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你确定没有误会申纪兰?

xilei 发布于 2020-7-1 9:50:00

申纪兰老太太去世了。

 

踩她没有必要,虽然她有些大实话确实不合时宜,但这个年纪的人,不都是这样看世界的吗?

 

赞她当然也可以,毕竟她私德经得起放大镜,老百姓的口碑很好,不容易。

 

但是,硬要从男女同工同酬角度去拔高,尤其是,当代女权也加入唱申纪兰的赞歌之列,你们确定这不是历史误会吗。

 

讲申纪兰的故事,绕不开李顺达。

 

李顺达是河南林县人,全家因饥荒逃到隔壁的山西平顺西沟村。

 

西沟也是穷地方,太行山东麓雨水多,农民好过,太行山西麓雨水少,极为贫困。

 

23岁那年,村里来了地下党,李顺达既是庄稼活的好把式又是能人,地方组织第一批就相中了他,并很快入党。

 

李顺达也不负期望,1940年在减租减息运动中,成为太行山区第一批成功闹减租的积极分子,后被推举为西沟村闾长。

 

李顺达很长时间起着生产能手的示范功能,直到1949年,官方宣传都是李顺达是劳动致富的英雄,带领穷村变富村,家有土窑三孔,平房三间,政府还奖励了一头牛……

 

但是,李顺达身上的一些美德,注定会因为机缘巧合改变人生轨迹,比如,因为抗日所需的人力物力极大,为避免那些家中既无男丁又无存粮的村民饿死,李顺达组织了互助组。

 

这种临时性的自发秩序,利于更大程度地吸取社会资源,后来它被树为典型,推广到了全国。从互助组开始,未来新政权农村工作每一次调整,李顺达几乎都扮演了典型和样板角色。

 

李顺达当然知道,全国解放,土改之后,人不能散,于是又组织合作社,然后低级社变高级社,到了一九五八年,自然就是人民公社。

 

直到1962年之前,李顺达一直是中国最红的农民:

 

抗美援朝时,他发动农民捐飞机,自己带头捐了15万旧币:

 

1952年4月,他与200人组成的农民代表团访苏,四个月时间走遍苏联;

 

毛主席三次接见他,其中一次国庆宴会上,他被安排坐毛的身边,主席站起来亲自为他敬酒。

 

李顺达把中国农民朴素的智慧发挥到了极致——从1951年开始,他借着被领袖屡次接见的由头,不断给领袖写信。

 

但是,李顺达在1958年还是反应慢了一点,人民公社的首创权被敢于放高产卫星的河南遂平县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夺得。

 

虽然李顺达也在粮食产量、水利建设和大炼钢铁上数字上撒谎造假,但他骨子里是个朴素的农民,大饥荒袭来时,解散食堂,四定、三包、一惩罚之类调整措施,犯了典型的只顾拉车不看路的错误。

 

1962年七千人大会后,领袖的威望跌到极点,虽然口号里还在讲三面红旗,但随着食堂解散,人民公社已名存实亡。

 

核算单位由公社连退两级,改成了生产队,若再倒退一步,就变成了家庭为独立核算单位,这不就是单干了吗?

 

只有一个地方的红旗屹立不倒。

 

山西昔阳县的大寨,在当家人陈永贵的领导下,坚持以大队为独立核算单位,它好歹保存了一点领袖的颜面。

 

1963年,大寨陈永贵突然蹿红,当时山西省委都没反应过来,这些没眼力见的,活该几年后位置被陈永贵取代。

 

大寨和西沟都位太行山西麓,自然禀赋一模一样,陈永贵和李顺达同龄,九大,两人都是中央委员,十大,陈永贵进政治局,任副总理。

 

李顺达则是山西省革委会副主任,兼地委书记、县委书记、公社书记。后来经历过被夺权,被审查,被反大寨势力黑后台等,1983年去世。

 

