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刚出幼儿园 已经感受到了社会的暴击

xilei 发布于 2020-7-22 16:39:00

7月20日晚八点左右,20多位家长冒雨从30公里外的下沙赶到了杭州教育局,要为自家的孩子争取一个更好的教育机会。

 

他们幼儿园刚毕业的孩子,被新的招生政策,“误伤”了。

 

几天前,杭州公办小学第一阶段录取结束,一些公办小学罕见地出现了“一表生爆表”,报名人数远超招生人数,其中就包括钱塘新区的文海小学。

 

而且,超载的缺口还很大,有148个孩子,其中有103人是所谓的“一表一学生”——这些孩子不仅住在学区房内,全家的户口也在学区内。

 

换句话说,这103个最符合学区资格的小学生,要换个地方上学了。

 

文海小学对此的应对措施是,把他们调剂到其他学校去,方案很快出来了:

 

75人去云帆、42人到下沙一小、31人去景苑。

 

调剂政策一出,学生家长不干了,这三所小学是今年未招满的公办学校,即便不是杭州户口的外地人也能读。而文海小学毕竟是钱塘新区最好的小学,这意味着:

 

学区房白买了。

 

 

1

 

 

愤怒的家长去找钱塘新区教育局协商,教育局的同志也很纳闷:

 

一表一的学生,怎么没一个去摇民办学校的?

 

按照往年的惯例,一表一学生的录取万无一失。虽然文海的红色预警年年有,但一表一年年全收,没有一个被调剂的先例。去年甚至部分一表二孩子也被文海招进去了。

 

但今年不一样了,社长上一篇文章里就写过了,“公民同招”政策必然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如果去摇号民办小学,就意味着文海进不去了。

 

于是家长们都没有参加民办摇号,一心一意等公办学校报名。

 

所有人都畏惧不确定性,全力押注确定性。

 

于是,今年杭州罕见地出现了民办小学招生不足、公办学校被挤爆的怪现象。

 

文海小学的这100多个孩子,刚从幼儿园毕业,就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

 

但他们的家长,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们中有不少是2012年就买下沙文海的学区房,为了这个上学资格,有人最多等了8年。一位家长告诉社长, 2012年买房的时候问了学校招生办还有教育局,得到一致的回复:

 

一表一录取没问题。

 

去年6月,他家刚把房贷还清,马上就落户到下沙,就为了让孩子成为“一表一”。

 

另一位家长为了孩子读书,把一家人在临安的农村户口都迁了过来,为此放弃了村里每年几十万块的补贴。

 

还有一位家长是去年人才引进落的户,89平的房子花了350万,为此卖了老家的房子。 

 

这一切,就是为了一套学区房,为了今年秋天孩子可以进入一所好的小学。

 

 

2

 

 

对于家长们的不满,教育局也在尽全力解决,但他们遇到了一些始料未及的阻碍。

 

最开始,家长们的诉求是让文海小学扩班扩容,只要把孩子放进去就行。

 

没想到,这个方案最先激起来的,是文海小学的学生家长们。

 

580位家长们竟然联名发表了《文清录取新生及老生有话说》的公开信,表示不接受学校扩班扩容,还指责被调剂孩子的家长们:

 

破坏规则、给教卫局施压、践踏他人利益。

 

家长之间的对峙,势如水火。

 

很快,钱塘新区教育局方面提出了一个方案,把这些孩子调剂到即将新建的文翰小学,但是因为文翰小学拆迁还没完成,三年后才能建成:

 

在此之前,先在养正小学借读。

 

也就是说,被调剂的这批孩子要先去养正小学借读过渡三年。

 

很多家长们接受了这一方案,毕竟养正小学是钱江新区数一数二的民办小学,教育质量并不次于文海,而且距离上也可以接受。大部分人就在钱塘新区教育局盖章的通知上签了字。

 

但这次,养正小学的家长们不干了。

 

他们的理由是,自家孩子是经过摇号才进入养正小学的:

 

而且这种民办学校学费一年三四万,就这样给公办的学生免费借读,他们接受不了。

 

公平、公平还是公平,在绝对的公平面前,人们都觉得自己是吃亏的一方。

 

闹到后来,288位养正家长也索性跑到教育部门表达不满。

 

在他们的抗议下,7月20日,结果正式出来,调剂方案作废。

 

一天之后,被折腾了三次的学生家长们,再次聚集在杭州市教育局门口,希望问题得到结局。一位父亲情绪比较激动,一边说一边就跪下去了。

 

杭州市教育局和家长代表们进行了谈话,最终的解决方案是:

 

保留文翰小学的学籍,去起源中学借读三年,等文翰校区建成再回去;


如果不同意,就只能从云帆小学、下沙一小、景苑小学中选一所借读。

 

签约的时间,是今日下午五点以前。

 

 

3

 

 

从杭州教育局的解决方式来看,工作人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协调。只是连他们也没有预料到,最大的阻力不是学校,而是文海和养正的学生家长。

 

三拨素不相识的家长,无意间站到了彼此的对立面。为了保卫自己的学区,所有人都拼了。

 

连番折腾之后,大部分学生家长们已经表示了同意。起源中学地铁、公交无法直达,最远的家庭距此8公里。这意味着,要么让孩子坐将近40分钟的公交车上学,或者家长们每天往返于货车遍地的德胜高架接送。

 

当然,他们最担心的还是:

 

三年之后,政策还会不会再变。

 

社长之前说过,2020年,是杭州学区房的元年。这座城市历来教育资源丰沛,公办和民办都很发达,家长们有很大的选择空间,危机感并不强烈。

 

但眼下,杭州正在经历一轮剧烈的教育资源调整,这既是对“教育公平”呼声的积极回应,也是为未来承载更多人口做准备。

 

很多游戏规则,要被改变了。

 

改变就意味着摩擦,这是杭州家长们必然要面临的阵痛。身处其中的人,只有更加警觉,更早做准备。

 

希望文海小学被“误伤”的这批孩子,是最后一批。

 

来源:铁头社长 铁头功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