龄婚育状况?为什么绝对不敢提“限男性”?因为这是赤裸裸的职场歧视,准输官司,又赔钱又丢人。官司打的多了,平等和文明就来了。

文明不是天真善良,而是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利益反抗,法律保驾护航,最后达成相互制约的平衡。法律是怎么进步的?是被压迫阶级反抗压迫形成“不稳定因素”来推动的。没有任何统治者,会仅仅为了正义修改法律。

在美国,律师和医生是最挣钱的职业。律师被形容为秃鹫,大公司、有钱人都叫deep pocket,口袋深了装的钱多,觊觎的人就多吧?律师们虎视眈眈,就等着你行差踏错,狠捞一笔,那你只能认栽。离婚官司,尽管每个州不尽相同,但整体上是保护女人的。我有一个波士顿的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的同事老婆是全职主妇,结婚20年,女方出轨,然后离婚。最后怎么判的呢,房子是女方的,两辆车一人一辆,孩子抚养权共享,男方每个月给女方赡养费和孩子的学费抚养费。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老婆出轨,妻离子散,租着房子啃哧啃哧赚钱一大半给出轨的前妻。中国男人要吓疯了吧?这么判的理由是什么?麻州是“无过错州”,婚姻过错方不承担更多责任。因为女方没有经济收入,且为了家庭放弃了事业,男方理应给到补偿。本来法官挺同情被绿的男的,结果女的指责男的性生活不行,又忽视她冷落她,她没有经济收入不敢离婚,只能偷情。

惨不惨,闻者落泪,听者伤心啊。

作为女人,我多么喜欢这样的法律。同情公司、zf、男人的人,真的是挺可笑的,员工和女性,在现在的社会环境,都是弱势群体,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呢,同情既得利益者?你们不是真善美小天使,是在反对文明的进程知道吗?

 

 

【3】@刘平

看了下所谓国宴菜开水白菜的制作表演,就是五个字: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吃肉就吃肉,吃菜就吃菜,花半天时间折腾,就是为了白菜吃出肉味,这不是脱裤子放屁是什么。

白菜就是白菜,你把它做死,用上再多鸡鸭鱼肉煮汤,甚至雕上花,贴上金,镶上钻石,最后它还是个白菜,谁也改变不了它是一棵白菜这个事实,事实就是事实,白菜就是白菜。

人们之所以愿意相信白菜经过所谓的厨艺变成美食而身价百倍,是因为很多人喜欢这种神话:乌鸦出身卑微,但是只要它努力奋斗,也是可以改变命运指定给它的角色,可以变白,变成凤凰或者变成天鹅。人们喜欢这种故事,所以也喜欢这种表演:白菜经过努力也能登上大雅之堂成为国菜。

如何让白菜提高身价,是用了很多肉。煮这棵白菜用的汤是几只肘子,几只鸡几只鸭一条火腿熬出来的,而且一定要强调这些食材最后被当成汤渣倒掉,才能让这棵白菜高贵起来,如果用了清炖羊肉清炖鸡鱼的汤,这棵白菜就一钱不值。值钱就是因为浪费了很多肉,但是一堆杂七杂八八肉熬出来的汤,论鲜味可能还不如清水放几颗虾米几片紫菜加个菠菜。

为什么用很多肉去烹制白菜,是因为白菜本来没什么味道的,就是水的味道,喜欢吃白菜的人也是喜欢这种清淡,就像有人喜欢喝白水,这才是白菜自己的价值所在。认为肉味是高贵的,白菜味是低贱的,这是白菜与生俱来的自卑,所以才要沾上肉味提高身价。说自己已经不像白菜,像肉,带了肉味了。这就像有些黑人说自己很白,白得不像黑人,像白人。这都是因为自卑。

生下来是一只乌鸦,就应该做好乌鸦,不要绞尽脑汁变天鹅,白菜也是一样,做好白菜。

 

 

【4】荐见

如果就业有两个选择:新经济企业和传统企业。我的建议是,只要你有选择,千万不要进入一家传统企业。不是说传统企业的人笨,人都是一样的人,是传统企业的封闭性和内卷化程度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在再烂的新经济公司,你可能会处于一个开放状态中的,学习空间要比一个封闭半封闭、重满学习惰性和自我设绊的传统企业大得多;另外,新意味着创新,就算是个创业小团队,你遇到和学会解决的问题,会比传统企业领先很多年。在一个如此高速的变迁环境里,时间和空间本身就是个体核心竞争力的一部分。最后就是传统企业的老板,绝大多数是高度依赖传统资源、献租寻租起家的,他内心的封闭、狭窄,病态的控制,和外在的极度虚伪,几乎已经成了老板的潜意识——在这样的机构,略有能力的人根本上只有两条出路:奴才和被灭。

 

