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20】我们不是自私,只是有限的利他主义

xilei 发布于 2020-9-5 9:46:00

【1】@姜汝祥-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互联网公司正在扮演着ZF,police以及事业单件的角色,比如,今天的抖音比中央电视台还强大,百度比学校还强大,但这些公司却是彻头彻尾的以利润为导向的组织,他们拥有的权力,远远大于他们承担的责任,那这些公司对权力的滥用与内部腐败,谁来监督他们?

比如腾迅封号事件中,那个小哥的死,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因为封三天的号就去自杀?但你如果懂得,今天的微信F号意味着,他的微信支付甚至客户也一同被封,这对于小生意,基本就是宣布关门三天,你会如何?

这样説吧,如果一二线城市突然把微信与支付宝封了,我们城市基本就停止运营了,多少人身上已经没带现金了?

再比如,我收到一个网友给我发的一份三小时录相,内容是他发现抖音上有一个卖假药的视频,用的是中央电视台某女主持人的图面,他按抖音设计举报,但抖音的机器审查居然回复没有问题,于是他向网警举报,网警封了这个帐号,然而这下得罪了抖音,反手把他的号F了————请问,接下来,他向谁寻求公道?

他发给我的时候,问我,姜博士,我到那里去举B抖音?我发现,没有地方,尽管抖音编出了一个令全世界都发笑的理由:他的号在直播时主人曾经不是他,意思是,罗永浩的抖音号,如果是@朱萧木 去直播了,抖音就会把罗永浩的帐号封了!

但他们会封吗?不会,因为@罗永浩 是他们自己家的,一世清白的罗永浩,可能至今也想不到,他掉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坑里!张一鸣一定很得意地在嘲笑着一世英雄老罗,同时也在嘲弄着我们这批喜欢老罗的精神追随者,想当年呀,老罗可是多少人的偶像呢!

做为一个社会学博士,我想説,互联网公司充当了事实上的ZF角色这件事,必须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社会学有一个词叫”失范“,意思是政府的存在,是建立社会公正的”范本“,即让每个老百姓从ZF处理问题的角色中,获得公平与信任。反之,就是失范。

就象抖音自己放过卖假药直播的(讽刺的是,那个卖假药的帐号,也是好几个人播,按抖音规则 ,也是应当被封却不封,为什么,抖音可以抽成10%呢!),却封了举报的,你知道这个人内心会如何想吗?他开始会仇恨抖音,接下来呢,他是不是就会把矛头对准ZF ?

所以,在今天民众的怨气中,@抖音短视频 这样一批巨无霸扮演了什么角色?一方面,他们在扮演央视的角色 ,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的属性是盈利组织 ,他们以扮演着贪婪的资产盈利角色!

想想吧,这种角色冲突每天在制造多少”失范“?在制造多少矛盾与怨气?

更惊诧的是,@抖音短视频 不仅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而且他们还有一个霸王条款:F号之后 ,里面的资产归抖音,有这样的规定,你觉得他们F号的动力有多强烈!

説説我看完这三小时的录相的感受!这个网友居然在半夜,花三小时全程录下了卖假药的,如何用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的视频当成”壮阳“成果,如何声嘶力竭地地”效果绝对好,持续三小时“,他如何举报,如何被抖音回复没问题,如何然后再举报,再被反驳。。。。然后看到销量一晚可能好几十万。真TM想骂人呀!

最后,回归主题:谁来限制与监管抖音如此强大的权力?这才是互联网时代最大的挑战!

 

【2】@破破的桥

知识分子昨天在公号发布了北德克萨斯驱逐CSC资助的访问学者和交换学生的详细报道。评论里高赞的一条是:“人家不要就走嘛,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大不了我们也把美国留学生赶走。”还有人说:“这些人拿着国家的钱租房买车搞绿卡”。

这些说法并非孤例,我四年来见过很多。今天不谈正当性,只讲讲“难处”。

J1身份在美国被中止后,大概有1个月的停留期,也叫nice period。以北德这次为例,8月26日提出,8月31日中止,也就是说如果你是受影响的J1,得在9月30日离开美国。在这个期间里,你要退掉租房(以撕毁协议论,会损失一笔),尽快卖掉所有带不走的家什(需要贱卖或者扔掉,损失一笔),将此前已经买好的机票改签(改签费用损失一笔)。

目前由于疫情影响,机票异常昂贵。我的朋友8月中旬从加州到上海,单程机票68000元,加上隔离15天的费用5000元。需要花费73000元,每个人。自9月起,中美航班加倍,所以费用会下来一些,但廉价航班座位很少,以9月28日从德州奥斯汀到上海为例,只有阿拉斯加一个航班能够在9000元买到,其余都是20000元或者以上。如果你这个访学带着一家三口或者四口去,那这个费用不要太残酷。