陈永贵是最红的农民,第二红的是陈永贵的搭档,比他小33岁的郭凤莲,她十六岁就组织铁姑娘队修梯田,战胜了男子。

 

你猜到了,郭凤莲和申纪兰这样的女性劳模,其实是组织安排和搭配的结果。

 

论西沟真正的女劳模,西沟最合适的不是别人,是李顺达的母亲。儿子能干,娘自然不会差,李的母亲是村民选出来的妇救会主任,不但自己是纺织能手,还培养了一大批纺织能手。

 

李顺达是根据地的种地模范时,李的母亲是纺织劳模。

 

为什么李顺达的母亲在新时代不能继续当劳模?

 

时代变了,新社会对女性的要求不只是在家织织布,做做家务,而是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下地劳动。新社会需要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和牺牲。

 

从1950年起,妇联就开始把发动农村女性参与农业劳动作为工作重心,甚至下达了任务和动员比例,比如一半女性要下地劳动。

 

这才有了铺天盖地男人能女人也能,男女无差别的宣传,宣传画里的女性,都变得浓眉大眼胳膊粗壮起来。

 

自古男女分工就是男子干重体力的农活,罕有女性搬石头挖土干农活的,移风易俗,老区自然当仁不让地要起带头作用。

 

这大概是李顺达、陈永贵遇到的最大困难。中年女性当然不会参与,最有可能相应的,当然是郭凤莲这种十几岁的小姑娘。而申纪兰则是李顺达实在无人可找时,直接点的将。

 

如果晚到1958年底人民公社成立之后,李顺达、陈永贵就根本不需要挨家挨户动员,土地全部集中到公社,再加上有民兵的帮助,指派给你的任何活你都必须服从。

 

申纪兰、郭凤莲,无疑是中国亿万农民中最勤奋的那一类,但她们干农活时冲在最前头,只是被卷入了时代的洪流中。

 

申纪兰提出的男女同工同酬有意义吗?

 

1982年,土地重新分配给每个家庭时,女性重新回到了家里,农活只需要丈夫一人即可养活全家。而所谓的同工同酬,是生产队发给农民的,包产到户后,这个纯属脱了裤子放屁的酬就自动消失了。

 

该如何看待当时强调的男人能的,女人也能?

 

我原以为,对此最警惕的,应该是女性。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钢铁直男彭德怀的上书中,专门提到重体力活对女性身体的戕害:大批女性子宫脱垂。

 

诸位可以去搜一下文献,女人在地里干着干着,就要停下来,把手伸到裤子里把脱垂的子宫顶回去,描述这样场景的记录实在多得数不过来。

 

山西是中国北方民情最特殊的地方,李顺达、陈永贵这种坚忍不拔的模范农民出在这样的省份一点不意外,但是,他们卷入政治漩涡意外走红,某种程度上害了山西。

 

1980年代,大寨和西沟双双跌到谷底,郭凤莲和申纪兰双双从老当家手中结过交接棒。

 

大寨爬得高,跌得更惨些。九十年代,大寨就走出谷底,在新时代的游戏规则中表现得非常出色,郭凤莲没有愧对她早年的英名。

 

申纪兰的西沟也学大寨办工业,由于她的政治资源,国家的财政扶持一直不断,企业办了很多,遗憾的是,到今天为止,西沟依然没有脱贫。

 

老百姓其实是愿意永远被扶贫的,而申纪兰这个当家人,虽然没有郭凤莲那样的业绩,但政治廉洁,对得起自己的乡亲。这是她的口碑所在。

 

所以,申纪兰很难当得起更高的赞美。

 

怀念申纪兰的文章里,居然还有人提到申纪兰当年大炼钢铁时成绩如何如何。

 

歌颂一个人时,把一个人经历过的至暗时刻当成光明来描写,如果你还是个女性,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需要你贡献子宫为民族多生孩子,你会庄严地赞美妇女国有化吗?

 

来源:黄章晋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