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自杀,恐慌,感染新冠:这些数不清苦苦等待回国的人快要绝望了

xilei 发布于 2020-7-25 10:12:00

@蒋清嘉:不知道做什么能帮到他们

 

哎,今天又是一期很沉重的话题——有数以百万计被忽略(可能更多)的海外务工人员被滞留在海外,等待回国却快要濒临绝望了。

 

他们回不了家。

 

而其中有一大部分人,出去打工不过就是做普通民工,在国外的收入一般,生活捉襟见肘举步维艰,甚至住在拥挤、卫生条件非常堪忧的劳工营中。

 

现在因为疫情,他们更是面临没有工资收入的窘境,国外疫情扩散的生死威胁,和没钱买票只能在国外苦等救援的极端绝望之中。

 

可是心痛的是,这件事在网上几乎毫无报道。

 

 

事情的起因是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有近2000个中国工人在俄罗斯化工项目上,已有25人检测出新冠阳性。

 

根据工人们自己统计的情况,已有四五百人出现发烧、头疼、无力等新冠的典型症状。

 

 

但这些人目前还没有被批准回国,而他们所在的化工项目就是在前段时间爆发疫情的哈萨克斯坦旁边。

 

这件事马上就在工人当中引起了恐慌。

 

工人们的居住环境特别密集,6-8人一间,窗户又小。如果已经有几十人感染了,剩下的人感染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就感觉所有人就像被关进了一个不透风的大牢笼,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感染病毒的会不会是自己。

 

现在中国工人们就希望尽快查清情况,拿到工资,然后尽快回国。

 

但截止到我写这篇文章之前,这条新闻的关注度并不高,也没有消息说会接工人们回国。

 

等待他们的除了病毒,还有无尽的恐慌。

 

 

可是,不敢细想的是,这2000个人的境遇居然不是海外民工最惨的情况,至少并不是单独个例。

 

在中东(如沙特),中亚(如塔吉克斯坦),非洲(如尼日利亚),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海外务工者,住在拥挤的宿舍里,拿不到工资,回不了国,正在疫情的威胁下胆战心惊中过着每一天。

 

可是他们的情况几乎无人问津。

 

我搜遍了全网,除了财新网的这篇报道,其他网站几乎没有任何相关提及。

 

后来我在一个公众号@漂泊舞者之诗 看到作者时常描述海外劳工的生存现状,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海外劳工的生存现状,但关注的人始终非常有限,以至于到现在并没有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法。

 

没有人去帮助他们。

 

为什么这可能数十万百万的人,都好像失声了一般?

 

可是他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紧急程度了啊!

 

 

在尼日利亚的石油化工项目上,1700多个人的密集生活环境中就已经有了确诊案例。

 

可是公司领导一直隐瞒,对外宣称无感染,所有发热一律按照感冒治疗。

 

工人们要求回家,可是却一直没有包机。公司没有任何回复,只让工人们继续等待。

 

可是等待,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们可能分分钟就会感染新冠啊。尼日利亚是什么样的卫生条件,他们自己的国民都自顾不暇,又怎么会来管中国的劳务工人?

 

再等下去,无异于坐以待毙。

 

 

 

新加坡这样略发达的国家情况居然也不算太好。

 

在新加坡,有数不清的中国劳工被关进劳工宿舍隔离,原本工人们以为只要隔离半个月的时间,可是现在已经被关了100多天,却依然丝毫没有能出去的消息。

 

而在新加坡打工的中国人有几十万之多。

 

网传新加坡劳工营的样子

 

“现在滞留在这里,根本没有人关心我们这些人的死活。”

 

“现在我们不是在隔离防疫,其实是在尝试集体免疫。”

 

劳工说,在他们宿舍的门口,有警察带枪24小时把守防止他们逃离;如果敢逃跑,就有可能会被警察击毙。

 

而因为害怕无助,劳工当中已经出现了自杀的人。剩下很多人也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们戏称自己好像是被做实验的小白鼠,又好像是毫无意识的僵尸群,正在经历生死劫。

 

感觉有希望,却又似乎虚无缥缈。

 

可是就这样死了,那在国内苦苦等待他们的家人又该怎么办。

 

除了绝望地等待,他们别无他法。

 

还有其他国家的劳工向记者说,他们所在的新加坡劳工营卫生完全不过关——到处都是尿和垃圾。

 

 

根据CNN的报道,新加坡一共让20余万人住进了43个宿舍楼并进行强制隔离。

 

可是要注意的是,新加坡曝出的几万确诊人数里,一大部分人感染于劳工营。

 

这是一个封闭的病毒培养皿。

 

我简直不敢想象他们过的是怎样的生活。10-20人一间的拥挤宿舍,不允许离开,也不知道身边谁已经感染了新冠。

 

这宿舍就像一个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

 

劳工们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

 

在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工人们不仅回国无望,而且长达8-9个月都拿不到一分钱工资,有人得到确诊也得不到救治。

 

而现在他们不仅需要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危,还要担心远在国内的亲人没有经济来源。

 

 

这些工人不过带着全家的希望出国打工,希望能养家糊口,却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

 

而中亚现在疫情紧急,肺炎致死率高涨,让被滞留的劳工更是倍感恐慌。

 

他们该怎么办?