这次北德事件受影响的只有15人+,相对来说好一点,因为这个学校本身比较渣,留学生和访学较少。但如果一个政策来自好学校,影响到几百甚至几千人(如此前白宫的一个流产政策是大学只上网课就要遣返F1留学生,几十万人在几个月里去买飞机票),机票价格可以被炒到天上。

大多数排名美国前百的学校,中国留学生+访学都成百上千,只要有一个动了就会特别痛苦。而且你没有足够的手段去阻止这个趋势。法律手段自然就不用想了,你想走舆论,总统天天骂中国病毒,华裔网民天天支持川普,再加上疫情和某地还有另一个某地,两党选民今年对中国观感都暴跌几十个百分点。这段时间,又是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中国人偷技术毁硬盘做间谍被FBI查或者抓,这样的新闻爆出来。你想联署签名抗议,都是清一色华人名字,其它族裔没人愿意和你这个中国病毒沾关系。只有大学看在你的钱的份上会做一些努力。这个状况是很危险的。钱搞不定的事情太多了。

喔,别提国内的人觉得你在国外花天酒地还带毒回国。你想反驳谁大富大贵还拿CSC那点资助哈,嘴里说着什么J1,F1,OPT,CPT,Waiver这些没人听得懂的词,除了让喷子们敲着键盘发出愉快的笑声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在这个加速时代,做好多手准备吧小留们。

 

【3】@熊阿姨

这期三联很好看,半本都是硬新闻报道。全读完其实讲的都是一个线索的故事:中国从1990年代至今的城镇化建设,让财富在城乡之间流转,对一代中国人的命运和价值观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比如封面杭州杀妻案,讲的是从2004年杭州本地新城改造,来女士因婆家拆迁获得大笔财富,恰好又与前男友许国利重逢。此后二人的感情和身价全部围绕上海与杭州的几次拆迁起起伏伏,几笔百万级巨额补偿改变了他们的身份,但并不能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许国利一度想回乡竞选村主任,结果发现几百万身家根本排不上号,跟村霸合伙做房地产,也处处吃瘪。同时他出轨、做生意亏本、坐吃山空……这些最终影响了二人再婚的感情。
昆明30户人住进烂尾楼。背景其实是2008年著名的铁腕官员仇和上任后,发起轰轰烈烈的昆明造城运动,很多本土开发商能力不足,也能迅速扩张圈地盖房子。2015年仇和落马,昆明立刻遍地烂尾楼。一些后来被保利万科碧桂园接手盘活,但文中这个楼盘已经卖差不多了,又很多是回迁房,没有企业愿意接手,才从2015年烂到今天。5年里,很多购买的小市民的生活就全被拖垮了。
“新城”王振华往事,讲得也是“苏南地区地产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兴旺,以及老家武进特殊的区划空间设置,成就了王振华的财富传奇。”王从青年时代就依靠老家的政商人脉,搞定镇办纺织企业改制,搞定旧房改造,搞定借壳上市……变成沪上的大企业。但同一时间,他也依靠老家的人情,搞定了源源不断输送的婚外女朋友,最后把手伸到了老家女童的身上。
暴富拆迁户、房地产大亨、韭菜小市民……最终都是同一个中国故事的一体三面。

 

【4】@历史影像录

1947年中国式包办婚姻    一对新人均未成年

 

 

【5】我们不是自私,只是有限的利他主义

 