你妈妈太胖了:在市场经济体制里,人是通过给企业社会带来收益而给自己带来收益,即人是通过给他人带来幸福而使自己幸福。而在大锅饭时代,资源非常有限,人只能通过竞争某个职位来获取收益,我分了房你就不一定能分上,我当科长你就当不了,获取幸福的代价就是他人的不幸。时代的进步也是道德的进步。

 

【5】雲中上師

近日美国移民局突然重申不受理曾是或仍是某党成员申请绿卡或公民,中国网民一致叫好,大概觉得这下子贪官不能跑去美国逍遥了,其实这种想法很幼稚,因为这一群体的人去美国本身就受到中国各种限制,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子女留学美国並取得绿卡甚至公民。当这些官员希望申请去美国定居的话,多半也会靠子女来进行亲属移民。亲属移民属于人道范围,这类条规恐怕是用不上的。再说,现在很多中国掌握资源的上层未必希望获得美国绿卡或公民,因为美国公民必须履行的税务等各方面要求远比其他西方国家多,而且更主要的是,如果你在中国国内有大量财产,入籍美国会对处理国内财产造成很大不便,这是很多中国富人不愿拿美国身份的重要原因。其实中国上层完全可以选择拿一个欧洲或美洲小国的身份,这样旅行也不受限制,又没有美国身份的麻烦。美国移民局的这条规定其实是基于一条已脱离时代的法律,目前的重申完全出于政治目的,但不会有多大实际意义,能真正影响到的范围甚小。美国移民局当然时时会有新政策出炉,但这条如果强硬执行,只会使美国流失人材,是很不智的。想想我在读博时,跟我同年级进来的是赫鲁晓夫的孙女,完全就是美国人了,他爸早就已经移民美国了,目前俄国人也是大量移民美国,这多少解释了为何美国能在冷战中战胜苏联。
当然说明以上这些,是基于我个人的观察,跟我个人利益毫无关系。我的至亲中上推三代下推两代无一人是党员。

 

 

【6】胖虎鲸

大家好,作为一个美妆博主我要说个常识:面膜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它的主要作用是不花多少成本就把卖它的人养得肥肥的,而且每天贴得时间越长脸越敏感肤质越差。如果你用了一款面膜,感觉起效很快,那么恭喜你,里面基本添加了糖皮质激素或铅汞,你的脸就像吸毒一样养成依赖,保证烂得很快。

 

 

【7】暴君于百万人的孤独之上喃喃自语。
       ——阿尔贝•加缪,《反抗者》

暴君的独白本来也并不想要妙趣横生,那正是关键所在。加缪是这方面的先驱之一——几乎和奥威尔一样早——他们认识到,极权统治者使人无聊的力量正是其压迫手段中宝贵而必要的一部分。没有反对、滔滔不绝的演说就是无限权威的体现。

墨索里尼据说是个很具煽动性的演说家,但从任何客观的角度来看,只有狂热分子才会这么认为。埃兹拉•庞德早年是一名优秀的诗评家,T.S.艾略特甚至都要向他讨教修改《荒原》的建议,而他把墨索里尼演讲的粗陋形态比作布朗库西的雕塑。然而我们甚至有理由猜测,庞德狂热的政治立场(墨索里尼对犹太人采取的措施远不足以满足庞德,正如贝当远不足以满足塞利纳一样)影响了他的审美判断。就算在当时,很多意大利人都意识到墨索里尼是个绣花枕头,随后在法西斯主义狂欢之后的长期宿醉期间,冷静的语文学家把他的演说进行了一番严格的语言学分析,把他的花招大白于天下。至于希特勒,以德语为母语的批评家早在他掌权以前就识破了他的演说不过是合力策划的骗局。(在奥地利被德国吞并前的维也纳,咖啡馆才子安东•库发表过一篇剖析希特勒辞藻把戏的文章,因此在纳粹死亡名单上位居前列。)

就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二人的表演来说——加缪年轻时常常在广播里听到这两位——你顶多可以说,信则振奋人心,不信就是无耻煽动。作为一名作家,年轻时的墨索里尼本来可以成为一个相当有煽动力的社会主义辩护家。希特勒以作家身份带给我们的《我的奋斗》比无聊还糟糕:听着他滔滔不绝口述,为他誊写的鲁道夫·赫斯要不是早就疯了,肯定也会被逼疯。如果《我的奋斗》没现在一半难读的话,读它的人就会更多,世界也会早点受到警示。在他们下班的时候——也就是他们休息的时候,那时候还不叫下班——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是截然不同的人。墨索里尼尽管绝不容忍反对意见,但他也可以表现出风趣的一面,因为他能被取悦:一个喜欢爵士乐大师“胖子沃勒”的人总不至于无聊透顶。但希特勒简直就是无趣的化身。一个展现他演说能力的典型例子便是吞并奥地利当晚的广播:整整持续了三小时之久。如果听他的公众演说是个艰巨任务的话,私下听他讲话便是人间地狱。我们有口述录音,他的席间闲谈简直让人想念起戈培尔来。在贝格霍夫的沙龙里,希特勒会在午夜过后的几个小时里一个人无休止地重复说着他早年的奋斗史和纳粹光明的未来,让头晕眼花的宾客们无法入睡:不妨用没有音乐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来形容。崇拜他的秘书们想要全部记下来,却敌不过睡意,而从东线战场回来述职的截肢军官宁愿回去面对红军的大炮,大炮齐鸣好歹还有点即兴的娱乐性。