 

在阿联酋,向大使馆申请回家的有五六千人,但是大使馆表明不接受任何申请。

 

在沙特、在印度尼西亚、在科威特、在卡塔尔、巴基斯坦、菲律宾……

 

一个人遭遇这样的事情就已经骇人听闻,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例子数都数不清。

 

可能有难以想象的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具体数字没有人统计,这里只是大概估计)

 

他们不是蝼蚁,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

 

而且,且不说五个一政策就已经极大减少了可回国的人数。就算真的有机票向这些民工开放,动辄八九万的机票,有几个打工的人是买得起的?

 

 

 

公众号@漂泊舞者之诗 作者发出文章之后,我向他核实故事的真实性。他告诉我,读者的留言都可以自证真伪。

 

看着留言里的一声声苦苦哀求,看着他们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回到祖国,我真的感觉非常心酸和无力。

 

 

我不知道你们看到这些故事的感受怎样,但我是真的感到很痛心。

 

我自己本人原来在中东国家生活的时候,亲眼见到过中国民工在五十度的烈日暴晒下流着汗埋头苦干的样子。

 

即使这样辛苦拼命,他们的工资也并不高,一个月就几千块钱。

 

他们勤勤恳恳不是为别的,只是为了养活自己在中国的一家人。

 

这样卑微努力活着的人,只是为了能活下去,让自己的家人活下去。

 

可遇到这样的天灾人祸,远在异国他乡,没有工资,疫情肆虐,却迟迟等不到回家的消息。

 

有些人甚至自己或者身边的人已经感染了新冠,却无法得到救治。有些人看到身边的人自杀,估计自己的心里也满是绝望。

 

而他们大多数因为是劳务工人,不懂得利用微博和社交媒体发酵舆论获得救助。除了在原地等待,他们别无他法。

 

将心比心,如果是你遭遇了这些,会有多害怕和无助。


 

不过我也可以想象,发出这篇文章之后,一定又会收到各式各样的冷嘲热讽——

 

有人会说,那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回来啊!

 

那我想问你,如果你在密不透风的劳工营里,身边不断有人确诊,家人都在国内,你随时有感染的风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国,你会想蹲在那里等死吗?

 

还有人或许会说,你没有大局观,他们回来国内防疫压力大怎么办?感染到国内更多的人怎么办?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全部给他们运回来?

 

就算无法一次性将所有人运回来,也应该将最需要帮助的人逐步运回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几乎无人问津,任他们自生自灭。

 

不说别的,他们是中国人,就应该有回国的基本权利。

 

如果实在暂时无法接送回国的,也应该安排人去帮助他们,疏解他们的情绪和压力,帮助感染的人早日得到救治。

 

这不是圣母心,这叫同理心。

 

让人稍感欣慰的是,坦桑尼亚、塔吉克斯坦使馆已经开始通知老幼妇孺开始登记信息。

 

 

蒙古国大使馆说将协助有困难的同胞搭乘临时航班回国。

 

 

可是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其他使馆有在做类似的事情。这三个国家能运回国的务工人员不过九牛一毛。

 

真的无奈。

 

还有一些人一定会拿战狼来嘲讽。

 

与其冷嘲热讽,不如想想自己怎样才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我个人相信如果是地震、海啸、战争等其他问题,国家一定是会尽早安排撤侨的,2011年利比亚撤侨就是最好的例子。

 

只是涉及到疫情,政府也必须有国内疫情压力的平衡和考量,这点我可以理解。

 

只是就这样放任这些人在国外崩溃绝望也不尽早拿出解决方案,也实在不能体现一个大国之风,更会让爱国的人寒心。

 

 

最后我想说,我的力量很微薄,也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帮助到他们,只能呼吁大家多多关注转发,希望更多人看到,让国家能够重视起来这个问题。

 

另外如果有相关故事的人,请留言告诉我,我愿意继续为你们发声。

 

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早日回家!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