【6】@柳拂堤

有一天我洗碗的时候,突然想到,我的父母他们都是吓坏了的孩子。他们一生中的经历没有一点是自己所能控制选择,无论是小时候没衣服穿,所谓自然灾害期间怀孕没饭吃,还是没法同流合污,却被周围人鄙视为没本事、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傻瓜,我的父母,他们都没法掌控自己的人生。     
        他们没做错什么,他们那么善良,老实、不够精明,太实在。父亲在40年代末可以考到县城一中读初中,他的智商显然不低,因为他总是考第一。可是在单位里,他又处处显得智商不够用,他无法适应那些尔虞我诈。父亲从来没跟我提过他当年读书有多好,因为职业的不顺,让他无法相信自己。所以很多时候,他放弃了。单位有考中专的指标,我想让父亲帮我争取,父亲说别指望了,你考高中吧。后来我填报高考自愿,父亲沉默了很久,他什么都没说。他一辈子内心不认可他的环境,怀疑自己没有能力在那样的环境里。他曾说过,当年因为贫困中断学业考取镇上的职位,可以选择政府,中学或者商业系统。后来他选了商业系统,他总觉得自己不适合那个尔虞我诈的商业系统。所以他不敢帮我选择我的方向。他逃避了。我的父亲,他像个无助的孩子。可是只有我离开了那个环境才看明白,其实不只是商业系统,校园就是理想主义的父亲理想的所在地吗?我周围那么多顶替,镇教育组长的所有子女包括痴呆没读过一天书的女儿都能读中专,这些不都发生在校园里吗?                             没有人能理解父亲内心的那些理想主义情结,他心中那么多美好,在镇上的那些职业里都找不到。那些美好确实存在于农村人的父亲心中,存在于我那些喜欢救济贫困的祖先的基因中。存在于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就连重话都不说一句的父亲心中。存在于为了支持寡居的二伯母,心甘情愿多分帐几百块给她的母亲的心中。我的父母,他们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
父亲不肯帮我争取中专指标时,我绝望了。我心里知道,我只能靠自己。所以后来读高中我发疯一样努力。对父亲的那点抱怨随着我高中学业的进展顺利飘散而去。然而,高考志愿的大坑,到现在都深刻影响我的生活,这些年,我内心确实对父亲很抱怨,埋冤他当初不给意见,埋冤他的逃避。直到我现在看到了,我的父母,他们不过是被吓坏了的孩子。我对父亲的埋冤也开始消解了。父亲大概从来都没想觉得自己清楚了人生中的很多事,他从来不跟我们讲人生的道理,他从来不把他的人生经验塞给我们,从来没有用他内心的想法来要求我们。我的父亲,在人生的路上,他是一个战战兢兢的孩子。我的父亲,他是那个爱我们的父亲。   
对了,我不觉得父亲的职业是失败的。记得初中时候,新上任的经理骂门卫郑叔。郑叔跟我讲,*经理(我父亲)多好,他从来不会骂我们。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7】@张化桥

印度的GDP 在2014年就超过了英国。
      而且用购买力平价(PPP, purchasing power parity)来说, 印度的 GDP 在1998年就超过了英国。可是,印度人民并没有庆祝这个里程碑的事件,报刊也不提此事。
      为什么?因为吃饭型的 GDP 没有任何意义。用PPP计算的 GDP 更是穷人的自慰。在一个自足自给的王国,PPP很高,但是有什么意义呢?经得起国际竞争和外敌入侵吗?用PPP能进口石油、买巴西的大豆和苹果的手机吗?能买机票去越南旅游吗?
    如果制度落后、人口极度过剩、没有拳头科技、没有外交势力、没有军事实力,我们究竟是2038年,还是2138年赶上美国,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拿着公款,拿着穷困老百姓的血汗钱做研究,最好研究点实在的东西,不能为了满足某些人的虚荣。

 

【8】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第三帝国的到来》写一战后德国中产阶级的经济状况:“投资于战争债券或其他国债的人全都赔了本,而用一大笔按揭贷款购买房子或公寓的人,最后可能花不了几文钱就得到房产,这两种情况往往不同程度地发生在同一个人的身上。然而对于那些靠固定收入生活的人,后果则是毁灭性的。债权人苦不堪言。当赢家与输家隔着新划分的社会界限彼此对立的时候,中产阶级的经济向心力与社会凝聚力随之瓦解,结果导致中产阶级政党在1920年代后半叶日益四分五裂,在极右翼的煽动性攻击面前束手无策。而且至关重要的是,当货币稳定政策产生的紧缩效应开始反噬时,所有社会群体都感到手头拮据。大众记忆把通货膨胀、恶性通货膨胀和货币稳定政策的影响混同为单一的经济灾难,德国社会的几乎每个群体在其中都是输家。维克托·克伦佩勒是这个过程中的典型人物。当稳定到来时,“对货币骤然贬值的恐惧,以及疯狂的抢购”结束了,但取而代之的是“贫困”,因为按照新的币制,克伦佩勒几乎既无值钱的东西也无现金。一番估算之后,他沮丧地得出结论:“我的股票勉强值100马克,家里的现金也是这个数,全部财产就这些了;我的人寿保险已蒸发净尽,保险单上的15亿芬尼如今只值0.015芬尼‘。”

 

【9】大咕咕咕鸡

诺兰说,“通过《信条》,我们想强调的一个概念是全世界的人都受到了威胁,我们的人性遇到了挑战。”
“核爆并不是我们能想到的人类可能遇到的最大的灾难。”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