希特勒有着骗子的洞察力,能看穿人们的反应,他对自己做的事一定非常清楚。他只是在证明自己。或者说,他在证明自己的地位:证明自己的权力。暴君都是如此,而加缪发现了这点。如果我们觉得墨索里尼是一个例外,那是因为他算不上完全是个暴君。在法西斯意大利,个性的概念从未在人群中消亡。真正的政治恶魔持有这样一种信念:除了少数由他亲自挑选的大管家,还有他本人,没有个体存在。每个人都要记住,他们一直以来只有孤独:孤立无援的孤独,等待着领袖的声音。

——《文化失忆》,“加缪”

 

【8】福柯:“有很多种说话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沉默的方式。某些沉默带有强烈的敌意,另一些沉默却意味着深切的友谊、崇敬,甚至爱情。我深深地记得制片人丹尼尔·施密特造访我是的情景。我们才聊了几分钟,就不知怎地突然发现彼此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接下来我们从下午三点钟一直呆到午夜。我们喝酒,猛烈地抽烟,还吃了晚餐。在整整十个小时种,我们说的话一共不超过20分钟。从那时起,我们之间漫长的友谊开启了。这是我第一次在沉默种同别人发生友情。


我们的文化很不幸抛弃了不少东西,沉默即是其中之一。年轻的罗马人和希腊人被教会在同别人交往的时候,能因人制宜地保持不同性质的沉默。对他们来说,沉默是体验同他人的关系的特定的手段。我以为这种对待沉默的态度真是值得发扬广大。我提倡把沉默发展为一种文化气质。” (1983年加拿大Ethos杂志访谈)

 

 

【9】NuclearEngineer

看了金一南的一篇文章,感觉外交翻译水平不行,真是误国啊,对全球把某人“韬光养晦”的政策翻译成“conceal one’s ture intentions”,隐藏一个人的真实意图。

所以国外一直对中国很提防,毕竟你们老大说的,你们要对世界隐瞒你们的真实意图,你们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后来外交部门发现这个情况后,把翻译改成“keep a low profile”,保持低姿态。

但是晚了,国内改过来了,没问题,但最大问题是国外没改,《牛津》《汉英》《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这些改不了,还是原来的翻译。

老外都觉得要防备你,因为你奉行一个战略——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10】徐寇依 

偶然间读到NYT的此文,才得知金斯伯格的装饰领非但是她的个人标签,更有不一般的内涵。
在大法官办公室的衣橱里,装饰领占了一半的悬挂面积,这20多个衣领是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可能来源于某个特殊活动,也或许出自某位重要的人之赠,材质有蕾丝、金属、塑料、珍珠等,但它们不光只为了“精致”和“好看”。标准的法官长袍是为男性定制的,以露出衬衫和领带,但首位联邦最高法院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和她都认为,可以在衣着方面加入女性化的特征,而且极为重要。作为司法界极少数的女性,金斯伯格深知,自己的每一份声明、每一个手势、每一种形象都会被记录、挑剔和作仔细的分析,故而所有的选择都至关重要,包括对法官袍的态度也是。领口位置并不应该被独占。
衣领是她的标签,是她表达醉心于“时尚”的有趣方式,但更是一种坚持,甚至是一件武器。不同的领子都有各自的含义,甚至当她开口之前,人们凭此就能猜到她的态度。譬如图11-12的就是她知名的“dissenting collar”,当她持有“异议”时便会佩戴(如4年前总统大选后一日),此外还有“majority opinion collar”等。而她对装饰领的这份迷恋如此出名,以至于有厂商以此为灵感开发了婴儿围嘴,在她去世后,华尔街的“无畏女孩(fearless girl)”塑像也被系上了相似款。
“关注一个强大的(有权利的)女性如何穿着,经常会因以为是对她的诋毁而被嗤之以鼻(驳回),但在大法官金斯伯格的‘案例’里,不去关注这点,就是不尊重她对细节的留心,而她在工作的每个层面都借此赋予了个人特质。”
我想,这位伟大女性想要阐明的是:在最为肃穆之上也能充满细腻和别致地体现一个“人”的身份、个性与温度,在最“缺少变化”之处也能渗入自己的风格、选择与意志。这种理念并不是细枝末节到可以被忽略,而能被创造和实践成向理想进军的每一小步。法律,既应和性别无关,也可以和性别有关。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